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乱了。

    惊天大乱。

    以原诅咒海域向外辐射。

    囊括了小半个北方战区前置边关后置内海一片纷乱。

    蔚蓝历204年2月11日,冬季防御战爆发的第二个月,北方战区再起乱像。

    虽然这次的战争气氛远不如还未停息的防御战,但有点眼光的人都能看得出这次是战略意义完全不同的战争硝烟。

    防御战是为了生存,谁都清楚一旦深海舰队攻破海上防线将会为联邦带来何等严重的破坏。

    而这次诅咒海域各地镇守府突然不约而同开始针对非法势力。

    摆明了是有人触动了某位大佬的神经。

    这是一场报复行动。

    那么到底是谁?

    到底是谁作死惹了不改惹的人。

    导致现在人家怒气难消要一竿子将版图如此辽阔的非法势力全部打死。

    一时间不但原诅咒海域周边各大小镇守府动作不断,光明之下生活在阴暗中的人势力们也人心惶惶紧急应对。

    仅仅三日时间,毕叶达镇守府周边四个非法武装力量覆灭。

    其中一个势力还是和毕叶达镇守府关系交好,隐有从黑转白趋势的老资历船团。

    但它依然被西野美带领的毕叶达镇守府规模庞大的舰队顷刻间毁灭。

    私人武装和联邦镇守提督的正规话海军。

    两者根本无法比拟。

    战斗中甚至出现了战列舰集群无畏冲锋的画面。

    何等恐怖,稍能了解点海军的人都能想象当时敌我双方力量得有多悬殊才能出现那种战术。

    平日里一艘战列舰就已经是无敌化身,这些动辄三万多吨排水量的钢铁大战舰们巨炮之威本就不可抵挡。

    战列舰上密集的防御武器更是让私人武装连靠近的机会都没有。

    如今她不是一艘。

    而是整整一个正规集群舰队。

    挡在她们面前的不过是些百吨非法武装船只。

    如同过去时代的重装骑士军团冲锋,战列舰集群航速飙升无视抵抗一路碾压。

    人类百十吨的小板船甚至无法对这些联邦正规战舰形成伤害,战列舰集群的冲撞下最终迎接它们的只能是粉身碎骨石沉大海。

    毕叶达镇守府。

    因为多数舰队出击这里显得萧瑟了不少。

    商人们也知道前几日港区被袭刺激到了这里的提督,都缩着头小心做人深怕被当成典型。

    库玛上校接待了一位特殊客人,这是自清剿行动开始后三天来第一位成功获得库玛上校允许会面的访客。

    至于其他的……伊赛尔这三天烧掉的拜帖都有一小框了。

    库玛上校和对方见面后第一句话就让秘书舰伊赛尔小脑袋懵了好久。

    “你应该知道,这个时候我愿意见你是看在了我们同样别着姐妹会胸章的份上,有事说事,我很忙。”

    “这……我当然知道你现在很忙,但还是很感谢这个时候你还愿意见我。”

    坐在库玛上校对面的男人尴尬的低着姿态。

    沧桑的胡须。

    略显陈但笔挺的提督制服。

    和库玛上校光鲜明亮的海军提督制服不同的是对方身上没有肩章和其他配饰。

    少了这些精美的各种零碎制服配饰,同样出自联邦军工厂的白色提督服看着有几分山寨和盗版的廉价感。

    但也不是真的一个都没有,对方胸前位置还是别着几枚胸章的,只是熟悉的人越是看那些胸章越是会表示嗤之以鼻的不屑。

    除了最显眼位置阿拉克内姐妹会颁发的胸章,其他的……都是假的!

    假的还敢在正式提督面前戴出来丢人?

