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所有目光全部都看向黑暗之神,眼中带着质疑目光。

    心虚?黑暗之神心虚了?

    是黑暗之神说这边出了事情,把他们都叫过来,还是说这件事情,有另外的内幕?

    黑暗之神镇定自若地注视着君慕倾,脸上露出微笑:“凤家主,本神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只是想着,你既然已经立誓,那便是这些二流势力误会了你,想从另外的地方查寻。”

    死的不过是一个二流势力的首领,死了就死了,要不是这件事情和君慕倾有关,他也不会出现在这里。

    二流势力的来人纷纷低下头,他们的确是误会了凤家主,高手都已经立誓,他们还能说什么。

    “凤家主,我们也只是想弄清楚事情真相。”曲家走出来一个中年男子,身形长得极其猥琐,小小的老鼠眼紧盯着君慕倾。

    “那现在你们弄清楚事情真相了,不知道几位要怎么补偿我,我堂堂凤家家主,白白受了冤枉,一句想弄清楚真相就让事情过去?”君慕倾双手环胸,冷淡说道,赤红眸子看着几大势力的来人。

    站在对面的所有人都愣住了,补偿!她确定这不是明抢!

    酒千醉站在原地,无声的笑了,笑的相当畅快,看着几大势力来人脸上错愕的表情,身体不停抽搐。

    北宫煌眼中溢出笑容,补偿,是该补偿,还应该好好的补偿才行。

    “君慕倾,你这是明抢,二流势力找上门来,我们就是来看看发生了什么事情。”天星岭的人脸红脖子粗地吼道,这和他们有什么关系!

    “你们要说是抢,我也没办法。”君慕倾冷声回答,抢和补偿都可以说,坑到他们就行了。

    “这和我们曲家无关!”北境曲家的人果断说道,他们就是来看看,为什么君慕倾问他们要补偿?和他们没什么关系。

    二流势力脸色一阵苍白,他们什么都没有,要怎么补偿?

    “哎呦喂,黑暗之神,你这是什么表情,以为刚才黑暗域的人死了,就死无对证了吗?”火镰笑眯眯走来,他可没有走远,总不能让主人一个人面对这群家伙。

    黑暗之神脸色一僵,猛地看向火镰,它这话是什么意思,刚才的人明明就已经死了!

    君慕倾斜视了一眼走来的火镰,不急不缓地说道:“怎么,黑暗之神以为我是那么冲动的人?什么都没问道,就会杀你黑暗域的人?”

    所有人的目光齐聚在黑暗之神身上,质疑的目光变得深邃。

    “黑暗之神,这件事情,难道是你做的!”云渊沉声问道,他杀了齐造,二流势力找上君慕倾,其中目的,不用说在场的人现在都心知肚明。

    “黑暗之神,和你斗了这么多年,没想到你会做这种事情。”光明之神失望叹息,眼底闪过毒光。

    真是愚蠢,黑暗之神以为这样就能杀君慕倾,这十年来她都没死成,就这么小小的一件事情,他以为能对君慕倾有什么样的作用,杀君慕倾,也不该他黑暗之神杀。

    在所有人的注视下,黑暗之神总觉得什么都被看穿了,再怎么隐藏,也无处可藏。

    “我不知道君慕倾在说什么,死了一个二流势力的齐造就要弄出这么大的动静,不如趁着几大势力的人都在这里,说说这次让我们到大央城的目的。”黑暗之神不满地看向君慕倾,齐造的死只是个意外,以为这样能对她怎么样,到头来还是什么都不行。

    君慕倾,非死不可!

    “黑暗之神,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们二流势力人的命就不是命了吗?”他们也有可能和他黑暗之神并驾齐驱。

    “命?命由天定,本神是黑暗之神,你们还能说什么!”黑暗之神强势吼道,他是黑暗之神,谁敢质疑他的决定,谁也不能质疑!

