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造顿时感觉到后背阵阵发凉,寒意直达心底,笼罩全身。

    “不离开,君慕倾,你只是凤家家主,又不是我齐家家主,想命令我,痴心妄想!”齐造冷哼一声,他压下心里颤抖恐慌,故作冷静地说道。

    “凤家家主,在没有宣布各位来大央城之前,还是不要起争端。”魄语重心长地说道,她才刚刚坐上凤家家主之位,在这里和二流势力发生争端,一定会被人议论。

    “我说过,你不能离开,就是不能离开!”冰冷声音响起,不要起争端,这个人闯进凤殿大放厥词,让她就这么放过?

    他们觉得可能吗?

    酒千醉迟疑了一下,还是开口道:“魄护卫,你最好还是不要管凤家的事情,我们家主说了他不能离开,最好还是留下来。”

    这件事情和你们没关系,说两句就可以走了,丫头可不是吃亏的主,齐造用那种语气质问,不就是不把她放在眼里,当她是个小娃娃看待。

    这样可不行,他们凤家的人,还是凤家家主被人这么轻视,怎么也说不过去。

    魄看了一眼酒千醉,顿了顿再看向君慕倾,想说的话这才咽下去。

    的确,这是凤家的事情,外人不该多插手。

    “在下明白了。”魄沉声应道,看了一眼齐造转身离开。

    小小的二流势力,不管他面前的人年纪多小,那也是凤家家主,能成为凤家家主的人,岂会简单。

    齐造站在原地,扭头看向君慕倾,双手负在身后,仿佛他的身份比凤家家主还要大。

    “留下我做什么,凤家家主,别忘了,你只是一个晚辈,晚辈这么要求长辈做事情,可不好。”齐造得意地说道,今天换成凤家任何一个人坐上这个家主之位,他都不敢来讨这一亿墨矿,不过,眼前的人只是一个小丫头而已,有什么好畏惧的。

    晚辈?

    眼皮垂下,君慕倾不经意挑挑眉头,啧啧,她这是被小看了。

    “晚辈?齐造,本姑娘除了是晚辈,还是凤家家主,你冒犯了凤家家主,我要怎么做?”冰冷声音没有一丝温,被人小看了,这可不好。

    齐造身体一僵,看着君慕倾冰冷的脸色,深吸一口气,把惊颤压下心底。

    “凤家家主怎么了,不过就是一个小丫头……”

    强劲罡风从大殿冲击而出,黑色身影划过一道弧,飞出殿内,重重摔落在地上,几道身影从四面八方走来,将飞出来的人团团围在其中。

    北宫煌眨了眨眼睛,看着飞身而出的魔兽,不禁呆滞。

    它们不是都出去了吗?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一点都没有发现,都不知道它们已经好回来了。

    “哎呦喂!”酒千醉笑眯眯地走出去,看着被魔兽围在其中的人,大笑着说道:“齐造家主还要靠脸吃饭,你们可注意了,千万别打脸。”

    话落,砰的一声落在齐造脸上,疼的地上躺着的人死去活来。

    凤逸轩匆忙赶过来,就听到酒千醉话,以及现在发生的一幕,不禁嘴角抽搐。

    这个叔,是故意的吧,故意让魔兽打他的脸。

    “不死就行,那张脸,给我狠狠的揍!”红色身影从殿内走出来,赤红眸闪烁出嗜血锋芒,君慕倾冷眼注视着不远处被魔兽围攻的齐造。

    小碧和吱吱看到他们都出现了,不禁也是一阵疑惑,随即耳边响起暴揍的声音。

    “留一拳给我!”吱吱赶紧飞身而去,有这种好事,她说什么也不能错过。

    “当小爷是死的!”小碧不满了,那第一拳本来是它来打的,结果被他们县先抢走了,可耻,可耻了!

    十几个身影非常忙碌,他们忙着送手上的拳头,不给齐造任何喘息的机会。

    “君慕倾!”

    “砰!”一拳落下。

    “啊!”齐造没来得及说下去,发声叫喊。

    “你敢打我……”

    “啪!”

    “住手!”齐造赶紧捂上脸,大声叫道。

    恐惧将他仅仅笼罩,拳头密密麻麻地落在他的身上,以及脸上。

    酒千醉哈哈大笑躺在地上,白衣长袍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换回他那一身随便的衣服。

    北宫煌坐在阶梯上,肉痛地看着被揍的齐造,戳了戳狂笑的酒千醉。

    “你是故意的?”直接打脸。

    “不是,最多是扇风而已。”酒千醉笑眯眯说道,不过丫头那么冷静,一定知道他想做什么,打脸,那明明就是故意的。

    齐造恼羞颤抖伸出手,被魔兽围在其中,一阵拳打脚踢。

    “凤魂,你居然怂恿凤家家主,对我出手!噗!”说完,齐造又被拉回去,接下来的就是一阵狠狠暴揍,继续着鬼哭狼嚎的叫喊声。

    君慕倾嘴角微微上扬,怂恿?齐造是这么想的?

