岂是王者!

    四个字在心中回响,就像是从灵魂深处的声音在告诉自己,并非那么简单。.乐文移动网

    巨型泰坦龙马走到君慕倾面前,粗犷脸上露出疑惑,这个人类始终看不透,无法看透。

    “王者。”雷霆迈步走向君慕倾,这样的威慑镇压,加上血狼族传承,的确像是兽族王者,可是,血狼族传承应该在血狼王身上,除非血狼王死去,才会把传承保留,直到下一任血狼王出现,并且用自己的本事,得到血狼族传承。

    现在的传承,出现在君慕倾身上,这是在说,上一任血狼王已经死了吗?

    血月之下,君慕倾伫立在云端之上,身姿傲立,无形间散发着阻隔,任何人都无法靠近。

    “嗷呜!”

    “吼~”

    “轰隆隆……”

    涅槃之巅山脉,各种震动响起,魔兽数量聚集越来越多,整个涅槃之巅都陷入晃动当中。

    “倾儿,快点让魔兽退去,不然涅槃之巅都要被它们给撞倒了。”他们站在最上面,魔兽要是集体出现在这里,涅槃之巅就算不倒,凤家也会变成废墟。

    君慕倾嘴角抽动一下,俯身往下面看去,魔兽怎么聚集的她都不知道,要怎么让它们散去?

    “凤家主,我们还要商议神族突然出现的事情。”云渊心里阵阵惊颤,不禁擦了擦额上的汗珠。

    活了大半辈子,他还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场景,魔兽拜服,对一个人类拜服。

    “小倾,试着下令。”血魇无奈说道,她能召唤这些魔兽,就能够让他们退去,现在还不知道原因,不过可以试试这个办法。

    “退!”喝令之声在空中炸开,贯穿在场每一个人,和魔兽的耳膜。

    命令!无法违背的命令!

    “是!”魔兽们纷纷低头,沉声应道,仿佛获得了大赦,涅槃之巅周围在响起魔兽引起的动荡。

    凤家走出来的上百头魔兽,身体一松,不禁呼出一口浊气,上百道光芒闪过,它们回到召唤之镯中,显得极其疲惫。

    火镰他们几个趴在空中,拟态回人形,不停喘息,身体的紧绷慢慢松懈下来。

    退了!

    真的退了!

    尽管知道魔兽齐聚,可能是君慕倾引起的,但在听到那一声命令之后,魔兽纷纷后退,曲杰和云渊再次一愣,呆滞注视着空中的人。

    她是怎么做到的!召唤魔兽,已经契约的魔兽也能着急,下令让魔兽后退,魔兽立刻飞散。

    这是魔兽王者才能将做到的事情,君慕倾现在却能够做到,可她明明是人类!

    天上黑色光芒逐渐收回,血红色月亮慢慢变淡,红光在君慕倾身边飞旋环绕,久久不能散去,她被红色华光所包围。

    “倾倾?”寒傲辰大步走到君慕倾身边,她去了一趟神之墓,怎么身上会多了血狼族传承?

    君慕倾看向寒傲辰,无辜耸耸肩,“可能是在那个地方得到的。”

    去了一趟神之墓,得到血狼族传承,除了在神之墓,她实在是想不到第二个地方。

    “没事就好。”

    “没事。”

    “慕慕!”纳兰琉急忙冲到君慕倾面前。

    “奶奶,我没事。”刚走出神之墓传承就开始,来的太快,更确切的说,她不知道走进那个地方,接纳了传承。

    “嗯。”看上去是没事了。

    “凤家主。”曲杰着急叫道,一想到自己之前做的事情,就恨不得抽自己两耳瓜子。

    君慕倾连魔兽能召唤,以前他是在做什么!

    “有什么事情,去大殿说。”君慕倾抬头看了看天色,光亮从空中洒下,威压之力随着消散,周围恢复正常,一切就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若不是她身上气息增强,只怕会以为刚才的那一幕,只是错觉。

    “是。”曲杰恭敬应道。

    红色身影走到九大长老面前,冷声说道:“查,我要知道上古时期子家的事情!”

