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血一方、神界其他势力以及诸多散修准圣级高手数量很多,如果他们都获得符文秘术,那么这两方势力的整体实力提升会很大,比凌天他们一方还要大很多,所以凌天才会不想让他们获得符文秘术,或者说尽可能拖延他们获得符文秘术的时间,而在此期间他们能独享符文秘术当然最好。

    就算在此期间不能独享符文秘术也没什么,拖延的时间越长凌天他们身边的人因为修炼了《九逆天功》而实力越强,比赤血他们还要强很多,如此就算日后他们获得了符文秘术凌天他们一方也会有很大的优势而不用担心这两方势力对他们出手。

    没错,修炼了《九逆天功》的修士随着时间推移实力会越来越强,这是凌天他们的优势,所以凌天想尽可能得拖时间。

    剑姬仙子他们也是聪明人,很快就明白了凌天的用意,他们也都同意了他的安排,更何况他们也想独享符文秘术,毕竟相对于赤血等人他们还是有一些优势的,特别是风袭的存在。

    “嗯,没醋,我们有独享符文秘术的机会,因为风袭前辈在阵纹禁制上的造诣神界最强,她老人家在观摩符文修士施展符文秘术之后定然能感悟出一些东西。”姚羽道,而后想到什么,她看向凌天:“凌天,你提前了这么久来神界西域,也观摩了这么久,可曾感悟到什么?”

    没错,众人对凌天是否感悟到什么也很好奇,只不过之前他们甫一到来就动手根本没有机会询问,此时他们再一次想起这件事情,姚羽自然忍不住询问起来。

    对于凌天的悟性众人还是有目共睹的,所以在听到姚羽询问后他们都齐齐看向凌天,毕竟在来的路上他们也知道了符文秘术的奥妙,如果能早点感悟到什么对他们也有好处。

    “倒也有一些收获,比如我知道……”凌天娓娓道来,他将这段时间他感悟的东西和盘托出。

    听了凌天的讲述,特别是一些精通阵纹禁制的修士动手尝试之后,他们都惊喜不已,虽然还没有掌握如何加强修士自身实力的秘术,不过按照凌天的感悟所得他们施展的阵纹禁制威力提升了不少,这对他们来说已经是很不错的收获了。

    “啧啧,凌天,你行啊,你一个人的感悟比师尊他们那些人的感悟还要多。”剑姬仙子赞许道:“而且好像比赤血他们那些人的感悟也要深很多,不知道赤血他们那些人得知这些之后是否会羞愧难当。”

    神剑崖、古家在魔家等大势力中都有探子,他们对那几个门派的阵法大师在符文秘术上的感悟也知道一些,他们发现那些人的感悟比之凌天的要差很多。

    “符文秘术可不仅仅是阵纹禁制,跟空间秘术、心神控制力等都有关系,正巧我在这几个方面还不错,比他们感悟得多一些也不足为奇。”凌天颇为谦逊地道。

    众人都是聪明人,自然也知道凌天相对于魔家等阵法大师的优势,而这让他们激动欣喜不已,也对日后更加期待起来。

    想想也是,只是数十年的时间凌天就已经有了这样的感悟,给他更多的时间感悟得自然会更多,甚至彻底感悟到符文秘术的精华也不足为奇,如此他们就能独享符文秘术了,最起码比赤血一方提前很长时间掌握这个秘术。

    “可惜只是感悟到用来攻击、防御的符文秘术,并没有感悟到如何加强修士己身的秘术。”凌天颇为惋惜地道。

    倒也不是凌天悟性差,主要是凌天压根就没见过几次符文修士施展加强己身的秘术,甚至能做到这些他也是听其他修士说的而已,因为自从符文修士布置出符文阵之后就没有跟神界修士近身搏斗了。

    没错,那种加强自身实力的符文秘术是让符文修士进行近身搏斗的,而既然有符文阵保护他们根本就没有近身搏斗的机会,也只有刚闯入神界的时候与神界修士动过手,只不过那个时候凌天还没有来到神界西域罢了。

    “你也不用自责,这也不能怪你,毕竟你也没有见过几次符文修士施展那种秘术,没有什么感悟也很正常。”梦殇仙子安慰道,而后语气一转:“现在就等风袭前辈到来了,她老人家在阵法禁制上的造诣比我们这些人要高多了,她老人家到来之后定然会有更多的感悟,没准就能直接感悟到符文秘术的精髓,如此我们就能独享符文秘术了。”

