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老师!”红色身影闪身走下小四肩上,大步迈向站在不远处的北宫煌。

    北宫煌静静站在原地,等待这着君慕倾步步迈近,露出陌生的神情。

    “你得到菩提心了?”北宫煌笑着问道,眼睛紧盯着君慕倾手上的菩提心,“我刚刚去见过凤魂。”

    “是得到了。”君慕倾微微怔了一下,脚下步伐逐渐变慢,若有所思看着面前的人。

    “可以给我看看吗?”北宫煌眼中露出渴望。

    “想看看可以,只是你最好告诉我你的身份。”君慕倾把玩着手上小木盒,刚才忘记放进空间里面,本来是想回到凤家就让寒傲辰打开,结果却看到北宫煌出现。

    北宫煌脸上露出笑容,嘿嘿叫道:“小倾儿,老师都不认识了,这可不行。”

    “老师?血焰火!”血红火焰染红天际,灼热的气息往四处分散,充斥着空中每一个角落。

    “暗盾!”黑色盾牌瞬间出现在两人面前,挡住飞来火焰。

    “砰!”火焰被盾牌挡住,往四周冲散,强劲气息在盾牌阻挡之下,转而飞向君慕倾,眼看着火焰就要将她吞没。

    “黑暗之力!”北宫煌紧张凝聚出暗元素,将飞向君慕倾的血焰火全部冲散。

    “你这丫头,老师要是伤到你怎么办!”说着,北宫煌立刻走到君慕倾面前,着急检查着她。

    “你最好放开,否则我会真的杀了你。”寒冷声音低沉冷漠,君慕倾垂下眼皮,眼底露出一抹疑惑。

    这个身体,这个气息,甚至是元素,都是老师的,为什么他回去一趟钟离家,就跟换了个人似的,气息身体都一样,但是感觉不对。

    “小倾儿,你到底在说什么?”北宫煌着急问道,双眼深处闪过一丝深沉。

    “你不是我老师,不是!”血红双眸看了一眼北宫煌,君慕倾迈步走向涅槃之巅。

    涅槃之巅就在他们身后,君慕倾以飞快速,身影很快就消失在涅槃之巅,小四身体在飞动的过程之中变小,最后变成一个小黑点,跟着君慕倾没入涅槃之巅上面的厚厚云层之中。

    北宫煌级急忙跟上去,冰冷声音在同时响起:“从今天开始,没有我的命令,不准放任何人进入涅槃之巅,我说的是任何人!”

    “是!”涅槃之巅回应的声音,震动那笔直插入云霄的峰顶,声音从涅槃之巅山脚,响到巅峰置顶,久久不曾散去。

    “我可不是任何人!”北宫煌看着走出来防御在外面的护卫,额角滑下一滴冷汗。

    凤家护卫突然增加了这么多人!什么时候的事情?

    “家主有令,钟离公请回。”为的人走出涅槃之巅,严肃认真地说道。

    他们不可能违背家主的命令,刚才家主是在进涅槃之巅没有带眼前的人,他们看的非常清楚。

    “那好吧。”北宫煌叹了口气,迟疑转身离开。

    远处离开的身影,君慕倾清楚看在眼中,红眸之中闪过疑惑,明明就是一个人,感觉却不一样了,老师回到钟离家是遇到了什么,还是这才是他原本的样!

    血红双眸隐约的闪烁出怒火,他最好不要骗自己,否则……

    “倾儿,你怎么把钟离大叔关在外面,发生什么事情了?”凤逸轩从凤家里面走出来,刚好看到消失在空中的那道身影。

    “有些事情还没有弄明白,觉得奇怪而已,对了,他见过叔吗?”希望是她想多了。

    “见过,还知道是怎么回事,不过好像是知道你回来了,突然走出去,然后你就真的回来了,怎么样,找到菩提心了?”凤逸轩搓了搓双手。

    “是吗?”君慕倾双手抱胸,顺手把小盒扔进空间,挑眉道:“找到了,发生了一点小状况,不过,我究竟去了神之墓多长时间,感觉你变强了。”

    “神之墓!对哦,差点忘记你去的是神之墓!老天,你怎么回来的!”凤逸轩惊奇地问道,不是说去神之墓的人都没有出来过吗?那她是怎么出来的,还完好无损,好像没有什么大事情。

    “不知道怎么回来的,你还没说我离开了多长时间。”她也不知道小四用了什么办法,总之他们就是这么回来了,还没发生什么事情。

    “我也不知道。”凤逸轩狐疑地看着君慕倾,她居然不知道自己怎么回来的!?

    好歹也是神之墓,有那么容易出来吗?

