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那段过去又怎么样,你又不会告诉我们你的身份。”君慕倾双手环胸,淡淡回答,就算知道身份也不知道他的目的。

    至少现在可以确定,他和帝神的确是有关系,还有钟离家。

    “你倒是聪明,哼!五元素天才,我们期待下次再见。”声音逐渐远去,那股压力也随着消失。

    “回来!”光明之神呐喊道,躺在地上脸色苍白痛苦至极,鲜血每每流失一点,身体就会如万箭穿而过,全身又像是被千万的细针扎在全身每一个地方!

    君慕倾,她到底做了什么!为什么会这么痛!

    光明顶众人迟疑地看着光明之神,脸上带着犹豫,挣扎地看着地上躺着的光明之神。

    “光明之神,如今的你,没有任何利用价值。”空中的声音再次响起,最后那一点点残留的压力彻底不复曾在。

    如今的你,没有任何利用价值!

    光明之神双眼睁大,痛苦地在地上翻滚,无尽的折磨扎遍全身!

    “没有利用价值,本神是光明之神,只有本神利用别人!”光明之神的怒吼道,那大声的嘶吼,仿佛是想减轻一点身上的痛楚。

    君慕倾走到光明之神面前,眼中闪烁出冷冽。

    “即便是让你尝尽万箭穿心的痛楚,我还觉得不够,光明之神,你说该怎么办?”君慕倾冷声问道,眼中没有半点温度。

    “君慕倾,我要杀了你,不!在杀你之前,我要让你尝尽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啊!”光明之神说完,大声喊道,脸色越来越苍白,鲜血却流失的非常缓慢。

    君慕倾俯瞰着光明之神,眼中溢出冰冷笑意:“所谓的最痛苦的事情,还请光明之神多多指教。”

    杀意!寒冷如冰的杀意,站在光明之神身边的人儿,就如同杀神降临,随手就会取光明之神的性命,甚至是让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被千夫所指!被万人所唾!啊!”光明之神睁大双眼恐慌尖叫,五脏六腑在身体里绞痛不已,整个身体就像是要碎掉一般。

    黑暗之力轰然在她身体里面炸开,带着无尽的痛楚,万分的折磨!

    “最低的养料。”寒傲辰冷视了一眼地上的人,眼中渗透出沸腾的杀气。

    周围的温度降低到了极点,寒冷肆意,渗人心脾!

    光明顶众人诧异地看着光明之神,他们难以想象,这是他们平常见到的光明之神会说出的话。

    在他们眼中光明之神是最圣洁的神明,即便她平常穿的露骨,他们也不敢亵渎,那样会让他们觉得是亵渎女神,但是现在看来,女神,却不是想象中那么圣洁。

    “被万人所唾?”君慕倾挑挑眉头,红眸看向光明顶上此时站着的人。

    “啊!君慕倾,我一定要杀了你!杀了你!”光明之神嘶吼道,太痛了,痛的她受不了,但她不想死,她不能比君慕倾先死!

    君慕倾看了一眼光明之神,走向围在的周围还没散去的光明信徒。

    “光明之神想遭受万人唾弃,不然就你们来,谁是不做也可以,说不定我会成全他,和光明之神去黑暗地狱作伴。”君慕倾冷声说道,依旧是那平静如初的语气。

    站外周围的上万人,不禁打了个冷颤,惊悚看着君慕倾,脸上露出惊慌。

    黑暗地狱!

    他们不知道那是什么地方,但是无尽的恐惧却在他们心里蔓延,将他们整个身体吞没,冰冷寒冷。

    “我们做!”

    “对!”

    “这不是我们的光明女神!”

    ……

    换做是以前,这上万个人,哪怕是和光明之神一起去黑暗地狱,也不会做这件事情,然而,光明之神却一点点将他们的信仰击毁,将她最后一点点的实力全部亲手摧毁。

    “混账!你们敢这么做,我会把你们挫骨扬灰!”不,他们不敢这么做,不敢!

    “呸!”

    “你不是我们的女神!再也不是!”

    ……

    上万人疯狂迈向光明之神,直接动手拳脚相加,意念之力被摧毁以后,他们仿佛一下子清醒过来,才知道自己以前做的事情,有多么可笑。

    “凤魂已经被送到凤家,我们赶紧回去。”寒傲辰拉过君慕倾,微笑着说道。

    光明之神不但会尝到被万人所唾,她也不再是圣洁之神,最后能得到的也只是身败名裂!

    “那个人的事情,我们必须要查清楚。”那个人,突然出现的人。

    “嗯。”寒傲辰搂过君慕倾,两人消失在光明顶上空。

    而光明之神,直到死那一刻,不但被千夫所指,万人所唾,还会尝到万箭穿心,五脏六腑碎裂的痛楚,她的死并不是痛苦的终点,黑暗地狱里面,会多一个最低等的养料,每天承受着无尽的痛楚!永远不会终止!

