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魄护卫,我们家主已经闭关了。网值得您收藏。。”凤逸轩看向来人,还没见过他这么匆忙的模样。

    “这么快!”魄停下脚步眉头紧皱,君慕倾已经闭关了。

    酒千醉瞪了一眼魄,他们家丫头闭关,他们都没说快,“发生什么事情?”

    “你们最近都没出去凤殿?”魄疑惑反问,他都是刚刚才听到,这件事情刚刚传进大央城。

    “直接说。”最近当然没有出去。

    “光明之神对君姑娘下了追杀令,至于理由,就是光明独角兽,光明之神说凤家家主抢走了她坐骑。”抢走了光明之神的坐骑可不是开玩笑的,现在神族已经质疑纷纷。

    “什么!”酒千醉立刻从地上跳起来,脸上燃烧起怒火:“你说那个女人!光明之神那个不要脸的婊子说老子家丫头抢了她独角兽!她还要不要脸,你赶紧把她叫到凤殿,就算老子不打女人,也要踹她两脚!”

    “这件事情什么时候发生的?”发生这么重要的事情,凤家怎么没传来消息。

    “说来也奇怪,这件事情好像是故意避开凤家还有大央城,等传到凤家和大央城的时候,神族所有人都已经知道。”魄额角滑下一滴冷汗,凤三爷会不会激动了一点。

    “光明之神!”凤逸轩脸上闪过一丝阴沉,光明之神居然用出这种招数!

    “神族的人也相信了?”酒千醉急忙问道,该死的,居然没有想到光明之神会用这招。

    传遍神族,才让凤家和大央城知道,这明摆着是阻止丫头早点知道这件事情,现在神族所有人都知道,这件事情,哪里还能阻止。

    这个女人还真什么事都能做出来!

    “不会有人不信。”魄淡淡说道,毕竟光明之神是神族公认的纯洁之神,而独角神兽,则是光明的神兽,一直以来的独角兽都是光明之神的坐骑。

    “他们眼睛瞎了!?”酒千醉怒吼道,她光明之神选的时间还真是好,在丫头闭关的时候。

    魄站在原地,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即便很多人心里有数,也有很多人看到当天光明神兽晋升的时候,称呼君慕倾为主人,神族其他人却不会相信。

    “我去找君姑娘。”魄沉声说道,光明之神这次做的太过分了一点。

    “我们都不知道她去哪里了!”凤逸轩脸色越来越阴沉。

    “我会找到她。”说完,魄转身离开。

    凤逸轩看了一眼离开的魄,立刻看向酒千醉:“三叔,召集凤凰铁骑,凤家不能对这件事情坐视不管!”

    “当然,丫头可是凤家家主,还是老子家的丫头,老子绝对要管!”酒千醉一口一个老子,完全不理会自己的现在的形象。

    两道身影迅速走开,往两个不同的方向走去。

    在他们两个离开以后,空中出现几道身影,眼中沸腾着杀意。

    “光明之神不愧是光明伪神,这么不要脸的话都能说。”闪电不满哼到,光明之神当他们是死的,他们召集魔兽,还怕弄不死一个光明之神!

    “都说是万人骑,还有什么事,是她做不出来的!”火镰脸上一片愤怒神色,双拳紧握,要是光明之神站在他面前,还不知道要被他揍成什么样子。

    相思双手环胸,脸上闪过冷意,“怎么,我们就任由光明之神胡作非为?”

    君慕倾是闭关了,他们都还在外面,什么都不做可不是他们的风格。

    “当然不行,既然神族已经大乱,不如再让它乱的彻底一点,就算是兽王,也阻止不了我们!”一向冷静的霸嚣,此时语气中也带着怒火。

    “谁敢阻止,杀了不就行了。”水刃温和的笑着,但是笑容之中却没有一丝温度。

    没有闭关的魔兽脸上,都露出嗜血的笑容,只怕光明之神也没料到,她这次没有忍住妒意,做的一件事情,会让神族有翻天的巨动。

    魄匆忙往院中走去,脸上一阵着急,君慕倾居然这么快就闭关了,还以为她会等两天。

    看着面前被阵法封锁的地方,魄第一次觉得这个地方早就该拆掉。

    “怎么会在这个时间闭关!”魄着急说道,要是这个时候没有站出来说清楚,神族的人一定会认为她这是心虚。

    白色身影在魄头上盘旋,汐颜疑惑低头问道:“人类,你在这里做什么?要是等那个人类,还是先回去吧。”

