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飓风啸!”狂风在空中拂过,吹散着一切,狂风如同利刃,吹打在众人脸上。.乐文移动网

    光明之神脸上露出不屑,光明之力在她手上夺目耀眼。

    “君慕倾,你的即便晋升到至尊,也奈何不了本神!”光明之力飞扬,折射出五光十色,光芒凝结成利刃,迎向才击打而来的飓风。

    风之极品!

    君慕倾竟然把五种极品元素都聚齐,若是她还能拥有暗元素,以无边黑暗之界尊主的力量,她得到暗元素极品也是轻而易举,只可惜,君慕倾无法拥有暗元素,暗元素和光元素注定不能同体!

    “光明之神,你废话太多了。”君慕倾冷声回答,奈何不奈何得了,不是她说了算。

    废话太多!

    光明之神忿忿看了一眼君慕倾,脸上露出阴狠的笑容。

    她就不相信,君慕倾能奈何自己!

    “对了,光明之神,你不打算用刚才那招了吗?你最得意的招数,都杀不了我,看来,你注定是死在我的手上。”君慕倾冷声说道,冰冷的眸子闪烁出狡黠。

    刚才那招!?

    听到君慕倾的话,魔兽们纷纷打了冷颤,刚才光明之神的那招很厉害,他们要不是躲的快,一定都搭进去了。

    “刚才那招是什么招数,我怎么看着君慕倾这是在挑衅?”雷霆难以置信地问道,那语气,那神情,不就是在挑衅!

    玄武看了一眼雷霆,好像在无声的说,你说对了,这就是在挑衅。

    “光芒普照!”光明之神咬咬牙,刚才的那招,现在要是能用上,她早就把君慕倾碎尸万段了,哪里还用得着她提醒自己该怎么做!

    “十方火盾!”血焰火燃烧而起,在君慕倾面前竖立着一块又一块的盾牌,挡住凝聚成光明之力凝聚出的利刃。

    “君慕倾,你只会防御,算什么本事!”可恨的是,君慕倾这面火盾,自己的斗技就竟然冲不破。

    只会防御?

    红眸中折射出狡黠光芒,君慕倾身上笼罩着一层薄薄的红光光芒,十方火盾伫立在面前,牢牢防护,将一切阻隔在外。

    “光明之神,你应该凝聚不了刚才的斗技了吧?”质疑很轻很轻,却清楚在场所有人都听的非常清楚。

    刚才的斗技凝聚不了了!

    女神宫所有人惊讶的看着光明之神,女神无所不能,小小的斗技,岂会的难到她!

    君慕倾在胡说!

    “你胡说!”光明之神脸色僵住,眼中出现一丝慌乱,她是从什么地方看出来的,怎么知道自己已经无法在凝聚刚才的斗技!

    殷红唇瓣勾起冰冷弧度,君慕倾身上红光齐聚在手上,红色小球慢慢凝聚而成。

    “灰飞烟灭!”

    胡说吗?是戳中了她的心事才对!

    灰飞烟灭!

    在场魔兽纷纷打了冷颤,吞了吞口水,准备随时撤退。

    灰飞烟灭他们看过不知道多少次了,这个斗技的厉害他们也清楚知道,那绝对是毁灭,绝地毁灭!

    “你们还是防御一下比较好。”寒傲辰淡淡说道,不急不忙从纳戒里面拿出一件神器,一道无形力量立刻笼罩在他的身体周围,将所有力量阻隔在外。

    看着寒傲辰的举动,魔兽们不禁碎觉抽搐,无耻,太无耻,把神器都拿出来了!

    “为什么?”玄武愣愣问道,这招他还没见过,有必要看一下。

    寒傲辰没有回答,漠然地收回双眼,注视着君慕倾,脸上露出绝美的笑容,优雅尽显无疑。

    斗技久久无法凝聚,光明顶上做好防御的众人,小心翼翼从神器后面走出来,发现什么都没有,脸上不禁一阵恼怒。

    他们被骗了,什么灰飞烟灭,根本就是假的,听着可怕,其实什么都没有!

    君慕倾只是吓吓他们而已,她根本就凝聚不出什么斗技,手上红光,最多也只是火元素,没有什么可怕的。

    “君慕倾,虚张声势的功夫你倒是做的不错!”她还以为是什么厉害的招式,现在看起来,什么都没有,一切都只是君慕倾的虚张声势!

    君慕倾没有回答,双手翻滚着手上越来越强大的力量,力量好几次差点的冲开她的双手。

    见光明之神松懈下来,魔兽不禁捂脸,虚张声势,她很快就会知道自己错了,还错的很离谱。

    “灰飞烟灭!”

