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界封神!

    第三百一十九章郡主也照打

    郡主秦蕙脸色阴冷,她身为郡主,身份高贵,在皇城之中走到哪里无不是被奉为天骄,而今却在这里吃瘪。

    秦蕙冷哼了一声,不再理会老者,老者是扶苏的人,就算把这件事告诉了扶苏,以扶苏的性格,也不会对老者有什么惩罚。

    “这九阳草我要了,你出个价。”秦蕙一脸高高在上的看着叶晨。

    “你想要九阳草等下次吧。”叶晨将九阳草收了起来,根本不理会秦蕙。

    秦蕙大怒:“你可知道我是谁?”

    “我管你是谁?九阳草是我的东西,我想卖就卖,不想卖你管得着吗?”叶晨冷冷的盯着秦蕙,对于这样霸道的人,他从来不会客气。

    “你找死!”秦蕙大怒,浑身灵力涌动,直接巴掌扇向了叶晨。

    叶晨眼眸寒光一闪,反手一巴掌扇了过去,只听到“啪”的一声,清脆的耳光声传来,这一刻,整个二楼都似乎安静了下来,那老者都愣住了。

    秦蕙身体飞了出去,咳出一口鲜血,脸上留下了一个猩红的巴掌印。

    “他疯了,竟然打了郡主?”有人惊骇不已,有些傻眼了。

    “这下完蛋了,叶兄,你真是太冲动了,她可是郡主,护国公之女,你打了她,护国公岂会罢休。”萧十一着急道。

    叶晨道:“萧兄你先走,这件事与你无关。”

    “叶兄,实在是对不住,护国公我招惹不起,保重吧。”萧十一也无奈,他不敢招惹秦蕙这样的人物,不然他们整个家族都要完蛋。

    叶晨也没有怪萧十一不仗义,他们本就是萍水相逢,根本不指望别人能够与你同生共死。

    “你敢打我!我要灭你十族!”秦蕙咆哮了起来,她这是平生第一次被人打,堂堂郡主,在这么多人面前被人打了,简直就是天大的耻辱。

    叶晨眼中透着一股杀意,道:“身为郡主就很了不起吗?郡主我也照样打,我叶晨从来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你若犯我,不管是谁,我照打不误!”

    “你好大的胆子,竟然公然欺辱郡主,该当何罪!”这时候,一名青年走了出来冲着叶晨怒道,然后恭敬对秦蕙道:“郡主,我来晚了,我一定会杀了他。”

    “芮昇,我要他死!”秦蕙阴冷无比,眼中杀意四起。

    芮昇道:“郡主想要他如何便如何。”

    芮昇说完,看着叶晨,眼中泛起一股冷傲的光芒,冷冷道:“是你自己自裁,还是要我出手?杀你,还不值得我出手!”

    叶晨冷笑,“你不分青红皂白就要杀我?要我自裁?你试试看?”

    “一个筑基境六层也敢如此大言不惭!”芮昇冷喝一声,浑身散发着一股强大的气息,朝着叶晨冲了过来,一拳轰出,就要抹杀叶晨。

    叶晨抬手一拳,与芮昇碰撞,令人感觉到意外的事情发生了,芮昇筑基境七层的身体倒飞了出去,双拳都都碎裂了开来。

    “啊……”芮昇痛苦大叫,脸色无比的难看。

    “怎么会这样?筑基境六层轻易就击败了筑基境七层?”在场所有人皆是变色。

    秦蕙脸色一变,大骂道:“芮昇,你这个废物,竟然连一拳都接不住!”

    芮昇脸色无比的难看,无比阴森的盯着叶晨,杀意涌动,大喝道:“我要杀了你!”

    芮昇彻底的爆发,浑身力量攀升到了极致,大掌拍向叶晨,灵魂浑厚无比,力量恐怖。

    叶晨依旧是一拳轰出,没有任何的多余动作。

    噗!

    芮昇再度横飞了出去,咳出大口鲜血,骇然无比的看着叶晨,刚才若是说他大意了,吃了亏,那这一次呢?

    叶晨的实力绝对远远在他之上,否则怎么可能轻易的就将他击败了。

    “没用!”秦蕙冷漠大骂。

    芮昇脸色铁青,沉默不语!而后,站起身来,直接就离开了。

    秦蕙脸色一变,大喝道:“芮昇,你这个废物,给我滚回来。”

    “既然我是废物,回去又能如何?”芮昇头也不回的离开了,不在管秦蕙的事情。

    秦蕙脸色苍白,芮昇一直是她的追求者,为她做什么都可以,而今,芮昇竟然弃她于不顾了。

    “真是可怜,别人来帮你,你却如此待人!”叶晨讥讽道。

    秦蕙死死地盯着叶晨,咬牙切齿道:“你等着,我不会放过你的,我一定会杀了你。”