    她也已经等好几天了,都没看到那个人类出来,这座山它还进不去。

    “她进去几天了?”魄立刻问道。

    汐颜落在一旁石山上面,歪着头想了一会,才缓缓开口:“她拿到令牌的第二天,就进去了,不过在那之前,好像还有几头魔兽被她送走。”那情况她都看到了。

    “六天!”都进去六天了,那么早进去,难怪连无边黑暗之界都没有传来消息。

    光明之神消息就算在隐蔽,要瞒过无边黑暗之界,还是没有多大可能,结果事情就在他们两个双双闭关的时候发生。

    要不要这么巧!

    “那她有没有说过什么时候出来?”魄很难想象有一天,自己会和一头魔兽打听人类的下落。

    “要是说了我还会等在这里吗?真笨。”汐颜白了一眼魄,这个人类太笨了,决定不和他说话。

    魄:“……”

    笨?被一头魔兽说笨!

    一人一兽相互瞪了一眼,站在阵法外面静静等待,对于外面的事情,毫不知情。

    光明之神传出自己独角神兽被凤家家主所躲,神族众人愤怒,特别是的光明之神的信众,都想着让君慕倾把独角兽交出来。

    光明顶上,光明之神半躺在床榻上,春光若隐若现,站在下方的人用尽全身力气,才忍住冲上去的冲动。

    “怎么样,君慕倾出现了吗?”光明之神冷笑着说道。

    “女神英明,从消息传出去后,也不知道为什么,君慕倾就像是消失了一样,再也没有出现在神族。”那人立刻擦了擦口水,俯身说道,一双眼睛直直盯着的的光明之神,若是可以,他早就扑了上去。

    光明之神动了动身体,嘴角含着笑容,闭月羞花容颜上,绽放出绝美笑容。

    “那独角神兽呢?”一定,一定要把独角兽从君慕倾的手上抢过来!不管付出任何代价,都要抢过来!

    独角神兽,只能是她,她才是光明之神,君慕倾什么都不算!

    那人皱了皱眉头,疑惑说道:“说来也奇怪,君慕倾消失不见了以后,独角神兽也不曾出现过,她的魔兽都留在凤殿,就是没有见过独角神兽!”

    “啪!”

    光明之神狠狠拍了一下身边小桌子,娇容之上狰狞扭曲。

    “她一定是把独角神兽藏起起来,给本神找,找到独角神兽,杀了君慕倾,我要杀了那个女人唯一的血脉!”光明之神怒吼道,脸部狰狞可怕,她完全像换了一个人。

    胸前的傲挺引起情绪波动,在不停抖动,雪白肌肤不经意间撩起一角。

    站在光明之神面前的男人吞了吞口水,不自觉抬起头,出尘的俊美脸上有那么一阵的呆滞,却很快回过神,收起自己的心思。

    “是!”男人立刻应道,“属下告退。”

    听到男人隐忍的声音,光明之神狰狞的脸上再次绽放笑容,白色身影闪过,她整个身体已经挂在了男人身上。

    “苏,你是不是生气了,我刚刚不是在对你发火。”光明之神贪婪的看着面前的男人,用自己的身体摩擦着的男人的身体。

    那双迷离的双眼,仿佛透过这个男人在看着另外一个人,那个她真正想要看到的人。

    男人身体一僵,隐藏住眼中的痛楚:“没有。”

    苏……他真的很想推开这个女人,告诉她自己不叫苏,而是焚杀!

    可是他做不到,尽管理智想要推开她,身体却做不到,而他的心更加做不到。

    “苏,我知道你在怪我,是我不好,你不要离开我,不要跟着那个女人走!”光明之神紧紧抱住焚杀,那模样娇弱可怜,是个男人看了都会有恻隐之心。

    “女神。”焚杀沉声叫道,心底一丝抽痛,他就知道,这个女人疯了,想要得到另外一个她没得到的男人疯了!

