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双双眼睛盯着紧闭的房门,一个个人脸上露出暧昧的笑容。

    “三天了。”

    “三天!”

    “三天啊……”

    房门紧闭了三天,里面的人三天都没出来了,一群老人不禁叹息,年轻真好!

    “咳咳,你们这是……”君离咳嗽一声,扭头看了一眼紧闭的房门,他们两个真的是三天都没出来过,按理说也该知道外面的动静,怎么还不出来。

    “君离小子,你赶紧一边去,要是没事干,再跟我家湄儿去生个。”月苍龙说着推开面前站着的君离,一脸嫌弃。

    他来这里凑什么热闹,这里没他什么事,又不是他大婚之夜,他们没兴趣看。

    “走吧走吧。”君震摆了摆手,同样一脸嫌弃的模样。

    一群老人家,可谓目不转睛,看着房间,想在君慕倾和寒傲辰出房间的第一时间冲上去,大婚第三天了,他们两个还没有出门!

    君离满头黑线走到一旁,月湄星不禁摇头叹息,他们十几个都老大不小了,居然还想着凑热闹,倾儿怎么会让他们调侃,不用想也应该知道。

    两道绝代风华身影慢步走来,看着草丛趴着的身影,目光转向一旁的君离和月湄星,表情一脸疑惑。

    “他们在等倾儿?”啸月转而看向君慕倾的房间,他们难道不知道?

    “不就是在等倾儿。”月湄星摊开双手,无奈耸耸肩,盯了三天,他们也不嫌累。

    “可是倾儿说过,知道你们会这么做,她跟傲辰早就走了。”啸月无辜的说道,眼底闪过一丝狡黠。

    凤夙嘴角勾起弧度,金红色衣袍大气而又张扬,眉宇间带着隐藏不去的霸气嚣张,双眼溢出的笑容和宠溺只为一人。

    月儿是不是知道什么,故意没有说,让他们在这里干等。

    “什么!”

    十几道身影在同一时间集体跳起来,十几双手紧紧拉住啸月,死命看着那张绝代的容颜。

    “是啊,我以为你们知道。”啸月不在意的耸耸肩,眼中透着明显的笑意。

    知道!他们怎么会知道,要是知道就不会在这里等了,她明明就是故意的,故意不告诉他们,早知道不在这里了,他们还在这里等什么。

    “散了散了。”纳兰琉无趣地挥挥手,他们两个什么时候离开的他们都不知道,现在想去追他们,也追不到了。

    十几个人往四万面八方散去,直到他们离开,几道身影才从暗处走出来,纷纷松了口气,又不禁瞪了他们离开地方的方向一眼。

    “呼,终于走了,干娘,还是你厉害。”君忆笑嘿嘿走到啸月面前,他们在这里等半天,结果姐姐姐夫已经走了,哈哈,白等了,幸好这次躲的快,不然又被师公他们拉过来了。

    干娘?

    啸月挑挑眉头,眼中溢出笑容,这小子叫她干娘,“夙,我们多了三个儿子。”

    “挺不错。”凤夙点点头,脸上难得露出笑容,温柔如水注视着身边的人儿,柔情丝毫没有遮掩。

    君忆和君战天相视一看,脚步稍稍后退,“师公,师婆,我们就先离开了。”

    两道身影飞速走过,君忆和君战天箭步匆匆离开,留下君风华一人站在原地,还有早已经阵阵凌乱的啸月。

    “师婆……”她没那么老。

    君风华柔柔一笑,眼中却露出莫名的刚强,缓缓说道:“血狼王,凤公子,辈分如此。”

