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说你就能当没听到?”云乔乔见她的心动摇了,嘴角微勾,天底下哪有永远不变的信任?“他一箭双雕,得了好处还卖乖,还赢尽人心,真是一本万利的好事。”

    平康公主双手捂着耳朵,神情很是崩溃,“他不可能这么对我!”

    她喊的歇斯底里,情绪极为激动。

    乔乔淡漠如雪的看着她,很是鄙视,“你平时不看史书吗?上面全是这种事,人啊,一定要多读书啊。”

    这一字一句的话窜进耳朵里,平康公主拼命掐住手掌心,才压制住了失声尖叫的冲动。

    她连作了几个深呼吸,咬破了嘴唇,借着痛意清醒了几分,“你不要挑拨离间,没用的,他绝对不会伤害我们母子。”

    刚才还很激动的人,居然镇定下来,还显得很自信。

    乔乔脑中闪过一个念头,“你儿子的亲生父亲是他?”

    她只是随口一说,但平康公主震惊万分,“……”

    她像是吓坏了,嘴巴张的老大,浑身直哆嗦。

    乔乔也震惊了,天啊,是真的?

    哎哟喂,这可是大奇闻!

    这两个人居然搞到了一起!

    一个有夫之妇,一个有妇之夫,却搞出了一个孩子,真是……厚颜无耻啊!

    “居然被我说中了,我真是天才啊。”

    平康公主深受刺激,好半响才清醒过来。

    但到了此时,再多的掩饰也是没用了。

    她索性破罐子破摔,“云乔乔,我不得不承认,你是我见过的最聪明的人,可惜,越是聪明的人,越活不长。”

    说这话时,她还瞥了一边的于小冬一眼,眼中闪过一丝杀机。

    这个人是不能留了!

    可惜了,这本是个聪明人,能帮她做很多事情,可惜,他知道了这个秘密,注定不能活。

    于小冬看到了她眼神,后背一凛,脸色变了几分。

    云乔乔自然也看到了,嘴角轻扬,平康公主这人啊,眼里只有自己。

    自己尊若菩萨,别人就是任她踩的烂泥。

    什么忠仆,什么得用的下人,在她眼里根本不算什么。

    想杀就杀,想骂就骂,全凭她的心思。

    如此凉薄的人,注定是成不了事的。

    “我肯定比你活的长。”

    平康公主真的不懂,死到临头,她为什么不怕?怎么还敢跟对着干?

    别告诉她,云乔乔不怕死,那是不可能的。

    “你那么聪明,应该知道一力降十会吧。”

    她憋着一口气,所以想方设法想讨回来。

    想折辱云乔乔,想让她低下高贵的头颅,想让她泪流满面的求自己。

    否则的话,就算杀了云乔乔,她也得不到想要的成就感和愉悦。

    “当然知道。”云乔乔就是没有露出她想要的害怕之色,气定神闲的笑了,“但是,我才是那个力啊。”

    平康公主冷哼一声,只当她是硬撑。“你还有本事说出来听听?这将是你最后表演的机会,好好珍惜。”

    乔乔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唉。”

    平康公主眼晴一亮,喜笑颜开,“怕了?你跪下来求我啊,说不定我会心软,饶你一命。”

    当然是不可能的!

    等她享受够了,再将人杀了!

    乔乔一眼就看穿她的心思,忍不住想笑,“我是为你叹息。”

    她以为稳赢了,却不知从一开始就输了。

    平康公主狠狠瞪了她一眼,想要她的臣服怎么就这么难呢?“为我?你脑子没病吧。”

    乔乔同样的好奇,“你明明是长在复杂的宫庭,怎么还这么轻信人呢?”

    就算太后护着她,但她身份尴尬,不可能没受过难堪。

    平康公主只当她又想施诡计逃过一劫,哼,没用,“我相信镇南王爷的真心,他是不会骗我的,除非他不想活了。”

    乔乔翻了个白眼,“谁跟你讨论镇南王爷了?”

    明显脑电波不在一个频道上,不是同路人啊。

    平康公主愣了一下,“那你是指谁?”

    乔乔揉了揉眉,有些不耐烦了,“蠢成这样,也是挺不容易的,你轻易赴约,真的好吗?”

    “你说什么?你……”平康公主呆了半响,终于反应过来了,猛的看着于小冬,他低眉顺眼的垂手站在一边,像极了一个忠心耿耿的下人。

    “你说于小冬不可信?云乔乔,我还当你是难得一见的聪明人,也不过如此,于小冬只是一个卑贱的小人物,哪敢背叛本宫?除非他不想活了。”

    她的自信是源于自身的强大!

    她是平康公主,是帝女,是高高在上的权贵,而于小冬只是一个贱民。

    她想捏死他,比捏死一只蚂蚁还简单。

    乔乔已经不知道怎么说她了,这么盲目的自信也是醉了,“这么自信的愚蠢,让我大开眼界,你有这个时间,还不如亲口问问。”

    平康公主的心里一紧,有种很不好的预感,但她直接忽视了,因为她深信不可能。

    “于小冬,你听到了吧?云乔乔居然这么说,你过去打她两巴掌。”

    “我不敢。”于小冬头也不抬的回了一句,打死他也不敢啊。

    云乔乔是妖孽,凡人哪是她的对手?

    “你不敢?她有什么好怕的?”平康公主想要他忠心的证明,只要他过去打两巴掌,她就相信他,“说是县主,可如今只是阶下囚,我轻易就能弄死她。”

    县主而已,哪里比得上她这个公主,而且已经落到她手里,想怎么折磨都行,早就不足为惧。

    在她眼里,云乔乔已经是个死人了!

    “我不敢。”他还是这句话,头也不敢抬。

    内心是无力的,他都这么表现了,她还不明白吗?

    这要多自信!

    到底谁给她的自信?

    平康公主顿时怒了,什么意思呀?“于小冬,你不敢过去打她,那就得挨十板子,你到底去不去?”

    “他不敢。”一道微冷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他有什么不敢的?胆子小成这样……”平康公主忽然意识到不对,这声音好熟,但不是云乔乔的,也不是于小冬的。

    是谁?

    她猛的回头,一道熟悉的身影映入眼帘,她顿时发出一声惊恐的尖叫,“啊啊。”天啊,她一定是在做恶梦!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