    “凤逸轩,你个臭小,谁告诉你历练之地的,一进去就是个月!”纳兰琉大步走来,忿忿说道,当她看到红色身影,立刻跑上去一把抱住。

    “慕慕。”

    “我进去神之墓个月?”君慕倾愣了一下,但是她只是感觉才一点点的时间,也就一两天的事情。

    纳兰琉正想说话,涅槃之巅响起一阵剧烈骚动,几个人扭头看去,一道红色闪电从远处划过弧,眨眼之间已经到了君慕倾面前。

    嗜在空中雀跃,身上的锋芒,比个月前,显得更为向此锋利。

    “嗜。”君慕倾抓过红刃,经过鲜血的洗礼,嗜比以前还要锋利,气息也变强了。

    红色光芒在君慕倾手上闪逝,红色月牙出现在她手背上,隐约间还能看到光芒的照耀。

    纳兰琉,凤逸轩张了张嘴,诧异地看着君慕倾,神器!拥有器灵的神器!

    “慕慕,奶奶年纪大了,你能把惊喜一次说完吗?”纳兰琉满头狂汗说道,惊喜一再二变多了,最后就会变成惊吓,真的被吓到了。

    “奶奶,你先跟我说说神族有没有什么变化。”个月的时间,明明在里面才一会,上次去神之墓没有出现这种情况。

    纳兰琉走到涅槃之巅边缘,俯身看了一眼脚下山脉,抬头看向远处。

    “事情倒是没有,只是死了个光明之神,光明顶的上万人消失了,还有黑暗域,总觉得有点变化。”光明之神居然死了,还是慕慕动的手!

    她什么时候去光明顶?,这事情,半点消息都没传出来,谁有她这么厉害,不声不响就把光明之神杀了,听说死状还很凄惨,好像是受过无尽的折磨。

    神族的变化,上古时期的家。

    “有什么事情进去再说。”纳兰琉转身拉着君慕倾往房间的方向走去,她真的有多事情要弄清楚。

    君慕倾无奈一笑,跟着纳兰琉走去,一股灼热从心里蔓延开来,她猛地停下脚步。

    一团火红从心脏往四周扩展,蔓延到全身,君慕倾痛苦的皱了皱眉头,身上红光闪烁,滚烫灼热。

    灼热烫疼了手心,纳兰琉惊讶看向君慕倾,她的手上也沾染上火红。

    “放开。”君慕倾语气低沉说道。

    纳兰琉赶紧放开君慕倾,刚才握住君慕倾的手,此时血肉模糊,烫的血迹斑斑。

    “奶奶!”凤逸轩拉过纳兰琉的手,从纳戒里面拿出丹药...

    ,灼热气息迎面扑来,他把丹药递给纳兰琉,紧张看向一旁的君慕倾。

    君慕倾踉跄后退几步,身上红光蔓延,像是燃烧起了一团火焰,将她熊熊燃烧其中。

    “倾儿!”

    “我没事。”君慕倾深吸一口气,不知道发生弄什么事情,这点痛她还能忍受。

    “血魇?”殷红唇瓣艰难张开。

    “是传承之力,小倾,接纳它。”血红色火焰在君慕倾身边燃烧,俊美男出现在她身边,看着君慕倾身上红光,眼中也是一阵疑惑。

    接纳它?

    君慕倾试着闭上眼睛,开始放松身体接纳着从身体蔓延开来的热潮。

    整个身体像是处于在烈火当中,烈火焚烧着全身,天地开始昏暗,不是天罚聚齐的乌云,而是阳在逐渐遮住光芒。

    “好烫!”绿色的小精灵从君慕倾身体里面飞出来,看到血魇,急忙说道:“血魇陛下,好烫好烫!”

    它差点都以为自己要融化了,这是什么人类,怎么会有这么恐怖的温?

    “血狼族传承,完整的传承。”血魇喃喃说道,双眼注视着君慕倾。

    血狼族!?

    纳兰琉凤逸轩疑惑相视一看,他们听说过很多魔兽种族,这个血狼族还是第一次听到。

    天地以涅槃之巅为中心,往四周蔓延开来,阳光亮被黑暗所掩盖,红色月亮高高挂在空中,呈现出血红的颜色。

    血魇眼角余光看了看身后,身上再次燃烧起火焰,消失在涅槃之巅。

    几道身影走上涅槃之巅,在看到天色突然变暗,纷纷僵在原地。

    “这是……怎么回事!”

    “君慕倾,这是在晋升吗?!”

    “还晋升!”

    再晋升,君慕倾就真的要逆天了,她这才刚刚晋升到至尊多长时间,又要晋升,那不是直接王者!

    王者级别!这也变态了!

    “不像是晋升。”暗紫色身影迈步走出,脸上露出严肃。

    君慕倾的并非常人,这是血狼族的传承,不,也许是整个兽族的传承,这样的传承,比当年兽王上位的时候得到的传承,还要来的剧烈。

    天地都因为君慕倾,开始出现变化,大白天硬生生转换成晚上,还有这如血的月色。

    血狼王……

    君慕倾是人类,却能引起这样的震动,她和血狼王是什么关系,凤家家主,凤家的孩,凤夙的孩!啸月王!

