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慕倾身上涌现出红光,一缕光芒在她手上闪过,光芒在周围四射,刺眼非常!

    以前就只是听说,现在真正看到,遍地的魔兽,谁看了都会惊恐万分。

    冷若往君慕倾身边靠了靠,她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多毒尾蜂蝎,真的很恐怖,太恐怖了!

    “是吗?”君慕倾嘴角勾起冰冷弧度,毒尾蜂蝎到处都是,黑麻麻从地上爬过,地上几乎一点空隙都没有。

    好不容易到了第五关,他为的就是这一刻,为了自己的地位,君慕倾一定要死。

    “哼!今天就让你们死无葬身之地!”他们就死在这里,只要君慕倾死了,就算没有得到大央城,那些人也不能在说什么。

    他会知道,用魔兽来攻击她,才是最愚蠢的办法!

    红眸看向站在悬崖上的人,君慕倾双手环胸,眼睛染上一层绯红,“你是驯兽师?”

    这个时候了她还不肯示弱,现在她也只有被毒蝎咬死的下场。

    “死,就不知道死的人会是谁!”水剑指着四面八方爬动的毒蝎,狂笑着说道。

    “你找死!”红眸之中闪过杀意,君慕倾冷声说道。

    本来,她只要把大央城给自己,就没有这些事情,但是现在她没这个机会了,毒蝎已经放出去,不可能再收回去,所以不管怎么样,君慕倾都只有死路一条。

    “哈哈,君慕倾,怎么样,喜欢我带给你的礼物吗?”水剑站在悬崖上,得意大笑。

    赤红眸子闪烁出寒光,君慕倾注视着地上的毒蝎,这些绝对不可能是帝神放在这里的,有人带进来魔兽!

    老天!这里是哪里来的!

    这种东西最可怕的地方不但有毒,而且小巧,几乎是无孔不入,还有它们出现,就是成千上百万,直到对手变成白骨,它们才会放弃攻击。

    “是毒蝎,毒尾蜂蝎!”冷若只觉得寒意寸寸笼罩,看到靠近的毒尾蜂蝎,她都快哭了,怎么样也没料到,会在这么个地方,遇上毒尾蜂蝎。

    冷若立刻看向周围,小巧的身体从地上爬过,看的冷若头皮发麻,鸡皮疙瘩不停泛起。

    靠近!

    “不是跟着,是在向我们靠近。”的确是有东西再像她们靠近,帝神带进来的魔兽一定不只是那几头。

    冷若环视了一眼就周围,不禁打了冷颤,急忙说道:“王,你有没有觉得有点不对劲,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跟着我们。”

    每走一步,君慕倾就感觉到一丝不对劲,她停下脚步,又没有发现什么,却总感觉有什么东西在靠近。

    为了巩固他的家主之位,所以,就算感谢你杀了他们,他也必须要动手。

    君慕倾,这九关之地,就是你的丧身之处!

    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逃走的水剑再次出现,地上爬过一只小虫子,他脸上笑容变得嗜血。

    完了完了,跟在王身边不动脑子,反应都变成迟钝了。

    “啊?”冷若赶紧回神,急忙跟上去。

    “还不走。”君慕倾看了一眼身后,她在想什么这么入神。

    冷若看了一愣一愣的,和王一起,她都发现自己不用出手了,一直都是王在出手,明明她是进来保护王的,现在总有种拖后腿的感觉。

    刚才的嚣张得意,一下子全部消失,水剑也只有一个落荒而逃的下场。

    刺痛脸颊力量冲击而来,水剑神情惊恐,立刻闪身,在看到君慕倾脚下的斗技阵已经展开,二话不说撒腿就跑。

    “滚!”强大气势以君慕倾为始,笔直冲上水剑。

    那一声呵斥,就想让他离开,想都别想!

    她君慕倾再天才,也只是九级尊帝王,自己可不同,他已经是十级尊帝王,也是天才榜上的天才,要对付她绰绰有余了!

    水剑心里暗暗一惊,却又很快镇定下来,他阴沉着脸上说道:“凤家主,只要你答应让我得到大央城,我就不杀你。”

    “我没时间在这里跟你耗,挡我者,死!”蚀骨冰冷的声音响起,君慕倾冷声说道,他再站在这里,天星岭很快又要换新的家主。

    她怎么会看出来,明明他隐藏的就很好,君慕倾怎么会一眼就看穿自己的心事!

