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目光全部聚集在君慕倾身上,惊讶,疑惑,在他们眼中不停交替。

    她是怎么知道这头魔兽在说什么?他们就听到呼呼大叫的声音。

    “呃,说只有我才能进去。”不过后面那句,什么叫做它唯一的主人?

    小四从来没有认主,魔兽也不会轻易认主,可是那句话,好像从一开始就知道它会有主人,而那个人就是自己。

    “原因呢?”玄武继续问道,这是什么魔兽,它就不能好好的说句话,同样是魔兽,怎么这头魔兽就这么难沟通!?

    君慕倾双手摊开耸耸肩,那句话她也没理解,说出来也没有什么用。

    “小慕慕,要去神之墓的话,让祖母去。”她怎么能去神之墓冒险,那么危险的地方。

    “凤家祖母,她刚刚才说只有她一个人能进去。”玄武挑眉头提醒道,他们都想进去看看神之墓是什么样子,可惜没办法进去。

    “那是神之墓!”纳兰琉走到玄武面前是大声说道,神之墓又不是客栈,以为想进去就想进去!

    神之墓那是从上古到现在,最危险的地方,怎么能让她一个人进去!

    “奶奶,你放心,我不会是一个人。”还有小四,空间里面还有血魇和玄金。

    “神之墓怎么了,又不是没去过。”小碧吐了吐蛇信,君慕倾大尊王的时候都能从里面溜达一圈。

    几道目光猛地看向小碧,就连玄武脸色都是一脸诡异。

    “小碧,把话说清楚,不然我拔了你的角!”什么叫去过一次神之墓,君慕倾什么时候去过,他们怎么什么都不知道?

    小碧轻哼一声,把头抬起不去看玄武:“小爷干嘛要说,你去问火凤凰这件事情不就更清楚!”

    他们当时在空间里面,跟在君慕倾身边的魔兽,也就只有火凤凰。

    “那家伙不是历千年劫去了吗?”涅槃重生,火凤凰回来的时间还早!

    “你去过兽族!”小碧扭头看向玄武,他什么时候去的兽族?

    玄武嘴角一抽,眼皮不停跳动:“曾经去过。”要是没去过兽族也不会知道火凤凰涅槃的事情,他们就不能说说神之墓?

    凤逸轩张了张嘴,过了好久才又重新一次找回自己的声音,“他们都是魔兽!”

    老天!倾儿身边怎么会跟着这么多魔兽!

    纳兰琉满头黑线的看着君慕倾,小慕慕身上还有多少事情是他们不知道的?

    “好了。”君慕倾轻咳一声,他们打算说道什么时候,现在的时间不是让他们叙旧。

    魔兽们立刻停下议论,房间里一下子又安静了下来。

    “倾倾,你当真还要去一次?”神之墓凶险,上次有火凤凰在,这次她一个人,还真是有点不放心。

    “不管怎么样,都要得到菩提心!”君慕倾坚定回答,她总不能让酒鬼永远躺着,让他醒过来杀了那个神秘人还不够,还要找到菩提心。

    “没有人能跨越神之墓的界限,即便她去了神之墓,那个人也不能跟进去。”玄金及时开口,小倾去过一次神之墓是没错,但是神之墓几乎每个时间都在变化,上次进去那是神之墓的死地,这次就不知道回到哪里。

    神之墓就像是一个可变幻的空间,没有谁会知道这个空间里面,会突然出现什么,突然变化成什么,不管进去过多少次,危险同样存在。

    “麻烦你们两个。”寒傲辰沉声说道,现在的确没有其它办法,神之墓是危险之地,同样也是生死攸关之地,人在生死攸关之际,会克服障碍,挖掘出身体最大的潜力。

    倾倾,还要变得更强!

    君慕倾看了寒傲辰一眼,嘴角勾起笑容,他一直最懂她。

    “用不着,她是吾之契约者。”血魇皱眉说道,这个人类……

    “呼呼。”小四拉了拉君慕倾,不等纳兰琉和凤逸轩回神,急忙拉着君慕倾走出房间。

    站在房间里面的身影赶紧跟出去,巨大兽身出现在空中,小四比前段时间,好像又大了不少。

    君慕倾跳到小四肩上,双翼扇动,小四立刻载着君慕倾离开涅槃之巅。

    凤逸轩小心翼翼戳了戳寒傲辰,吞了吞口水迟疑问道:“契约者是什么意思?”

    契约者!魔兽!召唤师!

    “就是你想的意思。”寒傲辰收回目光,整个人立刻消失在凤家,没有任何的停留。

    “主人!”

    “寒公子!”