    钟离一族和子氏一族的关系,她想查清楚,也想知道。

    “是!”九大长老匆匆往禁地方向走去,他们还是第一次看到家主这么严肃下令,发生了什么事情?

    一行人刚刚走进大殿,就迫不及待说起这几天发生的事情。

    “凤家主,在北境上空,出现了一条黑色缝隙。”曲杰急忙说道,那条黑色缝隙什么时候出现的他们都不知道,没有人能够靠近。

    “云中魂海和兽之界也有吗?”君慕倾看雷霆,圣麒麟应该出兽域了。

    “也有,不过没有曲家那么明显。”雷霆点头应道,突然出现,没有任何的预兆。

    凤逸轩坐在椅子上,疑惑看了看外面,凤家天上不就什么事情都没有?

    “小龙马,你有没有看到什么?”君慕倾看向跟着走进大殿的黑色龙马,神族上空突然出现缝隙。

    巨型泰坦龙马满头黑线的看着君慕倾,小龙马,它哪里小了!

    云渊曲杰吞了吞口水,惊悚的看着君慕倾,小龙马!

    刚才巨型泰坦龙马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时候,明明就那么大,什么叫小龙马!

    “没有,凤家上空好好的,什么都没有。”巨型泰坦龙马不情愿地回答,不满君慕倾对它的称呼。

    “这才是我们最奇怪的地方,神族除了凤家的领地,其它地方都出现裂缝,所以我们才来凤家,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云渊拉回思绪,客套开口道。

    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红眸之中闪过一丝冷意,冰冷的眸子是随意扫过云渊,一手放在椅子扶手上面,撑着下巴。

    “丫头,我是想来问你上次你的话是什么意思!”雷霆赶紧说道,他和云渊他们绝对不是一路的!

    “来凤家找裂缝的原因,云城主,曲家长老,你们是怀疑天上发生的变化,是因为我们凤家?”凤逸轩沉声问道,凤家要是有本事在天上划开一道裂缝,早就把他们全部杀了,用不着等到现在!

    云渊,曲杰迟疑点头,他们来的时候,的确是这么想过,看到君慕倾发生的异状,就更加确定,否则无法解释今天看到的事情。

    凤逸轩冷冷轻笑,站起身体,“让两位失望了,天上会裂开缝隙,和我们凤家无关。”

    他们凤家还没有那么能耐,去改变天!

    “喂喂喂,你们两个在想什么,这些事情,怎么会和凤家有关系。”雷霆不满道,他们都没有弄清楚事情真相,就在这里胡言乱语。

    神族天上的变化,除非是突破了鸿蒙,不然就是有什么强大的力量辅助,才能形成现在的一切,凤家要是有这些东西,不早就统一的神族,成为神族之首。

    这种事情,别说凤家做不到,就连那么强大的涅槃之巅都无法做到。

    “可是……”

    “本尊无法做到这点。”寒傲辰睨视着道,王者气势震慑当场。

    凤逸轩努力忍住笑意,脸部不停的抽搐,身体一颤一颤的,在极力忍耐着。

    尊主说这话,不就是在说,我都做不到的事情,你认为你们能够做到?

    这是鄙视,红果果的鄙视!不过真的是太霸气了!

    然而寒傲辰这么说,却没有反驳,这是实话!

    无边黑暗之界都做不到的事情,神族还有谁能够做到,他们之中还有谁能够做到?

    曲杰缩了缩脖子,惊悚地看着寒傲辰,连无边黑暗之界尊主也做不到,那是不是他们想多了,可凤家怎么一点事情都没有?

    “刚才发生的事情,太过匪夷所思。”那简直不是人能够办到的!

    “得到传承,有点变化,有什么匪夷所思。”十几头魔兽从外面走进来,相思不屑地看了云渊一眼,那还是血狼族的传承,就更没什么可奇怪的。

    “这样就匪夷所思,要是你们见到其它的,不就吓死了。”小碧傲慢说道,这些人类,这么一点点小事情也让他们大惊小怪,要知道,君慕倾身上出现的事情很多,不差这一件。

    其它的!