    “你就是风华吧?”啸月双眼闪烁出光亮,她看起来柔柔弱弱,气势却不容小视,这么多年,就是她帮倾儿打理万兽城,倾儿眼光真不错,是个可造之材。

    “是。”君风华怔了一下,啸月王才刚刚临君大陆,好像什么都知道一样。

    “不用奇怪我知道,万兽城魔兽不少,想要知道什么事情都很容易。”在问倾儿的事情的时候,也听说了她的事情,她把万兽城打理的很好。

    “也对。”她是血狼王,自己都能向魔兽打听她的事情,身为王者,不用打听,这些事情自然就会有人告知。

    “倾儿也不知道去哪里了,这几天我们就在万兽城住一段时间好了。”再住一段时间,她想多听听倾儿的事情,听到临君大陆的事,倾儿的事情,她当然是自豪。

    “这里是赤君的万兽城,血狼王当然可以住下。”他们是赤君的父母,有什么不可以住的。

    “你也不用血狼王血狼王的,叫我伯母就行,这是你伯父,人还可以就是话少了点。”啸月指了指身边的人,无声一瞪,这么严肃干嘛,有没有谁欠他钱,他就不能多笑笑。

    “夫人。”凤夙溺宠轻叫。

    君风华掩面轻笑,眼中露出羡慕,白色身影飘然离去,转身消失在庭院之中。

    两道身影大步走下,身影很快没入了火山山口,火融之中,沉睡合拢的双眼迅速睁开,火红身影立刻变得恭敬起来,神情严肃注视着一个方向,两道身影缓缓走来。

    “血魇王,龙神。”小血龙恭敬叫道,暗暗擦了擦额上冷汗,他们两尊大神怎么来融山了,他们不是去了神族了吗?

    “交出来。”血魇伸出手,骨节分明手指伸到血龙面前。

    “啊?”交什么?

    “血龙不是让你转交什么给本王。”那天忘记拿了,他倒要看看,血龙能那拿什么东西给他。

    小血龙猛地惊醒,眼珠子转了转,脸上笑容越来越僵,“血魇王,父亲说,若是九重死了,那样东西也会随着消失,所以……”

    血魇王是怎么知道的,明明就没见过血魇王,难道是龙神!

    “别看我,我什么都没说。”要他说什么,当天到融山的那个人,就是血魇王的契约者,还是兽族帝尊,那还不得吓死他,他还小,好好长大就会知道这一切,现在用不着知道这些。

    血魇冷冷收回手掌,双手负在身后,低头睨视着恭敬站在面前的小血龙,冷漠的声音幽幽响起,原本灼热滚烫的融山,此时变得寒冷无比。

    “你要交的,是血龙王的位置,不要以为装傻就能瞒过去,你在害怕九重!”他的后裔,怎么能畏惧九重那种杂碎,不过区区的单眼红眸有何畏惧!

    小血龙脸色变得铁青,想说的话全部卡在喉咙,半天都说不出一句话来。

    这个,这个,血魇王是怎么知道的!自己明明什么都没说。

    玄金恍然大悟指着小血龙,一脸了然道:“我就说你好好的找血魇做什么,原来是要找他掌管血龙族,把烫手山芋扔给他。”

    做梦吧,让血魇管血龙一族,那根本就不可能,除非太阳打西边出来,要不然天下红雨,不然他是绝对不会管血龙一族的事情。

    小血龙挠挠头,哭笑不得看向玄金,龙神大人,您老人家就别说了行吗?没看到血魇王已经怒火滔滔了,再说下去,他小命不保,这可不行!

    “血魇,第一次知道,原来你的后裔,就这样,看来我该奖励奖励龙王。”玄金若有所思地说道,龙王也算他的后裔,至少在杀凶兽那次,表现的不错,比这个小血龙强多了,该奖励奖励。

    血魇目光阴沉看了一眼小血龙,大手一挥,小血龙立刻缩起头,就怕那一招会拍在自己头上,此时的他完全没有看到君慕倾的那股高傲,说是龙,跟虫差不多。

    “是你进去,还是本王送你进去?”血魇伸手指着空中,目光一直放在小血龙身上,不曾离开。

    黑色的月牙划破空中,漆黑的月牙透着丝丝危险气息,此时若是火镰他们在这里,看到这条黑色缝隙,一定撒腿就跑,绝不多留。

    小血龙吞了吞口水,伸头看了一眼缝隙,“那是哪里?”血魇王这是要把它送去哪里?

