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千醉小心翼翼挪动脚步,双眼注视着不远处的那一幕,额角划下一滴冷汗,太霸气了,这世上会对二哥这样的,除了他们那个娘,真没其他人会做。

    白色身影稍稍潜入人群,还没走几步,暗处一只大手拍过来,落在酒千醉肩上,他目光一沉,凌厉往身后看去,映入眼帘就是一双笑盈盈的眸子。

    “三叔,你想躲到什么地方去?”要不是二叔回来了,现在祖母面前挨训的,就是他了。

    “嘘。”酒千醉伸出食指放在嘴巴,紧张注视着不远处。

    凤逸轩不禁翻了翻白眼,谁敢相信,这是凤家的风三爷,“没想到,倾儿居然能找到二叔,还把他们带回来了。”

    “当然了,丫头是谁,有什么做不到的,不过,天地法则最近去哪里了?居然没有落天罚下来,她可是撕破了界层。”见纳兰琉没有注意到自己,酒千醉才松了口气,自豪回答,还不止一次撕破,带着他们这么多人到临君大陆,天地法则竟然都没有出现。

    “也许,她已经超越了天地法则,不,是他们。”清冷声音出现在两人身后,青墨衣袍男子无声走来。

    吓!

    酒千醉和凤逸轩满脸惊吓,看到身后的人,不禁捂住自己的胸口,心脏都被吓出来了。

    “千代前辈,你要不要这么吓人。”他可是高手,高手!高手怎么能无声出现在别人身后,这样会吓死人的!

    千代澈摸了摸鼻子,伸手指了指前面,“那个老人家……”

    老人家?

    两人扭头看去,人群之中,啸月迈步走向年过半百的老人,老人尽管年过半百,脸上却一点皱纹都没有,只有两鬓白发。

    “父亲。”啸月轻声叫道,看到那张熟悉的笑脸,她还是第一次觉得,眼前人的笑容看上去还不错。

    “小月儿。”司徒烈伸出双手,脸上满是激动。

    看着伸过来的手,啸月脸上的笑容越来越沉,眉头不停抽动,当那双手快碰触到她的时候,她狠狠一掌拍下去。

    “臭老头,你够了!”就不能好好说话,那双手想做什么!

    司徒烈依旧是那狐狸般的笑容,笑起来眼睛都眯在一起,看不到双眸。

    “矮油,小月月,让老爹捏一下,多少年了,我都没捏过了!”把血狼王的位置给她以后,就再也没捏过她的脸,要知道,他们家小月儿,那可是绝代的美人,小倾儿长的那么好看,都是遗传她娘的,也就是他女儿。

    “今天是倾儿大婚,不然我一定狠狠揍你。”啸月霸气十足道,头也不回转身离开,脸上带着淡淡怒意,嘴角却勾画着淡淡的弧度。

    蓝色身影犹如谪仙,身上散发着淡淡与世隔绝的气息,“这么多年,能惹王生气的,只有那么两个人,能让王出手揍的,只有那么一个人。”

    “他欠揍。”凌霄无奈说道,每次被打了,还那么开心,真不知道他怎么想的。

    “蓝莲,凌霄,那老头是主人的老爹!”十几道身影把蓝莲凌霄两个人团团围住,魔兽们个个好奇的看向不远处的司徒烈。

    “不就是。”蓝莲点点头,他们怎么都来了。

    “不是说血狼一族,红眸之王不会遗传吗?”上次主人明明跟他们说过,她外公也是血狼王。

    “不知道,反正他们三个,都是红眸。”红眸不会遗传,却偏偏在他们三个身上出现了遗传。

    “还是第一次看到主人这么开心。”冰冷淡回答,那万年冰山脸上没有丁点变化。

    “会开心是当然的。”白絮挑眉道。

    冰侧脸看向身边站着的人,轻哼一声,眼中的冰冷有着稍稍减退。

    吵杂的声音在万兽城的某个角落响起,四双眸子露出熊熊火焰,空气中发出嗞嗞的声音,四人势如水火。

    “我说了,是去神族!”

    “继续留在这里!”

    “得跟我去血狼族!”

    “我说你们三个够了,这么长时间没回家,应该跟我去苍穹大陆!”

