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傲辰脸上划过一丝阴沉,那个人和兽族魔兽能有什么关系!

    “是兽族魔兽引起,我能感觉到,马上就要到了。”君慕倾看向殿外的空中,不只是神族的魔兽那么简单。

    耳边响起一声轻叹,寒傲辰犹豫了一会,开口道:“神族,有股力量在靠近,而且……”

    “调息一下就会好了,这种情况下,不是更容易提升实力。”君慕倾笑着说道,有生命精灵在,她不用刻意休息,疲惫也能慢慢消除。

    寒傲辰眉头紧皱,心疼地把君慕倾搂进怀里,让她靠在自己身上。

    “你该好好休息一下。”天罚她不会有事,可是吸收黑莲力量,完成传承,她已经很累了,现在需要的是休息。

    黑色身影出现在她身后,熟悉的气息沁入心脾,血红双眸中露出笑意,她往身后靠去,落入那温暖的胸膛。

    君慕倾呼出一口浊气,眼中露出一抹疲惫,完成传承,再来是晋升,身体还真有点吃不消。

    “是。”凤睿摸了摸头,转身走出去。

    “我知道了,你先出去吧。”神王,的确还太弱。

    凤睿双颊泛红,挠头说道:“只到了神王。”

    “你现在是什么级别?”记得第一次见到他,还没什么实力,神族的人生出来就是尊神,可这些在神族也不算什么。

    “我可以不断提升自己的实力,直到契约到凤凰为止。”凤凰铁骑,那是他的目标。

    “凤凰铁骑,你可知道,想成为凤凰铁骑,说不定就是明天的事情,但是,也许是几千年以后的事。”契约凤凰,凤凰族栖息的地方在兽族,神族偶尔会有几头凤凰,也待在不见天日,犹如迷宫的深山里面。

    “凤睿想成为凤凰铁骑中的一个!”凤睿铿锵有力道,他也在为这个目标努力着,成不了家主那样的人,他也要变得更厉害!

    “凤家召唤师都基本上拥有了魔兽,你为何没有?”除了他不想要,也没有其他理由。

    凤睿一怔,立刻回答:“是。”

    君慕倾转身看向一直站在一旁的人,殷红唇瓣轻启,她淡淡问道:“你是召唤师?”

    “家主?”凤睿见纳兰琉走出去,迟疑叫道。

    凤睿疑惑地站在原地,他没有纳兰琉知道的那么多,对于君慕倾说的,也只是一知半解。

    君慕倾哭笑不得看着纳兰琉走出大殿,这有什么要冷静的,娘一开始告诉在神族说自己叫煌,再告诉他们真正名字啸月,这三个字连起来,不就是啸月王。

    这消息,实在是太惊颤了,她还以为小月儿就是什么魔兽族的王,也就是首领,居然是血狼族!

    纳兰琉呆呆回神,摆了摆手,喃喃说道:“我出去冷静冷静。”

    “血红双眸。”说完,紫神鳞鲛人闪身消失,身影回到召唤之镯中。

    红发红眸……

    血狼王的女儿!

    紫色身影从召唤之镯中走出来,美妙鲛人的飞身走到君慕倾面前,紫色眼睛带着探究。

    看到纳兰琉惊讶的表情,君慕倾一阵无语,奶奶果然不知道。

    夙小子真的踩狗屎了!血狼王是他媳妇!臭小子,这么大的事情,竟然不第一时间告诉她这个做娘的。

    煌!皇!王者的意思!血狼族,血狼王!

    可是再详细的紫儿就不愿意多说了,她当时也没问,血狼族在神族都很少有人知道,那就是秘密。

    纳兰琉怔在当场,呆滞地注视着君慕倾,她有听紫儿提起过,血狼族,那是远古一脉的魔兽,血狼王身份尊贵,兽王看到血狼王都要畏惧三分!

    血狼族!

    “在兽族中,还有一族魔兽,叫血狼族。”君慕倾笑看着纳兰琉,没有再继续说下去。

    纳兰琉点点头,这个是知道一点,不过不知道这三王是凌驾于兽王之上,还以为兽王最厉害。

    “奶奶,你应该知道兽族中,除了兽王,还有飞禽走兽水族三王,凌驾于兽王之上。”她就这么迫不及待,不是有几分猜测了吗?

    “小慕慕。”纳兰琉拉过君慕倾,她现在总该说了吧!

    凤睿狠狠瞪了一眼凤可薇,这个女人,活该!

    凤一没有表情的脸色,变得更为阴沉,拉着凤可薇往外面走去,残害族人,已经够她死几百次,对家主不敬,更是该死!

    “凤一。”纳兰琉挥了挥衣袖,这个凤可薇再留下来,她会有种亲自下手的冲动,敢骂她小慕慕!

    “不,你没权利这么做!”凤可薇失声喊道,她没资格这么做!