    “你胡说!”也不知道是不是被戳中了心事,水剑脸色涨红,怒瞪着君慕倾。

    就他这样,不过是被家族施压,一定要报仇,否则家主之位就轮不到他头上,这才找自己来报仇。

    爹娘死了不伤心的人,说是来找她报仇,怎么看怎么不真实。

    看着水剑阴冷的表情,提起父母死去,脸上没有半点哀伤,殷红唇瓣轻启,“水剑,你不是很想当天星岭岭主,我让你如愿以偿,倒是反过来要杀我。”

    “不错!”就是这样!

    就不知道“怂恿”这两个字怎么来的,他是亲眼看到了,还是亲耳听到了,她怂恿寒傲辰,寒傲辰哪里需要怂恿。

    “你说的是水缪,秦洛茜,秦海?”他是天星岭的少主,难怪会当上新任岭主。

    父母?舅舅?

    “没关系,她怂恿无边黑暗之界尊主杀了我父母,还有舅舅,你说有没有关系!”他这次来,就是为了报仇,君慕倾凭什么安稳坐在凤家家主位置上,而且,她还是佣兵之王。

    君慕倾看着面前的男子,水剑,他就是这次代表天星岭的领袖。

    “水剑,我们去哪里,跟你有什么关系,你是天星岭,我们是佣兵,不是一个队伍!”冷若立刻说道,她知道王对于神族的一些人还不认识。

    “凤家家主,真想不到会在这里遇到你,就不知道你们这么急急忙忙,要去哪里?”阴冷的声音响起在耳边,男子走到君慕倾面前,挡下她们的去路。

    两道身影匆忙往前面走去,才刚刚迈出几步,一道身影从前面走出来,挡住两人的步伐。

    至于大央城,她没有想过,要怎么办也应该王来决定。

    赢的这次比试,大家就会知道王的实力,知道她绝不是做做样子,她可以成为他们的佣兵之王!

    冷若急忙跟上去,尽管她还是不明白,但是想到君慕倾已经知道了方法,也迫不及待地跟上去。

    “我们走!”那个地方,她一定会去,增强自己的实力,下次,她就不会让任何她要杀的人,从面前逃过,即便是元神!

    冷若摇摇头,算了,王一直都都是这样,知道一些她不知道的事情。

    上古之力?她没有感觉到什么上古之力。

    “这里哪里有什么通道,这是这里有一股上古之力,很薄弱,不过可以通过。”君慕倾笑盈盈往前面走去,脸上的笑容无法隐藏。

    “王,你知道通道了吗?”冷若幸喜地问道,王感觉到了什么?她怎么半点都感觉不到?

    这个空间也是不是从那里借来力量,而是本来就是用那股力量维持平衡。

    “跟着这股力量走,一定可以到第九关!”而且会非常顺利!

    君慕倾睁开双眼,眼中闪过一丝惊讶,这是在那个封锁之地里面的力量,第五层很薄弱,不过就是像是源泉流过,流出一条小溪,小溪往四周蔓延开来。

    这是!

    无形之力,如同一条小溪,缓缓流动,从前面流出。

    空中流动着东西,那东西很熟悉,曾经也感受过,那是什么?

    闭上双眼,好好感觉……

    冷若见君慕倾停下脚步,正要出声问,就看到君慕倾闭上双眼,她也不敢再出声,静静站在原地等待。

    君慕倾没有问原因,缓缓闭上双眼,感受着周围。

    “人类,你闭上眼睛,好好感觉一下。”生命精灵欢快地说道,不管什么时候,生命精灵总是一脸欢快,笑容不曾消失过。

    君慕倾没有回答,继续往前面走去,看着两边光洁石壁,她才没有怀疑,又会冒出另外一头血木土兽。

    “冷若明白了。”脚步迈出,她明白了!

    看着君慕倾的背影,冷若怔了怔,原来王早就知道妃茵的心思!

    红色身影继续往前面走去,妃茵从一开始对没有信服过,什么叫背叛,人敬她一尺,她回人一丈,同样的道理,人犯她一分,必定十倍奉还!

