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哗啦”一声,周围一切都停顿了下来,就像是时间不在流动,剧烈的晃动也立刻消失。<冰火#中..

    君慕倾狐疑看了看周围,只是砸了一下这头死物而已,怎么就突然停止不动了?

    “这个地方也怪了一点。”神之墓果然怪异,这次比上次进来,倒是要好很多,至少没有看到那些被死气覆盖的东西。

    走下翼龙后背,微风轻拂而过,停止下来的一切,一下全部变成尘土,被微风吹散,最后消失。

    “这是……”消失了!

    “你这丫头,怎么那么喜欢攻击头。”空中的声音响起一阵无奈,听起来语气中明显带着很满意的笑意。

    “原来是攻击到的死角。”君慕倾收起逆天杖,翼龙的头就是这个空间的关进,她攻击到了它的头,这个空间也就停止了下来。

    “丫头,把你的本事全部展示出来,看看,让我看看,拥有人之身,兽之体的人,究竟有多强!”

    “不要!”看着面前的光亮,君慕倾继续往前面走去。

    这个声音的主人,和前几次听过的不同,也就是说,不是那老头的神识留在神之墓,那到底是谁,还有谁知道人之身,兽之体,怎么老是有人对她这么说。

    “对你那么说,那是因为你是这个世上绝无仅有的一个特殊,血狼王和上古遗族的血脉,人之身,兽之体!”

    君慕倾听到空中的声音,翻了翻白眼,“知道你有听人心里话的本事,不用表现的这么明显。”

    在这个空间里面,心里说一句话都能被人看穿,真是!

    “我在等你,记住,我在等你。”声音逐渐远去。

    君慕倾停下步伐,不满地看了看周围,等她她还不乐意去,可偏偏这个地方就一条!

    小四把她送到这里到底干嘛?她知道小四不会害她,不过这么个奇怪的地方,还有个奇怪的声音。

    走进白光照耀的地方,君慕倾头顶出现巨大的阳,而脚下则是一片绿茵的草地,草地上只有草没有花,连任何一头生物都没看到。

    这又是什么地方!

    “昂!”一道巨影从底下冲出,柔软巨大的头颅张开血盆大口,獠牙闪烁锋芒。

    “上古腾蛇!”红色身影立刻跳开,看到巨蟒身上的小翼,不禁狠啐。

    神之墓,上古最后坟墓,稀奇古怪的东西也很多,上次她走的只是神之墓一个小角,这次是另外一个角,也不知道神之墓有多大,又或者说,究竟有没有尽头。

    “昂!”腾蛇不比翼龙,它动作灵敏,完全不像是已经死去很久的东西,要不是那双空洞的双眼,没有人会以为它是死的。

    君慕倾手上凝聚出现冰刃,身上气波震动空气,在空中形成轻柔的波动,此时若是有人看到,一定会惊呼,这是武士的斗气!

    武士招式,君慕倾尽管很少用,但是前世她用的基本上都的武招式,两者之间尽管有着点点差异,对进行攻击影响并不是很大。

    灵巧轻盈的人儿穿过魔兽身体,带领着魔兽的头,一次又一次撞到地上。

    “昂!”腾蛇不知道是攻击不到君慕倾而恼怒,还是因为头撞击在地上而痛苦,它仰天一声长啸,声音直冲云霄。

    “多了两个翅膀,也就是长翅膀的小飞虫!”君慕倾嘴角勾起嗜血笑容,脚下五色斗技阵展开。

    冰冷寒意散发而出,水元素拍打在空中,发出海浪的澎湃汹涌的声音。

    “千里冰封!”

    “万剑冰刃!”

    水元素继续冰封,在同一时间,空中突然坠落下成千上万的冰寒刀刃,上古腾蛇的身体被冰封在冰层之上,头顶落下刀刃,全部插在腾蛇身上。

    君慕倾缓缓落下身体,站在冰层上面,才刚刚站稳,空间就开始瓦解,迫不及待想让她去下一个地方。

    “还有!”君慕倾再次很啐,找个菩提心而已,不给就算了,大不了她直接抢,弄出这么多东西算什么!