    君慕倾双手挤压手上红光,脸上露出冰冷笑容,强大力量在空中肆意,充斥着空中每一个角落,精神力托起手上强大力量,君慕倾猛地把红光推出。

    “轰!”

    红光之力在空中炸开,仿若一个巨大烟火,在空中炸开炫丽火花。

    强势震荡从空中横扫而过,红光躲所到之处,都震起剧烈波动,铺天盖地,仿佛要毁灭天和地!

    强大光芒往四周飞散,如排山倒海一般疯狂冲击,君慕倾迅速从空间里面拿出青铜盾挡在面前,赤血宝玉中还延伸出一道灼热的温度,将她身体包裹。

    “我靠!”玄武看着飞来的力量,不禁大爆粗口,一面水元素盾牌立刻出现在他面前。

    雷霆阵阵惊悚,毫不犹豫凝态兽身,腾空往空中飞去,以本身之力,化解冲击而来震动天地的力量。

    魔兽们早已经的不知道去了何方,唯一还能冷静站在原地,脸上带着笑容的人,也只有天地间那一抹傲立的黑色身影。

    “快跑!”焚杀睁大双眼,看来飞来的力量,是失声吼道。

    这股力量,这股力量!绝对超过了至尊该有的实力,就连至尊也能杀死!

    光明顶刚才还在不屑的人,撒腿就往的女神宫跑去,连身后都不敢多看一眼,用上全身的力气往前面跑去。

    巨大强悍的力量从身后追来,他们明显感觉到那让人头皮发麻,毛骨悚然的力量,这个时候,真的恨不得爹娘再多给他们两条腿。

    “女神!”焚杀着急叫道,这股力量,女神也不能抵抗!

    光明之神双手紧握,愤怒地看着君慕倾,“谁说我不能凝聚,君慕倾,你等着看我怎么毁了你!”

    光明之力在光明之神身上大作,她张开双手,脑中已经无法思考自己在做什么,看到面前狂肆冲击的强悍之力,光明之神更为疯狂!

    “女神,你不能!”焚杀急忙叫道,女神不能在凝聚那道力量,一定不能再凝聚,再凝聚后果只有一个!

    光明之神这个时候哪里能听到焚杀的声音,妒忌犹如野草在疯狂蔓延,她一心想做的事情,那就是杀了君慕倾,杀了她!

    “轰隆隆!”

    眨眼之间,红光飞扑向光明之神,眼看着就要将她吞噬。

    白色身影从空中闪过,瞬间出现在光明女神面前,焚杀张开双手,身上光明之力将他紧紧笼罩,用光元素凝聚出一块盾牌,以自己身体为阻隔的盾牌!

    “砰!”

    席卷震慑的力量,将两人吞噬,空中震荡出强悍晃动,天空都像是摇摇欲坠一般。

    翻滚的气波在空中不停乱窜,一时间,空中震荡出的力量,炸开了层层强悍波动,疯狂毁灭一切!

    “谁让你挡在我的面前!”一声嘶吼在强悍波动中响起,直冲云霄。

    君慕倾收盾牌,余力划过她的身体,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

    “都为你死还不领情,该多丧心病狂。”君慕倾不禁轻啧,注视着远处挡在光明之神面前的男人。

    他为光明之神挡下一切,换来的也不过只是一声呵斥,没有半点心痛,感动。

    “咔嚓!”白色的面具从脸上脱落,白色衣服上面染上鲜血,焚杀单膝跪在地上,不停咳嗽着鲜血。

    “滚!没有你,本神也能挡住!”光明之神一把推开焚杀,谁让他多管闲事,君慕倾根本就奈何不了自己,谁让他出手!

    那苍白的脸色抬起,焚杀眼中露出一抹痛楚,嘴角却在缓缓上扬。

    君慕倾看向焚杀,红眸之中闪过一丝诧异,箭步走去,瞬间出现在焚杀面前。

    “你……”和天才老爹好像,她没见过天才老爹,但是见过他的画像,眼前的男人真的好像天才老爹。

    焚杀慢慢站起来,擦拭着嘴角鲜血,“如何,很惊讶吗?”

    “不惊讶,一个盗用别人脸的人,有什么好惊讶的。”君慕倾冷声说道,用天才老爹的脸,难怪一直带着面具!

    “呵!我这一生都没做过自己,永远只是他的影子,甚至还不惜换了他的脸!”只是为了能陪在她身边,每天看着她,希望她有天能回心转意!

    “错了就是错了!你最不该,就是用我父亲的模样!”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这个人,有什么可同情的,就算他再爱光明之神,用别人的样子来爱,这算什么爱!

    “我没有错!”焚杀咬牙说道:“最大的错,就是你的出现!”