    “没有信服,就没有背叛。”那个人连信服都不曾有过,何来的背叛。

    冷若双手握紧:“不!妃茵她背叛王,就是背叛所有佣兵!”这种行为不值得被原谅。

    “现在你想回去,也没有办法了。”不要说没有办法回去,即便是有,自己不会救一个对她有二心的人。

    冷若听到后面传来的呐喊声,猛地转身看向身后,才发现,自己已经到了第五关,已经无法回头到第四关救人。

    九关之地,两人走过石壁,这边的深渊很是光滑,和她们刚才走过的地方,那完全就是两个不同的世界。

    一双充满毒光的眼睛,在暗处闪烁着光芒,表情扭曲可怕。

    几千人之地,一下子留下的人不足百人,刚才还热闹非凡的地方,此时安静不已。

    涙城和游子之站在原处,王离开了,不代表他们两个也能离开,他们离开了,谁看着比试。

    “比试快结束的时候,通知本尊。”寒傲辰说完,迈步离开。

    四周一阵哗然,坐在位置上的人迫不及待离开,一时间,几千人顿时少了大半。

    “有事情的人可以离开,毕竟这比试,不是一时半会能够结束。”尽管水晶上面有时间的限制,但是离比试结束时间还很长。

    光明之神优美离开,几千人之中,将近大半的人眼中燃烧起狂热,一双双眼睛紧贴着那绝妙身姿。

    水晶石可以用来逃生,也能让感应石感应到里面人的存在,不过也仅仅只能知道到了第几关,至于在这关的什么地方,遇到什么事情,这些都是无法得知的。

    这块石头,和九关之地有这莫大的联系,在外面的人,只要看着这块感应石,就能察觉到谁已经走到了关,和这块感应石感应的,是那几块水晶石。

    魄没有戳穿光明之神,也没有再次挽留,轻轻点点头,注意力全部都放在感应石上面。

    光明之神阴沉的脸色,慢慢开始有点好转,她维持和自己的笑容,柔声说道:“本神的确有事情要处理,等处理完立刻就回来。”

    “光明之神,你们的人刚刚到了第五关。”魄抬头看向光明之神。

    没有光明顶!

    光明之神脸上笑容僵住,目光变得阴沉起来,“再这么继续坐下去也没什么意思,本神还有点事情要处理。”

    “是曲家,云家,兽之界,天星岭。”只有这四股势力的队伍,其他人还是走不上第五关吗?

    “不知道是那几个队伍?”光明之神微笑着问道,自然少不了他们光明顶。

    “好像又有几个队伍到了第五关。”魄若有所思地说道,手上放着一块巨大的感应石,有人通过感应石都会清楚显示。

    君慕倾目前在第一!

    两个字成功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众人脸上一阵错愕。

    第一!

    “凤……君姑娘已经到了第五关了,目前是第一位。”魄不急不缓说道,她怎么这么快到了第五关,还有不少人在第三关打转。

    “你说什么!”妃吕猛地看向寒傲辰。

    倾倾不会救的人,那便该死!

    寒傲辰手指在扶手上,有规律的敲动,“你女儿死了,只能说明一个原因,她该死。”

    “冷静,冷泽你女儿死在里面,你会冷静吗?”妃吕怒吼道,现在死的是他女儿,冷泽的女儿没事,他当然会这么说。

    “你冷静一点,在里面死的人不计其数。”冷泽呵斥道,现在还在外面,他这个样子像什么话!

    徐博和童炜都说了,王在他们最危险的时候,弄碎了他们手上的水晶石,送他们出来,那他的女儿怎么会死!

    “这,这……冷泽,你告诉我这不是真的!”中年男子失声吼道,他的女儿,妃茵,怎么会死了,她不是跟着王一起进入里面,怎么会死!

    云霄殿内,响起碎裂的声音,佣兵们立刻站起身体,看着那碎裂的生命石。

    “咔嚓!”

    绝路之门紧闭合上,周围再次恢复平静,妃茵消失在藤蔓之中,要不是血木土兽身上发生变化,刚才的那一幕,一定会让人觉得那只是错觉!

    妃茵的身体消失在藤蔓之中,再也无法出声呐喊。

    不!不!