    “神族!”

    “留在这里!”

    “血狼族!”

    “苍穹大陆!”

    所有人的目光纷纷看去,落在四人身上,看到脸红脖子粗的四个人,顿时满头黑线。

    “娘,外公什么时候过去的?”君慕倾指了指司徒烈,他刚刚还在和娘说话,转身就跟他们三个撞一起了。

    啸月嘴角不停抽搐,满头黑线看着司徒烈,“谁知道,不用管他们。”

    他们四个老大不小了,居然为倾儿去哪里脸红脖子粗,真不知道他们怎么想的,形象呢?

    “娘,遗忘蛮荒没事吧?”玄金带逆天杖过去,差不多可以摆平那边的事情。

    “没事了,帝尊现世,它们哪里还敢放肆,变异凶兽平静下来,遗忘蛮荒也没有晃动那么厉害,不用你爹时时刻刻支撑,不然我们也不能参加你的婚礼。”难怪玄金会走的那么着急,倾儿成亲这么大的事情,他们当然要赶上。

    啸月露出会心的笑容,帝尊,她早就知道兽族有帝尊,但是帝尊没有现世兽族还是那样,却没想到,自己的女儿,就是兽族帝尊,执掌着整个兽族,至高无上。

    “过几天……”

    “倾儿。”一袭水蓝色长裙妇人盈盈走来,无奈看着君慕倾,宠溺非常。

    “娘亲。”君慕倾嘿嘿一笑,迎向来人。

    “今天是你成亲的日子,就不要老想着那些事情了。”月湄星微笑着说道,她怎么成亲还想着其它事情,现在就该开开心心的。

    啸月眼中闪过一丝光芒,大步走到君慕倾身边,看着面前的绝代佳人。

    看到走来的红眸之人,月湄星温柔一笑,直视上那双睥睨天下的红色双眸,耳边响起感激之声。

    “谢谢你。”啸月满是感激道。

    “都是自己的女儿,不用道谢。”月湄星笑着摇头,心里暗暗惊讶,好强大的压迫,即便她已经可以收起威压和气势,还是能清楚感觉到她的强大。

    “是的,自己的女儿。”她们的女儿。

    “两位娘,你们就不用客气了,反正是一家人。”君慕倾一手拉着一个,站在啸月和月湄星两人的中间。

    啸月,月湄星相视一笑,的确,他们是一家人,一家人用不着那么客气。

    几道身影慢慢靠近,走到红袍优雅的男子身后,脸上露出猥琐的笑容。

    “你们几个,想做什么?”寒傲辰头也不回说道,那双黑眸紧盯着不远处的身影,脸上总是带着淡淡笑痕,喜悦无法掩饰。

    悄然走来的几道身影突然僵住,惊奇相视一看,大步走到寒傲辰身边,一人伸出一只手,架在他肩上。

    “你是怎么知道我们靠近!”项羽懊恼问道,太没天理了,实力相差太多,想做点什么都不行。

    寒傲辰轻轻一笑,收回眸子,扭头看向来人,“要知道是你们,不难。”

    项羽嘴角抽搐的看着寒傲辰,他不就是想说你们太弱,当然会知道是你们来了。

    打击!红果果的打击!

    罗塞一脸血泪,他总觉得每次他们都是被打击的那个!

    “傲辰,伯父伯母也来了,怎么没看到他们?”夏竹青看了看周围,他们两个应该迫不及待想要看到倾儿成为他们家儿媳妇,要知道,好几年前,就这么定下了。

    “不知道,不过一定没什么好事。”寒傲辰轻轻皱眉,看了一眼不远处。

    没什么好事……

    四人相视一看,不禁打了个冷颤,虽然这么说自己爹娘是有点那什么,但的确是这样的。

    “傲辰,我们家君君今天多美,看的我都心动了。”花千娆捂着胸口陶醉道,桃花眼笑盈盈看着远处那抹绝代身姿。

    寒傲辰嘴角勾起弧度,冰冷如霜的声音响起,“那就把它挖出来。”

    四人纷纷打了个冷颤,罗塞,项羽,夏竹青稍稍后退一步,花千娆僵了一下,又展开笑容,不怕死的走到寒傲辰面前。

    “要是你对我家君君不好,我就把她抢过来。”花千娆抚了抚胸口,露出戏谑的笑容,眼中露出一抹狡黠。

    罗塞轻咳一声,不留痕迹再后退一步,看向身边的项羽,无声问道:这是什么情况?