    虽然对风袭彻底掌握符文秘术并没有抱太大的希望,不过众人也有些期待起来。

    既然剑姬仙子等人带着一众高手到来,少年首领等人也是如此,凌天也就没有必要再藏头露尾了,他们光明正大的现身,而且因为知道接下来要很长时间待在神界西域,所以他们也如赤血一方布置一个临时驻地。

    剑姬仙子等人的到来让神界西域更加热闹起来,当然一些当初追杀过凌天的修士担心会被报复而选择离开这里,更多人是一副观望的姿态,他们想知道接下来凌天一方会如何做。

    赤血他们已经分析出剑姬仙子等人到来之后不会对符文修士动手,而这在看到凌天一方的人在布置临时驻地之后更加确认,这也让他们的神色变得凝重起来,毕竟如此一来他们会很长时间不能获得符文秘术。

    不过这对他们来说也并不是坏消息,因为凌天他们的举动会更加得罪神界其他势力以及诸多散修,如此这一番势力跟赤血他们联手的机会就更大了,这样日后他们对付凌天等人压力也会轻很多,而为了加快这种进程他们更是加大了散播有关凌天想独享符文秘术的消息散播。

    当然,神界其他势力以及诸多散修并没有多少人相信这些,他们更相信这是赤血的阴谋,为得就是挑拨他们对符文修士或者对凌天一方动手,而他们好渔翁得利,所以他们并没有立时动手,依然是一副观望的姿态。

    想想也是,剑姬仙子他们刚过来,还没有熟悉这里的情况,挑拨是符文修士的情况,没有立时动手也很正常。

    另外,就算剑姬仙子他们掌握了这里的情况后也不见得会立即出手,毕竟在神界西域还有另外两大势力,担心这量两大势力在他们动手的时候对之动手也很正常,所以他们认为接下来的‘僵持’是很正常的事情。

    也正是如此,神界其他势力以及诸多散修并没有妄动,也没有着急,他们在等待时机,而他们也做好了随时动手的准备。

    时间幽幽流逝,又是十多年过去了。

    这么多长时间过去,凌天他们依然没有动手的意思,这让神界其他势力以及诸多散修有些着急起来,有更多人相信赤血他们散播出的消息——凌天想阻止他们这些人获得符文秘术继而独享这种秘术。

    当然,这个时候也有很多人认为凌天他们之所以没动手是因为赤血这一方势力的存在,毕竟哪一方势力先对符文修士动手都会首当其冲,而另一方势力会渔翁得利,这可是任何一方势力都不想看到的,所以凌天他们不动手也不足为奇,赤血他们不也没有动手么。

    没错,怀疑赤血他们的人更多,因为当初在剑姬仙子他们这些人没有到来的时候赤血他们一方原本就有机会对符文修士动手继而获得符文秘术,可是他们一直没有动手,这自然引得很多人怀疑。

    有些人相信凌天想阴谋阻止他们获得符文秘术之后也加入了对符文修士的试探性攻击,而一直以来赤血他们的人都在做这件事,甚至随着时间推移赤血他们命令越来越多的人投入了试探性攻击的任务中。

    神界其他修士对符文阵攻击的越来越多,而随着时间推移更多的修士加入其中,这让符文修士感受到了压力,那么这么多年过去他们的符文阵防御力加强了很多,面对这么多修士的攻击他们也有些吃不消,不少人流露出惶惶之色。

    而在这个时候凌天他们一方终于出手了,只不过他们并没有对符文修士动手,而是对赤血一方的人动手,甚至对当初追杀凌天的准圣级高手动手,如此一来这让攻击符文阵的修士减少了很多,试探性攻击也变得弱了很多。

    凌天他们的参与让符文修士变得安全了一些,他们有更多的时间布置符文阵,而符文阵的防御力还在持续加强着。

    凌天派人干扰赤血一方倒也不是无的放矢,除了阻止他们攻破符文阵外自然就是为了获得符文修士的好感,而事实上他们的出现也确实让符文修士对他们产生了好感,特别是在赤血一方的人攻击符文阵他们就出现阻止之后。

    剑姬仙子他们这些人从来没有攻击过符文阵,这很重要,这让符文修士对他们多了一些信任。

    当然,凌天他们此举在神界修士眼中可就不仅仅是与赤血一方杠上了,很多人更加相信他们是在保护符文修士,所以也有更多的人选择相信赤血他们散播出来的消息——凌天他们想独享符文秘术,所以才会阻止其他人攻击符文阵。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