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神族天边天际,男子站在空中,风雨坠落,他没有半点离开的打算。

    日起日落,日落日起,反反复复,他就如同镶嵌在了天边,五天五夜,连动都没有动过。

    几道身影随风而至,看着不远处的男人,脸上露出欣喜,随即往四周看去,没有发现那熟悉的两道身影。

    “凤夙!给老娘赶紧醒过来!”紫衣女人面带焦虑,使劲摇晃着呆木在天地的男人。

    凤魂凤瞿相视一看,同时一阵莫名,是看到多可怕的事情,才能让凤夙在这里五天五夜都不知道回去,一向警觉最高的他,他们几个都到了他身边了,他还没发现。

    这绝对是前所未有过的事情,只是……五天前,到底发生了什么?

    那场大战,让天地失色,最后结果怎么样了?

    “奇了怪了,那个什么王呢?还有那什么魔兽。”凤魂喃喃道,脑中一个激灵,惊悚道:“不会是同归于尽了吧!”

    犹如石化的凤夙,全身一震,冰冷的目光看向凤魂,他一把握住凤魂的肩膀。

    “她没死,没死!”愤怒的吼声冲破天地,这是五天来,他说的第一句话,声音沙哑干枯,神色紧绷,再也不是以前那个,遇上任何事情,都能云轻风淡的凤夙。

    凤魂被凤夙摇晃的两眼发晕,耳边的怒吼声也随即而来。

    “二哥,我……我错了,说说而已也不可以么。”凤魂晕晕乎乎道,他只是猜测而已,二哥这么激动做什么。

    “凤夙。”凤瞿一把抓住凤夙,脸上露出严肃和疑惑,他怎么这种表情?

    凤夙好像没有听到他们的声音,始终重复着一句话,“她没死,不会死的,她说过她不会死。”

    凤魂在凤夙的生拉猛拽下,那叫一个生不如死,他痛苦扭头看向身边的紫衣女子。

    “娘啊!热闹看够了,你不能救救你儿子吗?”二哥什么实力,她又不是不知道,再看下去,自己就没命了。

    纳兰琉嘿嘿一笑,扫视了一眼凤魂和凤夙,“让他发泄一下。”

    凤夙这臭小子,到底遇到什么事情了,她没死,她是谁,难道是他心心念念那个人?不可能吧,前几天对战的不是什么兽族什么王和什么王的吗?

    “发泄,也别找我啊!”凤魂郁闷大叫,他看上去最好欺负么!

    “谁让你刺激他!”纳兰琉和凤瞿异口同声。

    凤魂:“……”

    他到现在都不知道,哪句话刺激二哥了好么,连发生什么,都是一团迷雾,什么都不知道。

    “娘啊,救命啊!”凤魂失声大叫,再这么下去,她就要少一个儿子了!

    纳兰琉翻了翻白眼,瞪了一眼凤魂,笑盈盈走到凤夙面前,扬起手臂,重重往凤夙后颈劈下,使劲拽着凤魂的双手,突然停了下来,松开,整个人往地面坠落。

    “娘……”

    “娘什么娘,赶紧去接你二哥!”纳兰琉一脚踹过去,救了他,他还不赶紧去!

    凤魂叹了口气,他这是上辈子做了什么对不起天地的事情,摊上这么一个娘,居然这么使唤自己的儿子。

    如闪电般的身影从天边划过,把急速坠落的凤夙接住。

    “好了,我们回涅槃之巅吧。”纳兰琉满意点点头,眨眼,已经走出百米。

    凤瞿笑看了凤魂一眼,跟在纳兰琉身边,两人瞬间不见了踪影。

    “喂,你们……”凤魂苍凉站在原地,后背寒风萧瑟,精神力拖住昏过去的凤夙,眼睁睁看着走出几百米外的两个黑点。

    他们真的是娘和大哥!?

    回到涅槃之巅,凤夙再次醒来,已经是三天后的事情,那一日,他猛地惊醒,只因为他突然记起了一句话。

    “在我忘记你之前……”

    “啊!二哥,你醒了!”凤魂激动大叫,照顾他三天,终于醒了。

    凤夙急忙起身,二话不说,站起来想往外走,可惜,连站都没站起来,整个人已经倒下去了。

    “唉,二哥,你先吃点东西,补充一下。”凤魂叹了口气,真不知道二哥受什么刺激了,好不容易醒过来,就要往外走。

    凤夙看了看凤魂,深吸一口气,慢慢平静下来,接过凤魂递过来的碗筷。

    “二哥,娘说你这样,是为了画像的姑娘,是吗?”凤魂指了指挂在墙上的画卷,尽管这几天他看过很多次了,可再看,还是忍不住惊叹。

    竟然有这么好看的女人,而且即便是在画像上,那种霸道的气势,好像都要从画纸上冲出来。

    凤夙顿了顿,然后点点头,目光落在画卷上,眼中露出坚定。

    “我说二哥啊,你什么时候遇到这么好看的嫂子的,要知道,我们几乎是形影不离。”凤魂郁闷道,从小打到,二哥去的地方,他都会去的!

