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说着,黄纪悄悄上前几步,往原来贴封条的大门口望去——只见门上别说是封条了,连一点封条的痕迹都没有,就像是完全换了一个门的样子,被人撕得干干净净……

    “到底是谁做的……等一下——”黄纪正在疑虑间,似乎是发现了什么,靠近房门的缝隙一看,神情稍许一边。

    “怎么了,黄纪哥哥?”方瑛看着黄纪奇怪的样子,不禁好奇问道。

    “嘘——”然而,黄纪却是对方瑛做了一个安静的手势,不禁悄声说道,“小声一点,药坊里面似乎有人……”

    “什么,有……有人?……”方瑛听到这里,也不由大吃一惊,一声不响地站在黄纪身旁,注视着房内的一切。

    “到底是什么家伙,在我离开的时候住在里面……”黄纪不由默默念道,遂朝门缝里悄望过去……

    令人眼前一惊,只见自己家原来的庭院,竟然坐着几个手持刀斧的莽撞大汉,他们仿佛是在玩着赌钱之类的东西,完全把黄纪家当成了赌坊一般。

    不止如此,除了这些大汉,还有几个混混模样的人物,手持铁棍在庭院里来回转悠——好家伙,原来的药坊仿佛变成了一个“道中场所”,住在这里面的人全都像是在道上混的,一副不可轻易招惹的样子。

    当然,黄纪并不害怕这些家伙,只是感到奇怪,两年未回的黄氏药坊,如今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一副模样……

    “到底怎么样了,黄纪哥哥……”方瑛看着黄纪望着门缝,半天没有反应,不禁上前一步悄声问道。

    “呵,还真是倒了大霉,我原来的屋子,居然被几个奇奇怪怪的家伙给霸占了……”黄纪不禁调侃一声,从门缝一旁站起来说道,“可能是战火过后遗留的乱象吧,这帮家伙简直就是些道上的混混,完全把我的院子当成了的赌坊……”

    “真的假的,让我看看……”本来遇到这些人,是该离远一些,可谁知方瑛倒是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好奇表情,硬是跑到黄纪身边,挤了挤门缝。

    “喂——”黄纪似乎是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被方瑛这么一挤,屋门“嘎吱——”一响,倒是发出了不小的动静。

    “什么人?!——”果然,黄纪和方瑛二人这一动不要紧,一下子惊醒了正在院子里的混混众人。

    “瑛儿,都是你……”黄纪看到事情变得麻烦了,不由小声“责备”方瑛一句。

    “哈哈,不好意思啊……”方瑛则是苦笑着吐了吐舌头,她知道自己闯了不小的祸。

    “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闯进我们老大的屋子?”其中一个手持大斧的汉子上前一步,不禁冲黄纪和方瑛二人呼哧道。

    “你们老大?”黄纪还没说话,方瑛倒是在一旁调皮起来,扶着黄纪的身子重新站好,天真一句问道,“你们老大是谁……”

    “连我们老大都不知道,我看你是外地人吧,说话口音也不像这里……”旁边又有混混站起来说道,“我们老大可是鼎鼎大名的‘汴梁魔女’,在这汴梁城里一手遮天,要是敢惹我们老大的事,小心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汴梁魔女?呵呵呵呵……”方瑛听到这里,改不了天真活泼的个性,似乎没意识到事情的严重,不禁捧腹笑道,“好好笑的名字啊,你们老大的名字是谁取的?”

    “你这小丫头不知好歹,居然敢嘲笑我们老大——”刚才的混混听着方瑛的口气似乎有些“不逊”,不禁厉声斥道。

    “呵,我是不知道你们老大是谁,不过既然叫这个名字,看来你们的老大是个女人嘛……”方瑛似乎还没乐够,继续笑道,“倒是你们这些家伙,明明都是些市井上的小混混,为什么和你们老大一起霸占别人的屋子?”

    “你说这是别人的屋子?哼——”手持巨斧的大汉继续斥声道,“小姑娘你不要不知好歹,这明明就是我们老大住的地方,要是把我们惹怒了,小心有你好果子吃——”

    “几个大男人,供一个女老大住在这里,我倒是想看看,这个‘汴梁魔女’到底是个什么来头……”方瑛想了想,转头不禁问黄纪道,“黄纪哥哥,你原来在汴梁的时候,有听过‘汴梁魔女’这个人吗?”