    血红色龙头一脸委屈,仰视着面前的红衣男子,身体在不停颤抖着。

    “兽域。”

    兽域!

    玄金差点被自己口水呛到,这也太狠了,直接扔进兽域,兽域那么危险,火镰他们都是九死一生,虽然那些变态最后还是想去,但是就这条小血龙胆小那样,不对,是欺善怕恶那样,活不了多久,真不知道,就它这胆子,上次怎么敢在君慕倾面前放肆,它要是再看到君慕倾,只怕是真的得吓死,要知道,上次它可是在帝尊面前放肆,尽管最后是被坑的那个。

    “王,能不去吗?”小血龙身体颤抖的更为厉害,兽域,那么危险的地方,不适合它这种小孩子去。

    血魇大袖一挥,融山一阵地动山摇,熔浆从火山口冒出来,又很快消失,只听到轰的一声,紧接着山口之中传来一声尖叫,小血龙那巨大本体,没入黑色月牙之中。

    玄金拍了拍双手,看着大手停在半空的血魇,笑嘿嘿说道:“不用太谢谢我,这是我应该做的,你要是真的想谢谢我,不如请我吃饭?”

    血魇王请吃饭,有面子!

    “吃饭可以,你不敢吃。”血魇睨视了一眼玄金,目光看向周围。

    “你打算请的是……”玄金心里涌出不好的预感。

    “全龙席。”

    “那还是算了!”玄金立刻后退一步。

    血魇迈步走进熔浆洞中,不理会故意惊慌的玄金,那脸上的表情,被他直接忽视。

    “等等,我们不离开了?”玄金立马走到血魇面前,他们就住在这里?

    “是本王住在这里。”

    “可是小倾和寒傲辰成亲以后,就不准我进空间了,当然还有你,我不跟着你,我住哪?”

    “随便。”

    “那就这里,这些年咱们都那么熟了。”

    两道身影逐渐远去,声音也越来越模糊,最后直至消失不见。

    修长的手指抚上精致五官,俊美轮廓勾画着绝美笑意,那笑容足以让人沉醉,幽黑双眸透露着溺宠的柔光,床幔摇曳,两人相拥纠缠,成为房间之中,最美丽的景色。

    “嗯。”一声轻咛,熟睡的人儿睁开双眼,不经意间挪动了一下身体,身上的男子眼中再次燃烧起的淡淡欲火。

    “倾倾,你再乱动,为夫可不知道还能不能把持得住。”邪魅轻笑在耳边低喃,犹如最美妙的魔音,让人陶醉。

    睡意浓浓的人儿,猛地睁开双眼,映入眼帘就是那双带着笑意,却又透着几分欲火的黑色双眸。

    “不准再来!”已经五天五夜了,他还想怎么样,这是想把这些年的都补上!?

    红色双眸隐约带着怒火,靠在寒傲辰怀里,慵懒打了哈欠。

    “为夫揉揉。”寒傲辰伸出双手,说着就往君慕倾身上抚去,脸上带着邪魅笑意。

    “不用了。”君慕倾冷冷打断,让他动手,那今天就别想下床了。

    “放心,这里是空中宫殿,爹娘他们不会打扰我们。”寒傲辰郑重而又严肃地开口,紧紧搂住怀中人儿。

    君慕倾满头黑线,他是什么时候带自己回神族的,都怪他精力太充沛,都已经那样了,还能不声不响,趁着她睡觉的时候带她回神族。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们收拾收拾,还要去一个地方。”都已经耽误了不少时间,那件事情早晚要做,完做不如早做。

    “明天再去。”寒傲辰严肃建议,呼吸已经有些急促。

    “不行。”君慕倾摇摇头,一定要起来!

