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电话是沈晓曼打过来的,郭阳深吸一口气,有些疲倦的站起身,然后就走到了走廊的尽头去。

    “喂,是我。”郭阳说这话,声音都有些嘶哑了。

    沈晓曼楞了一下,急忙问道:“她怎么样了?”

    “母女平安。”郭阳又是说道。

    沈晓曼嗯了一声,然后就问郭阳现在方不方便下楼一下,她就在楼下大厅等着呢,但是为了避嫌,也是没有上去的。

    郭阳一愣,他自己都很矛盾的,不过最终他还是下了楼。

    一楼大厅里面,沈晓曼带着墨镜和口罩,要不是郭阳对她太熟悉了,这一眼还认不出来呢。

    沈晓曼的手上提着两个保温饭盒,一个蓝色的一个粉色的。

    她拉着郭阳走到大厅的拐角。

    沈晓曼把蓝色的饭盒打开,里面是热腾腾的皮蛋瘦肉粥。

    “我想你也是一夜没合眼,也没有什么时间吃东西,凑合吃一点吧,待会周冰要是情况稳定了,你找个地方睡一会,你就是要照顾周冰,那也得先保证自己还吃得消啊。”

    沈晓曼将一个勺子递给了郭阳,郭阳微微一笑,心中也是觉得很温暖。

    沈晓曼又是指着另一个保温饭盒说道:“这是猪蹄汤,我学了很久才会做的,要是周冰有胃口的话,可以让她喝一点,对于她身体有好处的。不过要是周冰没有胃口的话,那就算了,这个时候的女人口味难免奇怪一些,还有啊,要是周冰最近脾气很大的话,你也要让这点,刚生完孩子,这伤口肯定要疼的,一疼起来难免就脾气不好的。”

    沈晓曼柔声细语的叮嘱着郭阳,丝毫没有吃醋的意思。

    郭阳几口就把粥给喝完了,又是有些抱歉的看着沈晓曼,最终叹息道:“我真是唯独奈何不了你啊,你这一来,我都觉得自己是个王八蛋了。”

    沈晓曼一瞪眼睛,小声嘀咕道:“不许胡说八道,我们不是早就说好了吗,你别想那么多有的没的,我这么做我愿意我高兴。”

    郭阳也是被逗笑了,心里面着实心疼沈晓曼。

    其实郭阳也知道,这么对待沈晓曼很不公平,甚至不道德,可每一次看到沈晓曼的时候,郭阳都无法割舍心中的感情。

    他原本觉得自己不花心,可现在再看,不提也罢。

    沈晓曼又是叮嘱了几句,就带着那个空饭盒离开了。

    郭阳提着粉色饭盒上了楼,不过眼下周冰好不容易睡着了,所以郭阳也就没有叫周冰起来。

    直到这第二天的下午,周冰竟然还在睡觉。

    郭阳还纳闷呢,怎么周冰睡意这么足呢,结果护工和两个老妈就是跑了出来。

    护工冲着郭阳说道:“郭先生,不好了,周总高烧了。”

    “什么?叫医生过来,快,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啊?”

    “就在刚刚,我之前给周总整理东西的时候,她还没有发烧的,睡得很安稳的。但是就在刚才,周总突然一直皱着眉头很痛苦的样子,我量了一下体温,发现周总发烧了,而且怎么叫都不醒。”护工也很是焦急的说道。

    要是周冰出了什么事情的话,只怕她也得跟着倒霉,可是周冰到底怎么搞的,这护工也不知道啊。

    何况人家两个家人都在里面,护工也确实照顾的挺好的,周冰这一连睡了好久,那孩子都是护工在照顾着的。

    郭阳叫了医生过来,然后周冰就被送去详细检查了,结果这一番检查下来,医院这边也是一头雾水的。

    很多药不能给周冰用,可是这高烧退不下来,那也是要出事的话,更别说还有个嗷嗷待哺的孩子呢。

    不过医院这边也是立马想出了对策,先给周冰物理降温,看看效果。

    物理降温之后,周冰倒是有所好转,但是没过多久,这就又开始高烧了,而且人也是彻底昏迷过去了,那是连眉头都不皱一下了。

    最终医院准备给出的情况就是,产妇深度昏迷高烧不退,物理降温都已经没有效果了。

    郭阳一咬牙,直接让医院这边开始用药,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周冰这么烧下去了。

    至于女儿那边,倒也好办,这附近病房里面有不少产妇,方楠是带着孩子求人家帮忙,大家轮流喂,新生儿也不至于直接喝奶粉。

    郭阳这边顿时就减轻了不少的压力,专心忙活着周冰这边的事情。

    一些专家全都被请过来了,会诊之后也是找不到病灶,试了很多办法,仍旧是没用的。

    郭阳心急如焚,就差点冲着医院发火了,可是他也知道,就是他拿枪顶着这帮人的脑袋,该没用办法还是没有办法的。

    正在郭阳心急如焚的时候,谢玉芝扯着他说道:“儿子啊,你看看能不能问问你那些朋友啊,你认识的那些人不都很厉害的么,说不定他们认识什么厉害的医生啊。”

    郭阳也是急糊涂了,竟然把这茬给忘了。

    当即,郭阳就是赶紧给沈晓曼打了一个电话,因为郭阳这边并没有全部人的联系方式,他自己都记不住呢。

    但是沈晓曼那边却有,而且沈晓曼也是非常称职的工作伙伴,别说是联系方式了,就是那些人的人脉关系,沈晓曼都是很清楚的。

    这也是为什么只有沈晓曼能协助郭阳的缘故,这个女人在工作方面确实能力非常强。

    五分钟后,一个电话打进了郭阳的手机。

    郭阳接听了电话,急忙问道:“怎么样了,有人有办法吗?”

