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喧哗的街道,人类人往,白衣少女头戴帷帽,漫无目的在街上行走,看着热闹无比的人类,她一阵叹息。

    人类世界就是人类世界,和兽族大不相同,兽族哪里能这么和善聚集在一起,魔兽一出现,那绝对是一场战争,一场腥风血雨。

    “让开!让开!”着急的呼唤传来,紧接着就是一场巨大的轰动,疾风金豹横冲直撞而来,青衣少年站在它背上,面带惊慌,不停叫着路边的人躲开。

    街上行人忙乱躲开,让出一条大道,啸月站在原地,注视着冲来的疾风金豹,王者的威压肆意。

    “让开!姑娘,你让开啊!”少年大叫道,脸上露出惊慌,就怕撞到人,可偏偏这个人就是不走。

    发怒的疾风金豹本来疯狂奔跑着,在看到不远处的身影后,猛地停下脚步,巨大身影狠狠一抖,惊恐看着眼前的白衣少女。

    “啪!”

    魔兽背上的少年狠狠摔在地上,直接摔了一个狗吃屎,四肢僵硬倒地,一脸茫然。

    刚才他还在担心魔兽撞上这个姑娘,怎么它突然就停下来了,简直太不可思议了点,好痛。

    少年缓缓爬起来,疼的一张脸都歪了,勉强露出一个笑容,“姑娘,不好意思,你有没有被吓到?是在下激怒它了。”

    “没事。”啸月冷冷回答,看了一眼浑身打颤的疾风金豹,迈步走去。

    “呃……姑娘,要是受伤,你别不好意思,我钟离北会负全责的。”钟离北急忙说道,一路过来伤了那么多人,他还得想想等会怎么交代,家里的人一定不会绕过他,完了完了。

    疾风金豹听到钟离北的话,颤抖的身体差点直接吓趴下,它怎么敢伤眼前这个姑奶奶,她可是兽族王者,一眼就能让它趴着走,这姑奶奶都没事了,你就不能带着我先走了吗?等会是契约还是其它什么,它都干了,咱们能不能先走?

    只可惜,不管疾风金豹怎么在心里嘀咕,就是不敢说出声,怎么在心里央求,钟离北就是听不见。

    “我说了,没事,有事的人是你。”啸月睨视了一眼钟离北,他这样还是回去好好疗伤好点。

    钟离家,兽王曾经说过神族的现况,钟离家她也听说过一点。

    “钟离北!钟离北!”

    不远处传来急促的叫唤,两道身影急忙走来,钟离北听到叫唤,立马扭头看去,啸月收回目光,听到前面的动静,帷帽下的容颜皱起眉头,迈步离开,消失在人群中。

    疾风金豹看到啸月离开了,差点没跪下相送,转而想到她没有说自己的身份,还用人形在外行走,肯定是不想让人家知道,这才努力保持着站立,目送啸月走远。

    “这动静,啧啧,钟离北幸好这一路没伤到人。”几人急忙从身后追上来,心有余悸走到钟离北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

    “凤夙,他们没事,我有事。”钟离北哭笑不得指了指自己满是淤青的脸。

    凤夙看到钟离北脸上的笑,顿时笑喷了,“我都说这是还没有驯服的魔兽,让你悠着点,现在好了。”

    这张脸,看他怎么回钟离家,钟离家那些老头还不心疼死。

    “放心放心,等会让我娘帮你治伤。”凤魂忍俊不禁道,他是受不了了,真的受不了了,这伤……太……

    “算了吧,与其说我的伤,不如看看这位姑娘有没有伤到,刚才她就站在面前来着。”钟离北说着转身往身边看去,看着空荡荡的地方,一脸呆木。

    “人呢?”怎么不见了!

    “钟离北,我看你是摔傻了,这里哪里有什么姑娘,你是不是想姑娘想疯了?”凤魂看了看周围,姑娘,哪里有什么姑娘。

    “不是,真的有个姑娘,我让他们让开,所有人都让开了,就她没让,然后魔兽刚跑到她面前,突然停了下来,我这才从它背上摔下来的。”不然他们以为他这伤从什么地方来的!

    “好好哈,有个姑娘。”凤魂笑呵呵点点头,那表情明显就是不信。

    “凤魂,你什么意思?是不是不信我的话,那姑娘穿着白衣服,戴着帷帽,不信的话,你可以问问其他人。”钟离北一把抓住凤魂的衣领,这么敷衍,那就是不相信!

    “你说,白色衣服?”凤夙若有所思问道,目光看向一旁的魔兽,眼中来不及散去的畏惧还在。

    会是她吗?

    “算了,先回涅槃之巅吧,你们从魔域森林回来到现在,一个月都过去了,我们都还没好好聚聚。”钟离北拍了拍身边的魔兽,“上不上?”

    “好啊!”

    三道身影跳上魔兽后背,疾风金豹一路往前跑去,路上通畅无阻。

    啸月站在众山之巅,双手负在身后,红衣加身,墨丝随着衣袂飞舞,俯瞰着苍茫大地!

