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笑靥如花,红色身影舞动着光明之力,圣洁,华光流溢,滔滔威压宛若江河泛滥,横扫而过,回避的魔兽,逃跑的更加疯狂。

    九重眯起双眼,黑色巨狼的身影在空中显现,不过眨眼,本尊显露。

    啸月高高双手举起,光明之力翻滚,从身侧流过,逐渐三种元素在她环绕着她的身体,红色身影若隐若现,慢慢变得庞大,凶狠狰狞的狼身显露在天地之间,空气犹如大海巨浪,肆意翻滚,强势震开!

    王者之威,万兽皆服!便是九重在啸月化作血狼本体之际,身体也微微颤抖,只是他不愿意承认这点。

    王者现,那种畏惧是早已刻入灵魂深处的,即便再如何强大,也忍不住颤抖畏惧。

    这便他们之间的差异,那无法跨越的差异,王者是与生俱来,不论九重想如何做,也无法改变这点,改变他和啸月之间的差异。

    九重张开血盆大口,獠牙闪烁粗寒光,一声高吼,压下那点点颤抖,飞身往啸月冲去,啸月血红双眸威严尽显,看到九重飞身而来,巨大的身体快如闪电,立刻迎上去。

    “轰——”

    惊涛骇浪,天地一阵动摇,天昏地暗,山崩地裂,宛若一把巨斧将崇山峻岭,耸立高峰,一分为二!

    凤夙急匆赶来,远在百里之外,就感觉到强势的压迫笼罩而来,他停下步伐定了定心神,才又继续往前走去。

    他可不管什么人类还是兽族,也不管啸月,还是血狼王,只知道他烙印在心里女人,不能有半点损伤,他也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啸月,已经烙印在他心里,从第一眼,他就确定!

    匆匆赶去,空中两个庞然大物,让凤夙收住了脚步,简直已经目瞪口呆了。

    他忽略了王者魔兽的庞大和强大,若是拟态人形,他或许还能帮忙,可现在这样,他站在他们面前,都渺小的可怜,哪里还能帮上忙。

    “吼!”

    “嗷!”

    魔兽狠狠撞在一起,顿时,电闪雷鸣,天空乌云密布,天地法则,竟然在这个时候降临!

    “怎么会这样!”凤夙喃喃道,目光猛地落在啸月身上,是她要晋升了!

    “怎么会!”

    毛发红黑交错的巨狼,眼中露出震撼,看着空中乌黑一片,乌云在急速聚拢,随时就会落下。

    该死!怎么会是这个时候!

    啸月抬头看着空中,咬了咬牙,一滴鲜血从她毛发中升起,往空中的天地法则飞去。

    血滴没入乌云,天地法则凝聚的速度,瞬间停了下来。

    紧接着乌云急速散去,空中瞬间没有一点阴霾,刚才的一切,仿佛都是幻觉。

    “啸月,你做了什么?你明明要承受天地法则的!”九重怒吼道,从来没有谁能躲避天地法则,啸月的一滴血,凭什么可以做到!

    “九重,如今,你还能打得过我吗?”啸月笑道,她已经晋升,并没有承受天地法则,九重如何能胜她!

    九重张开血盆大嘴,仰天一吼,獠牙显露。

    “天地法则,你也有不公平的时候!”九重嘶吼道,不公平,不公平!

    “咔擦!”

    一道闪电从天而落,狠狠落在九重身上,那巨大的后背,出现一条狰狞的焦痕。

    “吼!”九重吃力嘶吼。

    九天之后的天地法则,听到九重的嘶吼,冷冷一哼。

    敢说它不公平,你知不知道血狼王付出多大代价,以血为盟,以后继承血狼王血脉的人,在晋升的时候,都要危险一倍,而且遇上别的魔兽晋升,运气不好,也会遭到连累,下一任血狼王,怕是不好过了。

    叹息的天地法则,可能想破脑袋都想不到,下一任血狼王,对它的闪电,就跟挠痒痒似的,半点妨碍都没有,又怎么会担心那加倍的天地法则。

    凤夙站在不远处,看到这一幕,顿时囧了。

    这天地法则怎么感觉有点怪,还会闹脾气,以前他们晋升的时候,都没这种情况。

    两道兽身,谁也不让谁,又开始一阵厮杀,这一次,啸月明显占据了上风,然而要击杀九重,却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啸月不过刚刚晋升,实力还不稳定,在这点上,她还是比较吃亏的。

    “这真不是时候!”啸月暗暗嘀咕,哪怕早三天晋升,早一天晋升,她也能够顺利击杀九重,现在刚刚晋升,要打败九重,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难道,真的只能用那个办法了吗?