    看到君慕倾脸上的笑容,北宫煌继续说道:“那什么,凤魂,你不觉得揍人的是小倾儿,最后背黑锅的人是你吗?”

    还在狂笑的凤魂脸上笑容突然僵住,目光猛地看向君慕倾,噌的一下从地上爬起来。

    “丫头,你不能这么对待叔!”他怎么就忘记了,这丫头什么时候都会算计人,可是自己什么时候被算计了都不知道,还在大笑!

    雷霆看着被魔兽殴打的齐造,忍住上去揍一拳的冲动,沉声问道:“小倾,你做什么了?”

    君慕倾看向雷霆,那茫然的模样,君慕倾双手摊开,耸耸肩道:“我也不知道。”

    “不能不知道。”酒千醉着急地说道,他怎么忘记了,这是二哥的女儿,那算计人的本事,比二哥当年还要可怕。

    “叔,我是不知道,总之说打脸的人,嗯,是你。”君慕倾笑的非常无害,脸上笑容一点杂质都没有。

    酒千醉却看的心惊胆战,这还叫什么都不知道,明明就是知道。

    雷霆先是一怔,然后眼中浮现出笑容,原来是这样。

    “倾儿,再打就死了。”凤逸轩凑到君慕倾面前,用只有两个人听到的声音说道。

    齐造是齐家家主,也经不起这样的拳打脚踢,这对他来说,绝对是一种悲剧。

    不过,谁让他不知死活,跑到凤殿,开口就说那些话,也绝对是在找死!

    欺她年纪小?齐造可曾知道,这个年纪最小的凤家家主,才是历代那么多凤家家主之中,最可怕的一个,最不好招惹的一个,同样,也是最记仇的一个。

    “我会用丹药吊着他,直到我觉得满意为止。”晚辈吗?不知道她是凤家家主,现在不就在告诉他。

    几人纷纷吞了吞口水脚步稍稍后退,就说不要轻易招惹上君慕倾,就是不相信,现在知道错了吧。

    “老师,那两个人怎么办?”君慕倾双手负在身后冷声说道,那两个人既然是来找他的,他就没有逃避的...

    必要,她不知道当年发生了什么事情,却知道,躲不是办法。

    被点名的北宫煌轻咳一声,缓缓说道:“这件事情,我已经想好该怎么处理。”都已经想好了。

    “钟离家的人居然这个时候找上门来了。”酒千醉若有所思地说道,这么多年钟离北都没有在神族,偏偏刚刚回来的时候,他们就出现找,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样的目的。

    “挺好。”凤逸轩点头应道,有家人来找,有什么不好的。

    “逸轩小,不知道你不要乱开口,钟离这个姓,在神族只有他们一家,所以,姓钟离的,也就他们家几个人。”酒千醉拍了拍凤逸轩的肩膀,沉声说道。

    “这么珍贵?”凤逸轩看向北宫煌,只有他们家几个人姓钟离,真的很珍贵。

    北宫煌嘴角一抽,瞪了一眼凤逸轩,什么叫珍贵,他们家族又不是魔兽,怎么就成了珍贵了。

    “钟离。”君慕倾喃喃自语道,她神族之中对钟离一族的记载不是很多,简单的说了几句,好像是记录的人不愿意提起钟离这个家族。

    “丫头,你家老师家族背景,可相当不简单,这件事情雷霆王也知道。”那一定是非常不简单,不然他也不会多说。

    君慕倾扭头看向北宫煌,她都还没有听说过老师钟离家的事情。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说帝神和钟离一族关系匪浅。”雷霆把知道的说出来,他知道的也就这么一点,还能有什么事情。

    “帝神和钟离一族?”老师的家族和帝神还有这层关系吗?

    北宫煌脸色一沉,显然不愿意提起钟离家族的事情,但是宠爱的生问,他还是简单地说道:“在族谱记载,我们钟离一族和凤家的地位相等,当然不是在这一世,而是在上古时期。”

    那么多年的事情过去,谁还能知道事情真假,以前的人有没有笔误什么的,他从来没有当一回事。

    “上古时期!”酒千醉心里一颤,眉头跳动,这件事情他怎么没有听说过。

    “不过听说钟离一族开始不姓钟离,而是有别的姓氏,我们家族先祖很久以前犯了错,就被流放了,直到上古覆灭,这一世开始,才慢慢繁衍,从当初的一两个人,到现在的人家族。”现在的钟离家,也就那么几个人,并不是很多。

    “那也不是很多,可究竟是什么样的事情,居然被流放?”凤逸轩狐疑地问道,这一世都这么多年了,才上人的家族,凤家先祖都慢慢把家族壮大,成就了现在的凤家,钟离家怎么就不行了?