    海水呼啸,森林密茂,原本两个完全不同地方的环境,此时却在一起,红色身影就这么站在海水之中,任由走动,也能自由呼吸。

    “这次又是什么?”君慕倾满头黑线问道。

    “看到水底山林中的光亮没有,我就在这里,一直都在这里等你。”声音响起,仿佛在耳边低喃。

    君慕倾撇了撇嘴,大步走向光亮,都到这里了,总要看看是在弄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脚步逐渐走近,君慕倾突然觉得自己呼吸急促起来,全身都在沸腾,在呼唤,像是很饥渴的样,迫不及待想吃东西的感觉。

    原本白色的光芒,在君慕倾走进去以后,逐渐转换成血红色,血红色之光环绕连绵,在君慕倾身边久久不曾散去。

    “我已经走进来了,不知道你又在哪里?”这里什么都没有,就是一个火红的世界。

    然而周围却不再响起声音,君慕倾动了动脚步,发现自己的身体根本动不了,全身僵硬,不管接续来发生什么事情,她都没有办法还手。

    缕缕红光照耀,渗透君慕倾的身体,眼皮越来越沉重,耳边响起低喃。

    “人皇诏令,家违反人族的规定,从今日起即刻流放!”

    人皇?家?

    君慕倾皱了皱眉头,这是上古时候的声音,是人皇处决违背的规定的家族,进行流放,神之墓怎么会保留下来这一幕?

    “吾荆在此立誓,家再不姓!”

    赤红双眼睁开,君慕倾看了看周围,发现刚才那道声音在走远,在她闭上眼睛的时候,好像发生了什么事情。

    上古流放的家族,改了姓氏的家族,难道是钟离家祖先?

    “神之墓怎么会知道这些事情,还有刚才那声音去哪里了?”君慕倾看了看周围,发现一块血红的石头上面,印着一行字,她迈步走过去。

    “人之身,兽之体,即拥有人之身,拥有魔兽之体,骨血之中为兽,却依旧是人类!实数天下特殊之特!”念完上面的字,君慕倾阵阵凌乱,就这样!就这样!

    她一直都想知道人之身,兽之体,就只是在说,她是人类之身,魔兽之体!

    身和体,身是外形,体指体质,她还是人类没错,却是拥有魔兽体质的人类。

    “搞什么!”君慕倾满头黑线看了看周围,却什么都没发现。

    光芒照耀,周围一切开始消散,变成偏偏纸屑,往远处飞去,最后变成小光点,消失在黑暗死气当中。

    巨大身影从远处飞来,小四笑眯眯走到君慕倾面前:“呼呼。”

    “小四,你早就知道这个地方了?”光芒没了,周围一切也消失了,连那块石头也是,全部都一起消失。

    “呼呼。”小四摇摇头,脸上一阵疑惑。

    “你不知道这里是哪?只是记忆中知道要带我来这里!”连什么地方都不知道,就让她到这个地方来。

    “呼呼。”小四欣喜笑道。

    君慕倾不禁扶额,无奈说道:“算了算了,我们去找菩提心,你知不知道菩提心在什么地方?”

    “呼呼。”小四摇摇头,闪烁出红光的眸露出一抹迷茫。

    菩提心……

    “小倾,刚才你去哪里了!”血魇着急的声音响起。

    “不知道,要说是什么地方,可能是上古之地。”那个地方应该就是上古之地,可惜后面那说话的两个人,她就听到了声音,没有看到是谁。

    “上古之地!”玄金惊呼道,刚才去了上古之地,上古的人还留下这东西!

    “具体的我也不知道,不过你们知不知道上古时期的家?里面还有一个叫荆的?”那个人说不再姓,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事情,让整个家族换姓。

    “荆!你见到他了!”玄金一阵惊讶。

    “听到声音。”君慕倾白了一眼玄金,上古都已经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人,她怎么可能见到。

    “这个叫荆的,是上古时期一个野心很大的人,妄想统治人兽两族,后面好像被流放了,整个家族也跟着遭殃。”玄金歪着头想了想,把记忆中知道的事情说出来。

    “那就对了。”应该就是在流放他们。

    “你会知道这个人,应该就是走进了上古遗留的地方,不过我们同样也是上古魔兽,血魇还是半个远古,怎么进不去?”玄金手撑着下巴,疑惑问道。

    “半个。”血魇扭头看了一眼玄金,它就是,不叫半个。

    玄金讪讪一笑,指了指空间外面:“小倾,你还知道了什么?”

    “把想知道的知道了,虽然没什么用处,但是心里不会再疑惑。”每次晋升都会浮现出这一行字,多少有点影响平静的心情。

    “知道了什么?”玄金好奇看向空间外面,他哪里知道她想知道什么,又不是血魇,和她之间有本命契约,有些事情不说也知道。

    “你们应该说说,我们要怎么去找菩提心,神之墓都不知道有多大,我们这么找下去,要找到什么时候?”神之墓里面没有岁月流逝,都不知道他们进来多久了。

    “去这头小兽宫殿看看,上次闻到了一点特殊的气息。”血魇缓缓说道,一脸事不关己的模样。

    君慕倾一阵汗颜,血魇绝对是故意的!