    “没有,从来都没有……”黄纪摇了摇头,随即说道,“连萧兄弟和苏姑娘率军到至汴梁这里,也没有提起过这件事……这么看起来,应该是战火过后不久,江湖上又有什么混混起的称号吧……哼,汴梁魔女?汴梁医侠倒是提起无事,这汴梁魔女到底是个什么称号,我倒还真想见见……”

    然而听见黄纪和方瑛不停调侃自己的老大,面前的混混看不下去了,手持利刃威慑说道:“喂,你们两个不要太过分了,这里是我们老大的住处,劝你们不要轻举妄动,趁着我们还没有发火,还是尽早离开这里——”

    “这里居然是你们老大的屋子,那你们老大呢,为什么不敢出来见见我们?”方瑛仗着有黄纪保护自己,继续毫无顾忌地笑道。

    “喂,瑛儿,你不要玩太过火了……”黄纪倒是不想把这件事情闹大,他觉得这其中可能有什么误会,不禁冲方瑛暗声提道。

    方瑛却不管这么多,第一次来到汴梁,她才不管那么多的规规矩矩,有黄纪在自己身边,自己想怎么闹腾就怎么闹腾。

    “我们老大出去办事了,不在这里……”其中一个混混继续说道,“倒是你们两个人,今天来这里的目的究竟为何,为什么凭空闯进别人的屋子?”

    “别人的屋子……你们的?……”方瑛继续反笑道,“这本来就不是你们住的地方,居然还好意思让别人离开,讲的是何理啊?”

    “你这丫头好嚣张的口气,别以为你是个女孩子我们就不敢欺负你,要是把我们惹急了,你也休想完身离开这里——”手持巨斧的汉子继续震慑道。

    “你们要我走,我就偏不走,本姑娘喜欢上这里了,就要呆在这里……”方瑛倒是一副“不怕死”的样子,并冲自己身旁的妮妮笑声道,“你也喜欢这里,对不对,妮妮?”

    “咘咘——”妮妮倒是欢快地叫了几声,仿佛和方瑛心有灵犀的样子,不禁乐声笑道。

    “哼,臭丫头,几番好话不听,既然如此,那就休怪我们无情!——”巨斧汉子斥声一句,再也忍不下去了,手持大斧就朝方瑛方向抡去。

    方瑛眉头不动,黄纪倒是一把将方瑛拉到身后,顺势掏出袖中的折扇,不偏不倚挡下了对方的斧头。

    “对方毕竟是个女孩子,不要因为一句话而动气,这位大哥也不要这么心急嘛……”黄纪倒是十分有耐心,不禁慢声笑道,“我想你们突然住在这里,这其中肯定有什么误会,有什么事不能好好说吗?”

    “好说你个头,看招——”然而,大汉仿佛是被方瑛之前的话给激怒了,再也把持不了冷静,对准黄纪正头就是一斧子抡过。

    “黄纪哥哥小心啊——”方瑛见着眼前的情形,不禁在后面大喊道。

    但是想也不用想,这些市井上的混混,怎么可能是黄纪的对手?只见黄纪不偏不倚,反手一个折向逆剥,轻而易举便将大汉的兵器给扣了下来。

    “可恶啊……”然而大汉似乎还不解气,想要凭自己气壮如牛的身体,一把将黄纪扑倒在地。

    黄纪不紧不慢,翻身一脚玄勾提起,正中对手腹下三寸,愣是将一个九尺大汉给凭空挂在了脚上。

    “嗷吼吼……”大汉仿佛遭受了重击一般,腹下被黄纪踢了一脚,疼得厉害,顺势跪倒在地,并冲身后的兄弟们说道,“你们几个……给我上呀——”