    “错了?人类你便是我的腹中食,不由有错!”血木土兽大笑着说道,刚才那两个没吃到,吃到这个也不错。

    “不!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救救我!”妃茵最后一刻还不忘呐喊,已经完全被藤蔓捆绑。

    开启的绝路之门此时正在缓缓关闭,而走进去的人,再也没有出现过,直到她完全没入藤蔓之中。

    妃茵全身被藤蔓缠绕,无尽的恐慌笼罩全身,露在外面的双眼。

    她真的和君慕倾有关系,真的有!

    “不!不不不!”妃茵用尽全身力气想挣开藤蔓,去发现藤蔓缠绕她越来越紧,身体就要被勒断了一般。

    “无耻人类,现在就算你说这句话,我也不会在信。”血木土兽冷声说道,现在那个人类在第五关,它吃了这个人类也不会怎么样。

    妃茵双眼睁大,猛地开始挣扎,“不,不是的!我跟她有关系,她是我们佣兵的王者,我们有关系!”

    什么!

    “太好了,既然你不是和刚才一起来的人类,就算吃了你也没关系。”血木土兽是吸了吸嘴边的口水,心里不禁泛出疑惑,它刚才怎么一点都不想吃那个人类,就连她身边的人类也没有过这个念头。

    垂落在地上的藤蔓迅速飞起,妃茵还在自己思考中没有回神,飞起的藤蔓已经将她全身缠绕住,不会再松开半点。

    佣兵要换一个新的王,只有现在这个死了,才能换新的。

    这个地方,君慕倾能走过去,她也可以,可以不做佣兵之王,可是,君慕倾,她是不会服的!

    “不,我不是她一起来的!”君慕倾一定是招惹了这头魔兽,现在承认自己和她一起的,一定会被这头魔兽吃掉,不能承认,绝对不能承认!

    血木土兽到现在都没发现,一向不愿意和人类多说话的它,即便刚才在烈焰之中,也飞不自觉开口和君慕倾说话。

    “回答我的问题!”血木土兽不耐烦地重复道,她可不是刚才那个人类,自己没有那么耐心和她说那么多。

    妃茵猛地停下步伐,身体颤抖地看向周围:“是谁在说话!”

    “人类,你是不是刚才那个人类一起来的。”血木土兽不满地问道,语气中明显带着怒火,那个人类,烧了它的身体,就这么走了。

    妃茵看了一眼身后,急忙往前面走去,她后悔了!

    这样的她,已经不敢再想佣兵之王的事情,一心想的,只想赶紧离开这里。

    妃茵跨过地上掉落的藤蔓,往绝路之门走去,脸上露出极其恐慌的表情,身上血痕布满,已经没有一处地方完好,就连那张脸,对已经是血迹斑斑。

    脚步声唤醒了快要沉睡的血木土兽,低沉的声音在深渊中响起,血木土兽深吸一口气,它已经闻到了鲜血的香味。

    “人类。”

    “等等,等等我!”一道身影飞速走来,惊恐的看着身后,身上被鲜血染红。

    现在一个人类身上出现这种颜色的眼睛,还真是怪异。

    那就像是王者,还有赤红的双眼,不是说,只有血狼族才会拥有血红色的眼睛,唯有血狼王才能有一点杂质都没有的红眸。

    血木土兽趴在地上奄奄一息,身处在某个地方的上半身,看像君慕倾离开的方向,这个人类,会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在她身上感觉到不同寻常的气势?

    帝神当年在摆出九关之地的时候,只怕也没料到,九关之地会迎来这么一个不速之客。

    完美的第四关关卡,在此时有了缺陷,这个缺陷要等到血木土兽伤势好完整,才能恢复如初。

    君慕倾走过的地方一片狼藉,而深邃的是深渊中,也不再像刚才那样危险重重,烧痕遍地,藤蔓垂落,血木土兽奄奄一息趴在地上。

    血木土兽身上的火焰在慢慢退去,伤痕累累的藤蔓颓废的坠落在地上,显得一点力气都没有。

    冷若迟疑看了一眼身后,咬咬牙,还是跟着君慕倾离开,两道身影消失在门的后面。

    “走!”君慕倾沉声说道,迅速往前面走去。

    “咔嚓。”绝路之门徐徐打开。

    红眸注视着飞去的藤蔓,眼中闪烁出笑意,原来是这样,它本身就是一把钥匙。

    冰蓝色藤蔓飞去,飞去的方向正是君慕倾的前方,也就是她刚才走去没有找到路的方向。

    可是不打开门,她一定不会收回血焰火!