    凤夙迟疑了一会,喝下一杯水,才缓缓道:“见过一次,不,应该是见过很多次。”

    从魔域森林见过她以后,在神族他也见过她,但每次见到她,想上去打招呼,她立刻就会消失,想抓都抓不住。

    有时候他都怀疑,她是不是也看到了他,才会转身就走的。

    凤魂挑挑眉头,诧异的看着凤夙,二哥刚刚应该听到他叫嫂子了吧,居然这么大方的就承认了,感情二哥这次真的是认定了啊!

    “是前几天那两头魔兽之间的对战,连累到她了?”若非这样,应该不会有其它原因了吧。

    凤夙看了一眼凤魂,沉默不语,把碗里的粥三两下喝完,空碗递给凤魂,然后直接就下逐客令了。

    凤魂呆呆站在门口,手里捧着空碗,这一家子,怎么都这样,太无情了!

    某人貌似忘了,他也属于这家的一份子啊!

    坐在房间内,凤夙终于恢复了理智,迅速开始调息,让自己尽快恢复,这样才能去找她。

    时光如梭,一年都过去了,这一年的时间,凤夙几乎把神族都找遍了,什么地方都去过,人没找到,实力倒是提升了一大截。

    想到凤爵的生辰就要到了,凤夙才又回到凤家,然而如今的凤夙,眼中少了一分清风淡雨,多了一分寂落。

    白衣女子,宛若女神临世,确切的说她就是女神,看着不远处伟岸挺拔,俊美无双的男人,脸颊微微泛红,圣洁的脸上,露出一抹娇羞。

    “凤夙。”轻柔叫唤,宛若这世间最美妙的乐曲。

    双手负在身后,沉思的凤夙,听到这一声,皱了皱眉头,脸上闪过一丝不耐烦,才抬头直视来人。

    “光明之神。”平淡的声音,没有任何波澜。

    “我……”

    “哈哈……光明女神原来在这里,凤夙小子,你把本王找来,有什么事情?”高大身影大步走来,兽王看了一眼光明女神,立刻收回目光,没有在那玲珑有致,惹人喷血身段和容颜上多加停留。

    光明之神脸上闪过一阵恼怒,随即扬起笑容,“兽王既然有事,那本神就先走了。”

    凤夙松了口气,抱了抱拳:“不送。”

    兽王目光在凤夙和光明之神来回扫视了一眼,然后摇头收回目光,人类世界的这些感情的事,他还是看不懂。

    直到光明女神离开,感觉不到她在周围,凤夙才走到兽王面前。

    “凤夙请兽王过来是有一件事情,想要请问。”他已经差不多走了整个神族,就是没找到她,就连魔域森林,都进去过好几次,依旧没有找到。

    兽王点点头,笑道:“看在你去年帮过本王的份上,可以。”

    这小子竟然拥有上古凤凰的血脉,果然是不简单,也难怪每年飞禽族都让他来这里贺寿,就是为了这么回事!

    “血狼王是不是回兽族了?”凤夙直接问道,这件事他不想拐弯抹角。

    兽王对于凤夙的直接,也有那么一瞬间的愣住,然后露出笑容,摆了摆手,“你不能换个问题么,不过没想到,你还能记住血狼王,我想其他人除了记住有两头魔兽大战,其它的就记不住了。”

    血狼族本来就是不可能让人类知道的存在,它们的出现众人会看到,但是消失以后,过一段时间,对血狼族的记忆就会退却,这就是远古一族的力量。

    “什么意思?”凤夙心里一紧。

    “好吧,既然你还记得,那就告诉你,血狼族是兽族中的远古一族,啸月是这一代的血狼王,身份何其尊贵,对于人类,她从不放在心上,所以,不管是谁,都会很快遗忘。”魔兽本来和人就没什么关系,不管是血狼王还是其它魔兽,不在意的人类,基本上过几个月,几年就忘了,血狼王更是如此。

    凤夙脸色一白,所以那个时候,她才会说,在她忘记之前找到她!

    “那,她回去了?”她要是回到兽族,自己如何去找,神族和兽族的通道,早已经关闭。

    兽王摩擦着下巴,皱了皱眉头,低头喃喃道:“这件事,本王也不是很清楚,但是三大护法还在寻找啸月王,听说是沉睡了,所以感觉不到她的气息所在,可以肯定的是,她应该还在神……”

    即将要说完的话,兽王猛地收住,抬头看着身边的凤夙。

    “奇怪了,告诉你那么多干嘛。”兽王摇摇头,转身离开,人类不该知道那么多兽族的事情。

    看着兽王离开的背影,凤夙眼中露出激动,她没走,还在神族!还在!

    可是……一年的时间过去,她会忘了他么?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