    光明之神,北境曲家,天星岭的几个人,脸上都露出轻蔑笑容,像是在无声应和着黑暗之神的话。

    “你们……”二流势力的人指着黑暗之神,脸上露出不甘。

    “再说来这大央城事情之前,不如先换一个黑暗之神。”君慕倾从衣袖里面扔出一个迷你的小人,精致脸上浮现出笑容。

    黑暗之神怎么不相信她说的话,这可是一个不好的习惯。

    “什么!”黑暗之神看到被君慕倾扔出来的元神,脸色大变,双眸露出一抹慌乱。

    “元神?”所有人看向君慕倾面前漂浮的元神,脸上一阵疑惑,这是怎么回事?

    火镰无奈摇摇头,说它主人明抢,抢他们又怎么了,黑暗之神也真是的,怎么就不相信主人的话呢?

    “说。”君慕倾睨视了一眼面前的元神,冰冷声音在空中徐徐响起。

    元神听到这个身影,不禁一颤,脸上布满了惊恐,他仿佛又感觉到了刚才那灼热的温度,将他的身体完全融化。

    “这件事情是黑暗之神做的,他杀了齐造!”元神想也不想立刻开口,他不想死,一点也不想。

    二流势力的人猛地看向黑暗之神,是他杀的!

    光明之神,北境曲家,天星岭,云中魂海,雷霆,还有帝神的护卫,魄,脸上丝毫没有惊讶,像是早就已经知道了事情的真相。

    “那这件事情……”

    “这件事情是黑暗之神做的又如何,你们神族统治的几大势力,什么时候没有做过这件事情!”强势声音在头顶响起,令人畏惧威压从天笼罩而至。

    所有人猛地抬头看向头顶,额上密布出冷汗,就连光明之神脸上都出现了不自然的表情。

    是什么人?

    “你们几大势力最好记住,神族欠我的,我一定会讨回来,至于黑暗之神,我就收下了,光明之神,我在等你,哈哈……”猖狂的笑声笼罩在整个大央城之上,震动着大央城每一个角落。

    君慕倾眯起双眼,看着消失在眼前的黑暗之神,眼中燃烧起怒火。

    “又是你!”他又救了黑暗之神,上次也是这样,在他们面前,就这样把黑暗之神带走!

    “五元素天才,快点成长,我都要等不及了。”威压逐渐散去,猖狂的声音也渐渐走远,直到最后完全消失。

    五元素天才?

    君慕倾看了一眼天空,让她快点成长,就是让她早点变强,这个人是谁?

    “主人?”火镰疑惑叫道,带走了黑暗之神,还说等着光明之神?

    二流势力的人颤抖站在空中,脸上一阵恐慌,面对高手的威压,畏惧,惊恐,这些自然的反应,此时都体现在了他们脸上。

    魄顺着君慕倾的目光看去,心里泛出惊讶,她居然能够在那么快的时间,找到声音的所在。

    君慕倾,五元素天才!

    “丫头。”

    “小倾儿。”

    两道身影走到君慕倾面前,酒千醉北宫煌两个人着急的叫道,这次又是冲着她来的?

    “感觉他和九重不同。”君慕倾看向北宫煌,九重的事情,老师到现在只怕还心有余悸。

    北宫煌怔了怔,轻声问道:“哪里不同?”他没有感觉出什么,九重当初也是让她变强,说这样,才能当他的对手。

    “说不上来,不过能知道的是,九重当初不管什么时候说话,总像是我欠他几个亿,这个声音的主人不是这样。”君慕倾淡淡说道,不急也不惊,依旧是那么平静如初。

    北宫煌无奈一笑,人家都已经点名了,她还能这么平静,真不知道在想什么,她就一点都不担心吗?

    “九重是谁?”酒千醉看向北宫煌,究竟还有多少事情是他不知道的。

    “就是一个疯子,不过已经死了。”君慕倾轻描淡写的说道,已经过去的事情,她也不想多说。

    北宫煌面对酒千醉的注视,把眼睛移到别的地方,一滴冷汗从额上划落下来。

    九重何止是死了,还死的很惨。

    魄双眼紧盯着君慕倾,她是什么人,当年帝神消失的时候,只怕也没有料到,神族会出现一个叫君慕倾的无元素天才。

    “魄护卫,现在你可以说,叫我们来有什么事情了吧?”云渊很快平静下来,刚才的人很强,神族什么时候出现这么厉害的高手?