    “我喜欢你叫我女神,这样,你就是我的,只属于我一个人,就算是死,也只是我一个人的!”光明女神疯狂大笑,指甲陷入被她拥住的那人肉中,也浑然不觉。

    “你的脸,你不羁,我都要征服,没有男人能逃开我的手心,没有男人!”光明女神猛地撕开的面前男人的衣服,大笑着说道。

    焚杀站在原地,任由光明女神疯狂的举动,他的身体,他的心都在慢慢沉沦,仅有的理智在慢慢淹没。

    “砰!”

    空中传来一声巨响,屋顶被重击的力量轰然炸开,焚杀立刻回神,搂过怀里的人,立刻闪身走到一旁,眼中露出肃杀。

    光明之神仿佛还在自己的世界,对外面的事情还浑然不觉,将焚杀身上仅有的几缕碎布扯下。

    “啧啧,没想到光明顶一行,能看到最圣洁女神的淫荡行为,果然是被万人骑的光明女神!”火镰看到眼前的一幕,不禁狠啐,没想到光明女神会这么主动,好像欲不求满一样,疯狂掠夺。

    焚杀手上出现圣洁光明的力量,凝聚出一缕强光,往屋顶被轰开的洞口砸去。

    “想杀人灭口吗?这么不行,我得把这件事情告诉到神族所有人都知道!”火镰闪身离开,迅速离开屋顶。

    光明女神迷离双眼,闪烁出杀意,她放开抱着焚杀,慢慢捡起脱下的纱衣,脸上没有丝毫尴尬。

    焚杀全身**,没有光明之神的命令,他不敢动。

    “焚杀,杀了他,他是君慕倾的魔兽,不能让他离开光明顶!”这件事,也绝不能让外人知道,也不能让别人知道,在她的光明顶,还有焚杀这么一个男人。

    这些事情一旦被外人知道,她最不愿意想起的耻辱,到时候神族就会人尽皆知。

    “是。”焚杀底下头,大步走出去,身上没有半缕遮掩,也丝毫没有介意。

    光明之神住的宫殿,没有命令,没有任何人敢进来,焚杀即便这么走出去,也不会有任何人看到,更不会知道还有他这么一个人存在于女神宫。

    两道身影从空中闪过,火镰急忙走在前面,还不忘大声说道。

    “哈哈,打扰你和光明女神的好事,是我不对,不过我现在已经离开了,你们可以继续继续。”光明女神啊,说她圣洁,就没见过比她根据更淫荡的女人。

    “你最好站住,我留你全尸!”他逃不出光明顶。

    “留我全尸,我好怕怕。”火镰拍拍胸口,看着追上来的人,一阵鄙夷。

    这个人类居然可以和那么多男人分享一个女人,就算是他们魔兽,一生也只会认定一个伴侣,连兽都不如!

    不得不说,光明女神的魅力真大,让这么多人对她死心塌地,还为她保持着圣洁的名声。

    “君慕倾在哪里,带我去找她!”君慕倾没出现,出现了一群魔兽,但是只要这群魔兽在,君慕倾就逃不了。

    火镰笑着停下脚步,脸上裂开一个笑容:“想找我主人,不行不行,就你这样货色,还有你这双眼睛,会亵渎我家主人的。”

    “找死!”光明之力在焚杀手上飞涌而出,刚才那俊美的脸上,此时带着一块白色面具,遮住了那俊美轮廓。

    火镰手上立刻燃烧火焰,双掌拍出,火焰迅速飞出。

    兽身显现,巨大身影出现在空中,烈焱金虎闪烁出得意笑容。

    “尊君王级别!”焚杀愣了愣,随即立刻展开攻击。

    “哈哈,我现在可以告诉你,你中计了,不过想要摆脱我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火镰无耻大笑道,那笑容怎么看怎么欠揍。

    “什么!”焚杀的猛地看向身后,十几道身影围向光明顶,都是擎天巨兽!

    “吼!”

    光明顶下面的树林,阵阵晃动,以往沉寂的魔兽此时躁动不已,一齐攻向光明顶。

    焚杀眼中露出狰狞杀气在身上涌现,他放声大吼:“光明信众何在!”

    声音震动天地,光明顶周围都发生一阵细小的晃动。

    “在!”

    “在!”

    “在!”

    “守护女神!”焚杀再次吼道。

    “是!”

    “是!”

    “是!”

