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袭!

    谁敢在涅槃之巅偷袭,还偷袭魔兽!?

    纤细手指抓过肩上紫色身体,君慕倾把吱吱交到火镰手上,眼中露出杀意。

    “哪里受伤了?”火镰抱着吱吱,上下仔细查看,他刚刚什么都没发现,怎么就受伤了?

    吱吱怒瞪了一眼火镰,轻哼一声:“主人帮我治好了。”

    让他,他什么都发现不了,还说自己快死了,一点都没看出来她是受了伤,没有力气,一点默契都没有。

    火镰嘿嘿一笑,帮吱吱顺着背上毛发,“我下次一定注意。”他那个时候都吓坏了,哪里还能注意到吱吱受伤,身上没有一点伤痕。

    “下次!”吱吱声音提高了八倍,他还想着下次!

    “呃,没下次!”火镰迅速反应过来。

    “别闹了。”黒翼凑到火镰面前小声说道,现在不是闹的时候。

    君慕倾单手负在身后,傲视着空中缝隙,危险气息不停靠近,强大气势从缝隙中倾斜而下,涅槃之巅的魔兽感觉到这个气息,凶狠怒吼,不同刚才的痛苦,此时的它们非常愤怒。

    庞大身体从天而降,双足立于空中,背上生长着奇特九翼,龙头狂啸,身上布满了铠甲坚磷,身体以青黑色为主,双眼闪烁出代表凶兽象征的红光双眼,身体占居了涅槃之巅整个上空。

    小四踏出一步,抬头看了一眼出现的身影,沉声说道:“主人,这是上古凶兽,九翼魔龙!”

    上古凶兽!

    几人脸上露出诧异,凶兽还有上古时期的!

    魔兽们脸上一片沉重,上古凶兽,若是其它的凶兽,他们还能放手一拼,普通凶兽就要比普通魔兽要凶狠,实力更可怕,现在还是上古。

    “上古异兽,真被你找到了帝尊,只可惜,她现在实力还不够。”九翼魔龙不屑地说道,它为上古凶兽,还不至于在一个人类面前匍匐卑躬,人类永远只是人类。

    看到出现的九翼魔龙,吱吱立刻跳起来,怒声吼道:“就是在背后伤我,上古凶兽就怕你!”

    九翼魔龙眯起双眼,看向那道紫色身影,“圣灵兽,你别太放肆,否则,吾连你一起杀。”

    “放肆,九翼魔龙,在本帝面前,谁是放肆那个!”强悍气势直逼空中,君慕倾冷声说道,那王者威压,王者之气,不再有丝毫收敛。

    站在君慕倾身边的魔兽脸色大变,一连后退好几步,尽管没有跪下,身体却也不得不俯下,恭敬至极。

    九翼魔龙不知道是不是也受到了影响,那嚣张的态度,明显减弱。

    “帝尊,要么你就帮钟离家,要么死,你只有两条路。”九翼魔龙傲然道,凶煞之气充斥着整个涅槃之巅上空。

    魔兽转化成凶兽,它们除了吸收元素,还有就是吸进天下间的凶煞之气,上古凶兽的凶煞气息比平常的气息浓郁千百倍,只是站在空中,凶煞之气影响到的范围也已经不小。

    刚才涅槃之巅魔兽的躁动,它们的痛苦,都是被凶煞气息排斥,要将凶兽以外的魔兽,驱逐在这个世界之外。

    红眸溢出冰冷,涅槃之巅的温度降到了零点,空气仿佛都要凝结成冰粒。

    烨煜缩了缩脖子,同情地看一眼空中还一脸不知所谓的上古凶兽,它竟然在挑衅的君慕倾,甚至对君慕倾说,你至于偶两条路。

    它确定自己这不是找死!?

    “两条路,挺大方的。”血红双眸已经冷到不能再冷,被血红双眼看一眼,都觉得是冰天雪地。

    “如何,你想清楚了?”九翼魔龙冷笑着说道,她现在这个实力,完全不是它的对手,她不答应,由不得她!

    “是想清楚了。”君慕倾冷笑着应道。

    咦!?

    烨煜惊奇看向君慕倾,她这种表情,真的是想清楚了?怎么感觉那么不真实!

    萧寂更是一脸疑惑,在他印象中,君慕倾可不是这么会容易妥协的人,别人嚣张,她可以比那个人更嚣张,在如何看,都是那头什么上古凶兽会死的比较惨。

    “它完了。”凤逸轩淡淡说道,威胁谁不好,威胁倾儿。

    “给你个机会,回去告诉那个人,他不是我老师,即便是!我也照杀不误!伤我三叔,动我族人,暗算我魔兽!你们都逃不掉!而我也没有你们那么好心,会给你们两条路选择!你们只有一条路!黄泉路!”沸腾的杀意犹如一把利剑,直逼空中的九翼魔龙。

    九翼魔龙身体怔了怔,随即立刻回神,速度快到没有任何人发现它这点反常。

    “你居然全部都知道,不过,君慕倾,在这之前,就不知道你如何稳住这魔兽躁动,可以大方的告诉你,这里,绝不止我一头魔兽!”说完,九翼魔龙展开九翼,往空中缝隙飞去。

    顾不得威压不适,相思急忙走到君慕倾身边,“他的意思,就是这里还有很多上古凶兽!”