    君慕倾要是没有存在,女神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让开,你要死,别死在本神面前!”光明之神一把推开焚杀,厌恶地说道。

    “薄情寡性,光明之神,还真是圣洁光明之神。”君慕倾冷冷说道,手上凝聚的强大力量,那气息和灰飞烟灭的力量非常相似!

    光明之神双眼睁大,迅速转身往女神宫的方向走去,到这个时候她也不得不承认,君慕倾凝聚出来的力量,要不是焚杀帮她挡住,自己也不可能安然无事!

    只是,他死也不该还用着凤夙的脸!

    “噗!”焚杀看着光明之神离开的方向,跌倒在空中,以最后的力量支持自己身体浮在空中。

    “想走!”君慕倾手上力量迅速加大,红光倾泻而出,往光明之神离开的方向追去。

    光明之神看了一眼身后,脸上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直接走进女神宫。

    “轰!”

    无形力量挡在的光明顶周围,发出淡淡白色光芒,强大意念在防守者光明顶。

    “意念之力!”

    黑色身影出现在君慕倾身边,柔声说道:“倾倾,这就是只有光明之神和黑暗之神才能拥有的信念力量,是信仰他们人凝结而成,信仰越深,力量越大,用一般的斗技,打不破这层力量。”

    “最后还让她逃了!”君慕倾不满地轻哼一声,信念!人的信念果然是一种很可怕的东西。

    “逃不掉。”光明之神不可能永远待在光明顶,这层信念屏障,也不可能永远存在。

    “咳咳,你们奈何不了女神,奈何不了她!”焚杀猛地咳嗽,为她而死,是自己的心愿,现在达成心愿,他该高兴。

    君慕倾冷冷看了一眼焚杀,那苍白无力的脸色,让赤红眸子闪烁出杀意。

    这个人,用她老爹的样子去侍奉光明之神!

    “女神她不爱凤夙,她不爱任何人,对凤夙,只是一种征服,得不到便想要的征服!君慕倾,你迟早会死在女神手上!”女神不爱任何人,这些年他跟在的女神身边非常清楚,甚至对凤夙,女神也从来没爱过。

    君慕倾皱了皱眉头,得不到想要的征服,光明女神果然是个疯子。

    焚杀讥讽一笑,双眼闭上,他仿佛能听到元神破碎的声音,慢慢破碎,直到最后消失。

    “死的还挺快!”君慕倾眼中隐约带着怒火。

    “光明之神暂时不会出来光明顶。”寒傲辰拉过君慕倾,往和光明顶相反的方向走去。

    君慕倾跟着寒傲辰的步伐,往前面走去:“我知道,这层屏障也打不开。”

    信念之力,现在光明之神剩下的,也只有神族信众的信念。

    “想去哪里?”寒傲辰笑着问道。

    “凤家。”她想知道当年天才老爹怎么惹上光明女神这朵毒桃花。

    “回凤家!”玄武立刻出现在君慕倾面前,他还记得,君慕倾是凤家家主,他太好奇君慕倾什么时候和凤家扯上关系,还成了凤家家主。

    君慕倾看了一眼玄武,冷声问道:“你也要去?”

    “想去看看,传说中的凤凰涅槃之地。”其实他比较想知道君慕倾和凤家的关系是什么的。

    雷霆轻咳一声,从空中走下来,沉声说道:“我就不去了。”

    “主人,光明之神死了吗?”吱吱兴奋从空中跑过,跳到君慕倾怀里,刚刚她可是听到很大动静,还闻到血腥的味道。

    “没有。”要不是焚杀挡住灰飞烟灭,也许光明之神现在已经是半死不活。

    “那人呢?我们干嘛回去!”光明之神都没死!

    几道身影从山林中走来,出现在君慕倾面前,霸嚣不悦地说道:“光明顶有种很奇怪的力量,不然你以为我们打了这么长时间,为什么光明顶没有任何损伤。”

    “那是信念之力,我们族曾经见过。”白絮轻哼一声,这个光明女神元气还真好,有人帮她挡死,还有这么强大的信念之力保护,一时半会杀了不了她。

    “光明之神,黑暗之神!”一个被人救走,一个躲起来了!

    君慕倾越想脸色越阴沉,这两个人命还真大!