    九重感觉到啸月的力不从心,尽管欣喜,可晋升后的啸月,即便是力不从心,也能压他一头,这让他很是不满。

    王者相斗,风云骤变,天地万物,掀起一阵狂风巨浪。

    凤夙站在原地,目光紧紧注视着九重,准备随时出击,哪怕是伤到九重一分,啸月也就多了一分的机会。

    可不管凤夙怎么等待,他等着的那个时机,一直没有到来。

    时间一点点流逝,空中的对战,已经持续了两天两夜,依旧没有分出胜负。

    这两天间,天地昏暗,笼罩在混沌之中,这样的骤变,让神族人心惶惶,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纠缠对战的啸月和九重,好不容易分开,相视站立,谁也不肯妥协。

    “啸月,别以为你晋升,就能杀的了我,两天时间,你刚刚晋升,想必已经承受不住了吧!哈哈……”九重身体开始扭曲狰狞,褪去兽身,人形显露,他张开手臂,肆意大笑。

    红光扭曲,红色软靴踏破黑暗,红衣飞舞,血眸妖冶,绝美的五官,让四周一片黯然。

    “杀不了你,那你就给本王去地狱待着!”啸月凌厉呵斥道,血红双眸仿佛有了眸中决定,双手突然开始打手结,身上红光肆意,大地开始阵阵摇晃,死亡气息,笼罩而来。

    昏暗的空中,黑暗变得更为浓郁,而那让人惊悚的气息,宛若身处地狱中一般!

    凤夙心里漏跳一拍,紧张注视着空中,不祥的预感笼罩上心头。

    她这是要干嘛?

    “地狱兽王!本王以血为引,把九重给本王拖下地狱!”

    铿锵有力的声音,震慑天地,大地裂开一道痕迹,黑色的兽影从地底涌现,一道接着一道,密密麻麻。

    凤夙在一旁看着,顿时觉得头皮发麻,阵阵冷汗。

    地狱的魔兽!地狱的魔兽也归她号令!?

    “吼!”幽暗凄凉的吼声,带着浓浓死亡之气,为首的黑色兽身,双眸中露出刺眼红光。

    “见过血狼王,血狼王之令,不敢不从!”

    沙哑低沉的声音,没有一点生气,语气中的敬佩,畏惧却是可见。

    血狼一族,是远古遗留的魔兽,经过远古,上古,以及现在,血狼王是血狼一族的王者,不管是哪里的魔兽,遇到那远古之力,也要畏惧几分!

    只有血狼王才能做到如此,每一任血狼王,那双眼睛,所有魔兽只知道那是他们身份的证明,殊不知,那也是远古之力的嫡传!

    九重做不了血狼王,也永远不可能变成血狼王!

    “以血为召!啸月,你够狠!竟然不顾自己的反噬,也要把本尊拉下地狱!”九重顿时觉得身体僵硬,无法反抗,定睛一看,他周围笼罩上一层阴霾,让他无法动弹。

    啸月额上密布着冷汗,脸色阵阵苍白,这是她血狼族的事情,现在已经连累到了人类世界,她当然要不顾一切,把九重关在地狱,只要九重下了地狱,就不能再有任何作为!

    “下地狱去吧!”啸月身上顿时红光大作,耀眼光芒,在黑暗中,宛若烈日照耀。

    凤夙握了握手,脸上一片惊慌,大声吼道:“不!”

    黑色身影将九重一寸一寸往下拉去,不管九重如何反抗,它们的速度依旧,仿佛九重的力量,在它们面前,不算什么。

    啸月脸色越来越惨白,身上闪耀的红光,却越来越耀眼。

    “啸月,你给本尊等着,本尊一定会从地狱回来,到时候,本尊还是血狼族的王!”

    凄厉的嘶吼逐渐消失,那一团黑色,没入大地离开的鸿沟中,等它们完全消失以后,那裂开的地面,才有慢慢合并。

    “噗!”

    啸月双手松开,鲜血喷洒而出,她整个人从空中坠落,耳边传来大吼的呐喊。

    “啸月,你敢死!你敢死!”

    啸月吃力睁开眼睛,模糊的身影撞如眼眸,是他,那个人类,还是追来了。

    死么,她啸月才不会死,为了一个九重,付出死的代价,她才不会干这种蠢事,只是最近都要沉睡了,不知道会掉到哪里。

    凤夙双眼充斥着血丝,他声声呐喊,看着急速坠落的身影,快速追上去,想要将她抓住!

    “人类,我不会死的,你若是能在我沉睡的日子找到我,那我便疯狂一次,也该气气那老头了,若他知道了,该会有什么表情,真是期待呢,记得,要找到我,在我把你忘记之前。”

    声音仿佛在耳边轻喃,可还是在逐渐细小,红色光芒消失在天边,耳边那低喃的声音,也随之消失,凤夙猛地停下步伐,看着消失在天边的红光,脑中一片空白,烙在心里的痕迹,生生扯疼。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