    项羽耸耸肩,一脸迷茫,他也想知道,就算抢亲,花千娆现在会不会有点晚?不过……抢亲……

    有好戏看!

    “你不会有机会。”寒傲辰淡淡回答,听不出语气中的变化。

    寒傲辰淡然的模样,让花千娆皱了皱眉头眼中闪过几丝苦恼,还能这么平静,到底什么样,才能让寒傲辰暴跳如雷?

    “傲辰,你怎么这么自信?”君心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凑过来贼兮兮的问道。

    寒傲辰深深看了一眼花千娆,再看向君心,平静如水的声音响起:“他打不过倾倾,还有,倾倾不会喜欢另类的……‘女人’。”

    静……

    很静……

    非常静……

    花千娆嘴角不停抽搐,一张风情万种的容颜不停的扭曲,扭曲,再扭曲!

    “老子哪里女人了,全身上上下下哪里像女人!”暴跳如雷的声音吼出,花千娆整张脸都拧巴了。

    另类的女人!他哪里像女人!?

    “哪里不像?”寒傲辰淡淡反问道。

    哪里不像……

    “噗……”君心不禁笑喷,强忍住笑意说道:“我先去笑会,等会见。”

    看着君心离去的身影,花千娆整张脸都黑了,罗塞拼命忍住笑意,拍了拍他的肩膀,“这是报应,我也去笑会。”说完,罗塞匆步离开。

    “小娆娆,等你嫁人那天,我一定送上大红包。”项羽脸部在不停抽搐,然后转身离开。

    夏竹青挑挑眉头,还是那沉稳的表情,花千娆泪眼婆娑扭头看向夏竹青,突然他觉得还是竹子好,够义气!

    那稳重如山,醇厚的声音缓缓响起:“嫁人那天记得通知一声。”

    夏竹青悠然迈步离开,一缕寒风吹过,离开的背影明显在抽动,剧烈的抽动。

    “你们……”花千娆凌乱伸手指着离开的几人,突然猛地惊醒,不是他让傲辰暴跳如雷的吗?现在自己这种情绪,那是怎么回事!?

    含着笑意的脸映入眼帘,花千娆深吸一口气,娇哼一声:“算你狠。”

    红色身影大步离开,花千娆暗暗狠啐,他怎么就忘了,在墨傲邪面前,就别想占到便宜,从以前的到现在,什么时候能看到他的情绪有其它波动……不管是温文尔雅的寒傲辰,还是冷漠如冰的墨傲邪,或者是现在这个什么王主,从来没有过!

    自己找虐啊……

    红眸狐疑看向离开的背影,君慕倾走到寒傲辰身边,“他这是怎么了?好像受过严重打击似的。”

    他们刚刚在说什么,二哥他们笑成那样,花千娆又是这种表情。

    “他说他嫁人那天让我们记得送礼。”寒傲辰脸不红气不喘地回答,伸手搂住君慕倾。

    “什么!”匆忙赶过来的蓝枫不禁惊呼道,嫁人!

    他这是没赶上!刚来就听到这么惊吓的消息,花千娆要嫁人!?

    “你不如去问问。”君慕倾微笑道,花千娆嫁人,挺好的,他那样,也只能嫁了。

    蓝枫点点头,立刻走进人海,直奔花千娆而去。

    这是天大的好消息,花千娆终于要嫁人了!

