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咳咳”张山清清嗓子,眼尾又扫了一记弦音,才开口问向自始至终都未发一语的黑袍男子:“你跟你二娘是清白的?”

    男子扬目,薄唇轻启,吐出一字:“是!”

    张山没再多问,眼角余光所及之处,在等着弦音给他提示。

    平时,简单的,弦音就用口型告诉他,复杂点的,弦音就快速写在纸上,举给他看。

    可今日,弦音什么反应都没有,就趴在那个小孔那里看。

    张山有些着急,又假装喉咙不舒服,“咳”了一声。

    弦音皱眉侧首,朝他摇摇头。

    她不是不告诉他,而是,她也不知道啊。

    也真是奇了怪了,她穿越过来也有几月了,这是从未有过的事,从未。

    虽然没有这幅身子的记忆,但是,这幅身子有两个本领却是让她惊奇不已,也激动不已的,曾一度,她还难以置信到以为自己只是在做梦。

    一个便是读心术。

    无论是谁,只要被她盯着眼睛看上一会儿,就一定能知道对方心中在想什么。

    另一个是,缩骨之术。

    她也是无意间发现的。

    她穿过来的时候,就像她现在这般,就十岁孩童的模样,后来她发现,其实,是她五官面相生得显小,且用了缩骨之术,让自己看起来小,真正的她,至少有十六岁以上。

    她也想过不缩骨了,变回原本的大小年纪,可是,她又有她的顾虑。

    她不知道这幅身子到底是什么身份,既然她穿过来的时候,对方就在缩骨,想必一定有缩骨的理由。

    另外,小孩子好啊,任何时候,小孩子都要好混一点,大家对小孩子不设防,无家可归的花季少女面临的危险可是要多得多。

    所以,她就一直保持着缩骨的状态。

    只是,今日怎么读心术就失灵了呢?

    不不不,读心术没有失灵啊。

    明明边上那个叫他三哥的白衣男人她可以读出来的,就唯独这个男人不行。

    见弦音如此,张山的脸都白了。

    心想着她可能是没有看清楚,遂又故意对黑袍男子开口道:“你能看着前面,看着我的眼睛,再说一遍,你跟你二娘是清白的吗?”

    “当然!”男人凝目,看向张山,声音低沉,一字一句:“我跟二娘清清白白。”

    如此应该看得真切了吧?张山眼梢瞥了瞥弦音。

    弦音依旧摇头。

    读不出,完全读不出。

    张山脸上就有些挂不住了,这小妮子今儿个怎么了?这可是从未发生过的事。

    故意的?看样子也不是啊。

    哎,果然小屁孩靠不住啊靠不住。

    现下......现下可如何是好呢?

    总不能瞎说吧?

    为官几载,也算是阅人无数,这两个男人看起来,肯定不是寻常人,都闹出人命了,还不报官不过堂,定然是恐家丑外扬,如此在意家族颜面的,肯定也不会是寻常百姓家。

    所以,更不能瞎说啊,以免惹出什么是非、带来什么后患。

    怎么办?

    见弦音那边依旧不行,张山皱眉,脑中快速思忖对策。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