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大宋宣和六年新年方过的时候,位于中原边角上的工商业和金融重镇徐州城里,正是繁荣热闹的时候儿。

    这座在中国历史上被埋没的城市,现在终于得到了它应有的机缘,成为了大宋首屈一指的工商业重镇。

    和西边600里外的开封府相比,徐州的地理位置和资源优势实在太突出了。

    连通中原和江南的大运河就从徐州流过,临近的海州又是北方第一大港。附近的利国监是此时大宋的冶铁业中心,资本主义的生产方式很早就在这里出现。徐州的煤矿资源也异常丰富,千年之后依旧是东南煤都。由于廉价的煤炭所带动起来的陶瓷业也非常兴盛,产品之间通过徐海运河输往海州,然后销往世界各地。而且徐州周边还剩产粮食,可以通过发达的水运交通源源不断运入这座新兴起来的工商业城市和周边的手工业重镇。

    和开封府天子脚下的那种正在褪去颜色的繁华不同,徐州的繁华和热闹劲儿却是充满朝气的。

    在工业化时代来临的时候,一座靠近大海,拥有丰富的煤铁资源,拥有广阔的内陆市场和发达的内河水运体系,周围又是无边无际并且盛产粮食的大平原的城市,根本就是天选的骄子啊!

    只可惜,原本的历史并没有选择徐州。当资本主义的萌芽刚刚出现在徐州的时候,北宋王朝的轰然崩塌却将历史的机遇生生夺走。

    不过这个时空的历史,已经给予了徐州这座中原东南边角的大城市足够的机遇。

    在过去的十余年间,借助海州的冶铁学院和来自大周高丽行省的木炭,利国监的冶铁业迎来了又一个大发展的时代。

    冶铁学院的大匠师们已经认识到了石炭中的某些物质对铁料的质量存在极大的危害,开始寻找克服的办法。

    在寻找“铁料除渣”之法的过程中,几位来自天主西夏国的冶铁大匠师将比较成熟的坩埚冶铁法引入了中国——中国古代就有坩埚法,但是和能够生产乌兹钢的天竺相比,还是存在一定差距的。

    利用引进自天竺的坩埚冶铁法,冶铁院的大匠师们不仅学会了渗碳法,还摸索出了石灰去渣法。这样他们也可以用石炭和利国矿炼出质量上乘的镔铁——虽然成本还是有点高,但是在高丽木炭供应中断的时候,好歹还能维持生产啊!

    另外,在探索石炭炼铁的过程中,冶铁院还发现了焦炭……不过因为没有足以耐住焦炭高温的炉子,焦炭炼铁暂时还没有办法实现。

    除了在冶铁工艺上取得了突破,冶铁院的大匠师们还设计出了各种各样的“水利锤”,大大提高了锻打铁器的效率,已经可以非常容易的打造出大块的铁片——这可是制造板甲所必须的技术!

    与此同时,大量、廉价和质优的铁片也是制造火绳枪所必须的!

    而利用坩埚渗碳技术生产出来的超高碳钢(雪明炭铁)又能用来制造削切铁料的钻头,使得枪管和炮管的削切打磨变得比较容易。

    如果不出现意外,火枪的时代很快就会到来了!

    顺便一提,现在徐州冶铁业所掌握的技术,在北面的天津——宣德冶铁业也有同样的备份。两边你追我赶,你抄我偷的,谁都不敢落后啊!

    除了冶铁业的大发展,潘孝庵主持的徐州诸城大工,还极大刺激了徐州的泥灰和红砖两业的发展。

    徐州城外的运河边上,此时出现了许多的“灰窑”、砖窑,一年四季都烟雾缭绕的,所产出的泥灰和砖石,远销东南各处。

    而冶铁、泥灰、砖石、瓷器等四个跨入资本主义门槛的行业,还不是徐州的全部。在徐州坚不可摧的24角大棱堡内部,还有一座掌控着万恶金钱的大宋银行!

    这所银行拥有大宋最大的金库!其中存放了堆积如山的金银和铜钱,它们支撑着大宋银行券的信用,也是整个东南沿海金融的支柱。

    除了金库,银行还拥有大宋最大,同时也是大宋唯一的铸币厂——徐州钱监!钱监利用徐州本土的石炭和冶铁院提高的技术,以及从各地搜罗来的铜矿和铅矿,日以继夜的生产着被称为“宣和通宝”的白钱。这是一种劣质的小平钱,钱虽然劣,但仍然可以通行天下。成为足以和共和通宝抗衡的铜钱,而且也不会被人拿去融化成铜材。

    总之,大宋宣和六年的徐州,就是这样一座充满了活力和上升动力的新兴的工商业城市,同时也是大宋金融的中心,可能还是大宋的希望……

    ……

    “什么?要借一个亿?年前不还是五千万吗?”