    “我估计花千娆得吐血。”君慕倾靠在寒傲辰胸前笑道,以他们几个的传播速度,不用等到明天,今天到万兽城的人和魔兽,就会知道花千娆要嫁人的消息。

    “没有人会怀疑这个消息。”其他人不好说,花千娆要嫁人,不会有谁怀疑。

    的确,没有人会怀疑。

    “奶奶那边好像说完了,我还没跟天才老爹好好说话,一起过去?”君慕倾无声笑道,他皱紧眉头干嘛,到现在了,不会有什么变故。

    “走吧。”寒傲辰紧皱的眉头缓缓松开,拉着君慕倾的手往凤夙那边走去。

    啸月美美看着走来的一对璧人,脸上绽放着绝美的笑容,周围变得黯然失色。

    “怎么样,你女婿不错吧?”他们家倾儿眼光真不错。

    凤夙轻哼一声,随意看了一眼寒傲辰,“我还没跟我女儿见面,就被他娶走了。”要不是及时赶回来,说不定还赶不上婚礼。

    “说到这个,你是不是让我好好跟你算算前段时间的帐?”啸月眯起眼睛,是谁把女儿算计出凤城的,女儿大老远从神族到遗忘蛮荒,他自己不见,能怪谁。

    凤夙脸色微僵,目光停留在君慕倾身上,“我不也后悔了么。”

    当时他要不是不能离开凤城,早就追出去了,红发可能不知道,但是红眸,除了他们的女儿,谁还能拥有红眸。

    “爹娘,你们在说什么?”绝代风华的两人。

    在看到凤夙啸月,君慕倾脑海中立刻回荡着这句话,三叔曾经说过,老爹和娘站在一起,便是绝代风华,光芒万丈……

    “女儿成亲了,能说的当然是外孙。”啸月微笑说道,一眨眼,她都成亲了。

    外孙……

    君慕倾一阵狂汗,娘是不是想的太早了,外孙!

    “岳父,岳母。”寒傲辰淡淡叫道,语气没有那么冰冷,却也没有什么变化。

    凤夙张了张嘴,眼角余光看到啸月那警告的眼神,还是扯出一个笑容,严谨慈父的模样“你把手伸出来。”

    算了,女儿喜欢,就这个小子了。

    寒傲辰没有丝毫犹豫,修长手指伸出,一块红色血玉立刻出现在他手掌心,红色血玉中间如同热流在缓缓流动。

    啸月眼中溢出笑容,明明都承认了,还有什么好别扭的。

    “这是什么?”君慕倾拿过红玉,看着有点像赤血玉。

    “不可少的东西。”凤夙轻描淡写粉刷太平。

    君慕倾:“……”

    “说什么不可少的,这不是当年……”

    “这是干嘛?”

    “我去,火镰,你怎么穿成这样?”

    “冰和白絮呢?不能就你们几个啊!”

    吵杂的声音的打断了啸月的话,所有人纷纷扭头看向吵杂的地方,几道火红身影大步走来,脸上洋溢着笑容。

    君慕倾差点被口水呛到,指着不远处的几人,扭头问道:“怎么回事?”

    他们怎么也穿成这样?

    “很明显。”寒傲辰嘴角抽搐道,就不知道是谁的主意。

    “儿子!”叶兰忙碌的身影在人群中穿过,看到寒傲辰身边的君慕倾,大笑着叫道:“儿媳妇,怎么样,既然是大喜的日子,不如大家一起?”

    “娘……”沉声叫唤,带着深深的警告。

    “矮油,儿子,不用太感谢我的,既然成亲,大家一起更热闹,再说……”叶兰凑到寒傲辰耳边,低声说道:“这样你不就可以安心扑倒我家儿媳妇,然后给我生个孙女。”

    君慕倾顿时满头黑线,那句话,她没听到那是不可能的,她刚成亲,这些人怎么一个个都想到那个时候了?

    “爹。”寒傲辰注视着满头大汗跟过来的墨狂,他居然也跟着娘闹!

    “咳咳,傲邪,这都是你娘的主意。”娘子之命为大,就算知道儿子会生气,还是要做!

    “一起也好啊。”几个走来的身影,个个红袍加身,嫁衣如火。

    “主人,我们一起成亲。”暖暖嘿嘿笑道,抱住身边带着柔和笑容的涙城,这样涙城就是她的了。

    “君慕倾,总不能你一个人在前面,所以老娘决定和你一起。”相思哈哈大笑着说道,大家一起多好,热闹。

    这是谁的主意?