    君慕倾没有丝毫迟疑,直视上魄的注视,赤红眸子没有半点情绪。

    “只是听帝神的命令召集各位,让各位再比一场,让无边黑暗之界作见证。”魄镇定收回目光,特别的小丫头,在她脸上,眼睛里面,看不出半点情绪。

    当初还有点疑惑凤家为什么会让一个丫头当家主,现在好像有点明白了,这样有魄力的少女,任谁都要刮目相看。

    “帝神!”所有人变得紧张起来,这和帝神有什么关系,他都消失那么多年了,还能有什么命令。

    “不要怀疑,这的确是帝神的命令,是他在离开前留下的锦盒里面写着的东西。”魄缓缓说道,他都不相信这是真的,在帝神消失这么多年,还会出现他当年留下的东西。

    帝神的命令?

    光明之神清纯一笑,走到魄的面前:“魄护卫,你好像忘记一件事情,帝神虽为帝神,他也不能命令我们各大势力。”让他们比就比,帝神下令也不行!

    “不错,几百年前已经比过,没有必要再比。”天星岭来人脸上闪过一丝慌乱,他并不是天星岭岭主水缪。

    “兽之界不赞同。”雷霆挥了挥手,这种事情多没意思,老是比那些有的没的。

    “我们没有任何必要听帝神的。”云渊脸上露出一抹傲慢,他们都是一起的势力,不是帝神说什么,他们就一定要听。

    这次一次北境曲家的人什么都没说,只是站在一旁,静静等待着。

    魄淡然站在原地,听着他们的议论好像早就知道他们会全部反对,一点都不惊讶。

    “原来是帝神。”酒千醉嘀咕了一声,他就说云霄之顶好好的怎么会突然有这么奇怪的召集,最后还是帝神在搞怪。

    “帝神。”君慕倾手指摩擦着下巴,她怎么还是嗅到了阴谋的味道?

    北宫煌心里也泛出疑惑,帝神留下锦盒,在现在比试,他难道已经知道现在会发生什么事情,他虽为帝神,也不能知道后面会发生什么事情,现在这样,会有什么目的。

    “帝神也早就知道各位会这样,所以还说,赢的这次比试的势力,就能拥有大央城。”魄说完以后,只觉得自己的一颗心慢慢往下沉,他都很奇怪帝神为什么会真做。

    所有人眼前一亮,刚才还不满的情绪,一下子好像什么兴趣都来了。

    “真的!”北境曲家的人迫不及待地问道,要真是这样,那三个房间,不就是随便他们曲家想怎么用就怎么用?

    “是真的,大央城可以给你们,但是那三个房间,必须要维持现状。”赢了才能进去,否则,天下还不打乱。

    “大央城。”云渊淡然轻喃,的确是个不小的诱惑,就不知道帝神有什么样的目的,居然把大央城让出来给他们,谁赢了就给谁。

    几大势力的人脸上露出跃跃欲试的神采,没有谁不想要大央城,他们早就想得到这个地方。

    没有谁不想扩展自己的势力,而且还是帝神的大央城,这就好比涅槃之巅的凤凰城,是所有人眼中肥肉,现在帝神有这样的决定,几大势力就算不想比试,为了大央城,也一定会出手。

    “我没兴趣。”君慕倾挥挥手,转身往回走。

    凤家现在这样就挺好,大央城的房间没有什么改变,那凤家的人随时都能来挑战,得到大央城,不过是多了一个麻烦。

    她,不想要!

    几双眸子猛地看向君慕倾,大央城,她难道一点都不想要,怎么想的!

    这么好的地方,等得到大央城,三个房间的事情还不好说,不要白不要,这是白白送给他们一座城池。

    酒千醉和北宫煌好像早就知道君慕倾会这么说,淡然一笑之后,跟着君慕倾往地上走去。

    “主人,等等我。”火镰大步跟上去,他们以为谁都想他们一样,想要大央城。

    雷霆疑惑地看着君慕倾,她怎么就不想要大央城,几大势力除了他们兽之界不喜欢人类世界,不想争大央城,凤家应该也想要,丫头何时怎么了?