    在火焰中被焚烧的血木土兽暗暗惊讶,这个人类好像什么都知道!

    “打开门。”它还想迟疑到什么时候,再不快点,它的身体就全部都没了。

    “那是什么地方?”冷若疑惑问道,这里哪里有什么门。

    绝路之门?

    血木土兽忍住被疼痛沉声道:“就在绝路之门!”

    “出口在哪里?”君慕倾冷声问道,找到第五关的入口,就放开它。

    “一定言而有信!”它也是魔兽!

    “我希望变异的魔兽也能言而有信。”君慕倾站在原地没有动,前面的门还没有打开,谁知道出口在什么地方。

    它不要在被烈火焚烧!还是血焰火!

    血木土兽迟疑了一会,沉声说道:“我可以放你们离开。”

    “你可以以为是假的。”它吸收了灵魂之水,那就是它的契机,给它又何妨。

    血焰火!她对拥有血焰火血焰火了,自己还能就说什么,走兽之王的火焰,最霸道的火焰!

    “人类,你说的可是真的!”粗犷声音响起,声音中带着痛苦的呻吟。

    在人类的认知里面,遇到魔兽,第一个反应,就是杀了它们,第三关,还有这一关,换成是任何一个人,只会拼死和魔兽对战交锋。

    冷若站在君慕倾身边,心里暗暗诧异,为什么这么恐怖的魔兽,在王的面前,变得什么都不算了?

    君慕倾也不着急,血木土兽不说话,她也没说什么,站在空中,为了避开飞舞藤蔓,不得不站在锥刺之间。

    嘶吼的声音突然沉默了下来,不呻吟和不呐喊周围再也没有半点声音,只剩下藤蔓在疯狂摆动身体,仿佛这样就能减少身上的痛楚。

    把这些魔兽叫到这个地方来,结果进来之后,就再也出不去。

    “让我去第五关,我就放过你,那一滴灵魂之水,我也不收回去!”君慕倾冷声开口,看着被火焰燃烧的血木土兽。

    这就是血焰火的可怕,能焚烧天下一切万物,现在控制火焰的还是血魇,他的本命火自己用起来,威力自然要比君慕倾用的时候,还要强大强势。

    血焰火不比其它火焰,血木土兽身体承受不住血焰火的温度,几乎在火焰还没碰触到它,那飞舞的藤蔓就开始融化,最后寸寸消失。

    “你想怎么样。”血木土兽咬紧牙关,语气中明显的带着虚弱和疲惫,它能清楚感觉到,那种痛楚,寸寸吞噬的痛楚。

    它的忍耐力倒是不错,在这么大火焚烧下,还有心情和自己说话。

    “火元素斗技师拥有极品火焰,不奇怪,还有,你要是在继续说下去,我很难保证你不会被烧光。”某头血魇老大已经在爆发的边缘。

    “你不是血魇王,怎么会拥有血焰火!”血木土兽猛地惊醒,这个才是重点,她肯定不是血魇王,只是人类而已,那血焰火怎么会出现在她的身上。

    血木土兽气的吐血三升,她到底想要做什么!

    暂时!

    “暂时死不了。”君慕倾淡淡回答,不过它要是再不说出口在哪里,说不定就会被烧死。

    看起来,血木土兽好像很痛苦,不过被烈焰焚烧,也不会好过到什么地方去。

    “王,这么烧没事吗?”用血焰火这么焚烧血木土兽,真的没事吗?

    君慕倾嘴角一抽,感情这头魔兽又是被骗来的,这帝神到底还骗了多少人,不对,是兽,魔兽大骗子!

    “让他来见我,我要撕了他!”该死的人类,居然骗它!

    “听说过,没见过。”她还想见见帝神,问问这个九关之地是什么样子的。

    谁才是禽兽!她比帝神还要可怕,她说帝神禽兽,那她是什么!