    “呀啊——”后面的混混听闻,纷纷手持长兵利刃,便朝黄纪包围了过来。

    “瑛儿,你和妮妮退后——”黄纪背身冲方瑛喊了一句。

    方瑛也很懂事地退后了几步,一直退到后方的大门阶梯口,只见黄纪瞬时被十来粗壮的大汉包围,仿佛一时解脱不了。

    “上——”其中一个混混大喊一声,左右忽而袭来两个持刀的莽夫。

    黄纪看在眼里镇定自若,一左一右闪避开二人的攻击。没完,黄纪举身一跃而上,双腿劈叉正踢大汉二人的头部,只听两声闷响,大汉二人仿佛即刻被黄纪踢晕过去,顺势扑倒在地。

    旁边几个汉子看在眼里,心有不服,想要几个人一起同心协力,将黄纪给牢牢制住。

    但黄纪的身法轻盈缥缈,根本不给这些愣头混混机会。只见黄纪回身一转,手中折扇断空而出——“银牙斩”骤劈而下,仿佛顺道长空的闪电,只听“铛铛——”几声断响,混混众人手中的兵器,全然被黄纪的折扇挑落。

    还没有完,黄纪轻功稳稳落地,随即白衣飘过,低身一式“扫堂腿”,直将众人扫翻在地,只听得几声“嗷嗷——”痛叫,面前的所有大汉,几乎只在一瞬之间,便被黄纪的腿脚放倒。

    “哎哟哟……哎哟哟……”黄纪并没有出手过重,但也足够这些人喝一壶的,知道了黄纪的本事不好惹,这些混混马上一副抱头鼠窜的样子,不敢再抬头去看黄纪。

    但是他们似乎也不想就此善罢甘休,想着自己的“地盘”上被人砸了场子,最开始那个巨斧汉子站起大声说道:“你……你……你有种,敢砸我们的场子,有你好果子吃……走,我们先去找老大——”说着,巨斧汉子冲倒地的兄弟众人喊道。

    一群混混狼狈地从地上爬起,连兵器都不要了,和巨斧汉子一起,灰头鼠脸地离开了“黄氏药坊”……

    “略略略略略……叫你们还嚣张……”方瑛看中众人狼狈而走,不禁在后面做起了鬼脸。

    而黄纪看到这里,一指头直戳方瑛的额头笑道:“你这个丫头,就喜欢给我添乱……”

    “哎哟……”方瑛调皮地顿叫一声,抚摸着额头说道,“我只是看这些家伙霸占了黄纪哥哥你的家,所以才想为你出气嘛……”

    “出气?呴,你倒好,自己嘴皮子利索,还得靠我收拾这帮家伙……”黄纪继续说道,“我只是想好好问问,到底什么个情况,你这一下不得了,直接把他们给吓跑了……”

    “好了啦,以后我不会这样了,黄纪哥哥……”方瑛听到这里,不禁抱着黄纪的手臂,俏皮撒娇道。

    看着方瑛娇宠的表情,黄纪想气也气不起来,不禁叹气一声道:“好吧好吧,不过总归是回到家了,两年没回到这里,也该打扫打扫屋子了……”

    “我来帮黄纪哥哥你吧——”方瑛这会儿倒是热情起来,蹦蹦跳跳地说道。

    “得,你别再给我添乱就好……”黄纪不禁调侃一句。

    “对了,黄纪哥哥……”方瑛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又不禁问道,“刚才听那帮家伙说,他们的老大叫‘汴梁魔女’,还声称是这屋子的主人?这个‘汴梁魔女’到底是谁啊,为什么会取这么个外号……”

    “管她是谁呢,就算她来了我也不怕……”黄纪想了想,瞅了方瑛一眼,又不禁玩笑道,“不过既然是个女人,又起这么个别样外号,恐怕……也是一个和瑛儿你一样调皮的鬼丫头吧——”

    “哼,你是谁是调皮的鬼丫头?——”方瑛听到黄纪这么说自己,不由挥起拳头冲黄纪娇喊道。

    “除了你还能有谁?”黄纪继续逗乐道,遂故意跑向院子的后角。

    “不要跑——”方瑛追着叫喊一句,未婚夫妻二人打打闹闹日常,倒是平添了几分洋溢的乐趣……

    此时此刻,在汴梁街市的另一处,刚刚被黄纪“打跑”的那几个大汉,在一个红衣女子面前低头汇报——似乎这个红衣女子,就是他们的老大“汴梁魔女”……

    “事情就是这样,老大……”刚才那个巨斧汉子,在红衣女子面前颤颤巍巍道,“那两个人不仅霸占了老大您的住处,还把您说笑了一番……”

    “什么,是真的吗?——”然而,红衣女子仿佛一脸火辣的脾气,听到这里坐不住了……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