    “丫头。”雷霆赶紧跟上去,这都是什么事,无边黑暗之界都扯进来了。

    光明之神轻哼了一声,纯洁笑道:“可能凤家并不在意这些,不过光明顶倒是想争争看。”

    君慕倾也知道,她没有资格和他们争夺大央城,这才退缩了?

    “曲家自当奉陪。”曲家的人抱拳说道,然后转身离开。

    “这种事情不能少了我们,为了大央城也要比比看。”云渊大笑着说道,本来就是为了大央城,这种事情没有什么好隐瞒的。

    天星岭迟疑看了一眼魄,咬咬牙,“天星岭也会去。”这是一个机会!大好的机会!

    魄点点头,低头看向凤殿,凤家不去?还以为这次最有机会和他们云霄之顶争的,就是凤家。

    “不,凤家不去不行!”魄摇晃了一下头,除了这件事情,还有一件事,凤家必须要参加这次比试。

    魄赶紧往下面走去,脸上露出着急的表情,凤家一定要去这次的比试!

    君慕倾走进大殿,感觉到身后有人追来,不禁翻了翻白眼。

    她都说不去了,这样也有意见,谁知道帝神有什么目的,帝神说一句把大央城作为奖励,她就一定要去?

    有这个必要吗?

    “小倾儿,你真的不想要大央城?”有了大央城,凤家说不定能一展当年盛世。

    “是没必要,你们真以为,帝神会白白送一座城给我?”君慕倾单手撑着下巴,反问道。

    魄刚刚走到大殿门口,听到君慕倾的话,额角不禁流下一滴冷汗。

    雷霆狐疑看着魄脸上表情,冷声问道:“魄护卫,这丫头不会说中了吧?”他会有这样的表情,也就是说帝神真的不是白给的。

    魄汗颜走进大殿,站在君慕倾面前:“凤家家主,你说的没错,大央城帝神没打算白给。”这点也看出来了,她是怎么知道的,又没见过帝神,怎么感觉她一眼就看出帝神的目的。

    “帝神是想让接下大央城的人,查清楚在神族附近的两个裂口?”现在能想到的,也只有这个事情。

    魄双眼睁大,不敢置信地看着君慕倾:“两个裂口到没有,帝神只是说,神族会有变化,让得到大央城的人,注意好神族发生的事情。”什么两个裂口?

    北宫煌和酒千醉鄙夷地看着魄,就说帝神怎么会那么好心,他就是想自己不在的时候,有人帮他盯着神族。

    啊呸!还真以为谁都想要大央城!

    酒千醉心里暗暗抹了一把汗,他差点就答应了,幸好没有答应。

    “我说人类,你不用再说了,我家主人是不会同意的。”紫色身影闪身坐到君慕倾怀里,不满说道,主人哪里有那么多时间弄这些。

    “帮你们又没好处。”小碧爬上君慕倾肩膀,盘在着身体仰着头,眼碌碌的小眼睛透着不屑。

    “还有就是,君慕倾有其它事情要做。”相思拉着一个小女孩从外面走进来,身上穿着蓝色衣服,眨在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

    “哇!相思,这是你女儿!”火萤从门外走进来,惊奇地看着相思身边的小女孩,好眼熟。

    相思扔给火萤一个白眼,什么叫女儿,它不是说过很多次,自己有个徒弟,这是就是它那个徒弟。

    “你就是我师父说的君慕倾啊?”那天她居然没有认出来。

    君慕倾看了一眼小女孩,红眸闪过一道光芒:“不错。”相思徒弟,真的是她。

    “徒弟?”魔兽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指了指相思身边的女娃娃。

    “不就是徒弟,亏得我还跟你们说过很多次,居然不记得了。”都说它徒弟很可爱了,它们怎么一点记性都没有。

    “它也是水族?”闪电狐疑地看了一眼蓝色衣服的小女孩,看不出来是什么。

    “废话。”相思瞪了一眼闪电。

    暖暖猛地凑到相思面前,眼中闪烁出光芒:“相思,能不能……”

    “不能!”相思赶紧拉过身边的小徒弟。

    “拉开暖暖。”雪姬不禁扶额,这小女孩怎么也这么好看,暖暖又来了,可惜涙城不在这里。

    火萤立刻拉住,她是知道暖暖想做什么的,太熟悉了!

