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情者殇,无情者悲!

    情之一字,本就是万古不解难题,除了自己,谁都无法帮忙。

    旁人常说的随缘、顺其自然等,那是不属于他们的情,所以说得容易,轮到自己,肯定就做不到了,圣人都做不到,何况是凡人?!

    武信、秦清、独孤伽罗等人,也能理解楚皇李嫣嫣此时的心态……

    隐忍多年,一直压在心上的大山,一直纠缠心中的梦魇,终于搬除,情绪难免起落极大,失态、反常、发泄、疯狂等表现,都可以理解。

    武信等人忌惮戒备的一点……

    此时的李嫣嫣,到底是本性如此,还是反常表现?!

    如果这才是看似温柔善良,人畜无害的李嫣嫣的本性,那离皇,乃至离军,就得小心了,随时可能如春申君黄歇和上柱国李园那样,在温柔中憋屈懊悔地陨落……或者囚禁至死,生不如死!

    细思极恐啊!

    秦清等巴氏商会的人,倒是不用太担心。

    不管楚后李嫣嫣是什么性子,也不大可能敢对秦清动手,巴氏商行的震怒,不是风雨飘摇的大楚古国所能承受。

    何况秦清可是名满天下的奇女子,更是大秦八女之一,楚皇李嫣嫣若敢对秦清动手,说不定连大秦天庭,乃至很多人和势力,也会找大楚古国的麻烦,那影响就大了!

    这就是名人效应,特别是女人、绝代佳人!

    武信、秦清等人的沉默和诡异,自然瞒不了李嫣嫣。

    李嫣嫣有些自嘲地苦涩一笑,看向武信莫名其妙说道:“我的儿子是幽帝,他目前也只能靠我……”

    话落,没再多说什么,也没等待武信多说,转身就走!

    “啥意思?!”

    武信有些懵逼,嘴巴蠕动数下,终究什么也没说出来!

    在武信看来,或许这也是李嫣嫣的一种表态……或者说提醒吧!

    以后,武信得自觉点了……

    ……

    今夜,是个腥风血雨的夜晚!

    随着春申君黄歇陨落,上柱国李园被囚,楚后李嫣嫣雷霆出手,隐忍多年积蓄的力量爆发,军队、强者等涌出,横扫楚庭,并以风暴般的速度和气势,蔓延而开,席卷大楚古国,卷向无尽星海,甚至是五域天下!

    没有了黄歇和李园,其所属势力就像一盘散沙,加上事情传开,很多原本中立者纷纷投向楚后李嫣嫣,全力弥补和争先表现,后续清理工作就更顺利了!

    仁皇府。

    按照武信和楚后李嫣嫣的商议,大楚古国的封晧,将会给以独孤伽罗,封为妙善仁皇,简称仁皇,封地长寿海域。

    是封地,而不仅仅是管辖区域,长寿海域的军事政务经济等一切,将由独孤伽罗完全掌控,楚庭不会插手干涉,便是缴纳的税收,是最低的象征性的百分之三。

    原因很简单,离皇武信是天地认可的开创之主,自然不能臣服他人,所以就转在了独孤伽罗身上。

    表面上,离皇武信的帝皇身份,也是楚后李嫣嫣信任的主要原因之一,事实如何就只有李嫣嫣自己清楚了!

    “公子!清夫人!府外眼线很多啊……还好,并未进入府邸,府内也没什么机关埋伏!”

    仁皇府主殿上,独孤伽罗祭起“窥天镜”,把辽阔恢弘府邸内外,检查了遍,微笑看向武信和秦清说道。

    “窥天镜”下,一切无可遁形,洞若观火!

    本来楚后李嫣嫣是打算把春申君黄歇和黄氏一族所住府邸……黄府,赐给武信,足可安置数万大军了!

    不过,武信婉拒了,就改赐了三皇四王七大姓之一成氏一族的府邸。

    成氏一族虽为七大姓之一,却偏向春申君,官职最高至文职的西北海令尹和武职的柱国大将军,此次两位都被拿下,直袭亲属关押候审,其余成氏族人遣散,官员贬谪!

    这还是看在成氏一族是七大姓之一的缘故,否则没被灭族,也是夷三族了!

    和大楚帝族同根同源的七大姓之一的成府,规格、面积、设施等方面自然不会差,顶多就是没黄府那么耀眼奢华而已。

    光是这座府邸,在寸土寸金的楚庭就价值无量,就是拿座巨型岛屿也不一定换得了了!

    听独孤伽罗这么说,武信脸色颇为阴沉,情绪明显有些沉重和不悦。

    秦清摇头提醒道:“晚上发生了这么大、这么多的事,各个势力肯定猜得到是我等作祟,多加关注也是正常,不一定来自楚后!”

    “嗯!这点自然!不过,我们也得未雨绸缪,预防万一!”

    武信点了点头,脸色郑重看着在场众人提醒道。

    直至如今,武信依旧很难相信,一个女人怎么能转变得这么快,快得让人无法适从,难以接受,不敢置信!

    连亲哥哥李园都能下手,武信可不敢对李嫣嫣抱着太大希望,免得成为下一个春申君……

    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

    如果武信对着一夜旖旎抱太大希望,没尽快放下、看开、遗忘的话,十之八九更会成为取死之道!

    不管是楚后,还是幽帝,说不定哪天就因这事动手了,免得污了楚后,乃至幽帝、楚庭等的颜面!

    “嗯!两位剑神离府之前,相信楚……相信任何人、任何势力,都不敢轻动,轻易觊觎我方!”

    独孤伽罗似笑非笑地看着武信,颇为可爱地眨了眨眼说道。

    除了“妙善仁皇”和封地海域外,在独孤伽罗和武信看来,“忽悠”到两位剑神……叶孤城和西门吹雪,就是此次最大的收获,甚至可能超过两大实际收益!

    今晚离开楚宫外,武信颇为强硬地要求楚后李嫣嫣,让大楚古国如今浮出水面的仅有的两位剑神,到仁皇府,指点自己剑道,免得自己剑道太差,在暗流汹涌的大楚古国,乃至无尽星海,实在太危险了!

    另外一点,独孤求败明显已经踏上剑神境,只是还没认清和巩固,燕十三也积蓄已满,就差个契机……

    反正离皇武信“苦口婆心”地表达了诸多理由,就差直说不给两位剑神就赖在禁宫不走了!

    在楚后李嫣嫣等人看来,武信等人是暗指楚后或楚庭,会对大离动手,为了自身安全,所以看着两位剑神才安心。

    楚后李嫣嫣还颇为幽怨,颇为叹息地答应了!

    实际上……

    别说是剑神,就是真仙,跟着武信的时间一久,不知不觉间也会中招!

    永恒血酒和审子传承!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