    “你要杀他,那我先杀了你。”瑶溪眼中突然爆射出一股寒光,无比的可怕,冰冷的气息似乎要将整个桑好都冰封起来。

    秦蕙感觉到浑身冰冷,似乎就要被冰封了,感觉到了一股死亡的味道。

    “阁下住手。”这时候,一股强大的气息从桑海第三楼冲了下来,瞬间一名老者出现,浑身有着很强大的气息波动,在抵挡瑶溪的这一股冰冷的力量。

    “你要我住手我就住手吗?”瑶溪眼眸更冷,一双眼睛散发出来的光芒,如同两道锋利的冰针,能够刺透人的灵魂。

    老者脸色难看,感觉到瑶溪的恐怖,根本就不是他能够抵挡的,立即道:“阁下还请住手,郡主不能杀,不然皇室不会罢休,阁下虽然实力强大,但是与皇室比起来,还是不能抗衡。”

    叶晨听闻,眉头微微一动,现在的确不宜下杀手。

    “瑶溪,暂时留她一命,若是她再不知好歹,再杀她。”叶晨说道。

    瑶溪收起了浑身的气息,老者也松了一口气,在场所有人都回过神来,刚才整个精神世界都快冰封了。

    秦蕙脸色苍白无比,刚才她感觉到死神距离她只有一步之遥,眼中闪烁着恐惧之色。

    “郡主,还请回去吧。”老者对秦蕙道。

    秦蕙连忙走人,根本不敢在这里逗留,但是心里却充满了怨恨,这一笔账她不会就这么的算了。

    老者道:“多谢阁下手下留情,为了补偿阁下的损失,阁下可以在第二楼任意选择一样东西。”

    叶晨也不拒绝,道:“瑶溪,你自己选择,想要什么不要客气。”

    “我需要一株冰魄草,这里可有?”瑶溪道。

    “有。”老者点头,随后老者吩咐了一声之后,有人便拿来了一株已经封好的冰魄草。

    瑶溪接过来,感觉到了一股冰冷的气息,便是收了起来。

    “阁下请便。”老者抱拳,而后快速消失了。

    “你需要冰魄草修炼?”叶晨问道。

    瑶溪点了点头,“冰魄草对我修炼有帮助。”

    “那好,我去给你换来。”叶晨一笑,然后在第二楼找到了有冰魄草的地方,用一壶酒换来了三株。

    瑶溪不客气,收了下来。

    “你还是先离开这里吧,我想那郡主不会这么算了,若是皇室的人来了,多半又会有些麻烦。”魂老说道。

    叶晨微微点头,带着瑶溪离开了桑海。

    在叶晨离开了不久之后,一辆马车停在了桑海的门前,一名气质非凡的青年从马车上下来,走进了桑海。

    在桑海三楼,之前那老者恭敬的站在了青年的面前,讲述了刚才发生的一切,青年双手轻轻的有节奏的敲打的桌子,听完老者讲述之后,眼中露出了不满之色。

    “又是秦蕙,真是不知天高地厚!”青年眼神微微一沉,“我皇城举办英豪大会,前来参加大会的人都可能代表西秦参加东域大比,她却在这里捣乱。”

    “那两人不简单,其中带着面纱的女子实力在我之上。”老者道:“那青年更是了不得,我怀疑他隐藏了境界,绝对不是筑基境六层那么简单。”

    青年沉思着点头,道:“你去一趟护国公,去给护国公敲敲警钟,若是秦蕙还敢在皇城蛮横,就不要怪我不客气。”

    “是。”老者点头。

    此刻,护国公府,秦蕙一脸委屈的坐在大厅中,护国公秦云脸色无比的难看,看着女儿红肿的脸,大怒道:“欺人太甚,连我护国公都敢欺辱,真当我秦云老了不成?”

    “父王,你一定要为我做主,这是在打您的脸啊。”秦蕙哭诉着道。

    秦云冷冷道:“我一定会为你做主的,敢动我女儿,我要他生不如死!”

    “国公,桑海的大人来了。”这时候,护国公的管家走进大厅道。

    秦云脸色微微一沉,道:“他来做什么?”

    “国公。”桑海的老者走进了大厅,抱拳笑了笑道。

    秦云板着脸道:“海云,你是怎么办事的?竟然让郡主在桑海受了这么大的委屈?”

    海云淡淡道:“国公,我来是传达公子的话。”

    秦云一怔,提到公子,秦云不得不认真。

    “公子说了,若是郡主在皇城再不收敛一点,他不会再坐视不理了,还请国公与郡主好自为之。”海云道:“现在英豪大会就要开始了,公子很在乎这件事,若是国公莫要为难公子。”

    秦云脸色变得难看,这是公子扶苏在警告他,这也是一个不好的征兆。

    “我知道了。”尽管秦云不满,却也不敢忤逆公子扶苏的话,在整个西秦,扶苏的势力太大了,达到就算是要毁掉护国公,也只是扶苏一句话的事情而已。

    看清爽的就到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