    看着火萤的举动,魔兽们不禁汗颜,也只有涙城才能治暖暖爱美人的“病”。

    雷霆惊看着走进来的魔兽,这么多,这些都跟着君慕倾的魔兽,没有任何契约之下。

    魄站在原地阵阵凌乱,他的话都没有说完,这些魔兽从哪里来的,听说君慕倾身边跟着魔兽进城,这数量会不会也太多了一点!

    “凤家家主……”

    “凤家不会去。”君慕倾挥了挥手,哪里有白吃的午餐,帝神不在已经很奇怪,现在他离开还有这么奇怪的命令,那就更奇怪了,所以,她干嘛要去接这个奇怪的事情。

    “不一定凤家会赢,我们云霄之顶也只其中之一。”魄再次说道,凤家已经不如之前,帝神在信里说凤家可能会和他们争夺,但是那是几千年前的凤家,不也是现在的凤家。

    “谁说的?”酒千醉扭头看了一眼魄,他们凤家怎么就不会赢了。

    “我答应了有什么好处?得到大央城还要帮你们看着神族发生奇怪的事情,他帝神干嘛自己出来。”她又不是其它几大势力,听到有大央城作为奖励,就冲昏了头。

    呃……

    魄迟疑地看着君慕倾,好像是这个样子,帝神当年只怕也没料到,现任的凤家家主,是个小女娃娃,还是个让人琢磨不透的女娃娃。

    “这件事情我们再议,刚刚凤家主说的裂口是什么?最近云霄之顶有些异样,难道是你说的那个?”魄立刻将话题转移,他会再继续想其它办法,凤家是一定要参加的。

    “自己去查,我哪里知道那么多。”她也是听辰说过一次,裂口的事情,知道的也不是很多。

    黑暗之力在大殿里面闪烁,寒傲辰迈步从大殿外面走来,“云霄之顶最近有什么异样?”

    沉着冷淡的话语响起,黑色身影直接走到君慕倾身边坐下,一系列事情,在几个呼吸之间就完成了。

    魄惊讶的看着出现的寒傲辰,赶紧叫道:“王上。”

    “说。”薄凉的声音不轻不急,淡淡响起,如同一朵雪花落在心底。

    “就像是刚才突然出现的人,云霄之顶最近也经常出现陌生人,已经有很多人死在他们手上。”魄如同受到蛊惑,不自觉的就把实情全部说出来。

    寒傲辰握住君慕倾的手,听到魄的话,没有立刻回答,反而垂下眼皮,像是在沉思。

    “发生了这种事情,也不见帝神回来?”君慕倾挑眉问道,他怎么回来了,不是说处理事情去了吗?

    “没有,帝神自从消失以后,我们就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不管神族发生了什么事情,也再没看见过他的出现。”要是帝神在,云霄之顶也不会陷入现在的慌乱。

    “帝神和钟离家的关系,你们有没有听帝神说过。”君慕倾再次问道,要是知道了那还叫消失吗?

    魄摇摇头,明明知道这些不应该和他们说,却不由自主的说了出来。

    雷霆站在一旁,听着他们说的话,他怎么越来越觉得事情有点复杂了。

    寒傲辰一直没有说话,君慕倾动了动手,“在想什么?”

    “帝神,和钟离家的确有某种关联,很久以前,神族发生动荡之前,钟离一姓还有很多人,不过那件事情以后,钟离家只有现在这些,那件事情所有人也选择遗忘,没有人再愿意提起,所以,那一段过去成了空白。”寒傲辰不急不缓说道,幽黑双眸犹如九幽寒冰。

    这件事情,哪里都没有记载,就像是什么事情都不曾发生过,到现在知道的人没有,想知道的人,也没有地方可查。

    “空白?”君慕倾看着寒傲辰,什么样的过去,能让那一段成了空白。

    “我这就去云霄之顶查查,凤家家主,还请你考虑一下,说不定比试出来结果,会知道写什么。”说完,魄立刻转身离开,要真的有这件事情,云霄之顶应该会有记录。

    寒傲辰感觉到君慕倾的注视,扭头看向身旁柔和一笑:“帝神应该也没有记载,也许记载了,不过全部焚烧了。”

    “谁知道,不过这件事情也就顺便提起,你们这么紧张作什么。”君慕倾翻了翻白眼,就听说钟离家来人说了两句,然后刚才她顺便问了一句,魄就迫不及待的去查。

    北宫煌,酒千醉,还有雷霆都微微一怔,猛地看着君慕倾。

    对啊,这件事情就是随便提起,他们干嘛这么紧张?