    雷霆紧张盯着远处身影,半天都不敢眨眼睛,好像自己一眨眼,眼前的人就会消失。

    “皇的女儿……”血狼王!

    煌?!

    “雷霆王,你说的是啸月?那个自称‘煌’的女!”云渊不敢置信地问道,君慕倾真的是凤夙和他夫人的孩。

    “她本就是皇!”雷霆不悦地看了一眼云渊,血狼王自然就是皇!

    “可是,君慕倾怎么会这样?”曲杰拉了拉云渊,好恐怖,天色都改变了,君慕倾身上究竟有多大力量!

    “他们是怎么上来的?”凤逸轩皱了皱眉头,倾儿已经下令,没有她的同意,不准让人上涅槃之巅。

    带领着他们上来的护卫,惊恐单膝跪下,“家主下令之时,他们位已经到了,不愿意就此回去,属下才带他们上来。”

    “这个,难道你们没有看到的天上的变化吗?”雷霆狐疑问道,他们到涅槃之巅好像就没看到。

    纳兰琉指了指身后,嘴角带着淡淡笑痕:“我们家慕慕是有些变化。”

    “凤家祖母,不是这个,你们涅槃之巅没有看到天上裂开一条缝隙吗?黑色的缝隙,我们亲自上去看,都靠近不了。”云渊着急说道,他们来凤家是想商量一下,能不能有什么办法上去看看。

    天上裂开一条缝隙!

    两人双双抬头看去,发现此时天空一片漆黑,只能看到血红月色,其它什么都看不到。

    “凤一!”

    “属下在!”凤一瞬间出现。

    “最近天上有没有什么变化?”纳兰琉走到的凤一面前,曲家人的话可能有点不可信,但是云中魂海,兽之界他们不会说假话。

    天上怎么会裂开一道缝隙,他们这些天都没有怎么注意,涅槃之巅的上面,都是云层,无法看透云层上面有什么。

    “没有任何发现。”凤一摇头,天上能有什么变化,不过现在变化倒是挺大的。

    “怎么可能!我们都看到了!”曲杰急忙辩解,这次他们可没有说谎,是真的看到了裂缝。

    “会不会是……”迎面而来一阵强大吸力,雷霆身体不自觉看向君慕倾,脚步往她那边走去,仿佛有种牵引在拉着他,往君慕倾那里走去。

    “雷霆王,你说的好好的,干嘛去找凤家主?”曲杰赶紧走到雷霆面前,他倒是说话,这样凤家的人总该相信了吧!

    雷霆额角滑下一滴冷汗,咬紧牙关,强行让自己身体停下来,等控制好自己的身体,他身上已经大汗淋漓。

    “她明明只是人类,怎么会……”雷霆喃喃说道。

    强势之力紧接着从空中飞过,上头魔兽出现在涅槃之巅是上空,它们甚至是抛下了契约之主,走到君慕倾面前。

    “昂!”

    “吼!”

    痛苦的感觉,让的魔兽们吼叫,看着面前的人类,它们身体不由自主颤抖匍匐。

    上头魔兽就这么匍匐在君慕倾面前,她身体被红光托起飞向空中,那瘦小纤细的人儿,伫立在空中,就像那睥睨天下的王者。

    “啊啊啊,这是怎么回事!”远处传来叫喊的声音,几道身影飞过,眨眼间出现在君慕倾面前,身体不由控制变回兽身。

    “这是怎么回事!”两道白色身影飞过,白絮低咒道。

    “不知道。”雪姬摇摇头,她也是觉得好像是被召唤了一样,被主人召唤了。

    粉色身影飞过,汐颜只觉得天旋地转,眼前一花,强大的威压已经从头上笼罩下来,她无法控制自己。

    “吼!”

    十几道兽身同时显露,巨大的九尾紫狐,庞大的九头蛇帝,突然出现。

    “主人!”

    “哇!这是怎么回事?怎么突然就回来了,明明和主人没有契约。”火镰大声叫道,他们都没有契约,怎么会被主人召唤回来!

    “不知道。”冰淡淡回答,紫色蓬松的身体非常镇定。

    君慕倾依旧站在空中,双眼紧闭,对于眼前发生的事情,好像什么都不知道,将自己完全融入传承之中。

    站在一旁的众人,早已经看傻了眼,魔兽拜服,他们不禁吞了吞口水。

    真的假的!

    君慕倾在让魔兽拜服!她有让魔兽拜服的本事!

    没有任何契约,就能召唤魔兽!

    “雷霆,你知道我家夙小...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