    “可薇小姐既然这么说,我自当成全,凤一,让她好好理解‘贱人’这两个字的意义!当然,为了不让她逃走,先把她修为废了。”冰凉声音宣示着凤可薇的下场。

    红眸冰寒,嗜血的弧度越来越大,君慕倾缓缓站起身。

    三双眼睛沉下,杀意沸腾的目光齐看向凤可薇,大殿之中冰冷气息狂呼肆意。

    “老夫人!这个贱人不可能是你是孙女!”凤可薇尖叫道,她不可能是凤家的人!

    凤可薇脸色越来越惨白,她惊慌地看着纳兰琉,老夫人也不帮她说话!

    “怎么样,我可是很善良的。”纳兰琉眨了眨眼睛,笑眯眯地说道,她真的很善良,凤可薇这么大胆子,没把她心挖出来看看有多大,算便宜她了。

    君慕倾嘴角一抽,她送那些人下涅槃之巅,这么快就做完了吗?

    “慕慕,把她废了,赶出凤家算了。”纳兰琉几乎是瞬间,出现在了君慕倾面前。

    “旧账新账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我放过你第一次,不代表会放过第二次。”嗜血弧度上扬,血红双眸溢出冰冷寒光。

    “你想怎么样!”凤可薇眼中闪过一丝惊慌。

    “有没有做,你自己心里清楚,我也没有时间去查你的事情。”看来有些事情,她做的还不少。

    她不可能会知道,君慕倾很少在凤家,待在凤家的日子不足两个月,这些她怎么可能知道。

    凤可薇踉跄后退几步,立刻说道:“你胡说,我没做!”

    “用魔草粉陷害家族之人,谩骂家主,也许还有其它的事情,稍微查一下,就能知道你还做过什么。”危险气息越来越浓郁,这两条的任何一条,足以让她死好几次。

    “你想做什么!”她答应过凤玄长老不杀她的!

    凤可薇脸色一变,看到君慕倾脸上的笑意,仿佛那天晚上的事情,和现在重叠在一起。

    君慕倾收回目光,冷声说道:“我都不知道,凤家还有这么一个人,如此不服我,不过,凤可薇,你以为这次还能有人用条件换你平安?”

    凤可薇实在是太可恶了,敢这么说家主,家主那么厉害,黑暗之神她直接秒杀,还是二少爷的女儿,除了她还有谁能做凤家家主。

    凤睿把头埋得更低,沉声应道:“是。”

    好弄的浑身是伤,凤可薇好像也没好到哪里去。

    纤细手指摩擦着下巴,君慕倾注视着凤可薇,红眸收回,看向凤睿,“这样你就跟她打起来了?”

    一个连凤姓都没有的外人!有什么资格做他们凤家家主!

    这是人,是她在涅槃之巅山脉遇到的,可转眼间,她就成了凤家家主!

    凤可薇下巴上扬,轻哼一声:“君慕倾,你就是个怪物,红发红眸的怪物,连凤姓都没有,干嘛做我们凤家家主,说是二少爷的女儿,也要有证据!”

    “私自打斗?”君慕倾靠在大椅上,不禁翻了翻白眼,当凤家家主真不容易,连后辈打架的事情都要管,但是比起后辈打架,这个凤可薇说的话,她更有兴趣。

    “呃,家主,是这样的,他们两个不知道什么原因打起来了,属下过去询问,可薇小姐就开始……”话说道一半,凤一的声音逐渐细小下来。

    “凤一,你不是说只有一个凤可薇吗?”这个凤睿又是怎么回事?

    凤睿脸色闪过一丝绯红,头颅稍稍底下,呆木点点头。

    有些是他们已经习惯现在的生活,舍不得离开现在在地方,有些在那些地方有了牵绊,不想回到凤家。

    “凤睿?你是酒鬼当初抱上涅槃之巅的那个人。”他当时不想上涅槃之巅,也是凤家直系一脉,凤家直系一脉被凤瞿赶下涅槃之巅的有很多,她并没有全部召回来。

    “凤睿见过家主。”十六七岁少年双手抱拳,恭敬叫道,看到君慕倾,整颗心就肃然起敬,双眼崇敬炽热。

    引起那么大的兽潮,还能不死,也算她命大,要不是凤玄长老用条件相换,她也死了!

    她就说这个人怎么这么耳熟,凤可薇,她刚到凤家领地,寻找紫灵果的时候,那天晚上就是她身上有魔草粉,最后引起了巨大兽潮。

    君慕倾靠在大椅上,看向走进来的三个人,眼中闪过一丝了然。

    凤逸轩带着萧寂走出大殿,也在同时,三道身影从门口走进来,几个人擦身而过。

    “谢谢。”萧寂松了口气,这些事情,他的还真是不想知道。

    “让逸轩带你看看凤家,认认路,下次就直接上涅槃之巅就可以了。”君慕倾缓缓说道,凤家的事情,萧寂不想知道,她也不勉强。

    “小倾,不如我先……”

    “是。”凤一看了一眼萧寂,转身走出去。

    “既然她这么大意见,让她进来。”凤可薇……

    君慕倾挑挑眉头,这个名字听起来挺耳熟的,一下子记不起来。

    可薇?