    “不知道。”北宫煌摇摇头,他要是知道个中缘由,就不会在这里了。

    “那帝神呢?”君慕倾沉声问道,他们和帝神能有什么关系?

    “谁知道,只是这么传而已,就连钟离家都没有记载和帝神有关的事情。”钟离家自己都不知道的事情,外人怎么会知道,所以这也是谣言而已,谣言并不可信。

    雷霆迟疑地开口:“你们就不怕我把这件事情告诉兽王吗?”在它面前说这件事情,它说不定真的会告诉兽王,他们就这么相信自己。

    这件事情,他都是第一次听说,神族知道的只怕也就他们钟离家族本身。

    “上古的事情了,不怕你说。”北宫煌突然笑道,他能说出来,就不怕别人知道。

    雷霆瞪了一眼北宫煌,明明知道它不会说,尽管是魔兽,它们还是很原则的,这种秘密,还是不说出来的好。

    君慕倾没有再出声,空间里面响起冰冷的声音:“你们知不知道这件事情?”

    血魇玄金还有小银,当然还是小四,它们都是上古的魔兽,这件事情他们多少也会知道一点吧?

    “上古被流放的家族多了去了,上古时期和现在可不同,人类有专门的统治者,哪里像现在一盘散沙。”玄金摇摇头,后面他们家族也改了名字,改成钟离,那就更不知道是哪个家族了。

    “主人,传承中,也不知道。”小银摇摇头,这件事情,传承记忆和龙神的一样。

    “呼呼。”小四应和道。

    “小四一出生就被关起来了?”君慕倾紧蹙眉头问道,那就更不可能知道这件事情,不过还真是奇怪。

    “呼呼。”

    “嗯,我不会关你,等有好玩的事情,再叫小四出来。”君慕倾笑着说道,小四是不是玩上瘾了,现在老是想着玩。

    小四湛蓝色的眼睛溢出笑容,不再开口说话,而是安静坐在地上,周围灵气源源不断流进它身体里面。

    “这件事情和这次大央城应该没有关系。”血魇不在意地说道,平静的双眸,仿佛什么事情都不能引起它的波动。

    “就是随便问问。”君慕倾翻了翻白眼,她也挺好奇为什么钟离家到现在,才上个后代,这么多年都过去了,再怎么样也不应该是这个样的。

    “那个人类,快死了。”金凤凰翱翔九天,头颅微微上扬。

    君慕倾这才收回神识,赤红双眼看向齐造,“把他扔回齐家的住的地方。”

    她这个风家家主,可不是小孩的把戏,外面那些人最好记住!

    “好咧!”桑无际在众魔兽的注视下,托着地上的人往空中飞去,双眼那叫一个苦逼。

    这种事情怎么会又是他做!

    魔兽们拍了拍双手,看了一眼君慕倾,自觉地离开。

    他们都是没有经过君慕倾同意,擅自出手的,还是悄悄的离开好了。

    不过那个人类找打,君慕倾是他可以小瞧的?

    他以为自己是谁,还摆出长辈的身份,这也可笑了。

    魔兽们轻哼一声离开,它们现在突然觉得,打轻了,刚才就应该重重的打,这样才对。

    看着魔兽们离开,君慕倾没有阻止,直接任由他们去了。

    “戏也看完了,天下平。”酒千醉伸了伸懒腰,事情做完了,那就没有什么事情可做了,等着大央城的消息吧,反正最近也是白吃白住,不吃白不吃。

    “天下平,说的有点早。”雷霆迈步走到君慕倾面前,她还真敢打,二流势力知道齐造受伤,一定会找上门来的。

    “不早不早,他们敢送上门来,别怪我对他们不客气!”酒千醉挥了挥手,凤家也不是软柿,不是任由他们拿捏,即便现在凤家不如以前,他们也别想做什么。

    君慕倾看了一眼殿外,转身往殿内走去,“雷霆大叔,没事的话,你可以走了。”

    “丫头,我这才刚看完戏,你就下逐客令了。”雷霆无奈笑道,看戏,什么时候他也总用看戏来说话了。

    “你再不走,你等会就会变成戏。”北宫煌看了一眼雷霆,往殿内走去,他好好的不呆在中城,到他们南城来做什么,不欢迎不欢迎。

    雷霆突然感觉脖一阵发凉,脸上再次露出无奈笑容,这个丫头,还真是的,一点好戏都不让他看。

    ...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