    “小四,我们回去宫殿,你还记得吗?”君慕倾走到小四面前,小四的宫殿里面有菩提心,它自己怎么不知道。

    小四迟疑点点头,想到要回去,回到那个关了它不知道多久的地方,表情还神识纠结,那模样,简直萌到了点。

    君慕倾坐到小四肩上,巨大身影在死气中飞过,死气的每每靠近他们,就会迅速后退,而且比刚刚后退的速还要快,像是在畏惧着什么。

    对于神之墓,小四显得非常的熟悉,到它的宫殿,不过一会的功夫,他们已经站在了的宫殿门口。

    “呼呼。”小四迟疑指了指门口,那表情很不想进去。

    “我当然不会把小四关在里面,会带着小四一起出来。”看着小四迟疑的模样,君慕倾眼中露出一抹寒光,上古的人究竟是怎么把小四骗到这里面的,它不过是刚刚出世,什么都不懂,他们就毫不迟疑把它关起来!

    “呼呼。”小四点点头,飞向宫殿,宫殿大门仿佛知道是主人回来,自行打开。

    巨大身影飞进大门之后,大门自动关上,将死气阻隔在外。

    君慕倾走下小四背上,看到那高楼水台,假山流水,还有堆积如山的矿石,宝物,不禁轻啧。

    “我们家小四才是最有钱的那个!”这么多至宝,想到神之墓的人,都是想得到里面的至宝,不过神之墓也不是那么轻易能进来。

    这次小四用什么方法找到神之墓,她不是很清楚,不过这地方就算能找到,也不能随便进入,小四进来的以后,她能感觉到它很疲惫,这么走进神之墓,一定很消耗体力。

    小四呼呼大叫,它不知道有钱是什么意思,听到君慕倾的称赞,还是笑眯了眼睛。

    “这宫殿也有这么大,要到什么地方找菩提心?”君慕倾看了看周围,小四住的地方,上古时期那些人可能尽量用到最大。

    小四不同别的魔兽,它的身体要比一般的魔兽大很多,每升一个层级,那就是飞速成长。

    “呼呼。”小四幸喜拉着君慕倾往一个方向走去,最后直接将她捧在手心,快速前面飞身而去。

    站在小四手上,君慕倾低头看着地下,映入眼帘的依旧是那美轮美奂的景色。

    “小倾,就在这里!那座塔里面的顶端!”血魇立刻说道。

    君慕倾抬头看去,映入眼帘的是一座高大的巨塔,高塔直接冲入云霄。

    “小四,上面。”君慕倾指着云层之中的塔顶。

    小四立刻往头上飞去,速比平常还要快很多,刚才的纠结表情也消失不见,只剩下欢喜留在脸上。

    飞上塔顶,在塔顶最顶端,君慕倾让小四停了下来,古老的盒放在塔顶,散发着古旧的气息。

    君慕倾伸手拿过小盒,却怎么样也打开不了,弄了半天合在一起的盒都没有动静。

    “怎么回事?”君慕倾把玩着小盒,这个真的是菩提心?

    “气息是菩提心没错,是建造这个地方的人,可能是给这头魔兽离开这里的机会,才留下的这个东西。”血魇肯定道,当年他见过菩提心,不会认错这个味道。

    “给小四离开的机会?”留下不只是一个出口,明显就是想要小四以后自己想办法离开。

    他们费力把小四关紧挨,最后又想办法放它离开,上古那些人到底怎么想的!?

    “盒为什么打不开,这个盒是件神器,实力不够,无法打开。”血魇继续道,睨视了一眼君慕倾。

    实力不够……

    君慕倾嘴角一抽,神器也看实力,不过也不是第一天知道。

    “血魇,你是知道神之墓这个地方有菩提心的是不是?”君慕倾狐疑问道,可疑,可疑了!

    “不,我只是记得在这里有熟悉的味道,不确定那就是菩提心。”不过现在也证实这就是菩提心,就在这座宫殿之中,高塔的顶端。

    “小四,我们可以出去了。”君慕倾笑着摸了摸小四的头。

    “呼呼!”小四欢呼道。

    “锁住你的力量消失了?”菩提心是锁住了力量,让笼罩在周围的力量散之不去,果然是好东西!

    “呼呼。”

    “那我们快点离开。”君慕倾指了指外面。

    小四急忙往外面走去,偌大身影走出宫殿,消失在死气之中。

    看着熟悉的景色,君慕倾深吸一口气,周围元素源源不断流进她的身体。

    “倾儿!”熟悉的唤声出现在面前,赤红眸闪烁出惊喜,君慕倾急忙往前面看去。

    ------题外话------

    如果觉得好看,请把本站网址推荐给您的朋友吧!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