    “光明之神和黑暗之神哪里有那么容易死,他们好歹也算冠上了神的头衔,光明和黑暗自古就很难掌控。”雷霆缓缓道,别人要伤他们连个都不容易,还没有谁能像君慕倾这样。

    黑暗之神逃了,连黑暗之神的位置都没要,光明之神躲起来了,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你可以走了。”玄武挥挥手,他说的这些大家都知道,就没有必要再说了。

    “是,陛下。”雷霆无奈看了一眼玄武,转身离开。

    “主人,我们现在要做什么?”吱吱疑惑问道,光明之神躲起来了,又杀不了。

    “先回凤家。”除了老爹的事情,她还想知道帝神和钟离家的,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在意帝神和钟离家的关系,纯粹就是想知道,也是是因为老师也不一定。

    “是。”魔兽立刻应道。

    涅槃之巅,风光依旧,唯一和往日不同的,就是气氛变得很压抑。

    “还没消息吗?”纳兰琉着急问道,她家的小慕慕去哪里了?到现在还没有消息!

    “不过听说魄护卫已经回去云霄之顶了,说不定倾儿会很快回来。”凤逸轩眨了眨眼睛,其实他自己都不相信这个说法。

    最神奇的,他觉得还是神族的流传的消息,突然什么都没有了,好像就有人在幕后做了什么。

    “凤……”

    “家主回来了!”

    “家主!

    房间里面站着的两个人相视一看,立刻飞快走出房门,往外面走去。

    君慕倾刚刚回到凤家,就听到狂欢的声音,一声响起,几乎凤家每个人都冒了出来,一看到她就是一阵狂呼。

    这是,什么情况?

    君慕倾嘴角抽搐地指着面前,她就是离开凤家一段时间,这些人干嘛这么激动?

    “小慕慕!”紫色弧度划过,纳兰琉飞速走到君慕倾面前,伸手就想抱住眼前的人。

    君慕倾脚步稍稍往旁边走了一步,伸手拦下纳兰琉热情的拥抱,“奶奶,我又不是小孩子。”

    每次她一回来,总要抱她一下。

    纳兰琉笑眯眯走到君慕倾面前,脸上露出笑容:“你不就是小孩子,才二十岁,你老爹当年二十岁的时候,还不知道在哪里偷鸡摸狗。”

    黑线不停划落,君慕倾看着纳兰琉,表情不停抽搐,就没见过谁这么说自己儿子的,偷鸡摸狗!?

    玄武差点被口水呛到,偷鸡摸狗?她说的是君离?可是不太像,君家和凤家又没有什么关系。

    “奶奶,不如你多说一点老爹的事情。”君慕倾笑着问道,她正想问老爹的事情。

    “有什么好说的,我都忘记了。”纳兰琉挥挥手,不在意地回答。

    魔兽们一阵鄙夷,忘记了她还能记得的凤夙二十岁的时候,老是做一些偷鸡摸狗的事情?

    “光明之神的你不会忘记吧?”君慕倾冷声问道。

    纳兰琉微微一愣,立马说道:“小慕慕,你老爹和那个女人可没什么关系,当年是她听说你老爹的天赋,就死皮赖脸到涅槃之巅住了好几个月,把你老爹直接吓的离家出走!”

    啥!?

    君慕倾看向纳兰琉,虽然这个祖母的话有个时候让人摸不着头脑,但是她绝不会夸大其词,也不会乱说一通。

    “娘,二哥当年离开,和光明之神没关系。”酒千醉满头黑线走来,为什么他刚到,就能听到他这个老娘在这里说乱用词语。

    当年光明之神到涅槃之巅,二哥刚刚的出去,所以光明之神为了等二哥,就在光明顶住了好几个月,可二哥就是一直不回来,她后面才离开的。

    魔兽们纷纷一阵汗颜,这才是真相吗?

    寒傲辰优雅神情,出现几丝裂缝,可以看出,纳兰琉刚才的话,多有杀伤力。

    “来来来,小慕慕,奶奶必须要好好解释一下,我们去大殿说!”说着,纳兰琉拉着君慕倾往大殿走去,心里一块巨石悄然落地,眼中溢出狂喜的笑意。

    他们家的小慕慕回来了,平安无事的回来了!

    “我们赶紧进去。”酒千醉擦了擦额上冷汗,让她这么说下去,那绝对是另外一个版本。

    他就不明白了,明明老娘心里很清楚,为什么说的时候,就和真相差一大截,事情虽然都有发生过,但是……真不是那么回事!

    寒傲辰看着空荡荡的手,皱了皱眉头,迈步走向大殿。

    ------题外话------

    25号抢楼活动,某甜等整理出来就会送出,亲们表急噢…

    留言活动以某甜后台显示的时间为准,盗版的亲留言,也不会有奖励发送。

    再来就是文文的更新事宜

    明天同事结婚,叫了某甜出去,回来的时候有点晚,赶不上万更…

    最后,文文已经在逐渐收尾,所以以后不能一直万更,因为某甜还要准备新文,而且年底有很多事情要忙(上班族年底大忙啊!),种种原因,以后某甜万更,就当时补回以前欠的字数吧,甜甜会尽量万更滴说,么么哒!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