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外,大楚古国的军制制度,和武信前世信息有些不同。

    大楚军职,主要分为上柱国、柱国大将军、柱国等层次,也就是军中高层,基本手握重兵,位高权重。而后又分上将军、大将军、将军等职位,就较为普遍了,很多!

    李园许诺武信的“柱国大将军”封晧,其实已经是极高身份,仅次于全国军马统帅上柱国了,等若方海尹和春申君的大令尹之间的关系。

    看来李园和黄歇之间,争斗得很激烈,而且到了关键时期,否则不会不约而同地这么默契了!

    当然,大楚古国的上柱国就一位,柱国大将军却好几位。

    看武信没什么反应,宣黎忍不住问道:“不知离皇的意思是?”

    “没什么意思!本皇知道两位君上的意思了,那就先这样了!事情等到了楚庭,自然会有个结果!”

    武信依旧没什么大的表现地答非所问应道,并示意侍从送客。

    “这就算结束了?这……那在下暂时告退了!”

    宣黎一怔,有些难以置信地怔怔脱口而出,最后又只能无奈告辞,不然又能怎么样?怒叱离皇?

    ……

    片刻后,两位代表离去,秦清、第九影舞等人被请来。

    独孤伽罗把之前的事说了一遍,其实就是两句话的事。

    武信看向众人问道:“你们觉得怎么样?答应哪方的条件呢?”

    武信的眼光最后落在天师府众人身上,毕竟这本就是他们的职责,此时不出谋划策,等什么时候?!

    周瑜想了想,率先建议道:“自古军权为上,乱世中更是手握重兵才有立足之本。柱国大将军身份,能给予我方很大自主权,上可平叛,下可剿匪,中可镇压一方,还有上柱国承诺的武器配备、军略物资等,这些就是实际好处了,至少没春申君那么虚!”

    “按照大楚律法,令尹和柱国分别代表着文武,也就是军事和政权。不过,妾身之前详细调查过,如今各做海岛、海域等,基本是由令尹大权独揽,军政皆管,其余柱国或将军,都沦为下属了!”

    独孤伽罗想了想,缓缓仔细说道,顿了下,表态道:“妾身支持方令尹!如此一来,吾皇就是附近几个海域,这一片大海域的……最高长官了,说国中之国也不为过,到时自可便宜行事!”

    “此言不妥!附近海域,连上柱国和大令尹说话都不好使,何况我方新来乍到?还是军权和物资更实际,更有利!”周瑜第一时间反驳道。

    独孤伽罗迅速摇头否决道:“我方暂时又不缺财富物资,不值得为那点物资搅进大楚漩涡。选择方令尹,至少占据了名分,所谓师出有名,我方将来的发展空间和选择余地,就大很多了!”

    武信双手虚按,阻止两大元老兼军师的争论,看向最后的天师府府主……谋圣赵普,问道:“赵师觉得呢?”

    不管是修为境界,还是名气阅历,三位天师府中,当然是赵普为首。

    如今赵普却是一言不发,宛若旁观者看着两位府主争论,或许是心中已有答案?!

    听到武信点名,在场众人齐齐看向赵普……

    谋圣之名,可不是喊喊而已,不说点干货出来,都有些对不起那名号了!

    赵普也不推辞,双手一摊,看着武信反问道:“为何要选择其中一方?吾皇就没想过取而代之?”

    “取而代之?!”武信眼神一亮,心脏猛然一跳,这还真说中武信心理了,之前确实曾经出现过这么个念头,随即又自觉摇了摇头。

    想法固然好,可是不现实啊!

    “取而代之?怎么可能……”

    周瑜则是毫不犹豫地脱口反驳道,随即冷静了下,分析道:

    “如今大楚古国分成了两大阵营,争斗正烈,一方代表着新兴势力,也代表着楚太后;一方代表着本土贵族,也代表着旧老势力,文武百官。不管哪方,我方都不是对手。如果妄图取而代之,很大可能会被群起而攻,那就更不是对手了!”

    赵普神情淡然,语气平静提醒道:“这是场无烟的战争,战场在朝堂,在于权势之争,而非血战沙场,谈何谁强谁弱呢?即便两大阵营穷图匕现,兵发我军,只要我军守好东三岛,也不一定不是对手!”

    “赵先生的意思是?表面看来,确实是不现实。相信大楚古国中,想趁机窃国者不在少数,但我方新来乍到,连个切入点都没,就更难了!”独孤伽罗较为理智地寻思片刻,有些不解求教道。

    “大楚古国到底谁做主?谁才是正统?”赵普答非所问。

    独孤伽罗毫不犹豫脱口应道:“当然是楚帝,即便楚帝尚幼,依旧是楚帝!不管是李园,还是黄歇,都是以辅政大臣身份,窃取朝政,也不敢谋朝纂位,取而代之吧!”

    “那不就是了!我方堂堂正正,又非海盗团。吾皇英明神武,威震两域。直接选择正统不就行了,为什么要迟疑投靠两位谋国的乱臣贼子中的一位?”

    赵普顺势微笑应道,随即理所当然应道:“说白点,他们两个都是乱臣贼子,是奸臣!大奸臣!自古以来,奸臣就难有好下场,选择他们不是自找死路吗?!”

    “这……”

    独孤伽罗和周瑜对视一眼,一时无言以对。

    “不愧为谋圣,确实有一手,而且够大胆!”

    武信颇为欣喜暗自赞道,随即谦虚请教道:“那我方应该如何切入?从哪着手呢?”

    “楚太后!”

    赵普也不卖关子地直接点明,想了想,又仔细接道:

    “考烈大帝驾崩,留下一对孤儿寡母!孤儿尚幼,懵懵懂懂,暂且不论。寡母尚小,又性情温和,手段娇弱,无力执掌朝纲,这才有李园和黄歇两大权臣的出现!不过,传言基本不可信,大楚古国是何等庞大的国度?势力盘根错节,楚庭龙蛇混杂,考烈大帝的后宫肯定也是……神魔乱舞,生存都不易,更别说上位了!如今的楚太后,能以新人身份,后发先至,登临绝颠,绝非传言中那么不堪。看似母凭子贵是主要原因,却没表面那么简单,否则早就各种意外死亡了。自古以来,太后非新帝生母的例子多得是,甚至绝大多数太后并非皇帝生母!”

    说到这,赵普停顿了下,让人众人稍加消化,最后提醒道:

    “虎毒不食子!老臣相信在哥哥、黄歇和幼帝之间,楚太后选择的肯定是自己的儿子,这点无需置疑。不管是为自己,还是为儿子,或者为权势,楚太后都不会毫无动作,如砧板上的鱼肉。如今藏而不发,等时机一到,或者幼帝长大,绝对会秋后算账,到时奸臣的下场就出现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