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伊人陷入两难境地,很显然流迦以为她有手段能强制性取出他的魔戒,才会放软态度,如果被他知道自己什么也没有,流迦指不定会带着亡灵军团直接冲出所罗门!

    正当她准备答应的时候,一个声音细细在她耳边道:“不能答应,让瓦沙克将他封住,关押地牢中,命布埃尔将流迦的暗精灵血脉压下去。”

    那是米迦勒在说话,可苏伊人不愿意按照他的做法去执行。

    “别赌气,你别小看现在的流迦,只要你露出一点儿怯意,就会暴露!你要记住你是谁,怎么可能对一个小小的魔王妥协?”

    “把他压回地牢,除布埃尔以外没我的命令严禁探视!”

    流迦一点儿也不意外,“没想到一向心软的你当上了王,倒是硬气起来了,怎么,又想把我压下去?哈哈哈哈,你可别忘了是谁当初一时心软才让我有机会出现的。”

    瓦沙克直接把他敲晕,“话真多!属下先告退了,您······”

    苏伊人摆摆手道:“你先去吧,我四处走走。”

    瓦沙克离开,米迦勒见机道:“你自己好好想想,刚才我说的是否有错,你身为所罗门王,手握生死魔戒,居然对一个魔王妥协,还放他离开?这如果被其他魔王发现,你知不知道会引起什么后果!”

    米迦勒劈头盖脸的一段训词,苏伊人压抑怒气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什么也没有!哪儿有什么······”

    “闭嘴!”米迦勒一声历呵,“这种话你做梦都不能说出来,何况在这里?你以为这里什么人都没有,你看得见这儿有多少耳朵和眼睛吗!”

    苏伊人反刺回去,“这儿要是有耳朵和眼睛,你会和我说话吗?”

    米迦勒气了个仰倒,歇了声音也不知道是不说话还是被气走了。苏伊人气呼呼的坐下,没了人她也慢慢清醒,她承认米迦勒说的都对,她手里就算没有筹码也不能表露出来,与其小心翼翼怕人发现进行妥协,不如气势在上大张旗鼓的踩人。

    谁会相信一个连魔戒都没有的人类这么敢对待魔王。

    可只要一听见米迦勒的声音,她就忍不住怒火,就像和他反着来!

    布埃尔上次刺了一顿苏伊人,此后便一直缩在树屋里也不出来,就像和其他魔王一样在怪她、怨她。如果没有她,现在的所罗门哪儿会是这个样子。

    可哪儿有什么如果,现实就是这个样子,魔王们心里明白,所以纵然不给苏伊人面子,但在执行命令的时候不会拖泥带水。

    布埃尔来的时候,先行礼告罪。

    苏伊人知道这是自己造成的,魔王们不甘心也是正常的,谁愿意跟着一个没有出路的主人。她扶起布埃尔道:“先前的事不用多说了,我知道你们都是为了所罗门,但天使界不会给我们太多自哀自怨的时间。我先前找你的事,你准备的怎么样了。”

    布埃尔知道眼前情况,也知道以前的苏伊人用人类的身份活得多么好,他放下成见,恭敬道:“人类转化为使魔很简单,只要人类抛弃信仰,再接受魔王的血就可以,在此期间灵魂会发生剧变,将有可能再生的灵魂转化为力量。”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