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不自量力的蛮子,严颜在此!”

    苍老的啸声,如惊雷一般回荡在战场上空。

    听到严颜之名,金环三结不由脸色微变。

    严颜乃蜀中第二号猛将,威震蜀地多年,虽从未跟南蛮人交过手,但蛮人也皆知他的威名。

    震惊只是一瞬,金环三结转眼虎目怒瞪,骂道:“严颜老狗,背主之贼,老子今天就取你狗头!”

    他一夹马腹,拍马狂冲而上,手中狼牙棒拖着滚滚尾尘,当空轰砸而去。

    严颜眼中看不到半分忌惮,虎臂转动,手中战刀翻转而起,挟着开山断江之力,横斩而上。

    刀与棒,瞬间相撞。

    一声震天金鸣,撞击气流四面膨胀而出,将脚下地面的灰土尽皆荡开。

    一招交手,错马而过的严颜,巍如铁塔般屹立,气息未有一丝波澜。

    那金环三结却身形剧烈一震,双腿拼命用力才夹紧了马腹,胸中气血更是翻滚如潮,血都快要顶到了嗓子眼。

    “这老狗的武艺,果然……”

    金环三结心中还来不及震撼时,身后严颜已拨马再上,战刀卷起狂澜怒涛之力,化成漫空刀幕,铺天盖地便袭卷而下。

    瞬息间,金环三结便被层层叠叠的刀幕所包裹,转眼便被压迫到手忙脚乱的地步。

    胜负已分。

    金环三结不过是祝融手下一员大将而已,在南蛮诸将中也排不上几号,岂是严颜这等蜀中第二大将的对手。

    金环三结胆气丧尽,又想自己斗将,本来也只是诱敌之计而已,岂能真拼死跟严颜一战,死在这里。

    交手不出十五招,金环三结瞅准空隙,低头躲过了严颜一记横扫,拨马转身便逃。

    “撤退,全军撤退~~”

    金环三结仿佛吓破了胆,人还没有逃归本阵,便放声大叫。

    几千号蛮军士卒见着主将斗将失败,本就斗志受挫,在被他这一嗓子立刻土崩瓦解,向着西面望风而溃。

    严颜横刀傲立,望着逃走的金环三结,苍老的脸上尽是狂烈。

    万千魏军将士们,见得严颜斗将取胜,无不兴奋如狂,放声大叫。

    “金环三结逃了,公衡,看来跟你的猜想差不多啊……”苏哲笑看向了身边的黄权。

    黄权一笑道:“既然蛮子的戏演的这么精彩,咱们有什么理由不配合一下呢。”

    苏哲哈哈一笑,喝道:“太史子义听令!”

    “臣在!”太史慈慨然出列。

    苏哲马鞭一指败溃敌人,喝道:“朕命你即刻率两万兵马,给朕追击敌寇。”

    太史慈得令,策马而出,直奔阵前,喝道:“前军将士,陛下有令,随我追杀蛮贼!”

    太史慈纵马而出,两万前军将士们挟着震天杀声裂阵而出,向着败溃的蛮军穷追而上。

    看着太史慈所部走远,苏哲又喝道:“邓艾,张绣听令!”

    两员大将悉数出列。

    苏哲马鞭向前再指,厉声道:“朕命你二人,分率两万兵马,跟随于太史慈之后,保持距离,一旦发现敌军伏兵现身,立刻压上,配合太史慈内外夹击。”

    “遵命!”

    两员大将飞马而出,震天的马蹄声再起,四万魏军将士辗压而出,一路沿着南边长江南岸,一路沿着北面山脚,尾随于太史慈所部之后,继续追击。

    号令传下,苏哲扬鞭策马,大笑道:“走吧,我们也跟上去,给孟获一个惊喜。”

    数万中军轰然出阵,在“魏”字皇旗的引领下,一路向西追去。

    ……

    僰道城东三十里。

    一场血腥的伏击战正在进行,腾空而起的血雾,将天空染红,将长江两岸都笼罩在了血腥之下。

    近六万的蛮军士卒,正在方圆不足十里的狭窄平原上,围杀陷入伏击圈中的魏军。

    杀声如潮,震天动地!