    寒傲辰满头黑线看着笑呵呵的叶兰,不用说他也知道是谁的主意,他这个娘是不是没事可做了。

    “儿子,不用谢谢我的,真的。”叶兰笑眯眯拍了拍寒傲辰,这么好的主意,当然必须实行,他们两个成亲也是成亲,多几个也没什么影响。

    “放心,我会好好谢谢你的。”寒傲辰冷声说道,全身散发着邪气,若此时他脸上多半块面具,又会是那个冷酷无情的墨傲邪。

    叶兰吞了吞口水,全身泛起鸡皮疙瘩,整颗心在不停发颤,寒傲辰“阴沉”的表情,她忍住拔腿逃走的冲动,移到君慕倾身边,一滴冷汗滑落。

    “倾倾儿。”她最怕儿子这个模样了,不过现在不用怕,有儿媳妇在。

    “呃……”君慕倾摊开双手,这个真的是太惊喜了。

    “多几个不是更喜庆。”

    “我觉得这个主意不错。”

    “傲辰,今天大家这么开心,不如就一起办了。”

    “你觉得怎么样?”

    所有人后背阵阵升起寒意,硬着头皮说道,现在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沸腾热闹的万兽城,此时变得安静沉静,一双双眼睛紧盯着寒傲辰,君慕倾站在寒傲辰身边,一点都不打算插手的样子,气氛一下子变得紧张起来。

    薄凉的唇瓣稍稍勾起,那没有一丝情绪的俊美轮廓上浮现出笑容,薄凉的声音响起,“不错。”

    “挺好挺好!”

    “一起一起!”

    “哈哈……”

    简单的两个字,紧张的气氛一下子立刻消失不见,欢乐之声往四周传开,天地一片喜庆,欢颜笑语从万兽城蔓延开来。

    夜凉如水。

    黑夜之中,红烛点燃,沙沙的声音响起在周围,在灯烛照耀下,房间两道身影映在窗帘上,窃笑的声音沉沉响起。

    “主人要是知道,一定会杀了我们的。”刻意压低的声音传来。

    “不会知道的。”所有人摇摇头,现在这个时候,主人怎么会知道,忙着正事呢。

    “不过,干嘛拉着我们,我们今天也成亲!”火镰郁闷问道,今晚也是他们的好日子好伐,虽然吱吱还没成年,也不不知道什么时候成年,好歹今晚是他们成亲的日子。

    “老娘不也成亲,你有什么不平衡的?”相思狠狠瞪了一眼火镰,这种事情,就只能看这么一次,他就不能安静一点?

    吱吱躺在火镰怀里,慵懒地打了哈欠,“相思,你没看到窗口还是那个样子吗?没有什么变化。”主人不可能不知道他们在这里,还有寒公子,想逃过他们两个的眼睛,怎么觉得有点不可能。

    “我也觉得奇怪。”紫色身影双手环胸,从暗处走来,若有所思说道。

    吓!

    几头魔兽诧异看着走出来的人,他们很想知道,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还这么理直气壮的出现!

    “看什么看,难道只准你们看?上次我儿子和儿媳妇的没看到,总的看到孙女的。”纳兰琉猥琐笑道,此时的她,哪里还是那个如同女神一般的人。

    “……”魔兽们吞了吞口水,稍稍后退。

    他们什么都没看到,什么都没听到,也不认识这个人,她真的是人类吗?有这样的人类吗?

    纳兰瑾和纳兰玹捂脸走到纳兰琉身后,他们还是回去吧,要是家主知道,还指不定会发生什么无法想象的事情,不过可能也已经发现了。

    “看什么看,他们都来了。”纳兰琉指了指周围,十几道身影从各处走出来。

    看到走来的人,魔兽们嘴角不停抽搐,缓缓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

    “阙,我们走吧。”相思拉过华阙,无声摇头,迈步离开。

    今晚可是他们两个的洞房花烛夜,不能被这些人类破坏了,得离万兽城远远的,最好不要看到这些人。

    华阙嘴角勾起淡淡笑意,一簇火焰在眼中悄然升起,稳重的步伐明显比平常要急躁不少。

    “火镰,我困了。”吱吱揉了揉眼睛,打了哈欠,蹭了蹭火镰胸口。

    火镰脸色一僵,脸上露出一抹苦笑,抱着吱吱大步离开,一丝凉意吹过,在月色照耀下,明显可以看到他脸上滑落的黑线。

    吱吱还没有成年!只能看!成亲了也没用!