    “你们怎么都回来了?”看着魔兽走来,君慕倾一阵无奈,都怀疑他们有没有走出去过,这么快就回来了。

    “我们去休息。”魔兽们异口同声说道,转身走出大殿。

    看着他们离开,君慕倾张了张嘴,脸上浮现出无奈的笑容,他们完全可以放心出去,在大央城,她又不会出什么事情。

    魔兽们匆忙走来,又匆忙离开,殿内又恢复安静。

    “凤家主。”屋顶响起暗卫的声音。

    “什么事?”

    “魄护卫请你去云霄殿,说是有要事相商。”暗卫恭敬地说道,他们也不知道是什么事。

    “我知道了。”他这才刚走,又要有什么事情商量,还是去云霄殿。

    云霄殿不就是当年帝神在大央城住的地方,那三个房间也在那里,他是说去云霄之顶查,不会是去了云霄殿吧?

    寒傲辰缓缓站起来,放开君慕倾的手:“为夫这次不能陪你去。”还有点事情没有弄清楚,不能陪她去。

    “你去忙自己的。”她会照顾自己。

    “嗯。”寒傲辰看着君慕倾离开大殿,脸上露出一抹冰冷,帝神当年消失在神族,到底是为了什么?

    “我也去看看。”雷霆大步跟着走去,它是兽之界派来,帝神的人总不能对它怎么样。

    北宫煌和酒千醉站在原地,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脸色慢慢沉了下来。

    “钟离北,你不如还是回一趟钟离家?”酒千醉喃喃说道,不弄清楚帝神和钟离家的关系,他总觉的有点不安。

    北宫煌皱了皱眉头,迟疑地说道:“就算是要回去,也要等这场比试比完。”

    很多年前的事情,那一段空白到底是什么,家族和神族为什么都选择遗忘,让那一段成为过去?

    看着北宫煌脸上的疑惑,酒千醉也只能点点头,现在他比较担心的还有另外一件事情。

    那个声音……是谁?

    往云霄殿走去的君慕倾看到身后跟来的雷霆,笑着说道:“雷霆王,我又不是去龙潭虎穴,你这么紧张做什么?”

    “反正听到帝神和钟离的事情,心里会有点不安,就当我多事了,走吧。”雷霆皱眉说道,它还是第一次这么担心一个人。

    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担心,也许是那双血红色的眼睛,太像血狼王。

    “对了,雷霆,当年啸月王到神族,神族有没有发生什么事情?”娘突然道了遗忘蛮荒,是什么原因让他们到那个地方,到现在还是个谜团。

    “能发生什么,不过也许发生了什么,没有人知道。”雷霆沉声说道,要发生的事情有很多,不为人知的事情也有很多,也许是他们就不知道的事情,事情就已经发生了。

    “嗯。”君慕倾淡淡应道,应该没有什么才对。

    不然到了墓穴的时候,老头也应该告诉她,他是在爹娘消失在神族的时候晋升,说不定她都是在遗忘蛮荒出生的。

    “丫头,那就是云霄殿,走吧。”雷霆指了指下面,笑着说道。

    两道身影闪身而下,站在云霄殿的面前,才发现来的人不只是他们两个。

    这是……

    君慕倾看了看眼前的人,怎么突然有这么多人出现?

    “这是干嘛?”雷霆也迷茫了,他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嘿,你还不知道啊,三个房间里面,突然有个人承受不住死在里面,现在就多了一个房间。”站在他们两个旁边的人兴奋地说道。

    “死了?”雷霆脸上露出一抹疑惑,这么多年也没有发生过房间里面出现死人的事情。

    “听说是太贪心了,在里面修炼,还不停的服用灵果丹药,所以才会被反噬。”灵果和丹药多,也不用这么显摆,现在出事情了吧!