    云渊,曲杰怔了怔,还有什么更匪夷所思是他们不知道的?

    “这件事情和凤家没关系,两位还是回去,不如查查帝神的下落。”眼红唇瓣轻启,和凤家没关系,但是帝神就说不定了,那个消失了很久的人。

    云渊猛地站起来,诧异地看着君慕倾:“你是说和帝神有关!”

    这怎么会和帝神有关!

    帝神消失在神族那么多年,说不定人都已经死了,怎么可能还弄出这么多东西!

    “有没有关不知道,不过总有点联系。”君慕倾冷淡说道,那个人的话不能不信,也不能全信,他在光明顶说到帝神,语气还带着愤怒。

    “我们立刻去查。”两道身影匆匆走出大殿,几乎没有多加停留,直接下涅槃之巅。

    雷霆狐疑看着离开的两个人,扭头问道:“这件事情是真的和帝神有关?”

    “说不定。”她也不确定那个人说的话是真是假。

    “丫头,这件事情,会不会和你上次说起的裂缝有关,神族天上突然出现裂缝,帝神应该也没有这么大本事。”现在能想到的,也只有她当初说的那两个裂缝。

    “不知道。”君慕倾耸耸肩,现在事情才刚刚发生,“应该很快就知道了,有人忍不了那么长时间。”

    有人!

    “你……”

    “倾倾,这次得到传承,你没有晋升吗?”寒傲辰眉头紧蹙,按理得到传承,实力总会提升一大截。

    雷霆无语看向寒傲辰,他们现在说缝隙,怎么说道君慕倾晋升方面去了。

    她的确是应该晋升,毕竟得到了血狼族传承,这东西魔兽都得不到,更别说君慕倾还是个人类!

    魔兽们一阵紧张,他们也想知道,在那么一瞬间,他们是感觉到自己有几分浮躁,后来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有点不对劲。

    “升级而已,隐约间还能够感觉到一股力量的飞窜。”突然得到传承,身体应该还有点不适应。

    “君慕倾,你到底是人类还是魔兽!”雷霆叹息道,说她是人类得到了魔兽传承,让魔兽拜服,说她是魔兽,可她偏偏就是人类,说是兽人,兽人也没她这个样子的。

    “雷霆王,你问这话,不是白问吗?”相思撇了撇嘴,君慕倾还用得着问,不就是人类,奇怪的人类。

    “我……”

    “雷霆,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带着几分怒意的声音在屋顶响起。

    雷霆满头黑线往头上看了一眼,就不能让他说完吗?

    “兽族未来少王这么好心情,到凤家做客?”君慕倾嘴角上扬,眼中闪烁出狡黠的笑意。

    寒傲辰平静坐着,脸上的笑容和君慕倾脸上的如出一辙。

    “兽族少王,还是进来坐坐。”纳兰琉笑眯眯地说道,兽族少王一向不屑到他们这些地方来,今天怎么有这么好心情。

    圣麒麟匆匆从外面走进来,在君慕倾面前停下,愤怒地注视着她。

    这个女人!

    都是因为她,自己才被关进兽域三个月!刚刚才养好从兽域造成的伤势!

    “啧啧,这才几天不见,少王实力精进不少。”君慕倾笑容扩散,在兽域中待那么长一段时间,再不精进,那就不是圣麒麟,天才榜上的天才。

    “噗嗤!”

    “咳咳……”

    “砰!”

    十几头魔兽姿态各异,不是笑喷,就是脸红脖子粗在不停咳嗽,闪电还直接从椅子上摔下来。

    太狠了!

    也不知道兽族少王做了什么事情,送进兽域三个月,好不容易出来了,结果还说几天不见,那是几天吗?

    在兽域简直就是度日如年,怎么可能只有几天!

    雷霆嘴角不停抽搐,眼神看向君慕倾,她这是故意的吧?

