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沉吟片刻之后,张山才有些尴尬地开了口。

    “本官也只是一介凡人,并非是神,单凭一句话怎么可能就会知道是真言还是谎言,平素断案虽然本官能果断给出结论,但是,那个结论其实是本官在审理的过程中,通过各种蛛丝马迹,通过多年的办案经验,分析、推理、排除,才得出来的。所以,本官建议,要不二位还是回去跟你们的父亲商量一下,报官,让县衙走正常的程序来审理此事,本官定然竭尽全力给你们一个事实真相?”

    张山的话刚说完,白衣男子就已经略带嘲讽地轻笑出声:“就知道会是这样一个结果,看来啊,坊间传闻不可信啊。”

    张山的脸又白了白,没有接话。

    白衣男人撇撇嘴,转眸看向黑袍男子,“三哥,我们回吧,白跑一趟咯。”

    张山也没有劝阻,他就是知道他们不想报官,故意这样说的。

    黑袍男子没做声,面无表情地看了看张山,缓缓转身的同时,眼梢一掠,看向......屏风、小孔!

    孔后弦音还在趴着看。

    四目骤然相对!

    弦音呼吸一滞。

    那是怎样的一双眼睛?

    明明目光浅淡,黑瞳却深邃如潭,明明平静无波,却又如湍急的漩涡。

    不仅不能从中读懂分毫情绪心事,反而让人无端生出一种要被旋进去溺亡的感觉。

    心尖一抖,弦音连忙弹离小孔,将视线撤开。

    稍稍定了定心神,听闻脚步声离开,她再透过小孔朝外看去。

    两抹身影已出了大堂的门,一黑一白,衣袂翩跹。

    “弦音,你今日是怎么回事啊?”

    两人一走,张山就走过来,脸色极不好看。

    弦音还未从刚才的一幕中回过神,怔怔开口:“他看到我了......”

    “谁?”张山皱眉。

    “那个穿黑袍的......”

    张山愣了一下,很快又释然了,“没事,看到就看到了,你不过是一个小孩子,看到了也只会当做调皮,躲在那里偷窥好玩而已。”

    “嗯,我回房了。”弦音还是有些缓不过来。

    并非是因为被那人看到了,如张山所说,看到了就看到了,她一个小孩子而已,而且,又什么都没做。

    她之所以缓不过来,有一部分是因为读心术在黑袍男子身上失灵,还有一个让她震惊的,是她从白衣男子眼中读到的那些心里。

    “既然不能暴露身份,那云妃也不能讲,那就姑且将她唤作二娘吧。”

    “父皇应该还是相信三哥的吧?不然直接治罪就好了,做什么还要让我带着他跑这里来?如此举措是想给个台阶三哥下吗?如果是,我要不要遂了圣意,回去告诉他,张山说三哥是清白的?不行不行,张山明明说自己看不出,我这般就是欺君,现在所有皇子当中,父皇最是疼我、信任我,我不能自取灭亡,还是回去实话实说得好。”

    前面一个心里,是白衣男子跟张山讲事情大概时,她从他眼中读出来的。

    当时,她还以为云fei是那个女人的名字,所以,也未在意,更未多想。

    后面一个心里,是刚刚他们离开前,她从白衣男子眼里读出来的。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