    雷霆无语站在原地,这就是魄让君慕倾来,就是为了争那房间?

    “家主,这边请。”人群中悄然走出一人来到君慕倾面前。

    君慕倾看了眼雷霆,还是跟着那人离开,雷霆也立刻跟上去,这都是什么事,比试的事情都还没说清楚,现在又出了这件事情。

    “慢着!”人群中炸开声音,沸腾的人群,突然安静留下来,也不知道为什么,所有人都自觉的让开一条路。

    君慕倾感觉到身后一阵强劲罡风拂来,立刻挺下脚步,用精神力挡住跟着而来的攻击。

    “凤家家主?”年轻男子从人群让开的通道走过,直径走到君慕倾面前。

    “你是谁。”没见过,不认识。

    男子脸色微变,立刻又露出得意的笑容,“不好意思,凤家家主,你来晚了一步,那个房间已经被我拿下了。”她来了也没用,五元素天才!

    君慕倾越来越不明白了,这个人突然冒出来,突然说那个房间,她根本就不认识!

    雷霆汗颜开口道:“丫头,他就是天才榜上的第三名,姚琅。”她怎么连这个都不知道?

    天才榜,第三名?

    站在周围的人眼中一阵灼热,这个人就是天才榜的第三名姚琅,最接近圣麒麟的天才,是他抢到了房间!

    不过他既然抢到了房间,干嘛不直接进去,还要出来跟一个长得还不错的小姑娘说话。

    围观的人一脸兴奋,周围的少女更是荡漾了一片芳心,眼睛恨不得贴到姚琅身上。

    红眸收回,天才榜第三名?

    “没见过。”君慕倾说完,转身离开。

    没见过!

    围观的人愣住了,这个人到底知不知道什么叫天才榜,而且和她说话的人还是天才榜的第三名!

    能和天才榜第三名说话,这是莫大的荣幸,平常他们连想见到天才榜上的人都难。

    “她怎么能说没见过,天才榜上的人,当然不容易见到。”

    “也许是羡慕妒忌,说不定还是想吸引起姚琅的注意,故作矜持。”

    “不过能见到姚琅真是好,要是圣麒麟也来的话,就最好不过了。”

    “就是啊,说是天才榜第三名,实际上就是第二名,第二名的天才,等姚琅过了三百岁,一定能上高手榜。”

    ……

    周围热议的声音滔滔不绝,每个人都极其兴奋,恨不得把君慕倾推开,想要自己和天才榜上的人说话。

    姚琅听到周围的议论,不自觉的挺起胸膛,傲然地看向君慕倾,刚才还有那么一点紧张的心情,现在完全消失不见。

    “慢着!”姚琅神情一扭曲,大步走到君慕倾面前,阻止她离开。

    “你最好让开。”君慕倾冷声说道,红眸之中冰冷寒霜。

    姚琅微微一愣,看到那一双红眸,他差点就让开了,还是很快就镇定下来,“让开可以,你挑战我。”他就不相信,自己会打不过一个二十岁的人。

    什么天才,君慕倾不过也只是五元素,就被叫成是天才。

    挑战!

    所有人都愣住了,天才榜的姚琅,居然让人挑战他,这个小姑娘是什么人,很厉害吗?

    “让开!”君慕倾冷声说道,脸上一片冰冷。

    “不行,我要求你挑战,只要你挑战了我,不论输赢,那个房间,我都让给你。”这样的条件,她总该接受,就不相信,一个五元素的人,晋升能有多快。

    围观的人眼中露出惊讶,不论输赢,都把房间让给眼前的人,只要她肯挑战!

    天底下居然有这么好的事情!

    老天!他们也想这样!可不可以挑战!

    雷霆不耐烦地看着挡在君慕倾面前的人,君慕倾都已经让他让开了,他还在干嘛,非得让君慕倾把他踹下第三名,他才甘心吗?

    不过,天才榜第三名,实力也应该不差,不知道君慕倾有没有什么办法。

    “真是大方。”君慕倾冷笑着说道,输赢都把房间放给她。

    “这是应该的,不然人家会说我欺负你。”姚琅下巴扬起,高傲地说道,仿佛把房间让给君慕倾,那是莫大的恩赐。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