    应和的声音立刻响起,光明顶上出现密密麻麻的人,守在光明顶周围,阻止魔兽进攻。

    火镰看着焚杀全部心思放在光明顶上,转身撒腿就跑。

    “今天就不陪你们玩了!”一溜烟火镰已经走出了很远,只看到空中一个残影飞速划过天际。

    火镰刚离开,刚刚出现在光明顶上的十几头魔兽瞬间消失,光明顶下方的魔兽躁动一下子也停止了下来,不在有半点动静。

    焚杀看的一愣一愣的,他还没回过神,火镰就已经离开了,就像是不曾出现过。

    “收兵!”焚杀大手一挥,转身往回走去。

    光明顶信众疑惑相视一看,还是收起了手上的兵器,往周围散去。

    白色身影出现在光明顶上空,俯身看着正要离开的焚杀。

    “你就是刚才和光明之神在那啥的那个人类?”雪姬眨了眨眼睛,怎么带上面具了,火镰那家伙不是说光明之神眼光不错。

    “你是谁!”焚杀眼中露出杀意。

    一声兽吼发出,雪姬立刻变回兽形,洁白蓬松的身体傲立在空中。

    “你也是君慕倾的魔兽!”今天这是怎么了,君慕倾的魔兽一而再出现在光明顶,君慕倾难道也到了光明顶上?

    想到这里,焚杀匆忙炮回光明顶,顾不得雪姬在后面攻击。

    看到焚杀离开的背影,雪姬额上滑下黑线,她都还没动手,这个人类跑这么快做什么!

    “怎么样?看到没有?”暖暖立刻凑到雪姬面前,着急问道,刚刚离开的那个人,真的很好看吗?

    “没有。”雪姬凝态人形,摇了摇头,她什么都没看到。

    “这不是关键,也不是重点,你们说这样就能让光明之神暂时不去找主人麻烦?”他们都不知道主人去了哪里,光明之神怎么会知道!

    “反正在这里,我们闹他一个天翻地覆,光明之神找死,主人当然要成全。”风刃脸上露出笑容,揉了揉拳头,找死嘛,就别怪他们不客气了。

    “就这么决定!”所有魔兽异口同声回答。

    在光明之神坐骑被君慕倾“夺走”的消息传出来后,神族又传出一件消息,光明顶被是魔兽围攻,谁也不知道原因是什么。

    兽之界中,雷霆听到这个消息,忍不住大笑起来,听到这个消息大笑的魔兽,他绝对是第一个。

    “雷霆,你怎么还能笑的出来!”兽王脸色阴沉着问道。

    光明之神那个女人,知道是魔兽在她的光明顶捣乱,还不派人到兽之界,其实他们兽之界什么都不知道,就连魔兽为什么会这样都不知道。

    “兽王,这件事情我们最好别插手,光明之神就算派人来,最好说兽之界一切正常。”雷霆收起笑容严肃说道,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相信那个丫头的能力,能把这个神族搅得天翻地覆。

    “其实我最想知道的是,君慕倾为什么能驾驭魔兽,她只是人类!人类!”人类能驾驭魔兽,那兽族还不大乱。

    “君慕倾的身份,到现在还是个谜,兽王,难道你没有几分猜测吗?”雷霆沉声问道,这些事情,他们都应该有猜测。

    兽王脸色一僵,他当然有猜测,只是没有得到证实,也不敢乱说。

    “兽王,光明顶的人求见。”红色身影闪过,不等兽王说话,消失在大殿之中。

    “兽王您自己慢慢说,属下告退。”雷霆抱了抱拳头,这件事情他就不管了,光明之神敢这么做,那丫头会放过她就真的见鬼了。

    说谁谁到,光明顶的人还来的挺快的。

    兽王满头黑线看着离开的雷霆,他倒是了解君慕倾!

    白色身影匆匆走过大殿,看到兽王其它来不及多说,直奔主题。

    “兽王,你是兽族之王,为什么魔兽会在的光明顶动荡!”来人厉声呵斥道,光明顶这几天饱受魔兽摧残,每次要动手,那些魔兽就会消失。

    兽王双眼锐利的看着来人,脸色阴沉:“你光明顶的事情,与吾兽族何干,兽之界魔兽不曾躁动,神族魔兽也不曾躁动,只有你光明顶的魔兽如此,你们何不在自己身上找找原因!”

    “这……”光明来人立刻被塞住,他们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情,被魔兽围攻!