    火镰他们匆匆走来,就看到走远的两道身影,急忙叫道。

    “你们叫什么,我们都不能去,还会带上你们。”玄武一阵鄙夷,疑惑地看着空中,那头小魔兽究竟是什么,怎么记忆中一点印象都没有,散发出的却是上古气息。

    “玄武大叔,主人去干嘛了?”吱吱跳到玄武另外一只肩上,四只爪子紧紧抱着玄武的脖子。

    “我说小圣灵兽,你还没长大,不要这么热情。”玄武嘴角抽搐,问就问,抱这么紧做什么,怎么还有一道杀气?

    “能做什么,算了,我教我家徒弟去。”相思摆了摆手,若有所思看了一眼君慕倾离开的方向。

    能让君慕倾兴致高昂的地方,能是什么好地方,不过对于她来说,的确是个好地方。

    “无泪怎么也在这里?”水刃微笑着问道,当初来神族的漩涡,无泪好像也在,现在还跟玄武在一起,身上还有青龙图腾……!

    “没礼貌,以后叫青龙陛下,我们还要去找东西,你们自己玩吧。”说完,玄武把肩上的吱吱和小碧一股脑的塞给水刃,急忙往涅槃之巅下面的方向走去。

    这群魔兽还是这么让兽受不了,太热情了,太热情了!

    青龙!?

    “你们要不要去,路上可以说清楚,君慕倾去的地方,一时半会不会回来。”无泪冷淡说道,即便已经算是神兽青龙,性格还是没有什么改变。

    “一定去!”魔兽们异口同声回答,他们还想知道事情真相!

    剧烈的脚步声从凤家走过,十几道残影匆匆离开,刚刚还热闹非凡的院子,一下子安静了来。

    青龙!玄武!

    “奶奶,我是不是听错了?”这些高急的魔兽,一辈子都难见到一头,怎么会都聚集在倾儿身边!?

    “啪!”纳兰琉狠狠一巴掌拍在凤逸轩头上,冷静问道:“疼吗?”

    “当然疼!”凤逸轩揉了揉头,拍她一掌她疼不疼,不过他没胆子拍。

    “那就是真的。”纳兰琉讪讪说道,转身往房间里面走去,她好像有点明白,当年月儿身边也会聚集很多魔兽的原因了。

    凤逸轩原地顿时石化,站在风中阵阵凌乱,感情她拍自己这一掌,就是想知道这不是做梦!

    涅槃之巅一下子又安静了下来,仿佛什么事情都不曾发生过,酒千醉的事情,神族也没有半点消息出去。

    神族,一阵诡异的寒风吹过,仿佛预示着什么事情即将发生。

    黑色大门徐徐打开,熟悉的图腾,熟悉的气息,死气袅袅。

    “小四,进去!”君慕倾沉声说道。

    小四双翼展开,飞进大门,黑色雾气迎面拂来,一层红光将他们环绕其中。

    君慕倾看了看周围,弥漫着黑色气息的地方,和第一次进来的时候一样,白骨皑皑,万物都染上了一层黑色气体。

    “还是可以上次一样。”君慕倾喃喃道。

    “呼呼。”小四眼中闪烁出红色光芒,呼出的气息也要比平常更为凶狠,狰狞的脸部也显得更可怕。

    “我们是来找东西的,不是把小四关进宫殿的。”君慕倾摸了摸小四的头,微笑着说道,感觉到神之墓的气息,小四就会变得躁动,看来真的是在神之墓呆了太长时间。

    “呼呼……”小四看向君慕倾,湛蓝色的光芒在眼中一闪而过,又立刻被红光吞噬。

    “我们进去看看。”君慕倾指了指前面,血魇好像没说过菩提心在什么地方。

    “菩提心可遇不可求,到神之墓也只是看看上古时期遗留的下来的菩提心还在不在,小倾,你要有心理准备。”血魇缓缓说道,万象藤已经不知道存不存在,至于菩提心,万象藤能生长千奇百怪的灵果,什么时候轮到菩提果,又有谁知道。

    “我知道。”君慕倾嘴角勾起嗜血的笑容,有一点希望总比什么都没有的好。

    小四熟门熟路带着君慕倾从神之墓穿过,比起第一次进来,这次还要顺利,这一次也没有再遇到那些古怪渗人的东西。

    君慕倾注视着周围,看着小四穿过的地方,疑惑问道:“小四是不是知道路怎么走?”

    “呼呼!”小四欢喜点头。

    “就说这头魔兽能派上用场,能省下不少事情。”玄金笑着说道,神之墓不是随便人可以来的,兽也没有,能像君慕倾在这里面还能行走第二次的,她绝对是第一人!

    小四穿过黑色死气,君慕倾身上红光环绕,死气也无法靠近他们,每每靠近,就会被立刻弹开,周围的死气就会立刻逃窜。

    也不知道在黑色死气中走了多久,该见的东西,君慕倾几乎见过,上次遇到的各个危险地方,这次像是在畏惧小四,小四一旦经过,它们就会安静下来,不敢妄动。

    巨大身体在一处无尽黑色中停下来,小四捧起肩上的君慕倾,小心放在手掌心,闪烁着红光的眼睛露出笑意。

    “呼呼!”