    “你认识那个叫帝神的人类!”血木土兽怒吼道,比起君慕倾烧了它的藤蔓,还要生气。

    冷若还不知道原因,看着飞速的藤蔓,她来不及细想,全心的注意力都放在飞舞的藤蔓身上。

    “帝神到底做了什么禽兽不如的事情,搬来这么多魔兽在这里!”主要这头血木土兽还很高级,第四层完全都是它在支撑。

    红眸之中露出一抹惊讶,君慕倾看着面前舞动的身体,它们在被火焰熊熊燃烧。

    难怪在这个地方找不到它的魔核和丹元,它身体的本尊都不在这个地方。

    “这都是你的身体。”君慕倾冷声问道,从下来到外面,都只是血木土兽的身体,那它不就是用本体住在这里面,第四层就是它的身体!

    晃动的锥刺,就是粗壮的藤蔓,锥刺连根拔起,变成一条条柔软藤蔓,藤蔓柔软,但是一旦碰到,就会被血木土兽无情撕裂。

    “啊!”凄厉之声冲破天际,血木土兽疯狂呐喊。

    血焰火,是真正的血焰火!

    想到这里,血木土兽就想吐血,这个人类是不是太禽兽了一点,怎么连走兽之王的火焰也有。

    走兽之王的本命火焰!

    不是普通的火元素,而是血焰火!

    这话才说过多久!她一把大火就扔过了来了!

    血木土兽捶胸呕血,谁会想到这个人类会这么变态,亏得自己刚刚还说,她身上一定不会有血焰火。

    “你……”血木土兽痛苦呐喊,声音撕心裂肺,深渊之下,四面八方都在震动,两旁的锥刺迅速往君慕倾这边飞来。

    现在只是告诉它,自己有没有血焰火。

    “刚才不是告诉过你,我有血焰火。”它自己不相信,还以为是她说假话。

    它这是想要吞噬崖底一切吗?包括这个锥刺之地!

    王不是人类吗?她的身上,怎么会有走兽之王的火焰,好恐怖的火焰,在冰层上面都能燃烧,就连冰层都被烧毁蒸发。

    冷若愣在当场,呆滞开口道:“王,血焰火!”

    什么人类身上没有血焰火,这就是血焰火,这灼热的温度,血红的火焰,就是血魇王的本命火。

    血木土兽看着自己身上的火焰,恨不得抽自己两耳瓜子,它刚才说了什么混账话!

    这就是血焰火!

    血焰火!

    “人类,你这是血焰火!”血木土兽大声嘶喊,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

    “啊!”惨烈的叫唤声嘶吼。

    火焰吞噬,熊熊燃烧,无情吞没着一切。

    火焰砸落在冰层之上,凝结的冰封上面燃烧起火焰,火焰无情吞噬,冰蓝色藤蔓飞舞,仿佛是冰川的精灵,舞动着自己肢体。

    君慕倾无奈的看了一眼血魇,第一次看到他这么积极出手,真是不容易。

    “血焰火!”血红色火焰飞过,君慕倾眼中闪烁出寒光,火焰倾斜而出,落在冰层上面迅速蔓延开来。

    君慕倾立刻感觉到全身灼烫,赤红的火焰,将全身包裹,就如同是盔甲一般,被她穿在身上。

    “啰嗦!”血魇冷声说道,手上火焰燃烧而起。

    “下场会很惨。”玄金嬉笑着说道,君慕倾都告诉它了,还不相信,不过这种可信度的确是低,没有魔兽会相信,它们尊敬,崇拜的走兽之王,也会和人类契约。

    血魇额角滑下一条黑线,他就站在这里,这头魔兽看见了!

    血木土兽立刻应道,“不可能,除非血魇王亲临,否则它的火焰不会出现在这里,再者说,王临君至此,我们兽族不可能不知道。”

    “走兽之王的火焰,不知道你有没有见过,要是燃烧在你身上,那会是什么感觉?”君慕倾迈开步伐,双手垂在身体两侧,俯身看着身体已经完全呈现冰蓝色的血木土兽。

    君慕倾嘴角微微上扬,眼中溢出笑意,前面那种她可能没有,不过后面的火焰,她是真的有。

    “哈哈……嚣张的人类,你不可能拥有这两样火焰,血龙一族的赤焰火,你有吗?走兽之王的血焰火,你有吗?”血木土兽疯狂大笑,这两样火焰,不可能有人轻易得到,所以,它收的地方,以后再也别想走过一个人!