    一头就很难搞定了,要是不止一头上古凶兽,那不就麻烦大了!

    “刚才的动静自然不是一头上古凶兽能制造出来的。”上古凶兽也是魔兽,要排斥这些魔兽,就必须要拥有很多凶兽,聚齐所有凶兽的力量,排斥魔兽。

    凶兽在排斥着它们,就如同魔兽同样在排斥着凶兽,稍有不同,就会变成异类。

    “所以你才让血魇王去找天堂鸟和龙王,但是干嘛还要找血狼王?”她不惜撕裂界层,都要把血狼王召回来。

    “是啊,主人,这个时候,我们干嘛还和天地法则斗。”打赢这些的魔兽再说,界层什么时候撕碎都可以,也不急着一时半刻。

    君慕倾刚想说话,雪姬已经开口:“那是因为,四方神兽只有两头在,其它两头还在沉睡,即便同样身为上古神兽,也感应不到对方在什么地方,所以要借用血狼王的力量,形成三足鼎立,镇压四方。”

    “所以君慕倾,阻止躁动,除了三王还不行?”小碧眉头紧蹙,它好歹也是高级魔兽,也能帮上忙。

    “兽族有三族三王,上古神兽镇压四方,不是随便确立的。”君慕倾冷冷说道,眸子收回,熟悉气息出现在她身边。

    寒傲辰出现在君慕倾身边,指了指周围:“目前出现问题的,还只是涅槃之巅山脉。”

    “那就好。”君慕倾点点头,眼睛看向远处,兽族帝尊,其它的事情可以不管,这次就不得不管,毕竟她还是帝尊,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

    还有那个人,那个变化很大的人,她也想知道是怎么回事,不可能就这么放着他不管,他也不会就这样收手。

    烨煜走到君慕倾和寒傲辰面前,没有理会众人目光:“我们去钟离家吧,有些事情,该清楚了。”

    君慕倾若有所思看了一眼嬉笑的烨煜,淡淡回答:“可以。”

    这件事情,还真少不了他。

    “主人,那我们现在的该做什么?”水刃皱眉看看脚下山脉,他们不能放任凶兽威压。

    “去找兽王,他这个兽王不是白当的。”寒傲辰冷冷说道,总不能什么事情,都让倾倾去处理,兽族兽王才是管理兽族的领导者,兽族出事情,他也别想置之度外。

    听着冰冷语气中隐隐怒火,魔兽额角滑下一滴冷汗,寒公子多久没发火了。

    “是。”众魔兽点点头。

    “我留下来帮忙。”萧寂笑着说道,现在他也不好置之不理。

    “那我们先走了。”

