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的生意人都是很避讳接触那些地方,因为要不是有什么必须要去的理由,他们都是不会去。

    真正的生意人都是只相信自己的本事情,不会相信其他的情况。

    赌博这样的事情,真的是谁碰就谁死去。

    那些说自己有运气的人,那就是没有脑子的人。

    反正从古到今,从来都是只有赌场笑,什么时候可以看到那些赌徒有什么好日子过呢?

    “这事情自然是不需要担心的了,还有这个地方你有印象吗?要知道,周冰之前被人给绑架了,结果也是要在这个地方,这地方有什么特殊吗?”

    郭阳在意的是这一点情况,因为他之前一直都是想要报仇的了。

    只是因为太多的事情没有牵扯好,这才是没有去,可是现在不一样了。

    有些事情怎么都是要说清楚的了。

    听到这话,其他人都是有些怪异。

    高兰有些迟疑的看着郭阳说道:“你是不是有什么手段啊?要是有的话,我这边也是可以帮你分析一下,但是你真的是不能够和那些家伙对赌运气,这事情真的是不好。”

    高兰很是清楚这事情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所以她也是不建议这样的事情。

    “这事情该怎么样说呢?我只是想要知道,要是我在那边赢了的话,我有没有办法将钱给带走,因为那个地方是人家的,有些事情你也是明白的了。”

    郭阳可是很清楚这事情是什么样的情况,他在意的是这事情。

    要是真的是出现情况,自己这边也是要崩盘的了。

    最为重要的是郭阳也是不愿意冒险,现在的一切都是很好,为什么要这样拼命去冒险呢?

    听到郭阳的话,高兰也是有些迟疑说道:“唉,这事情我也是直接说了,这个地方不是那么好,主要是在这个地方我们也是分不清楚,这边到底是有什么情况,还有就是你也是要稳住一点,因为这个地方后面有太多势力在,我们也是不敢百分百有钱带走。”

    高兰怎么都是不支持郭阳去那边,但是郭阳却是表示自己这边明白了。

    想到这里,郭阳都是在谋算,自己这边该怎么样做。

    要知道,有一点事情是很有必要的。

    那就是自己这边该将事情给弄大一点,这才是可以知道的了。

    还有就是要有足够的力量保护自己可以离开。

    想到这里,他看着身边的刘川志和鹿呦询问道:“你们八个人,要是带上普通的武器,你们有没有办法对抗那些枪械?”

    郭阳也是很清楚,赌场这样的地方,那是真的什么样事情都有可能的。

    人都是这样,一旦利益足够大的时候,有些东西真的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

    听到郭阳的话语,鹿呦想了想说道:“我这边也是可以扛住三十个人,五把枪械,除非对方和我差不多级别的,要不然我都是可以护住你离开。”

    “我这边也是差不多,但是有一点,那就是那边没有我们这样的级别存在。”

    刘川志也是很沉重的说道,他知道自己的话有可能会影响许多人的命运,但是他也是不敢乱说什么。

    毕竟太多的事情都是要处理好的,要是自己这边的事情都是这样眯着眼说的话,那是找死。

    即使是这样的情况,郭阳也是深呼吸一口气说道:“我明白了,这事情也是可以理解为,你们有办法将我给带出来了?还有就是另一个情况,要是在那边拍摄的话,有些东西该怎么样做呢?就是我有可能会赢。”

    郭阳也只是勉强记住一些东西,但是他也是不敢肯定,自己这边会是这样记住了。

    毕竟赌场那边的事情,那也是千变万化,要说更多的情况,郭阳也是不敢说的了。

    主要是时间跨度太大了,他一时间都是没有办法分析出来。

    有些东西也是很麻烦,毕竟在这个时候,谁都是不能够说那么准确。

    还有就是郭阳也是准备干最后一次这样的事情,因为以后他是连赌场都不可能有机会进去的了。

    当然了,钱财这样的东西,郭阳也是不在意,他在意的是对方以那些东西为引诱他去的目标,这才是很重要。

    这些家伙是想要趁机做了他,还是想要套路他呢?