    “滚出兽之界,本王还能当你从来没有来过!”兽王大手一挥,直接赶人。

    他为什么要听雷霆的,不就是君慕倾和光明之神的恩怨,怎么会突然扯上兽族,君慕倾还不知道用什么办法在号召群兽。

    光明来人神情尴尬至极,看到兽王坚决的态度,转身离开。

    看来,想让兽王出手帮忙的是不可能了!

    注视着离开的人,兽王皱了皱眉头,有必要去看看兽族史典,看看君慕倾为什么能号令魔兽!

    雷霆站在大殿门口,看着光明顶人离开,迈步悄然离去。

    涅槃之巅上,九大长老镇定站在原地,没有丝毫慌乱,即便是听到外面传闻,也是一脸理所当然。

    云中魂海,北境曲家的人纷纷到了涅槃之巅,想求证这件事情。

    “几位长老难道知道这件事情吗?”云渊疑惑问道,他们九个人这么理所当然的模样,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早就知道这件事情。

    “我们凤家家主!岂能有错!”凤澜态度强硬地说道,一脸我家家主做什么都是对的。

    曲家来的人是曲杰,他冷哼一声,“九大长老,你们家主不过也只是一个黄毛丫头,你们就能肯定黄毛丫头没错?”

    “丫头?各位不也输在丫头手下。”凤舞笑的很和蔼,就算君慕倾没有把大央城交到凤家手上,他们九个也没有任何意见。

    云中魂海和曲家的人脸色纷纷一变,再也笑不出来。

    回到涅槃之巅的凤逸轩站在一旁,忍住笑容,身体一颤一颤的,他第一次发现九大长老这么可爱。

    说他们家主是丫头,可偏偏神族所有人,都输在了她手上,大央城偏偏就被这个丫头给拿走了,你们得意个什么劲,还比不上人家丫头。

    戳痛脚,红果果的戳!

    “凤家祖母,你也不知情吗?”云渊转而问纳兰琉,单单只是光明顶和凤家的事情也就算了,现在神族都这么乱,他们也不得不插手。

    纳兰琉笑的无比优雅,如同女神临时,温柔如水。

    “自然不知道。”明亮眼睛深处闪过一丝笑意。

    光明女神啊,那丫头要打光明女神,怎么能不叫上她这个做奶奶的,那个老女人,她早就想出手教训了。

    “可是这光明独角兽,到底是光明之神的还是你们凤家家主的?”曲杰不耐烦地问道,这都是什么事,凤家和光明顶的事情,居然还会牵扯到他们。

    黑暗域就好了,大门一关,高高挂起,什么事情都不理会,现在想要进黑暗域都难,还有兽之界,什么叫和兽族无关,动荡神族的就是魔兽,怎么就和兽之界无关了?

    “自然是我们家主的!”大殿里面,几乎所有姓凤的人,都在同一时间开口。

    曲家和云中魂海的人微微一怔,他们还从来没见过凤家人这么齐心,以前凤爵在位的时候还好,凤瞿当了家主,就是一盘散沙。

    如今君慕倾才当凤家家主几天,就变成现在这样了?

    “曲杰长老要是有质疑,不如想象在涅槃之巅山脉的日子,你想要想不起来,我们可以让你恢复记忆。”凤一身穿盔甲,面无表情地说道。

    涅槃之巅山脉的日子!

    曲杰脸色一变,脸上赶紧堆起笑容,连忙说道:“不用了不用了,我们相信。”

    涅槃之巅山脉的日子,让他想起被君慕倾抢的日子吗?为了这件事情,他回去还被家主大骂了一顿!

    “那就最好,不然我们狠乐意这么做。”一定会非常狠!

    云渊轻咳一声,涅槃之巅的事情他也听说了,君慕倾是驯兽师的事情,大家也都知道,可是,她就算是驯兽师,也不可能在一夕之间,把光明顶的魔兽全部驯化。

    “那凤家家主现在在什么地方,她不出现,神族这件事情一定没完。”云渊开口道,好像没有听说君慕倾出过大央城。

    “我们家慕慕在闭关。”纳兰琉笑眯眯地说道,脸上的笑容那叫一个自豪。

    慕慕!

