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那本是粗壮的手臂,此时也是干枯如柴,锋利的指甲,五尽多长的生长出来,白发己经达到了三米之多。

    这位三爷,本是此山的山贼首领,一年前被人出卖,被官兵围剿被杀,含怨而死,临死前诅咒古老村,誓言化为老尸,也是饮尽仇人的鲜血。

    那垂首大汉,但是那山贼中最为忠实的挥下一贼,后侥幸逃脱,一人一尸合计复仇计划。

    “咚!”的一声,一个被吸成的干尸被丢出了棺木,这山贼干尸阴冷的道,“等将那山村的阳气吸收的差不多,我就不需要吸这死人的血,吸他们的生命之血,我的尸力将会倍僧,就是我们复仇计划的开始。”

    这大汉山贼名叫龙二,化身一修锁匠,暂寄在这孤老村之中,手中的罐子存有阴毒,散发出去,可以吸收阳气,使正常人中毒而死,然后被他偷出尸体,供那死去的贼首吸血修炼。

    紫红随着王野山狂了三日,将孤老村内内外外,外加附近的山地,都摸了个底朝天,仍旧没有发现异样,不由产生的纳闷,“你们村子或者个人,听没听说,得罪过什么人或势力?”

    势力二字,宛如钟声巨响把王野山打的一个惊醒,想起了半年前的那场流血的围剿,不由的道,“离我们这不远的后山,有一个山贼团伙,祸害岭里,无恶不作,不但要我们定期做他们上恭,还会抢我们村中的女人上山快活,最终我们在一年前,准备了许久,把他们的行踪和了解的一切情况,报告给了官府,并成功把他们剿灭。”

    己经对村中的情况有初步了解后,紫红知道,导致现在的状况,并非只有怪魔,肯定还有人在相助,不由问道,“当时所有山贼全被杀,你们村民没有有涉贼的人?”

    摇了摇头,王野山肯实的回答道,“我们村绝对没有一个人与那伙山贼有来往,最终好像有一个山贼侥幸被屠,事后所有山贼被官兵烧成了飞灰,但是他们的贼首,确是莫名其妙的打不到了踪影。”

    听到此处紫红己经有了些猜测,不由的道,“我所料不错,就与他们二人有关。”

    “你是说那个丢失的贼首和逃走的山贼?”王野山大惊失色道。

    点了点头,紫红说道,“你们村民全中了阴尸之毒,这种毒极为难解,不是医术可以治除的,会慢慢让他们阳气消失而死,而这阴毒,妖魔是没有那能耐下放的,除非活人相助,因为只有白天才能扩散此毒。”

    “道长是说,我们村里有内奸,不可能吧?”王野山极为震惊的不信道。

    “除了你们村里人,最近时间有没有外来人寄宿?”紫红追问道。

    “噢对了,”王野山突然醒来,道,“几个月前,有个锁匠路过此村,为人地道,修锁技术奇高,小活根本免费收,并声称孤家寡人一个,主动要求落户我们村。”

    “后来,经过很多村民强烈要求,他就被留了下来,”

    说到此处,王野山额上显出冷汗,好似惊醒了什么般,道,“好像就是他来到我们村之后,才出现一点点的出现死亡事件的,难道会是他?”

    “肯定与他有关,”紫红眼中寒光迸发,道,“先不要打草惊蛇,暗中找几个可靠的壮汉,随我上那贼山走一遭,待我起到那罪魁祸首的贼首尸体所在,就一目了然,到时候再收拾他。”

    继然实施报复计划,看来那个逃走的山贼,对尸邪之法等,必将有一些了解和通谙,不然根本做不到这个地步。

    这明显是养尸之法,利用他生前贼首老大的极深怨气,定会将其埋于案发地点不远的地方,吸收怨气和阴气,慢慢将尸体养成战力强大的时候,但是气侯己成,就是他们屠杀孤山村复仇计划开始的时候。

    而且无论贼首如何的生前强大,但是必将是死了,智慧沦失大半,那个他生前挥下的贼人,必将图谋不规,想利用其一身怨气,将他养成强大的尸妖,为他所用必有所图。

    取出八卦镜,紫红捍出一个道术法诀,指甲划破中指,将一点血滴在镜面之上,口中默念,“天灵灵地灵灵,妖邪鬼魅皆显形,天师下凡捉妖魔,挡我者死,破!”

    一道血光,自镜中反射而出,化为一道红光,直冲山野而去,好似为紫红指引了明路般,他顺着镜中反射的血光,遁行而去,很快便摸到一个小山顶之上。

    他一观四处地形,只见此处阴气汇聚,呈独阴之势。一个有些微凸的土丘,好似纹头一样矗立在那里,丘土上虽然有野草作掩饰,仔细看去仍旧有新土的迹痕,而且在山丘之下,是处塌陷的沟壑,积满了山水,更加利于阴气的凝聚。

    最为重要的一点,此处距离山贼被屠杀的场地,不足千米,可以吸收足够多的怨恨之气,而且此地利于掩蔽,不易被发觉,没有猫腻,紫红都自废一身道术。

    “就是它了。”紫红凝望着那小山丘,一字一定的说道。

    山丘看似完好无破,在紫红的指挥下,几个山村壮汉,手持着铁敲,围着小山丘三下五除二的便是挖出了一片松土,将土一抛,愕然发现有着一个暗红似血的棺木藏在内中,果然内中暗藏乾坤。

    “这里真有棺材,还是红色的。”王野山心惊的道,说话都带着颤声,绕是紫红先前对他所有提醒,不过见到事实,仍旧有些接受不了,心理产生了不小冲击。

    那些大汉也是不由后退,面色微惊,虽然他们不懂道法,但确是对丧葬规格有一定了解,哪见有血红棺材的,而且埋在这荒山野岭独处一棺,这也太不符合常理了吧。

    这也是紫红为什么,特意吩咐王野山,一定要找几个可靠大胆的人上山的原因,此事在解决前,必须小心谨慎,一旦有变后果不堪把握。

    “你们退后,我来布阵,现在正是正午时分,阳气最盛之时,除这妖孽正是好时机。”紫红拔出桃木剑,捏着一叠道符,道。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