    人家功绩是真的。

    徽章假的。

    是联邦官方特意制造但故意做得低劣些颁发出来的。

    这种官方颁发但不被官方承认的徽章,颁发对象就是那些脱离联邦控制但还算配合的黑暗提督。

    道理上阿拉克内姐妹会发的徽章也属于类似的地位,比如库玛上校真到其他镇守府提督那里还带着姐妹会的标记,人家也会很鄙夷他佩戴非官方承认的徽章。

    这些事说起来就和名牌服饰和山寨名牌一样,你说都是遮羞的衣服,但穿得起真货的人就本能鄙视穿山寨的。

    如果对方见的不是正式提督,而同样是黑暗提督或者普通灰色势力的领头人。

    拿别说这些徽章。

    他还可以把以前获得徽章有的没的都戴上。

    即便被规定不能有其他配饰,胸口挂满勋章本就是提督们展示荣誉的方式。

    所以北方战区的提督见到其他战区的提督先天就弱了一档。

    人家胸口挂的满满当当的。

    北方战区这边能有几个正式功勋章的已经属于难得。

    而且作为矫情的提督们,你敢把其他乱七八糟或不够资格的勋章挂上去凑数更会被耻笑。

    “我想……和阿瓦隆的那位会长说清楚。”来人努力陪着笑,说道。

    “奥尔托,你认为这次行动是你对会长说了你的身份就可以抽身而退的么?”库玛上校完全不给面子。

    不过手头上库玛上校还是给于对方一定的待遇递上一条雪茄。

    意思是双方暂时还有时间互侃。

    点上烟吸上,顺便把火柴盒推到对方面前。

    库玛上校有些幸灾乐祸:“三天了,调查清楚这次活动的内幕了没?”

    被叫做奥尔托的男人微微苦笑:“打听到了一些,今天来你这也有想多了解下为什么会突然这样了的原因,按理说……不应该的啊。”

    “是啊,我也觉得不应该,现在冬季防御战都还没打完,阿瓦隆又是处在那么一个角落,怎么想他都不应该有精力关注狗屁航道和非法武装势力的才对,但你说你不知道……那今天我就来告诉你……”

    库玛上校猛然用力一拍桌子:“我来告诉你,你们做得有多过分,过分到连我这个老头子都忍不下去。”

    被人当着面拍桌子,奥尔托也只能苦笑连连不敢表示。

    当年两人差不多同时出道。

    道理上还是他奥尔托的资格比库玛上校高点。

    过去这么多年后,一个是自从老头子的海军上校了,另一个看似更潇洒自由却丢了太多东西。

    一份关于夕立号在毕叶达镇守府港内遇袭的报告被丢到奥尔托面前。

    奥尔托粗略看了一遍脸色也变了:“这……”

    “哼!”

    库玛上校怒气难消。

    “我给你们提供便利允许在我的港口里停靠,你看看你们是怎么给我回报的,三言两语就被人说服联合起来在我的港口里丢鱼雷?丢得很开心啊,炸得也很漂亮啊,但你们让我这张老脸往哪搁,让我如何颜面去面对其他同僚……特别是如何给阿瓦隆交代。”

    “这……这怎么可能,我们都是这么多年的交情了,谁没事会想让你不好过……这事我真的一点都不知道,更没有参与到里面。”

    “没有?出事之后很多人也是这么跟我说的,我不是我没有你胡说,呵。”

    “我的情况和他们不一样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如果知道有人要针对阿瓦隆我会无动于衷么?”

    “这就不是我的问题了,阿瓦隆那边的决心你也看到了,那位小会长更是跟我说愿意为我提供三艘主力舰数量的彩皮主炮。”

    “嘶~怪不得你这两天跟嗑了药似的逮谁咬谁,这是黑幕,这是赤果果的暗箱操作。”

    “你管老子……老子现在年轻力盛的还用得吃药?”

    一旁的伊赛尔听了都脸红。

    外面都说海军的提督们一席白衣如雪甚是绅士。

    事实上都是动不动就抄家伙的人,无论海军还是陆军的人急了都红眼。

    “那我更要和会长说明情况了,照这活动下去我还活不活了。”奥尔托这下真的开始着急冒汗。

    都是提督,奥尔托和库玛都能明白那种自家舰娘被欺负的心情,也更是懂得阿瓦隆那位小会长投入如此能量背后的决心。

    “呵,你怎么不能活,你都混到今天了谁敢动你,就是我也没敢现在就把你放在名单上。”

    “你也说了是现在,姐妹会有125位……”

    “确切的说是124位提督,其中还得除掉几个没卵的和藏得更深的。”

    “你……”

    奥尔托大怒。

    124位提督是说他是那唯一的例外么。

    “我的成员勋章是阿瓦隆颁发的,它和我其他胸章不一样,我有权享受姐妹会成员的福利!”

