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眨眼间,三种可怕的威胁降临。

    前方无数的眼球,纷纷爆射一道道白色的光芒,每一道光芒都蕴藏着极其强烈的腐蚀性、洞穿性。

    那一柄冲杀过来的断剑内部,同样有最为锋锐的剑气折射而出,杀向左尘。

    “找死!”

    左尘眸光电闪,死死盯视着那片虚空,嘴角勾起一抹森冷的弧度。

    他的身躯表面百味真火爆发而出,宛若直接变成一个火人,将抓着那脚裸的那一道手掌逼退,而后在一瞬间,双目之中有不灭神光爆发,与前方虚空中那些诡异眼球爆发出来的神光进行碰撞。

    不灭神光很可怕,比昔日的不灭金光更强,蕴藏强大的杀伐之力。在与那些眼球光芒的碰撞中丝毫不落下风,不断将诸多的眼球击落。

    这时,左尘掌指变幻,一指杀出前方,与那一柄断剑进行碰撞。

    几乎在同一时间,左尘连续动用三种最强手段,以应付刚刚遇到的威胁。

    这些诡异的物质、力量再不凡,在禁忌之力,在不灭神光这种最强的杀伐手段之下,依旧坚持不了片刻。

    不错,左尘并不敢放松,如同刚刚动用的力量与手段,也几乎是他的最强底牌了,一进来就逼迫他不得不动用禁忌之力,后续的危险更是难以想象,在这片大地内,稍有不慎便可能万劫不复,此地的一切比刚刚经历的那个世界,诡异了不知道多少。

    左尘刚刚将那几种诡异的存在镇压掉的同时,那门户之中白衣男子同样走出来,来到这片天地的刹那,他的双目就锁定在左尘身上。

    一道神芒迸发而出,宛若化作一道战刃,直接冲向左尘的眉心。

    左尘一心三用,同时对抗那诡异的眼球、战剑以及应付下方虚空中探出的手掌,在这一刻哪怕感应到那位的出手,却难以直接应付,毕竟他不是无所不能。

    轰!!!

    这片虚空震动,几乎在第一时间,左尘的身形横飞而出,狠狠砸在一片大地内。

    双目当场锁定那片大地,凝聚在白衣男子的身上。

    左尘冷笑,不顾胸口出现的伤势,他的眉心中央裂开,而后本命剑胎化作一道流光直接消失。

    下一瞬,剑胎出现在前方那片大地内。

    白衣男子身躯爆退,不敢与左尘的本命剑胎轻易碰撞,显然,他虽然自傲,但也绝不会在这种时候冲动,同样意识到了来自这个新世界的威胁,避免与左尘的争斗中有过量的消耗。

    “给我滚回来。”左尘冷漠开口。

    声音刚刚落下,左尘的身躯已经接踵而至,化作一道流光直接出现在白衣男子的身侧。

    “你真是活得不耐烦。”左尘开口之间,古元力沸腾,一道天荒拳炸开,直接轰向此人。

    这白衣男子一开始就在不断挑衅,原本是小丑一般的存在,没想到此人不依不饶,竟然在这种时候想要落井下石,踩自己一脚。那可就怪不得左尘。

    他本有镇压此人之意,既然对方不长眼,左尘将彻底出手抹杀。

    左尘的速度不敢说天下无双,但至少不是眼前这位所能躲避的,即便此人想要逃离此地也难以成功。

    两道身影在一瞬间直接正面碰撞,彼此纠缠、厮杀在了一起。

    “敢在这里一战,你在找死吗?”出手之间,白衣男子声音冰冷,有些气急败坏。

    “我左尘想出手,谁能阻拦?何处又不能为战场?”左尘冷声回应,一道道气血和古元力在体内翻腾,沿着四肢百骸爆发出来。

    霎时间,十方天剑也是同时爆发,与本命剑胎相互配合,在虚空中逆乱,不断冲着白衣男子斩杀而下,同时左尘本体演化天荒拳,一道又一道的拳芒杀了过去。

    他既然有心镇杀此人,那么就不可能来虚的,一上来就是最强杀伐手段。

    时空深处探出一道手臂,在这一刻直接阻挡左尘与白衣男子,将他们当场分开,这手臂并非是来自这一界的威胁,而是玄黄之祖的意志显化而出。

    玄黄之祖的声音再度出现:“参战者不能彼此出手,否则将受到惩罚!”