    三道身影往空中裂缝走去,无形力量阻隔而下,三人之力直冲往上,冲破阻隔的力量。

    在凤家众人,还有魔兽的注视下,三人走进缝隙当中。

    看着他们走进去,一帮子魔兽不禁松了口气,悬在空中的心慢慢落下。

    “既然这样,我们先去兽之界,涅槃之巅有巨型泰坦龙马,有魔兽出现攻击,它就会出现。”霸嚣看了一眼凤逸轩,转身离开。

    十几道身影从空中横过,迅速往兽之界的方向飞身而去,一道黑色矮小的身影站在原地,一脸哀怨。

    “我就是先炼制神器,怎么就那么难。”小矮人一口叹息,现在这种情况,哪里还有可能炼制神器,先弄清楚发生什么已经不容易了。

    凤逸轩满脸趣味地蹲下身体,看着猜到自己膝盖小人,难得露出一个笑容。

    “你是什么魔兽,怎么这么小?”还没见过这么矮的人。

    矮人瞪了一眼凤逸轩,这个人说什么,他哪里像魔兽,就是个头小了一点,住在兽族而已。

    神族一阵强风刮过,就像是一种预示,一种征兆。

    穿过缝隙,脚下绿野茵茵,四季如春的景色映入眼帘,在景色之上,同样出现几道黑色缝隙,那是被人活生生撕开的裂痕。

    “上次我和血魇来的地方,就是这里。”君慕倾指了指脚下,那个时候要是没有那股力量拉扯,他们说不定当时就发现了什么,现在也不能再回来一次。

    “景色如画,四季如春,钟离家竟然是到了这么一个地方。”烨煜喃喃道,也不知道是说给自己听,还是说给身边的两个人听。

    “你很了解钟离家?”君慕倾嘴角上扬,眼中闪烁着光芒。

    烨煜心里一颤,轻咳一声,立刻回神:“还算了解。”为什么他总觉得君慕倾的眼神有点危险,明明没有什么。

    “那你倒是说说,这一切怎么会发展成现在这样。”寒傲辰冷冷注视着烨煜,眼中带着和君慕倾一模一样的光芒。

    “不就是要从上古时期说起,子荆你们应该都知道,其实当时的子氏一族,不是想要通知人族和兽族,是当时的人皇看着子家日渐强大,就想打击他们,凭借人族力量,却还不行,所以人皇就对上古兽王说了谎,兽王听到这件事,几乎没有查探,一下子就相信了,只因为当时的兽王王后是人皇妹妹,所以兽王几乎很相信人皇,却没想到被人皇骗了。”烨煜看着远方,诉说着,很远很远之前的事情。

    “难怪这一世,魔兽那么讨厌人类。”上古时期被人骗了,这一世哪里还会相信。

    “就是这个原因,后来兽王知道真相,大发雷霆,直接和人皇断了往来,兽族从此和人族,再也没有任何交集,一直到这一世。”说起来不过是人皇的一己私欲。

    君慕倾看着脚下村庄,远处对面竖立着磅礴宫殿,这是上次来,他们不曾看到的东西。

    “那这一世的空白是什么,你应该也知道。”寒傲辰冷声问道,毕竟当时他也参加了,还是这件事情的主要人物。

    烨煜脸色微僵,脚步稍稍后退一步,惊悚地看着君慕倾和寒傲辰。

    “你们什么时候知道的!”他应该没有什么地方有破绽。

    “说。”君慕倾淡淡看向烨煜,等到那个人出来,他们未必有时间再说这件事。

    “他怎么敢说,同样是钟离家的人,他背叛钟离家!”黑色修长身影走来,熟悉的人瞬间出现在众人面前。

    “你来的还挺快。”君慕倾眼中溢出一丝冷意。

    “帝尊都已经下了命令,我自然要快点出现,也想看看,你有什么本事,取我性命!”北宫煌张开双臂,得意洋洋说道,野心**浮现在眼中,丝毫没有遮掩。

    烨煜蹙了蹙眉头,看着突然出现的人,“我有何不敢说,那都已经上古的恩怨,上古的野心,和我们这一世无关,我们也不再是子氏一族。”

    一个新的开始有什么不好,再说当年先祖也的确有过那个念头,等到子家势力足以扳倒人皇,他们也会像人皇说的那样做。

    “混账!你懂什么!上古没有得到的东西,我们现在就一定要得到,先祖没有做到,我们就要做到,这才是子家的人,当初要是不是你,神族早就是我们的,你竟然还以家主身份,将我们这一派逐出钟离家!你从此在不姓钟离!”北宫煌越说越气愤,在斥责烨煜犯了多大的错误。

    “原来还有这样的内幕。”君慕倾若有所思点点头,脸上的表情好像无声的再说,你们继续,我听着。

    “那一段空白,只是钟离家想统治神族,攻打兽族,再来是临君,苍穹两个地方,当然,和他们联手的,那是九重。”烨煜喃喃说道,无奈叹息,其实这不是很远的事情,只是知道这件事情真相的人,都已经死了,不然就是消失。

    九重!

    君慕倾眼中露出杀意,他们联手,那事情不应该发生很久!

    “我爹娘会在遗忘蛮荒,也是因为你!”声音冷到零点,怒火在君慕倾眼中滚滚燃烧。

    “是他们不自量力,是我将他们困在遗忘蛮荒,却没想到,让他们把你送出来,留下一个最大的祸患!”当时要是杀了凤夙和啸月,就不会有今天的君慕倾。

    事情也不用这么麻烦,帝尊,多么强大的地位,无法撼动的地位。

    寒傲辰握住君慕倾的手,黑色眸子紧盯着北宫煌。

    “怎么,你们就不好奇,他的身份,他为什么会知道那么多,还有帝神和钟离家的关系,这些你们不是一直很想知道吗?想知道,那就杀了烨煜,我就告诉你们。”北宫煌狰狞笑道,烨煜死了,就告诉他们一切真相。

    寒傲辰冰凉嘴唇勾起弧度,幽黑双眸的溢出明亮光芒,薄凉声音响起,“这些我们早知道,即便你不说,知道烨煜是什么身份,知道钟离家和帝神是什么关系。”

    “噢?那我倒是没想到,不过你们知道也不奇怪,毕竟钟离北的学生,怎么能差。”北宫煌大笑着说道,一点也不惊讶他们知道已经知道真相。

    烨煜愣了愣,戳了戳寒傲辰:“你们真的知道!”

    这怎么可能!

    “有什么好奇怪的?帝神。”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