    两道身影出现在凤家之顶,急忙走向酒千醉的房间,刚走到院子,院子里面已经围满了人。

    “家主!家主回来了!”也不知道是谁惊呼一声,着急等待的人纷纷抬头,看向空中,脸上露出幸喜。

    “这下好了,三爷一定会没事!”凤一看到君慕倾回来,不禁松了口气。

    君慕倾急忙走进房间,床上躺着的人身上光明之力就像是生根,半点没有离开的迹象。

    “慕慕,这身上的光明之力,怎么都驱除不了!”纳兰琉看到君慕倾,一向戏谑的神情,此时也变得认真起来。

    光明之力要是不能驱除,就永远都不能醒过来!

    凤逸轩刚想说话,冰冷气息逼近,他顿时忘记了自己说什么,呆呆愣在原地。

    好强势的压迫!

    君慕倾走到床边伸手放在酒千醉的身上,笼罩在酒千醉身上的光明之力明显出现几分波动,却依旧没有散开,也没有退去的迹象。

    “辰?”君慕倾扭头看向寒傲辰,这还有没有什么办法,这酒鬼要是的光元素斗技师,就能自己吸收,但是的在他身上放置光元素的人,知道他不是光元素,特意这么做的。

    寒傲辰走到床边,看了看昏迷的酒千醉,轻轻摇头,“没有办法驱离。”

    “可是怎么会有人把光元素放置在人的身上。”就像是生了根,无法驱离,只能融合在寄居的身上。

    “有一种秘术,可以将其它的不同的元素之力,逼近人的身体,即便这个人不是那种元素也可以,这是那种秘术的后遗症,不过要是能融光元素,就能得到光元素。”这种秘术已经消失很长时间,那个人却知道。

    纳兰琉瞪了一眼酒千醉,无奈说道:“这臭小子,好好的逞能做什么!”

    知道是陷阱还往里面跳,她怎么就生了这么个笨蛋儿子!

    “那有没有说,秘术后遗症的解决方法?”直接逼近体内的光元素,那要怎么做到。

    “没有,不过可以去凤家的古籍中查查看,也许有办法。”无边黑暗之界没有这种秘法的存在,也没有人用过这种秘法,这只是传说中的东西。

    纳兰琉赶紧说道:“那让九大长老立刻去找!”

    “将不相符合的元素,逼近人类身体里面,就像是把多余的东西,硬塞到他的身体,要救他的方法,只有一个,那就是杀了把这种东西逼进他身体的人类,这种力量的控制力就会减弱,再找到一样东西,把光元素和他的元神融合,他不但会没事,还会拥有一种光元素,就像是人类所说,因祸得福。”睥睨声音在房间里响起。

    “谁!”凤逸轩警惕看着周围。

    “血魇,那样东西是什么?”找到那样东西,杀了那个人!

    “菩提果。”

    “菩提果!”君慕倾愣了愣,那是什么东西,她都没有的听说过。

    “你要的不是菩提果,而是菩提果里面中间的菩提心,还不是普通的菩提国,必须要万象藤开花结果的才行,不过万象藤这东西,什么稀奇古怪的都结果,一次还只结一颗,要找到也要看运气。”这些东西本来就是要看运气才能找到。

    “你就不能说完吗?”君慕倾嘴角一抽,这些东西她连听说都没听说过,更别说要找。

    “苍穹,临君,神族,这三个界层,加上周围的小缝隙,早就没有万象藤这东西了,所以说,也就没有菩提子。”血魇继续说道,房间之中,威压处处弥漫。

    君慕倾:“……”

    那他说这么多有什么用,先别说他们不知道菩提心是什么,菩提果都没听说过,现在就算知道它们的存在,也没办法找到菩提果。

    “菩提果是没有了,但是有个地方也许能找到菩提心。”血魇继续说道。

    君慕倾嘴角不停抽搐,他直接告诉他们菩提心在什么地方不就行了,说这么多做干嘛?

    “说吧,在什么地方。”君慕倾一下子觉得自己彻底冷静了,被血魇这么一吊胃口,哪里还紧张的起来。

    “神之墓。”薄凉声音响起,寒傲辰直接说道。

    “神之墓!”纳兰琉,凤逸轩惊呼道,这地方他们压根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哪里,要怎么找到神之墓,不也是相当于不知道一样!

    “神之墓刚刚才从兽族消失,要出现在下个地方,也要等一千年以后。”血魇看了一眼空间外满,这个男人也知道。

    一千年!

