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因为他有一个这样虚伪至极自欺欺人的父皇。

    这一刻,陌无殇曾经对南越皇的好印象是彻底没有了,她不明白,难道江山真的比自己的所爱之人还要重事吗?

    既然如此,他又有何权利去爱他人,他又有何资格去得到他人的爱。

    干脆守着自己的万里江山孤独终老得了,不要让他人白白的为其误了青春,失了性命。

    陌无殇不知道如果这样的事发生在自已身上她会如何,但知道那肯定会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

    一个是为了自己不惜耗尽修为和精力的母亲,一个则是对自己疼爱有加但却眼睁睁看着自已的母亲被他人害死却不管不顾的人,这样的事情若真的发生在她的身上,陌无殇心里明白,她有可能比冥夜更加无法接受这些。

    陌无殇现在的心是彻底的乱了,她不知道对于这样的事情该对冥夜说些什么,又该如何去安慰此时心伤的人儿,她不知道,她毕竟不是冥夜本人。

    只能本能的紧搂着冥夜的身子,轻声的告诉他,他还有她,有些事已经发生了他们便一起去面对,有什么事他们便一起扛,不管冥夜最后做出什么选择,她都会义无反顾的站在他的身后同他一起去面对所有的一切。

    哪怕最后的决定被世人误解,被世人不耻,她都对他坚定如一不离不弃。

    天边此时已经泛起了鱼肚白,两人的房中仍时不时传来一阵阵低语声,时断时续的,似莺儿低啼温婉悦人平复着某人心中烦闷的思绪。

    这一夜,陌无殇和冥夜二人也不知在何时才睡了过去,等到陌无殇一觉醒来时已经午时已过,日头正强的时侯。

    这个时间点,冥夜已经变成了苏景墨早早的醒了过来,只是看着陌无殇还没有醒过来便也静静的躺在床上不敢动弹。

    只是在苏景墨那睁开的眼睛里,不知因为什么原因莫名的隐含着一丝淡淡的愁思和不解,而他的心中也多了一些什么奇怪的让他思绪不宁的东西。

    自冥夜将心中的事情向陌无殇说出来后,便再也没有了什么秘密,加上陌无殇那一晚柔声细语的安慰,冥夜现在心里一下子轻松了许多。

    心里轻松了,冥夜似乎变得也比以前开朗了些,每次苏醒过来时看着陌无殇,总会莫名其妙的傻笑,每到看到冥夜的这个样子,陌无殇都要忍不住伸手摸摸冥夜的额头,看他是不是哪里出了问题。

    冥夜变得莫名其妙,苏景墨也变得有些不对劲了,虽然看着与平日里没有什么两样,但陌无殇总感觉苏景墨有些怪怪的,但她却又不知道怪在哪里。

    但很快陌无殇便被其它的事分散了精力。

    时光匆匆如流水,转眼便到了一个月的月半,深秋的夜色如一片明镜,将世界所有的一切都照的那么真实清晰,白玉圆盘高挂在天上,满天的星尘如钻石一般璀璨闪耀,清新的空气让曾经燥热的暑气在这一刻完全的终结,一切显得都是那么的美好,舒心。

    陌无殇仰望着星空的那一轮散发着宁静安祥之光的圆月,唇角微微的上扬露出了一丝浅笑。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