    “那是会长不知道,我们都这么大年纪经历这么多了,你会不明白这什么阿拉克内姐妹会是在什么情况下产生的么,看看它的名字,姐妹会!明显是当初会长创建这个公会的时候本就是开玩笑乱起的,他随时能重新筛选一下条件变成阿拉克内兄弟会。”

    “那也不能……不能……”

    “不能什么?不能剔除你这个交了会费的?姐妹会针对的成员是海军提督,你是海军提督么?”

    “我……”

    黑暗提督潇洒自由。

    正式提督天天要承担这个责任那个责任。

    黑暗提督想干嘛就干嘛,很多时候连联邦军部都不敢得罪了他们。

    事实上黑暗提督为了他们所谓的自由放弃了太多权力,包括每年各种合法手段补充舰娘的渠道。

    虽然他们通过其他渠道也能得到新的舰娘强大自己,但除了吃老本外说实在的他们无论是身份上还是实力上都无法和明面下的海军提督们相提并论。

    除非是那些和联邦断绝前就家底丰厚的大佬。

    很显然。

    在同期的库玛面前奥尔托还没资格顶回去。

    如果任由活动继续下去,就如库玛说的他现在不敢动奥尔托,以后呢?

    姐妹会就算除去各种意外也有一百多位正式提督。

    那代表的是一百多座镇守府。

    以点带面。

    最终战火必将蔓延整个原诅咒海域。

    而当相连的海域被打通,联合起来的姐妹会就能开始对类似奥尔托这样的硬骨头下手。

    这场战争最后能进行到哪一深度完全看阿瓦隆那位小会长的决心。

    而从他表现出的态度来看……

    至死方休!

    “还有一个消息,我想应该可以告诉你。”库玛上校重嘬燃雪茄,说道。

    “是什么?”奥尔托的雪茄其实也已经灭了,雪茄这东西不是香烟,长时间不动它它就很容易自己黯了。

    只是奥尔托现在很明显没有心情去管雪茄还点没点着。

    他从库玛脸上看到了更多的恶趣味。

    显然不是对他来说的好消息。

    “当年欧皇府名声很大的那位威尔士亲王小姐知道吧?”

    “你是说在组织海域沉了的那位?当然知道,传闻她又复活了,就在掩藏在……阿瓦隆!”

    “没错,但现在这条消息已经不是传说了……昨天,一艘疑似深海化舰娘的战列舰出现在歌尔镇守府海域外,歌尔镇守府紧急派出舰队前去拦截,结果全员……大破。”

    “歌尔镇守府……”奥尔托又翻开面前的文件找到这个名字,果然是封锁了海域导致夕立无法顺利返航的元凶之一。

    “那艘严重深海化的战列舰自报姓名……”

    “……”

    “阿瓦隆之都第六阶位序列,灾厄毁灭级战列舰,威尔士亲王号。”

    咯噔。

    奥尔托整个人瘫坐在椅子上。

    天……天哪,那位小会长知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就因为他家一艘驱逐舰被人打伤了,他挑起跨统区的战火不说居然还派出了一艘传奇等级的战列舰原型舰。

    战列舰。

    战列原型舰。

    英雄级战列原型舰。

    传奇等级的战列原型舰。

    欧皇府曾经的柱将原型战列舰威尔士亲王号。

    如今还要加上一个“栖姬化”的前缀,这串名头一个比一个高级一个比一个的恐怖。

    这一消息突然这么甩出来,别说他奥尔托区区一个黑暗提督,这时候估计北方战区总督府的那位元帅阁下也要被炸得头皮发麻了吧。

    似乎还嫌奥尔托被打击的不够严重,库玛上校这次是真的毫不掩饰他的幸灾乐祸,他继续爆料道:

    “我这还有一份来自阿瓦隆那位小会长的直接通告……”

    奥尔托满面死灰的望着库玛。

    只有不受控制微微抽搐的嘴角还在说明他还在努力稳住心神。

    “三天前,威尔士亲王从阿瓦隆前线撤回,带着两艘和夕立号同为阿瓦隆第二序列巡游骑士级的驱逐舰出海,目的是调查夕立号被袭击事件和接回夕立。

    同时那位小会长告诉我……大哥生起气了连他都打。

    我要是不想吃全家桶的话赶紧在她到来之前结束我辖区里的清剿工作。”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