卞惊澜微微一怔,上下打量着她:“你父母呢?”

    小女孩面色惨淡地摇摇头,“我无父无母,就孤苦伶仃一个人......公子就行行好,收留我吧。”

    “这么小就没有父母,也怪可怜,”卞惊澜低叹,默了片刻,“收留你也未尝不可......”

    “多谢公子,多谢公子!”

    小女孩连连鞠躬,俯首下去的时候,唇角轻勾。

    是的,她就是聂弦音。

    方才在衙门的时候,她还从这个男人眼里读到了一条心里,应该是开小差想的。

    “等会儿回宫复命以后得去一趟鸟兽集市,也不知道集市里有没有猴子卖?”

    所以,她知道这个男人要买猴子。

    投其所好,她就将“姐姐”带来了,在他们回宫的必经之路上演这么一出。

    目的就是,她要进十一王府。

    想要完成大计,第一步,就是得找个稳妥的靠山。

    卞惊澜是谁?当今最受帝王宠爱和信任的王爷!

    跟着他,一定会带来不少帮助。

    不像那个什么卞惊寒,不管此次奸.情一事是否属实,帝王对他心中的芥蒂都已生成,未来的前景基本可以预见。

    站队一定要站准,抱腿一定要抱对!

    正开心地想着,卞惊澜的声音又从头顶传来:“别谢得那么快,你要谢的人不是我,是他!”

    弦音一怔,抬首,顺着卞惊澜所指的方向看过去,便看到了一袭墨袍长身玉立的男人。

    卞惊寒!

    弦音眸光一敛,有那么一刻的懵怔,而后疑惑看向卞惊澜。

    正准备看他眼睛,卞惊澜已笑着解释:“这只猕猴呢,我是买着送人的,而我送的那个人是住在他府上的,所以,要收留你的人,不是我,是他!”

    说完,又转眸看向卞惊寒:“三哥,方才在马车上我的话还未说完,上次我带冯老将军看了一场猴戏不是,后来他就跟我说,让我几时买只猴子给他,他要自己调教,难得今日碰到了,连猴带人我就一起买了吧,不知三哥愿不愿意收?”

    卞惊寒微微眯了凤眸,朝弦音看过来。

    因为本能和习惯,弦音也凝眸看向他,看向他的眼睛。

    目光触及到一双漆黑如墨、沉静如水的深瞳后,她仿佛被烫了一下,快速撇开视线。

    读心术在他身上还是无用。

    有些懊恼,弦音略略低了低脑袋。

    男人清淡又有些低沉的声音透过喧嚣传入耳中:“都说猴通人性,既然它已经跟它的主人情深至此了,十一弟觉得,它还会认冯老将军这个新主人吗?”

    卞惊澜未做声,想想也是。

    弦音亦未接话。

    因为正合她意呀哟喂。

    她可不愿意进三王府,不仅对自己的帮助不大,还要面对一个深不可测、完全读不懂出心事的男人,她才不要!

    进不了十一王府,宁愿先留在县衙,再找别的机会。

    心中释然,正准备将手里的十两银子还给卞惊澜,却又听得某人低醇的嗓音再次传来。

    “不过,驯服一只原本有主人的猴子,肯定比驯服一只小野猴要有挑战得多,也有趣得多,特别是当着原本主人的面,想必冯老将军会喜欢这种成就感。反正对三王府来说,只是多养两张嘴而已,买便买吧!”

    聂弦音:“......”

    - - - 题外话 - - -谢谢【一勺拌饭酱】亲的钻石、花花、荷包,谢谢【133133718】、【一勺拌饭酱】亲的月票~~大么么~~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