    云渊和曲杰差点被自己口水呛到,一张脸憋成红色。

    “难道我没告诉你们,慕慕是我孙女吗?”纳兰琉无辜地眨了眨眼睛,这件事情好像是没说过。

    “这不可能!”曲杰猛地站起来,君慕倾姓君,怎么会是纳兰琉的孙女,就算是孙女,也没听凤瞿的夫人再生,凤魂也没有成亲,那君慕倾是谁孩子!

    “曲杰长老,我们凤家人,还不会认错自己人。”凤于长老沉声说道,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不是,可是……凤家直系一脉,目前不只是凤逸轩吗?”曲杰这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堆起满脸笑容,恭敬说道。

    “倾儿是我妹妹啊。”凤逸轩点点头,这是真的。

    妹妹!

    曲杰和云渊傻眼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们都已经听糊涂了,凤瞿什么时候多了一个女儿,怎么谁都不知道这件事情?

    “那个……”曲杰吞了吞口水,迟疑说道:“凤瞿什么时候多了一个女儿?”

    “放屁!”酒千醉瞪了一眼曲杰。

    不是?

    曲杰愣了愣,狐疑看向酒千醉,“那你什么时候成亲了?”

    “啊呸!”酒千醉立刻从地上站起来,“曲杰,你再胡说八道信不信老子把你从涅槃之巅扔下去!”

    看到酒千醉怒吼的模样,曲杰立刻闭上嘴巴,他是真的猜不出来还有谁了。

    云渊脸上的神情越来越惊讶,双眼在不停睁大,错愕情绪充斥着全身。

    不是凤瞿,不是凤魂,只有一个可能……凤夙!

    她是凤夙的女儿!

    “云渊城主,曲杰长老,凤家直系,一共有三个,我也有三个儿子。”纳兰琉不急不缓说道,保持着自己完美的形象。

    “这个我们自然知道,除了凤瞿和凤魂,不是还有……”曲杰猛地僵住,嘴巴张开,震撼地看着纳兰琉。

    凤夙!

    “我们家丫头,当然是我二哥的孩子,曲杰,你嘴里什么时候才能吐出象牙?”酒千醉不满地问道,他怎么可能这么早成亲,用脚趾头想也知道不可能。

    凤夙的女儿!

    曲杰踉跄后退一步,跌坐在大椅上,那个天赋超于了凤夙的丫头,就是凤夙的女儿。

    红色的眼睛,对了,他记得当年,凤夙的夫人,就是一双红眸!

    曲杰双眼睁大,他怎么把这么重要的事情忘记了!

    “可是,凤家家主为什么会姓君,既然是凤夙的女儿,还是凤家家主。”云渊幽幽回神,是啊,早就该知道她的身份,她凤夙的女儿。

    “这就是我们家的事情了。”凤楚不客气地回答,和他们外人有什么关系。

    酒千醉暗暗收回眸子,抬头看向大殿顶端,他们问的这个问题,他们凤家人还更想知道,不过丫头不说,他们也没主动问过。

    “既然如此,我们明白了,凤家和光明顶的事情,只要别闹的太大,我们不会插手,告辞。”云渊站起来说完转身离开。

    凤夙,那个天之骄子,天赋已经让神族震荡不已,但是他的女儿,比他当年还要大胆,天赋更是让人妒忌都妒忌不起来。

    “曲家也是一样,告辞。”曲杰连忙离开。

    君慕倾啊,凤夙的女儿,老天,这个消息也太震撼了!

    云中魂海和曲家人纷纷离开,涅槃之巅再次恢复原本的气氛,纳兰琉和刚才的样子,那完全就是两个样。

    “奶奶,他们还没走远。”凤逸轩拉了拉纳兰琉。

    “没走就没走,他们敢看,我挖了他们的眼!”纳兰琉霸气十足说道。

    凤逸轩嘴角一抽,走到一旁摸了摸鼻子,刚才她怎么不挖人家眼睛?

    “只是家主到底在什么地方?”凤翔疑惑问道,凤家也没有看到人,该找的地方也都找了,就是没看到家主。

    “都说是闭关。”凤逸轩赶紧回答,只是他们不知道在什么地方闭关而已。

    倾儿闭关的地方,他也想去看看,听钟离叔叔说过,她有现在的成就,不只是她的天赋。

    “那总要知道在地方。”凤求沉声问道,他们连在什么地方都不知道。

    凤逸轩摇摇头,他们也想知道在哪里,就是找不到。

    “算了,她要出来就会出来了,既然神族动荡了,我们也当做不知道。”纳兰琉挥了挥手,当做不知道就好了,那些魔兽是慕慕的,应该吃不了亏。

    “也好。”九大长老点点头,他们也有这个想法。

    当做不知道!