    “后面的路,你去不了?”神之墓还有小四去不了的地方?

    “呼呼。”

    “那我自己去就好了,你在这里等我。”君慕倾笑着说道,神之墓里面,居然还有小四去不了的地方,前面到底有什么,好像比刚才走过的地方还要黑。

    “呼呼。”

    君慕倾走下小四掌心,周围黑色气体,她每踏出一步,就会惊颤的抖动,好像在不停颤抖。

    “怎么回事?”君慕倾紧蹙眉头,死气不是在畏惧小四,而是她身上的红光。

    “你不是一直都想知道自己的身份,人之身,兽之体,奇才,奇才!”那道声音仿佛历尽沧桑坎坷,带着不同寻常的沉重沙哑,却还带着难以违背的气势。

    王者气势!

    “你也知道人之身兽之体。”这不是兽之界吗?这个人说这句话,好像认识她一样。

    “吾不认识你,等你找到我,就会知道我是谁,你也会知道你的身份,那睥睨天下的身份!”声音逐渐远去,刚才的出现,像是在牵引着君慕倾,让她随着传来声音方向走。

    君慕倾撇了撇嘴,不满站在原地,怎么这些死了活了的,都喜欢装神弄鬼,神之墓也这样!

    远去声音的主人要是知道君慕倾此时心里的想法,一定会一脸狂汗,走到兽之界还能这么冷静平静,甚至一点也不好奇他的身份。

    “血魇,你听到什么没有。”君慕倾淡淡问道,血魇他们怎么没有半点反应!

    空间没有传来声音,君慕倾立刻闭上眼睛,只能感觉到微弱的契约之力还存在,其它什么都听不到,也感觉不到。

    感觉到那微弱的契约之力,她不禁松了口气,看了看面前,没有丝毫犹如往前面走去。

    死亡气息不停流淌,急速往身后划去,君慕倾看了看身边的死亡气息,遥望了一眼远处。

    “死亡气息都不敢靠近,神之墓居然还有这么个稀奇古怪的地方。”没想到这次来的这么顺利,就不知道这个地方是什么地方,有没有菩提心。

    小四只是送她到了这个地方,让她进去,没有说这个地方有菩提心。

    黑暗逐渐褪去,荒芜之地映入眼帘,巨大的太阳笼罩在头顶,君慕倾扭头看了一眼空中,嘴角不禁抽搐。

    “这里是什么地方,你把我引来这里,总要说说为什么吧!”君慕倾不满问道,随随便便就带她到这里,不过在神之墓,还是第一次看到没有死气聚集的地方。

    空中没有回应的声音,空气中空气扭曲不堪,君慕倾脸色一僵,不禁狠狠一啐。

    这到底是什么地方,虽然说没有死尸,可神之墓不是没有生物了吗?远处的魔兽是从什么地方来的!

    “人类,尔敢踏足上古领域!”巨大翼龙从头顶飞过,巨大身体就这么盖住了空中,人站在它面前,连一个手指头对比不上。

    “我只是路过。”她也想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到这里来!那个声音干嘛把自己带到这里!

    “人类,尔敢踏足上古领域!”巨大翼龙重复着刚才的话,像是没有请到君慕倾说了什么。

    “走了又怎么样!上古领域不也就是上古的坟墓!”君慕倾手上出现血焰火,双眼注视着空中突然出现的上古翼龙。

    嗜还在光明之神的身体之中,在光明之神没死之前,它都会待在光明之神体内,让她尝尽天下最痛的折磨!

    “吼!”

    一声兽吼从天而落,翼龙巨大利爪拍下来,身体僵硬挪动,像是死物一般。

    君慕倾腾空跃起,箭步走到翼龙背上,灼烫的火焰狠砸落。

    “血焰火!”

    “吼!”翼龙翻滚着身体,血焰火灼烫异常,即便是上古翼龙,也会感觉到的烫伤引起的痛楚。

    君慕倾紧抓着翼龙后背,红眸之中露出了然,五色斗技阵在脚下转开。

    这头魔兽是死的!

    它继续重复着一句话,只是它守护着这个地方,即便是死了,神识陨落,也没有半颗忘记自己的职责,不让人类靠近这个地方半步!

    “死的东西,就让你再死一次!”冰冷的声音寒冷嗜血,君慕倾手上逆天杖出现,她跃起身体,以整个身体的力量,把逆天杖插入翼龙身体。

    “吼!”

    周围突然一阵地动山摇,荒芜之地开始晃动,就像出现了巨大地震!

    ------题外话------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