    “对了对了,前几天在大央城的时候,就没看到兽族少王,不知道你这个天才榜上的人,去哪里了?”凤逸轩谦和问道,有猫腻!

    “逸轩,这件事情奶奶怎么没听你说过?”纳兰琉好奇睁大眼睛,注视着圣麒麟。

    雷霆不禁扶额,轻轻叹息,少王,你究竟做了什么!?

    圣麒麟双手握紧,咬紧牙根,愤怒滔滔地说道:“君慕倾,你居然没告诉我,你是啸月王的女儿!”

    兽域的事情先不说,就这件事情,她都没有说!啸月王的女儿!要不是兽王刚刚查出来,她要瞒着兽族到什么时候!啸月王,血狼之王,兽族王者!

    啸月王!

    凤逸轩脸上的表情立刻僵住,二婶!啸月王!能让魔兽的称呼为王,对象还是兽族少王,未来的兽族之王!

    寒傲辰眉头轻挑,脸上神情逐渐收起,兽族这么快就查到了,看来兽王费了不少心思。

    血红双眸露出冷意,君慕倾冷眼看向圣麒麟,“我是谁的女儿,与你无关!”

    啸月王的女儿又如何,她就是她!和他兽族少王一点关系都没有。

    “可是!”圣麒麟皱了皱眉头,一想到自己可能是最后一个知道事情真相,他心里就会烧起一把怒火,怎么样也压制不住。

    “没什么可是不可是,我娘那一族,有她管着,兽族也有你们,没有什么事。”凤家家主她也不会永远都当,能和她有什么关系。

    “呃,少王,你来凤家到底是为了什么?”雷霆轻咳一声,他就是为了确定君慕倾身份来的?

    “雷霆,你早就知道了?”刚才在涅槃之巅附近的那幕,他全都看到了,也包括变化的天色,魔兽的膜拜,那明明就是对王者的拜服。

    问题是,君慕倾是人类,即便拥有血狼王的血脉,怎么样也做不到让魔兽膜拜。

    雷霆轻咳一声,能不早知道吗?

    凤夙的女儿,就是啸月王的女儿,知道了这点,还有什么不知道的。

    “啸月王!”危险的气息在大殿散发而出。

    凤逸轩津津有味的表情,立刻大变,迟疑看向身后脸色平静,实际上已经掀起滚滚波涛的纳兰琉。

    “你还不知道!”雷霆猛地看向纳兰琉,这怎么可能,凤家的人还不知道血狼王的身份!

    君慕倾寒傲辰两个人相视一看,心里一惊,她居然不知道!

    大殿里面气氛变得微妙起来,凤逸轩已经大气都不敢喘,就怕伸脚就踩到导火线,到时候炸飞的是自己。

    “奇了,凤家祖母居然都不知道。”圣麒麟脸上露出笑容,走到一旁坐下,凤夙当年的竟然没说。

    纳兰琉瞪了一眼圣麒麟,转而看向君慕倾,眼中展现出奇异的色彩,箭步走到她的面前,急忙问道:“慕慕,赶紧说说,你娘的事情我一直都好奇,王啊!我们家那臭小子,居然娶到了王!还是兽族的王!不知道是什么王?”

    那一定很厉害!圣麒麟是兽族少王,都要叫啸月王!

    说着,纳兰琉哈哈大笑起来,脸上的表情那叫一个自豪得意。

    啥!

    凤逸轩差点被自己口水呛到,这自豪的表情,他还是第一次看到出现在奶奶脸上。

    圣麒麟震惊的眼睛都突出来了,不敢置信地看着纳兰琉,这真的是凤家祖母?那个女神一般存在!

    君慕倾不禁一阵汗颜,她就知道奶奶会这么问。

    雷霆风中凌乱,迟疑张嘴想说什么,耳边突然传来震耳欲聋的声音,仿佛天地间劈下一道巨斧。

    ------题外话------

    昂…某甜在小黑屋码字,锁黑屋的时间调多了一点,到更新时间也没出来…所以就这样了,囧死!

    额,万更啥的,某甜最近脑细胞死太多,只能这样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