    “是可薇小姐。”凤一皱了皱眉头,可薇连家主都敢骂,她还不知道凤家的家规!

    红眸中闪过冰冷,危险气息在四周蔓延开来,大殿的温度顿时降到了零点。

    “你带谁来了?”说她是怪物。

    凤一身穿银色铠甲,面无表情走进大殿:“家主。”

    “放开我!我不要去见一个怪物!君慕倾就是一个怪物!”任性蛮横的声音从大殿外面传来,紧接着是铿锵有力的步伐。

    “没有,只是……”

    “那个男人有什么不对?”萧寂脸上泛出疑惑,凤逸轩干嘛这么大反应。

    凤逸轩嘴巴张开,下巴都惊的脱臼了,欲哭无泪看着大门口,还真是那头魔兽!

    “你没想错。”君慕倾抿着笑意说道,这才是小四真正的样子。

    天!谁能告诉他这不是真相,这么好看的男人,竟然是那头魔兽。

    这个男人!那头奇怪的魔兽!

    凤逸轩诧异看着小四离开的背影,舌头打结,语无伦次道:“小,小,小四!”

    “是。”小四接过东西,满头黑线往外面走去。

    “打完以后,把这个给他们。”君慕倾从空间里面拿出一对金莲子,灵果,还有极品黑色丹药。

    湛蓝色眼睛的俊美男子从大殿外面走进来,站到君慕倾面前叫道:“主人。”

    “小四。”冰冷声音响起。

    “啊?”萧寂脸上表情僵住,那些魔兽那种表情,是为了打架!

    “从兽域出来,他们几个很长时间没有对手,忍到现在,早就想大打一场。”神族不比临君大陆,他们要动手也要看场合。

    很浓郁的火药味,该不会是……

    凤逸轩吞了吞口水,指着走出外面的魔兽:“倾儿,他们这是要去做什么?”

    十几双眼睛泛出光芒,所有魔兽脸上笑容扩大,在凤逸轩和萧寂呆滞的注视下,瞬间闪身离开。

    “你们也可以去,不过最好不要波及到涅槃之巅和凤凰城。”这些地方损坏,那九头老头肯定又会唠叨大半天。

    还留在大殿中的十几头魔兽伸长了脖子,摩擦着手掌,蠢蠢欲动往门口挪动。

    “得了!”火镰嘿嘿一笑,拉着闪电和桑无际走出大殿。

    君慕倾嘴角含笑,“离涅槃之巅远点。”

    “主人,我顺便把这两家伙带下去。”火镰站在原地,笑眯眯指着低声细语的闪电和桑无际。

    “这个……”

    “吱吱是圣灵兽吧?她成年的天雷轰顶,可不是开玩笑的。”桑无际想到第一次见面,吱吱就打他魔核的主意,一阵冷颤。

    别的魔兽就算没成年,凝态人类外形也是成年人的模样,偏偏圣灵兽就跟他们不同,兽身长大,拟态人类才会长大一点。

    “不是,他是在想,吱吱怎么还没成年。”闪电低声回答,无声笑了。

    自从君慕倾不限制吱吱吃魔核的数量,火镰几乎每天都那一堆魔核给她当零食吃,在凤家还有那么多好吃的,吱吱现在除了吃,还是吃。

    桑无际戳了戳身边的闪电,把声音压低:“火镰的这是要把吱吱养的白白胖胖的节奏。”

    十几头魔兽目送着他们离开,纷纷露出鄙夷。

    “火镰最好了!”听到有好吃的,吱吱双眼泛光,兴奋地往他怀里蹭,黑晶大眼睛萌劲十足!

    火镰轻咳一声,从君慕倾肩上抱过吱吱:“乖,咱们去吃好吃的。”

    尽管比起在涅槃之巅山脉见到,数量少了很多,可仅仅是这十几头,就让他感觉到浓郁的魔兽气息。

    萧寂囧囧地看着吱吱,他一直知道魔兽难相处,它们和人类一直没什么好说的,没想到会这么难以相处,这些还都是魔兽!

    呃……

    “我家主人知道这么多关你什么事。”吱吱飞身坐到君慕倾肩上,不满地看了一眼萧寂,这和他没关系。

    “小倾,你怎么知道这么多?”萧寂看到君慕倾眼中的冰冷,忍不住问道。

    凤逸轩双双眼瞳孔缩紧,钟离家的野心有这么大!

    红眸闪过一丝深沉,兽族,这才是最关键的!

    “钟离家的野心,也不是看不出来,他们想要的,不只是神族,也不只是统领人类。”还有魔兽!

    他想要的,也是整个神族!

    “钟离大叔变成现在这样,难道是因为知道实情!?”凤逸轩心里咯吱一响,要真是那样,钟离大叔现在想的事情,就是整个神族!

    威胁到了当时人族的在位人。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