    岂料,这电话一端并不是沈晓曼的声音,而是宁天下的声音。

    听到他的声音之后,郭阳也是楞了一下,他是真的没有想到,这人竟然会是宁天下。

    宁天下知道郭阳着急,也不说什么客套话了,而是直接说道:“郭阳老弟啊,有个老中医叫唐梦强,这老先生早就退休了,不过他可是很有本事的,说不定能有办法,你快去找他吧。”

    “宁老哥,大恩不言谢,等我帮忙了家里的事情,再登门道谢。”郭阳也是激动起来,这就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似得。

    “哎,你就别和我客套了,赶紧去忙活,这救命要紧。”宁天下说了这么一些话,然后也不等郭阳说什么,他自己就把电话给挂断了。

    什么叫朋友,这才是真正的朋友!

    许多人平时吆五喝六的,到了关键时刻那又能有什么用,还是宁天下这样的性子靠得住,废话不多说,能帮忙就直接帮忙,不能帮忙也别跟着添乱的好。

    郭阳这边电话刚挂断,手机上面就是收到了一条信息,这是沈晓曼发过来的,上面是一个地址,还有电话。

    郭阳赶紧打了一个电话过去。

    “喂,哪位啊?”电话一顿传来一个苍老却又中气十足的声音。

    这唐梦强已经八十多岁了,单是听他说话的语气,那就知道这老爷子身子骨很是不错啊。

    能把自己保养的这么好得人,这肯定是有本事的啊。

    想着,郭阳就是急忙说了一番,表示请唐梦强来救命。

    没想到的是,唐梦强直接就拒绝了,也没有给郭阳说话的机会,就把电话给挂断了。

    郭阳又是打了回去,要是一般情况下,有人敢挂了他的电话,这人不倒霉才怪呢。

    可眼下,为了周冰的生命安全,这劳什子的面子算个屁啊,那连屁都算不上的。

    郭阳也是豁出去一张脸不要了,结果人家直接关机了。

    郭阳握着手机脸色发青,眼神之中都带着怒意了。

    鹿呦也是在一旁怒道:“不是,这老子不是德高望重的么,这怎么救命的事情他还不搭理呢?”

    旁边一个医生闻言,急忙说道:“哎呦,郭总啊,你说的这个唐梦强老先生我听说过。这老先生也不是故意不帮忙的,主要是咱们当地有不少达官显贵请他出山的,老先生一向是不搭理的,要是他在你这里开了口子,只怕以后那帮人也得找上门了。何况这老先生已经快十年不行医了,要不你还是想想别的办法吧。”

    郭阳深吸一口气,就凭宁天下能推荐得人,那也是非得唐梦强老先生不行了。

    如果要是旁人也可以的话,宁天下就不会只说唐梦强一个人的名字了。

    想到这里,郭阳是打定主意,他得上门去找这个唐老先生了,哪怕是跪下来求人家,他也得把人给求过来。

    结果郭阳带人去了那个地址,这才发现房子已经租出去了,住在这里得人也不知道唐老先生现在住在什么地方的。

    郭阳无奈之下只能让手底下得人去找人,无论如何,也要把唐老先生给找出来。

    这地方说大其实也不大,尤其是对于郭阳这样的人来说,想要找一个这么有名气的老中医,其实并不困难。

    然而的是,周冰的情况却是开始恶化了。

    终于,一个小时之后,郭阳得到了这唐老爷子的地址,他是火急火燎的赶了过去。

    鹿呦在医院这边的时候就拿了不少东西,说是上门也不能空着手,郭阳现在心急如焚,根本就顾不上什么理解了,也好在鹿呦心思细腻,还是准备了不少东西的。

    郭阳带着鹿呦和刘川志上了门。

    这唐老爷子竟然是住在一个非常不起眼的小区里面,甚至连个门铃都没有。

    郭阳敲了敲门,很快,门就被人打开了。

    一个满头花白的老头打开门,冲着郭阳他们看了看,就问道:“你们?找谁啊?”

    郭阳急忙说了一通,表示他就是之前打电话求救得人。

    “唐老爷子,您的苦衷我也知道,可这是条人命啊。您就过去看看,哪怕看一眼也成行吗?”

    老头皱了皱眉头,冷着脸说道:“我说不去就不去。”

    说完,这唐老爷子是咣当一声,就把门给关上了。

    “哎,你个老杂……”

    “闭嘴!”

    鹿呦正要说些什么,郭阳却是瞪了他一眼。

    这做人做事那是要讲究分寸的,这唐老爷子十年不行医,也不是谁三言两语就能说动的。

    人家帮忙那是大恩情,不帮忙那才是本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