    “是吗?说不定我有。”君慕倾认真地说道,她是真的有。

    冷若心里咯吱一响,她记得王的火焰,好像不是普通的火元素,那怎么说……

    “告诉你也无妨,就不相信你在这个地方,还能找到那种火焰。”血木土兽高傲轻哼,魔兽的傲慢被它发挥的淋漓尽致。

    忍住!

    玄金极力忍住笑意,尽管很想笑,不过还是得忍住。

    区区的空间,区区大尊王级别的小爬虫,还有什么好说的。

    “哼!”血魇挥了挥衣袖,要不是知道现在在闯关,他早就一把火烧了这个破地方!

    “血魇王,冷静,现在在闯关。”玄金忍住笑意,此时的脸色变得更加红润。

    血魇瞪了一眼空间外面,还用问什么问,直接一把火烧了不就行了!

    捂住!

    “呃,你要是暂时不想听,先把耳朵捂住。”君慕倾轻咳一声,笑着说道,还不知道某位血魇老大,还会这么在乎名分。

    “小倾……”血魇阴沉着脸叫道,他的本命火被她说成是普通的火元素!

    玄金在空间里面猛地咳嗽起来,脸色绯红,被自己的口水呛得半天说不出话来。

    指尖火焰熄灭,君慕倾双手负在身后,“没什么,火凤凰的火焰是火中极品,就不知道什么样的火能对付你,反正我普通的火元素,也奈何不了你,就不用再藏着掖着了吧?”

    “你说什么!”血木土兽差点被自己口水呛到,这个人类,她知不知道自己身在什么地方,又在说什么话,现在的自己,她的奈何不了,还敢这么出口妄言!

    “那不应该对你的恩人说声谢谢吗?”君慕倾冷声问道,拥有了灵魂之水,所以它就将灵魂之水融入自己身体,世界上还有这样变异的魔兽,不知道水刃能不能做到这样。

    这都要多亏她,还要谢谢她水元素,否则自己现在也不能拥有水元素。

    “火元素?”藤蔓像是感应到了君慕倾手指尖的灼烫,不屑开口,“人类,你还是离开这里,普通的火焰,对我没有半点用处,现在我得到了灵魂之水,就算是你拥有火凤凰的本命火焰,也奈何不了我!”

    用灵魂之水!

    冷若轻咳一声,难道以前王都是这么做的!?

    以前的办法!

    “变异的血木土兽,果然不能用以前的办法。”君慕倾缓缓说道,手指尖的血焰火比刚才大了一点。

    “人类,多谢你的成全,要不是你的灵魂之水,我还无法晋升!”山谷之中,四面八方传出魔兽的声音,就像是它的身体,融入在山谷的每个角落。

    君慕倾注视着面前张牙舞爪的藤蔓,眉头轻皱了一下,火焰在指尖跳跃。

    冷若吞了吞口水,忍住尖叫的冲动,水之极品!

    冰封这里的是灵魂之水!

    帝神到底从哪里弄出来这么变态的东西!就没见过魔兽能吸收斗技精华,变异魔兽也没听说过。

    君慕倾盯着飞舞摇摆藤蔓,灵魂之水没用,要是用血焰火焚烧,它会不会把血焰火也给吞了?

    “灵魂之水!”冷若惊呼道,她没有听错,王刚刚说的是灵魂之水!

    “吸收了灵魂之水!”君慕倾眼中闪过惊讶,这是什么魔兽,单单除了攻击特别也就算了,连灵魂之水现在也被它吸收,也没见过那头变异魔兽,会像它这样,凝聚出的斗技,都会被它吸收掉。

    君慕倾眯起双眼,看着地上飞舞摆动的藤蔓,眼中渗透出冰冷锋芒,放开握住的冷若,紧紧注视着下面。

    冰封住的藤蔓高扬,褐色藤蔓,瞬间变成了冰蓝色,散发著冰冷的寒意。

    红眸之中闪过惊讶,身体比大脑更快反应,君慕倾拉着冷若,迅速后退!

    两人脚下一阵剧烈晃动,被冰封住的藤蔓,开始摆动身体。

    “轰隆隆!”

    君慕倾还想说什么,脚下开始剧烈晃动,冰层碎裂的声音响起。

    若轻咳一声,她有点大惊小怪了,不过毕竟是第一次看到变异的魔兽,有点奇怪,有点点奇怪而已,只是一点点……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