    “我说血魇,你能一次说完吗?小倾,你让你那头小小四带你进神之墓就好了,反正它都是你从里面带出来的,说不定它会知道怎么找到神之墓。”玄金立刻说道,他听着都揪心,这一段段的。

    “呼呼!”小四从发间飞出来,不满地瞪了一眼君慕倾的脖子。

    “哎呦,这就听到了。”玄金轻咳一声。

    “小四说不给你叫小小四。”君慕倾嘴角勾起笑容。

    “不叫就不叫,反正你也去过一次神之墓,算是熟门熟路,就不用我们再多说,还有那个人类,你要小心他,他说过,看中你的五元素,说不定有某种目的,又或许……”

    “他是特意让我去神之墓,找菩提心。”君慕倾继续接下去,将别人元素融进自己身体,要是只有这办法,那他就一定想得到菩提心。

    “你知道就好,我和血魇,毕竟是兽族的魔兽,插手人类世界的事情,说不定天下会大乱。”玄金担忧地说道,不过这个人类要是不醒,这天下真的会大乱。

    “不是还有我在吗?”玄武推开门,从外面走进来,身边还跟着青衣女子,身上盘旋着一条栩栩如生的青龙。

    “无泪!?”君慕倾惊讶叫道,“魔兽气息,青龙!”

    无泪迈步走过来,额上水滴形状的图腾消失,双眼中那淡淡的蓝色,此时也变成了青色。

    “她还是人类,什么青龙!”玄武嘀咕道。

    “呃,君慕倾,这个我只是拥有青龙的丹元,不算魔兽,不过总的来说,我算是兽人,不过拥有的是兽身,不是人类身体,是龙族和人类的孩子。”无泪无奈说道,她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也吓了一大跳。

    君慕倾阵阵凌乱,这都是什么事,在这么忙的时候,还出现这么一个惊人的消息。

    “在得到青龙传承,说不定能成为青龙神兽。”玄武鄙夷地说道,谁让这丫头得到了青龙丹元,也就是说青龙已经死了,唯有找到它的传承,还有丹元,才能继承青龙之位。

    “上古四大神兽,青龙居然已死。”寒傲辰淡淡说道,那就要有新的青龙才行,非眼前这个人莫属了。

    “有传承,不算死。”玄武立刻说道。

    “那你上次带着她到神族,是为了找传承?”小巧的身体从玄武身后爬上来,碧绿色蛇身出现在玄武肩上。

    “算是。”结果没找到。

    “一起去神之墓看看。”君慕倾轻描淡写说道,仿佛去神之墓,并不是什么难事。

    去神之墓看看!

    纳兰琉差点吐血,神之墓说是去就能去的地方吗?那里可是神之墓!

    还有,这么多魔兽是怎么回事!?

    她身边跟了那么多魔兽,现在竟然还出现上古神兽,刚刚说话的其中还有一个叫血魇,血魇,魔兽之中,只有一个叫血魇的,那便是赤焰兽血魇!

    幻觉吗?

    “倾儿……”凤逸轩看着走进来的人,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声音,上古神兽!青龙!跟倾儿还很熟的样子!

    呃……

    君慕倾扭头看向身后,映入眼帘的就是纳兰琉和凤逸轩睁大双眼的表情。

    “这个,事情比较复杂,一时半会也说不清楚。”事情真的很复杂,而且的玄武一定不会希望有人听到自己和他遇到的经过。

    “呼呼。”小四拉了拉君慕倾的衣袖。

    “哪里是神之墓?”君慕倾看向小四,它在神之墓住了那么长时间,不知道什么地方是神之墓?

    “呼呼。”

    “小四以前住的地方还记得吗?”君慕倾囧囧问道,上古那些人做了什么,把小四在关在宫殿里面,还不告诉它那是什么地方。

    “呼呼。”小四皱眉回答,看表情就知道,它非常不愿意回去。

    “我们先回去一趟,小四不是说,还要给我拿石头吗?”君慕倾笑着说道,上次进去她没顾得上拿里面炼制神器的矿石,这次回去可以拿点出来。

    小四想了想,迟疑点点头,狰狞脸部,皱在一起,显得更为狰狞。

    “你知道回去的路吗?”寒傲辰淡淡问道。

    “呼呼!”小四忿忿看了一眼寒傲辰,扭头看向一旁。

    玄武额角滑下一滴冷汗,这小魔兽哪里来的?他怎么从来没见过,还呼呼的,都听不明白它在说什么。

    “什么意思?”凤逸轩嘴角抽搐的问道,半天都偶没听明白在说什么,果然,倾儿变态的程度,已经到了非人类的地步。

    “小四说,只能带我一个人进去,其他人一个都不带。”君慕倾一阵狂汗,小四果然是知道怎么找到神之墓。

    “为什么?我们也要进去找传承。”玄武急忙说道,那么多地方,他们就神之墓没找过了。

    “呼呼。”

    “这又是什么意思?”玄武满头黑线问道,这是什么魔兽!

    “神之墓不会残留传承,上次光明独角兽的传承,能够完好保存,是它将自己菱角留下来。”这也是为什么独角兽最后会把菱角给她,传承给了小银,菱角过一段时间就会消失。

    “呼呼。”小四继续说道,湛蓝色的眼睛溢出笑容。

    君慕倾猛地一愣,惊讶的扭头看向小四,眼中露出疑惑。

    ------题外话------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