    冰冷哼一声,淡淡扫视了一眼身边站着的人,那冰寒的眼中比平常要温和不少,甚至可以看到淡淡的笑意。

    “现在你反悔还来得及。”白絮不在意地说道,一双眼睛紧紧盯着冰。

    “没必要。”说完,冰拉着白絮双双离开众人眼球。

    暖暖看了一眼双双离开的几道身影,立马回到涙城面前,嘟了嘟嘴巴,“我要你抱我回去。”她也要抱,吱吱都是被火镰抱回去的。

    涙城冷淡的神情露出莫测的笑容,带着几分冷意的声音响起:“你确定?”

    “确定!”有什么不确定的,反正已经成亲了,涙城就是她的了!

    涙城淡然走到暖暖面前,伸出手温柔的抱起暖暖,两道身影瞬间离开,眨眼之间已经不知道去了何方。

    暗处走出来的十几道身影的嘴角抽搐看着离开的魔兽,不禁叹息。

    “他们也太着急了吧?”

    “那什么,暖暖真的确定不会后悔让涙城抱?”

    “成双成对的,啧啧。”

    “战翅,你赶紧找个,也能成双成对。”

    “急什么?等我家宝贝徒弟生了小徒孙再说。”

    “这跟小倾儿生徒孙有什么关系?”

    “……”

    “我们走吧。”沐浴春风的声音响起在耳边,火萤这才幽幽回神,脸上一阵羞红,她可不像暖暖,在这么多人面前,让涙城抱着回去。

    “嗯。”红色身影双双离去。

    看着离开的一双双,闪电叹息道:“主人房间一点动静都没有,看来是被发现了,这一对对都秀恩爱去了,桑无际,不如我们出去打一场?”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去打一场,这样也不用那么无聊。

    “不用了,我准备睡觉。”桑无际摇摇头,他可不想在这么喜庆的日子挂彩,而且还是重伤。

    “明天见。”黒翼挥了挥爪子。

    站在周围的魔兽,纷纷散去,眼中都带着各种笑容,留下十几个人站在原地凌乱。

    “你们确定还要站在这里?”北宫煌狐疑问道,等会小倾儿出来,他们还敢站在这里吗?

    “老师,老姐成亲,你也不用拉着我一起。”君忆满脸通红道,老师居然把他直接拉过来了,他可还是个孩子!

    “宝贝徒弟,为师也不想拉你,但是有你在,安全。”凤如歌语重心长说道,有君忆在,君慕倾不会下杀手,生命还是比较安全的。

    君忆无语看了一眼凤如歌,有这样的老师吗?

    “师公,你拉着我,也是为了这个目的吗?”君战天看了看手上的爪子,深吸一口气,就怕一个冲动,直接出手掐死身边的人。

    战翅点点头,认真说道:“不然你以为为什么拉你来?”

    “师公。”君战天扭头看向莫相守。

    “走吧,你们以为倾儿会让我们看到什么?”他们想多了,什么都看不到。

    十几道身影悄然迈步离开,还以为能看到什么,最起码看到谁被先扑倒,结果,和预测的一样,什么都看不到。

    四周恢复一片平静,房间之中,两道身影并肩站在窗前,刚才的一切,他们尽收眼底。

    “他们还真是为老不尊。”君慕倾无语道,早就知道他们会这么做,可是没想到除了老师师父他们四个,爷爷外公他们也来了,还有奶奶!可为什么君家奶奶也会来!?当然,还有寒傲辰他爹娘……

    “以后我们绝不住在万兽城。”寒傲辰严肃看着君慕倾,绝不住在这里,太不安全了!

    “咳咳,这个……”

    “小倾倾,夜很短。”寒傲辰双手圈住君慕倾,明亮双眼缓缓燃烧起火焰,脸上宠溺的微笑,变得邪魅。

    红眸迎向那邪魅双眸,双颊燃烧一层绯红,绝色的容颜,妖娆万千,房间之中,暧昧气息节节升高。

    红烛灭,遮住了一片旖旎,双影重叠,纠缠不休……

    ------题外话------

    以后番外一个星期会更新一次,昂!么么哒!

    (

    ...

    ...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