    在徐州大棱堡的中心,四层楼高,还拥有一个歇山式大屋顶的大宋银行大楼中,提举大宋银行多年的苏适正用讶异的眼神看着自己的哥哥苏迟。

    才过了个年,大宋朝廷的借款数目就从原本的00万缗激增到了10000万缗……

    这是要打仗还是在烧钱啊?

    苏迟叹了口气,“这不是东贼在河边、京东大举进攻了吗?你也知道我朝的那些武夫,眼睛里面只有钱,根本没有忠义二字。不打仗的时候他们没机会,现在机会来了,还能和朝廷客气?河北方面要2000万,京东东路要1000万……这还是头期,再打下去还不知道要多少呢?所以朝廷就决定先筹一个亿,不够可以再加。

    仲南,一个亿有困难吗?”

    一个亿啊……

    现在大宋银行的金库里面就有!

    不过那是各家银行存入的银行券准备金,不能拿出来支付军费。要不然市面上的银行券崩了,大宋朝可就要吹灯拔蜡了。

    “这个……”苏适吞吞吐吐的,只是摇头。

    “借不着吗?”苏迟有些痛苦地看着兄弟。

    “也不是……”

    “能借着?”苏迟吸了口气,“是不是利息太高?”

    “也不是利息的问题……”苏迟摇摇头,“借钱给朝廷,真要还不上,本金都得泡汤,还说什么利息?”

    “那到底能不能行?”苏迟有些恼火。

    “大哥儿,”苏适道,“一个亿是有的……大宋东南有的是富翁。徐州这边就能筹到一个亿!”

    大宋当然有钱!比大周更有钱!

    光是徐州、海州这里就能顶得上天津。

    南方的“苏杭秀明越”的工商业实力也不在徐海和天津之下。

    而泉州、广州又是一个中心,两地工商业的实力,比起天津这个后起之秀,也是有过而无不及。

    也就是说,大宋至少有三个“天津”级的工商业中心地区!

    而且其中的“苏杭秀明越”和广泉二州更是老牌工商业中心,数百年积累的财富,在存量上远远超过天津。

    现在有了大宋银行这么个金融枢纽,完全可以将这些地方存量的财富调动起来。筹集几个亿的军费,完全不是问题。

    问题只是……东南沿海的资本家们只会提供附带政治条件的借款!

    “如果朝廷能让徐州、秀州、明州、苏州、杭州、越州、泉州和广州循东海国例……实行自治,别说一个亿,就是几个亿也能借到。”

    东海国就是京东商市加朐山县城附近再加上郁州岛以及郁州附近的几个岛屿。

    这块地皮现在是赵楷的封国,实行的是类似于天津市的自治,很受工商业的欢迎。所以“苏杭秀明越”和徐州、广泉二州的豪商们都非常羡慕,也想有样学样。

    如果朝廷肯放权,一个亿的借款还真不是问题。

    “怎么可能?”苏迟看着弟弟,“怎么可能……八个州啊!你疯了,敢提这样的条件!”

    “不过是自治,”苏适道,“该多少税还交多少税……大哥儿,现在没有什么不可能的!没有一个亿,朝廷能挡住暴周吗?暴周打过来了,东海国和这八个州的商人会拿不到他们想要的自治吗?暴周本就是工商和军户共和之国。八州和东海国的豪商都可以捐出一个勋贵的身份,然后照样投票选举出议会,还能选举元老。估计还花不了一个亿呢!

    如果朝廷不让步放权,等到周国拿下了京东东路的半岛,徐、海之地的工商富豪马上就会倒向周国。徐、海二州一失,淮河还能守住?淮南一丢,江南又如何保全?到时候大宋就要雪崩了。”

    大周虽然拥有海上的优势,但是宋朝的海军也不是完全不存在,虽然在远海炮战中打不过周国海军,但是他们拥有不少平底的沙船,可以在近海和内河中占据一些优势。所以想要从海路征服八个工商州和东海国是有一定困难的。

    走海路,一次运个万把陆军就顶天了。靠这点兵力能不能攻占一个有新军驻扎,有棱堡可以依托的工商城市都很难说。万一个有个什么闪失,可就得不偿失了。

    而且周国的北洋舰队一旦用于远征,就没有办法把辽东的大部队运去山东了,先攻占山东,再南下徐海,稳扎稳打的推过去,才是最稳妥的办法。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