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风料想用不了多久,自己就会被火山之下的敌人重重包围。

    所以,他必须尽快见到帝重楼,并且把他给救出来。趁敌人还没有围上来的时候,离开这个该死的洞穴。

    他把速度提升到了极致,在一条狭窄的下路上犹如闪电白驹。

    但是鬼知道这条路为什么如此漫长,江风感觉已经跑出的好几公里了,却依旧没有见到尽头。

    难道是那个火焰石头人在骗自己?这个洞穴之中根本就没有关押什么帝重楼,而仅仅是个没有尽头的火焰迷宫?

    就在江风想入非非的时候,突然从前方飞过来一群密密麻麻的生物。

    它们的个头不大,如同巴掌大的飞蛾,只是浑身上下燃烧着鲜艳的火焰,一双眼睛充斥着残暴与弑杀。

    见到了江风,更是发出了好似婴儿哭泣的声音,练成了一片,听起来一场恐怖渗人。

    江风马上停下了身影,如临大敌的望了过去,在那浓稠的杀气中,他读到了来者不善。

    都说飞蛾扑火,但是鬼知道这种生物怎么会与它的天敌完美合一了?

    “呼……”

    随着为首的火蛾发起了进攻的命令,数以千计的火蛾集体发动了冲锋。

    江风不知道它们的底细,当即如临大敌一般的祭出了天地造化鼎护在身前。

    而那些火蛾的速度也非常快,轻松的就可以绕过了江风的防御范围,直接撞在了他的身上。

    “轰……”

    这些飞蛾并没有什么攻击手段,它那如同钢针一般的嘴巴也不可能对祭天境的江风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

    但是它们自杀性质的攻击,却令江风感觉头疼不已。

    它们只懂得自爆,只要是绕过了江风的攻击范围,直接就撞过去,然后瞬间启动自爆,用自己的生命给予江风最后一击。

    而且它们好像除了自爆,就无法被杀死。江风的天地造化鼎的破坏力有多强?砸在那些火蛾的身上之后,居然马上浴火重生。

    这里高温就是它们活下去的根据点,如果不是他们自爆,江风一个都杀不死!

    江风被这种自杀式的进攻弄的极其狼狈,爆炸力虽然不是很强,但是源源不断的攻击下,他也是着实受不住。

    别说是他,江风认为就算是白虎神来了,一样会当场饮恨。

    “一群疯子……”

    面对这些悍不畏死的东西,江风咬牙切实的发动了戮神影留杀。

    无数虚影出现在了洞穴之内,数量比那些火蛾只多不少。

    既然你们不怕死,这些虚影就能不怕死了。

    不就是自杀性的攻击吗?这些虚影也胜任。

    只见江风的本体已经绕过了这群火蛾而继续飞速前行,而剩下的虚影们已经疯狂与那些飞蛾撞了过去……

    爆炸声此起彼伏,而灵智低下的火蛾们却不知道那些化为点点星光的东西到底是什么,还兀自往虚影上撞……

    仅仅持续了三五分钟,上千的火蛾就已经全军覆没了。而江风仅仅是损失了些许元气化出的虚影。

    这买卖,绝对赚。

    如果火山之主知道了这个事情,一定会大为肉疼。

    因为这些火蛾乃是他作为看守帝重楼的屏障,他自认为没有人能在上千次的自爆中存活。

    但怎么也没有想到,有人会用虚影引诱那些火蛾,让它们在自爆中全军覆没。这些火蛾的繁殖能力很弱,凑齐这上千只,可是足足花了五千年……

    江风总算是摆脱了这些麻烦,但是也浪费了不少时间。

    所以在之后的赶路过程中,更加提速,甚至连戮神影留杀都用了上来。

    终于,皇天不负有心人。就在江风马上要放弃的时候,却发现了洞穴的尽头。

    那是一个十分空旷的大殿,大殿被高温烘烤的如同燃烧的火炭。

    以为须发皆白的老者被一座燃烧的巨石压在下面。而盘踞在巨石之上的是一条吞吐着火焰信子的巨蟒,通体如碳,眼神如刀。

    江风立于当前,试探性的问道:“请问,你是帝重楼前辈吗?”

    那老者缓缓的抬起了头,干瘪的脸庞上泛起了一抹诧异。

    “你是?你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你又是怎么来到的这里?”

    江风知道他是帝重楼,心中不禁大喜,刚想要回答他的问题,却被那条巨蟒给偷袭了。

    一股腥风热浪袭来,那恐怖的蛇头已经近在咫尺,尖锐的牙齿犹如利刃一般,明晃晃的在江风的面前耀武扬威,好似江风敢再进一步,它就会咬断他的脖子。

    “哼,不知死活的畜生,敢在我的面前逞凶?给我死!”

    江风鄙夷的说道,然后催动玄冥水珠,直接飞进了那条巨蟒的口中……

    “畜生,让我给你降降温吧!”

    随着江风的一声令下,被巨蟒吞入到腹中的玄冥水珠疯狂的旋转了起来。无数碧波释放了出来,顿时就把巨蟒给撑成了一个硕大的圆球。

    如炭火燃烧的躯体瞬间发出了无数水蒸气,把整个大殿都变成了桑拿房。

    江风继续以滂湃的元气催动着玄冥水珠,从一开始的水,变成了最后的寒冰真气。

    急速冷却燃烧物,这是极其具有破坏力的办法,那条巨蟒虽然不可一世,但也在瞬间被江风给玩死了。

    巨大的身躯轰然坠地,化成了无数冰块飞溅到大殿各处,把整体温度都给短暂的降低了下来。

    被压在巨石之下的帝重楼不可置信的说道:“你到底是谁?怎么会有如此大能?那条炼狱火焰蛇乃是上古凶兽,就连我都不是对手,你是怎么?”

    江风笑了笑说道:“莫说是上古凶兽,就是洪荒神兽也躲避不开属性的克制。我这是天地间水元素的精华所在,水克火,它当然不堪一击!”

    “而且,我承认前辈很厉害。但是在这里,你的实力受到了限制,百不存一。而我在这东西的帮助下,却丝毫不受影响……”

    帝重楼恍然大悟的说道:“火山之核乃是火属性精华所在,你拥有克制火山之核的法宝,怪不得,怪不得。对了,你到底是谁?”

    江风踱步到了帝重楼的面前,很是郑重的说道:“我叫江风,受白虎神所托,下来找寻你的下落,顺便我也打算把所谓的火山之核给收了。”

    帝重楼眼光流转的说道:“什么?白虎神?我已经在这里被羁押了万年,他居然还没有忘记我?”

    江风喃喃的说道:“岂止是没忘记您,这万年来,他就在独老峰上守望你,都把大雪山列成了禁地。”

    一阵唏嘘,帝重楼看向了上方。他一生经历了无数,看淡了生死离别与背叛。之前还呼朋唤友,但是自己被困万年来也没有一人来救,却只有一条畜生不离不弃……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