    有他们这样的吗?

    凤逸轩站在原地,半点都不能回神。

    在神族震荡的日子,各大势力都没有任何动静,仿佛对于光明顶的事情一概不知,关起自己的门,不停外面的事情。

    在大央城内,魄着急的等待,还不知道外面已经彻底闹翻天了。

    封锁之后,就是君慕倾修炼的地方,上古之力在她身体周围飞旋,专心修炼的她,还不知道外面的事情。

    “呼呼。”小四出声叫道。

    红眸睁开,眼中溢出笑容:“小四这是要做什么?”

    “呼呼。”

    “你说这里可以炼制出神器,可以用上古之力促进神器等级?”君慕倾脸上闪过一丝笑容,要是这样,说不定能炼制出上品甚至是极品的至尊神器。

    “呼呼。”小四点点头,笑看着君慕倾。

    “那我试试。”君慕倾手上跳跃出火焰,她迅速从纳戒里面拿出一堆普通的矿石。

    小四站到君慕倾身后,睁大湛蓝色的双眼,好奇地看着君慕倾。

    君慕倾熟练的把矿石放进的火焰中,用火元素淬炼矿石,还有其它炼制神器的材料,控制着火焰大小。

    “凝!”君慕倾收起火焰,面前闪烁出光芒。

    神器凝聚,几乎没有用多大力气,就凝聚了出来,神器绽放出光芒。

    君慕倾以精神力托起神器,拉到自己面前,伸手结果炼制而成的神器。

    “尊王器居然这么轻松就炼制出来了。”君慕倾笑着说道,这个地方果然比外面还要容易炼制神器,最关键的是,炼制出来的神器等级都不低。

    刚才的材料,就算在外面,没有半点浪费,也只能炼制出上品神器,还要耗费不少心力,可是在这里面,很轻松就把极品的尊王器炼制出来。

    “呼呼。”小四笑眯眯地看着君慕倾。

    “好,我试试炼制极品的至尊神器,给小四炼制一件好不好?”那块精钢石可以给小四炼制一件不错的神器。

    “呼呼。”小四急忙点点头,期盼地看着君慕倾。

    君慕倾嘴角上扬,从空间里面拿出灵气散发的矿石,魔兽丹元,魔核,各种难见的极品材料。

    血焰火燃烧,君慕倾以精神力控制,把要放入火中的材料放进火中。

    各种材料一一排序,飞进火焰之中,直到面前摆着的材料都扔进去,君慕倾立刻专心炼制神器。

    小四睁大眼睛,好奇看着君慕倾,那燃烧的火焰,跳跃着灼热的温度,它也丝毫没有察觉。

    君慕倾额角溢出一丝汗珠,红眸闪过一丝坚定,看着脚边躺着精钢石,目光更为坚定。

    极品至尊神器!

    在这个地方一定那个可以!

    火焰焚烧,淬炼着材料中的杂质,保留下需要的精华,用来最后合成神器,不同的原材料,炼制出不同神器。

    红眸看了一眼火焰,精神力托起君慕倾脚边的精钢石。

    “呼呼。”小四叫了一声。

    “没了就没了,到时候我们回到小四宫殿拿更好的。”君慕倾笑着说道。

    小四愣了愣,然后坚定的拍了拍胸口,仿佛在无声的说,这件事情就包在它身上了。

    君慕倾轻轻一笑,把的精钢石扔进火焰之中,黑色的精钢石没入火光之中。

    手上火焰加大,突然,那淡漠的脸上神情大变,君慕倾立刻起身,看向身边的小四,大声说道:“小四!躲开!”

    炼制神器火焰,一道强大力量迅速炸开,火光四射,血焰火往四周飞溅。

    君慕倾迅速拿出青铜盾挡在面前,把火焰挡在身后,为小四拦下灼热的温度,然而炼制神器的火焰炸开,却没有停止炼制神器,依旧在炼制着神器。

    “怎么会。”君慕倾喃喃说道,突然脸色大变,她猛地抬头往空中看去。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