    “王,刚刚得到消息,九重躲在涅槃之巅的云海疗伤,至于他的魔兽军团,目前找不到在什么地方。”凌霄单膝跪在啸月身后,垂头沉声道。

    “涅槃之巅?凤家吗?”那个地方的确适合疗伤,涅槃之巅凤家的云海,是神族中唯一凝聚灵力的地方,早该想到他会去那。

    “是,蓝莲和墨莲已经先去了涅槃之巅脚下等王。”凌霄无声皱了皱眉头,他们出来这么长时间,一直追着九重,几乎都把神族走遍了,还是不能抓到九重。

    王说的没错,九重走出兽族,想要抓住他,就更难了!

    在人类世界束手束脚,若是在兽族,哪里用得着担心会伤到人类。

    “去涅槃之巅的凤家看看,这次,我看他能逃到哪去!”啸月咬咬牙,上次要不是那个人类,九重早就抓住了!

    “遵命。”凌霄站起身。

    两道身影从空中划过弧度,快速往涅槃之巅的方向走去,速度快到让人咋舌。

    广袖流裙,盈盈轻笑,画中美人仿若天仙,然而那一双血红双眼,如何也不能遮掩那王者之势,哪怕只是画,她依旧是高高在上的王者!

    “奇了怪了,每次都是这样。”凤夙眉头紧蹙,若有所思看着画中人儿,不管他如何画,如何点缀,只要画出眼睛,画中人儿的气势就隐藏不住。

    “有什么可奇怪的,你心里怎么想的,画出来当然是什么样的。”调侃的声音从耳边传来,凤夙脸色顿时大变,伸手想去遮掩桌上画卷,芊芊玉手已经先一步夺过画像,紫色身影稍稍一侧,长裙在空中飞旋。

    凤夙看着得意轻笑的绝色佳人,太阳穴阵阵跳动,不禁扶额轻叹。

    千算万算,想尽办法,最后还是让她知道了,老天爷,你要不要这么残忍,让谁知道,也不能让她知道。

    “啧啧啧,真是个美人,凤夙,你太伤我心了。”紫衣佳人楚楚可怜捧心状,注视着画卷上的美人,轻轻叹了口气。

    “伤什么心,我就见过一次。”凤夙知道抢不过对方,干脆一屁股坐下,给自己倒了杯茶。

    紫衣佳人眼中立马闪烁出好奇的光芒,急忙坐到凤夙身边,抢过他手里的茶杯,一脸严肃问道:“老实交代,不然我跟你没完!”

    “能交代什么,能交代的我都交代了,人你也看过了。”凤夙白了一眼紫衣佳人,一脸的懊恼,早知道她出没,就应该好好的收起来,怎么能让她发现!

    “你……”

    “你怎么会在这,今天不是老爹生辰么?你不去外面忙着!”凤夙露出狐疑的目光,她坐在这里,不用去忙吗?

    “你坐在这里,有资格你管我?”紫衣佳人放下画卷,重重拍了一下桌面。

    凤夙急忙拿过画卷,摇摇头闪身走到一旁,“不敢不敢。”

    “我又不会抢了你的美佳人,赶紧的,今天你老爹寿辰,难得兽王也会来,你早点出去。”紫衣佳人摆摆手,转身往外走去。

    兽王?兽王有空了?三个月都过去了,她要杀的人已经追到了吗?

    涅槃之巅,高耸屹立在群山之顶,空中厚厚的云层,让整个凤家宛若处在仙境中那般,俯瞰着众生。

    此时的凤家,热闹非凡,各大势力的领袖,纷纷前来祝贺。

    凤家之势,哪怕是各大势力,都要敬让三分,更何况是凤家家主凤爵的生辰,连平常不踏出兽之界半步的兽王,每年这个时候都要来凤家祝贺,他们岂敢不来。

    云层之上,一黑一红的眸子低头注视着热闹无比的凤家,眼中露出不屑和讥笑。

    “这位大人,今天是我父亲的生辰,你能否就待在这里?”凤瞿走到云层上,恭敬朝着九重抱拳,一脸为难。

    这位大人也不知道是什么人,那天发现他在这里,本想告诉父亲,可他却用整个凤家来威胁自己,不准自己透露半句。

    “知道了。”九重不屑轻哼,区区一个人类的生辰,他还不放在眼里。

    凤瞿顿时松了口气,正要转身走下云层,身后低沉醇厚的声音传来,“听说兽王也会来,可是真的?”

    “是啊,我父亲每年寿辰,兽王都会前来祝贺。”这也是人尽皆知的事情,这位大人居然不知道。

    “嗯。”九重露出阴冷的笑容,摆了摆手,示意凤瞿离开。

    凤瞿尽管疑惑,却没有多问,迈步走下云层。

    “兽王,是你自己送上门来的!”九重冷冷笑道,脸上尽是得意,兽王到了,今日便是他的死期!

    ------题外话------

    明天继续更新!么么哒

    ......交流,吐槽,傍上书院大神, 人生赢家都在潇湘书院微信号xxsynovel  (微信添加朋友-公众号-输入xxsynovel)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