    “惩罚?”左尘大笑。

    他的双目刹那冲着虚空中央看去,目光之中杀意不加掩饰:“你们既然想要选择传承者,想选择最强的天才,就不该搞出这么多条条框框,让开。”

    规矩是该存在,但也要看什么时候,什么环境。真正的强者不能无拘无束,但不能压制自身的锋芒,否则就是温室里的花朵,终究无法真正成长起来,无法走到最强的那一条路上,所以此时这一刻,左尘内心中对于玄黄之祖的这种姿态非常排斥。

    不过,除了那一道意志与能量演化而成的手臂之外,玄黄之祖的本尊依旧未曾出现,哪怕是意志化身都没有显化。

    对方不再开口,似乎不愿意理会左尘。

    “那就怪不得我。”左尘说完,手中十方天剑强势挥动而出。

    一道无法想象的剑气,附带着逆天般的锋芒斩向前方。

    一剑杀出,无物不破,无物不灭,谁也不能阻挡左尘,他的目标只有前方那个屡次挑衅自己的白衣男子。

    “再如此疯狂,我风乱心与你不死不休!”白衣男子骤然开口了。

    “不死不休?好好好,真能做到那一点,我才真正认可你是天才,才能真正进入我左尘的眼睛,否则就是一个废物小丑。”左尘畅快大笑。

    剑气所过,那一道能量手臂已经被斩碎,哪怕这相当于对玄黄之祖出手,左尘也无任何忌惮。

    他的确想要得到这洪荒圣宫的传承,但若是因为这一点而委屈了自己,掩盖了自己的意志与锋芒,那么所谓的传承抛弃掉又如何?

    手臂被斩碎,剑气更为强势几分,已经出现在了白衣男子的面前。

    嗤……!

    鲜血溅落,白衣男子胸口被左尘一剑撕裂。

    这自称风乱心的白衣男子,顿时惊怒交加,大概没想到左尘的意志如此坚决,竟然不惜一切而出手,那一剑真敢杀过来。

    “九重杀戮体!”

    风乱心开口之间,体内一道道气血爆发,一道道杀意爆发,整个人的精气神当场产生巨大的变化,宛若化作一尊杀神。

    “杀戮体?任何体质,在我眼中都是虚妄。”左尘说着,已然一步踏出,直接凝缩空间,一步就出现在了对方的面前。

    右臂狠狠轰杀而出,拳头震动这片空间,与白衣男子风乱心正面轰杀一击。

    这一击之后,左尘气血贯穿拳头,狠狠打入了对方的体内,他的身躯不过轻轻一颤,而前方,风乱心则是闷哼一声,直接被左尘轰退了将近百米。

    “不过如此嘛,你有什么骄傲的,一再挑衅我?”左尘傲然开口。

    当然,这是语言上的打击,可以扰乱对方的意志,左尘也并非自大狂妄,他知道风乱心的可怕之处在其他方面,论体质弱于自己也是正常。

    自从蜕变到祖级领域,斩掉自身体内的一切“杂质”之后,时至今日左尘的体质在本质上变得更加强大,无时无刻都不在产生着一种最根本底蕴上的增幅,很多所谓的逆天体质,在左尘眼中还真是宛若笑话一般,根本不足以和他碰撞。

    风乱心!

    此人竟然叫做风乱心,那么多半和之前那个风乱云乃是同胞兄弟,甚至是亲兄弟。

    一族,甚至一门两天才,实在让人震撼。

    只不过,左尘并不清楚,之前那风乱云出手之时震动八方无数强者,自己也并没有出面去踩一脚,为何此人对自己敌意就这么浓烈?

    但是没关系,不需要搞清楚其中的原因,有人找死,那么就让他死。

    “九极八荒指!”

    前方风乱心厉喝,一道指力破空,当场杀向左尘。

    一指之力洞穿一切,无物可挡,这种杀伐手段在某种角度上而言和左尘本身的剑气非常相似。

    左尘同样一指轰杀而上,和对方的指力进行对拼。

    他有意打压对方的一指,想要以逆天指将其镇压掉,以摧毁风乱云那颗孤傲的心。

    不过,下一瞬左尘就知道自己托大了,逆天指虽然不凡,而且也已经产生过数次的蜕变,早不是当初的威力可比,但和风乱心的九极八荒指相比还是弱了一线。

    那九极八荒指并非单纯的一击,而是在后续附带了一波又一波绵延不绝的攻势。

    轰轰轰!!!

    左尘只感觉到有成千上万重的劲道轰杀在自己身上,甚至透过自己身躯进入了体内。

    噗哧!!!

    一口逆血立刻喷涌而出,左尘被轰退大地千米。

    “有点意思。”左尘将口中逆血吐出,露出酣畅淋漓的笑。

    风乱云此人倒是让他有些意外,对方的强大超出左尘的想象,事实上很久都没见过这样的同辈强者了。

    不得不承认的是,风乱心比之东龙子、刑两个人都要更强几分,但就不知道此人是否也掌控着某种禁忌之力,如果也有禁忌之力加身,那可真就是最完美的对手了。

    然而,当左尘欲要再度出手之时,这片大地不断震动,远处,有浩大的气机破空而来,惊人的气势直接碾压这片大地。

    只听到有浑厚无比的声音出现:“等待无穷岁月,终究让我等到了机会,没想到有这么两个小家伙一同踏入,简直是天助我也,最好的离开机会。”

    这声音出现,让左尘与前方的风乱心同时色变,只看到风乱云身躯变幻,以惊人的速度直接逃离此地。

    “你会死的很惨。”前方时空中,传来了风乱心杀气腾腾的声音。

    左尘冷笑,未曾回应,但在随后他同样一步破空,消失在此间。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