    不管是哪一个,郭阳都是想要在这边让对方赐教一番。

    “老板,你给我们一点时间,我们几个人出去商量一下看看,要是我们这边的人不够,我们也是可以继续去找人,这事情一个小时之内给你答复。”

    刘川志没有敢说的太多,因为他也是要将事情给一点点处理好,这才是有一点底气的了。

    听到刘川志的话,郭阳也是点了点头说道:“去吧,你不需要有太大的压力,我这边也是会考虑好事情的,至少也是不要出什么样的情况。”

    在刘川志等人都出去的时候,这边就是只有郭阳和高兰了。

    高兰一脸担心的看着郭阳说道:“郭阳,听我的一句话,你还是不要这样冒险的了,要知道,你这样的事情,那也是没有什么好处,反而是有可能会被人给陷害进去的啊,这样的事情真的是不值得啊。”

    这事情牵扯的东西太多了,高兰是真的不敢这样让郭阳去冒险。

    肉包子打狗的事情,那是怎么都不能够做的了。

    “我知道,但是我现在是一点头绪都没有,你自己都是可以想到,要是这样的事情出现的话,我一点反应都没有,我以后还怎么将事情给做好呢?我也是有我自己的分寸,你不需要担心这一次是怎么都不可能出什么情况的。当然了,我也是不一定会赢多少,也不可能输多少。”

    郭阳的内心都还是有些紧张,他又看着高兰说道:“我记得那边应该是有足球可以赌的吧?”

    “有,你还对这个有研究吗?但是我告诉你,这样的事情也是不要去碰触了,那些东西真的是很复杂,稍不留神就有可能要出事情的。”

    高兰一脸担忧的看着郭阳说道,她是真的不愿意郭阳这边冒险的了。

    郭阳却是笑了笑说道:“有就可以了,我看看那些资料,你的电脑给我用一下。”

    郭阳的心思也是已经定下来了。

    高兰知道自己即使是什么样的说法,那都是没有什么作用的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她的内心都是有些悲伤,这事情该怎么样说呢?

    真的是不该这样的情况,要知道,太多的事情会导致变数太大的了。

    只是郭阳都是已经这样的性格,高兰还可以怎么样呢?

    郭阳也是在专心研究这些足球了。

    当然了,这也不是郭阳这边有多么的牛逼哄哄,而是他记住了一些比赛。

    当时他可是记得一些特殊的比赛,这也是他之前在酒吧喝酒的时候,顺带记住的。

    这事情也是没有什么办法,因为那一些比赛就是在这个时间段。

    至于具体的时间,那也是要郭阳这边看看的了。

    郭阳自然也是要选择到那一天的时间来。

    郭阳可是记得,有机场很是偏的比赛,那些家伙在弄外围的时候,那是直接骂娘了。

    因为八十分钟之前,那是零比零,一堆的土豪都是拼命砸那些了。

    后面是什么样的情况啊?

    十分钟之内,那是进入了七个球,直接来了一个四比三,那个时候不少人都是直接跳楼了。

    郭阳之所以记得也是因为这一次的比赛,他可是知道这样的比赛,在后面的赔率好像是直接到了五百倍。

    没有错,就是这样的逆天赔率。

    郭阳心中都是有一个很准确的计划了,他也是不需要多,只要看着就是了。

    因为一旦到了那个时候,比赛开始了,一切就是定数。

    即使是有人想要更改都是来不及。

    当然了,郭阳也是不会理会在意那些东西,输赢无所谓。

    他要的是自己这边的一些答案。

    要是有答案了,不要少的事情都是可以处理,还有就是自己这边也是要有路子才是。

    有些东西是真的很复杂,郭阳这边也是要稳妥一点的了。

    郭阳看了一眼,那个队伍的一些名字,大概还是那些家伙,或许有出入,但是不一定会有什么太大的情况。

    具体的事情还是要看看那一天的情况,要是真的是一样的阵型的话,有些东西就是不需要说的了。

    在郭阳将东西给查询好之后,外面的人还是在商量事情。

    “我也是和你们说了,老板的安全是百分百的才可以去,我们也是要合计一番,各种遇见的事情都是要有,那边的话,只要在警察局那边就算是安全的了。只是我是希望一点,那就是你们有没有办法做到这事情,那家赌场到底是什么样的情况,我们也是要看清楚。”

    刘川志一脸严肃说道,虽然大家都是没有选择什么人是老大,但是在这个地方,他就是老大的了。

    这一切事情都是他负责的,他要是不将事情给处理好,后面肯定是要悲剧的了。

    不说郭阳这边的知遇之恩的,就说郭阳做事情的手段和其他的东西,那都是让他很是感动。

    这样的人不能够死。

    这就是他们内心的一个想法。

    听到刘川志的话,其他人都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