    房间里面强势的声音,逐渐被呻吟代替,等君慕倾从床上爬起来,那已经是三天后的事情了。

    紧闭了八天的房间,红色身影大步走出,精致的脸上带着薄薄怒意,俊美男子急忙跟出来,忍住继续回房间的冲动,柔声叫唤。

    “倾倾。”

    “……”君慕倾无语转身,立刻落入一个温柔的怀抱,黑袍男子脸上露出幸福的笑容。

    “倾倾。”

    “今天必须要跟我出去。”君慕倾伸手戳了戳寒傲辰的胸口,幸好现在这空中宫殿没有谁在。

    “好。”寒傲辰尽管还是比较想回房间,还是答应了下来,毕竟他们的确还有事情要做,舍不得倾倾,那也要把事情处理完,才能继续做想做的事情。

    “奶奶他们应该都回神族了,我们先去一趟凤家,凤家家主这个位置,也该还给他们了。”一开始她就不想当凤家家主,现在还要管兽族,凤家怕是顾不上了。

    “倾倾,这件事情,只怕不容易。”寒傲辰皱眉道,不说别人,凤家祖母就不会同意。

    “慢慢来。”她也不急着一下子撒手不管事。

    “白晖,既然来了,现身吧。”寒傲辰搂着怀中的人儿,骨节分明的手指缠上那血红发丝,目光总是那么融合。

    白色身影从空中走下,看着相拥的两人,神色淡然,仿佛什么都没有看到一般。

    “王,王妃,神族最近出了点事。”白晖笑盈盈轻描淡写道,王真的不一样了,自从他回到无边黑暗之界总会露出这种笑容,当时还在想是怎么回事,后来才知道一切都是王妃的功劳。

    现在的王,就像是个普通的丈夫,而不是足以让人族惶恐的王主。

    “何事?”寒傲辰皱了皱眉头,看向白晖,像是无声在说,这种事情你处理不就行了,还说什么说,耽误本王的时间!

    “钟离家的人大部分都已经被帝神管制,不服从的也已经诛杀,不过还有一人,不仅仅是逃窜,还在神族散播污蔑王妃的谣言,甚至……”连王都一起骂,不得不佩服这个女人的胆识,还真是什么话都敢说。

    “噢?”君慕倾挑挑眉头,污蔑,谣言,钟离家的人。

    “这种事情,你处理好不就了行了。”钟离家罢了,污蔑倾倾直接杀了,不用还来告诉他们。

    “属下也想,只是在神族偏偏找不到这个人,即便是用上了无边黑暗之界的势力,也找不到。”就像是消失了一样,他也担心王和王妃突然到神族,听到这个谣言,听到谣言的时候,已经立刻去办,只可惜,到现在都没找到。

    不过神族的人倒是不敢说什么,王妃号令魔兽的事情,无边黑暗之界的势力,紧紧压迫着神族的所有人。

    “那个人是谁?”无边黑暗之界都找不到的人,还真想见见,不要让她失望才好,就不知道这个人,是不是有那么厉害,比子荆还要厉害。

    寒傲辰淡淡睨视了一眼白晖,看来神族在无边黑暗之界,兽族的威压下,还有人不知死活,阻拦他们找人。

    “这个人,王妃和王只怕还认识。”不怕死的就那么一个。

    “不要卖关子。”寒傲辰冷声说道,脸色阴沉的可怕,他已经说了一堆废话,可以切入正题,没有线索,他白晖不会来这里。

    “王,别生气,咳咳,若不是有人有心护着钟离茉,她早就死了。”就是这个疯女人,整天疯言疯语,最主要的,神族还真有不怕死的,敢去碰王和王妃的怒火,这不找死吗?

    对于寒傲辰脸色的阴沉,白晖依旧一脸淡然,处变不惊的情绪,让人怀疑他是不是面瘫,不然什么事情,永远都带着同样的情绪,看不出他的喜怒哀乐。

    君慕倾嘴角勾起嗜血的弧度,殷红唇瓣轻启,“钟离茉。”

    ------题外话------

    昂,最近是年终最忙高峰,嘿嘿,晚更了一天,群扑倒……

    ...

    ...

    ...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