    乱军中,太史慈无所畏惧,纵马狂奔,手中大戟如死神的镰刀,无情的收割蛮军的性命。

    一切都在苏哲的预料之中。

    他奉苏哲之命,一路追击败逃的金环三结蛮军,追出二十里地后,两翼突然间杀出了数万蛮军,将他和两万魏军将士们包围。

    魏军将士皆乃精锐之士,军纪意志远胜于蛮军,虽然身陷包围,中了伏兵之计,却依旧没有崩溃。

    太史慈更不用说,苏哲早告诉他,蛮军半路上极有可能设有伏兵,他早有心理准备,更加没有半点慌张。

    他很清楚,一切尽在掌握之中,他所要做的,就是死撑下去,撑到苏哲后招发动的那一刻。

    激战转眼已到半个时辰。

    魏军虽然精锐,太史慈虽然勇猛,但敌人的数量毕竟接近三倍之多,又利用伏兵之计,将魏军分割包围,种种不利因素叠加起来,死战半个时辰后,魏军已陷入强弩之末的境地。

    “陛下不会抛弃我们,大魏的勇士们,随我死战到底!”

    太史慈放声大吼,激励着将士们的士气,手中大戟狂舞,继续收割敌军人头。

    北翼,一处高地。

    孟获正高坐马上,一脸得意狰狞的冷笑,欣赏着他的将士,肆意围杀魏军的盛况。

    “朵思啊朵思,中原有什么九奇的传说,什么卧龙,凤雏,毒蝎,个个都是智谋超绝的绝顶聪明人,依本王看啊,他们加起来都不是你朵思的对手,你才是最聪明的那一个!”

    欣喜得意之下,孟获对身边的朵思是赞不绝口。

    “不不不,我只是略施小计而已,是大王英明,敢用我之计啊。”朵思不敢倨功,笑呵呵的反过来恭维。

    孟获哈哈大笑,笑的更加狂烈得意。

    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孟获原以为魏军早该崩溃,却没料到,魏军在这样艰难的局面下,竟然还在苦苦支撑,没有瓦解。

    “去给本王打探一下,统兵的魏军将领是谁,竟然这么久还不崩溃。”孟获摆手喝道。

    片刻后,打探的蛮兵飞奔而归,叫道:“禀大王,统军的敌将,乃是太史慈。”

    太史慈!

    听到这个名字,孟获微微动容,看向朵思:“这个太史慈,莫非就是曾经的江东第一猛将,东莱太史慈不成?”

    朵思点头道:“没错,应该就是此人了,听说此人曾是孙策最信任的大将,没想到竟然也降伏了苏哲,真不知道这个苏哲到底有什么魅力。”

    朵思的语气中,隐隐透露着几分对苏哲的钦佩。

    孟获听着就不爽了,冷哼道:“一个不忠之徒而已,有什么了不起,传令给阿会喃,带来各将,给本王全力进攻,天黑之前,本王必会要看到太史慈的人头!”

    孟获号令传下,一众蛮军部将们,个个都斗志狂烈,疯了似的向魏军发动狂攻。

    放眼战场,只见无以计数的蛮军士卒,如洪流般不断的向魏军扑卷过去,将魏军撕的更碎。

    太史慈的周围,更是聚集了无数的蛮军,一**的向他扑来,想要取他的首级,向孟获邀功。

    太史慈无所畏惧,舞戟如风,无情的将冲上来的敌卒,一波接一波的斩碎收割。

    不知不觉中,他脚下竟已叠起了厚厚的一层的尸体,杀敌何止数百。

    依旧屹立不倒!

    层层尸体上的太史慈,就如同战神一般,反而越杀越猛,令四周的蛮军为之胆寒。

    太史慈虽猛,只是蛮军实在太多,他身边的将士们却被分割包围,各个击破,追随他的士卒越来越少。

    照这样下去,他和他的几万大军全军覆没在此不可。

    那时,就算他一人武艺再猛,身陷蛮军千军万马的围阵之中,最终也难逃一死。

    山丘上观战的孟获,嘴角已扬起阴冷的笑容,喃喃哼道:“苏哲,你不是战无不胜么,今日,你败在了我孟获的手下,天下人都将为我孟获的威名胆寒,哈哈~~”

    他越想越得意,不禁放声大笑起来。

    呜呜呜~~

    就在此时,战场东面,肃杀的号角声骤然响起,刺破了天际。

    孟获思绪被打乱,扭头向东面看去,只见遮天的尘雾滚滚而来,仿佛地狱之门被打开一般。

    尘雾之中,数不清的魏军战旗,数不清的魏军将士,如幽灵鬼兵一般从中杀出,铺天盖地的向着战场卷涌而来。

    孟获脸色愕变。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