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爆炸声音接二连三震动,五元素之力在空中炸开红色火花,所有碰触到小男孩面前东西的人,全部炸体!

    好厉害!

    凤逸轩惊悚站在原地,他很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元素之力怎么会自己爆炸。

    “倾儿……”

    “你真是笨,这是主人的‘灰飞烟灭’。”吱吱嘟着嘴巴说道,她都知道这是主人的斗技,这个人类居然没有看出来。

    灰飞烟灭?

    凤逸轩疑惑迈出步伐,跟在君慕倾身后,什么叫做“灰飞烟灭”?

    “跟你说了你也不懂。”小碧盘起身体,仰着头看了一眼凤逸轩,那种斗技,除非是见过,否则不会知道。

    “呃。”被魔兽鄙视了。

    “继续看看。”君慕倾头也不回地说道,她只是在那里面,放了一点点的力量,只要有外力强势争夺,就能发生爆炸。

    凤逸轩大步跟上君慕倾,眼中溢出笑容,好像这样子越来越有意思了。

    几道身影从空中飞过,透着强大气势,红眸抬头看了一眼,继续往前面走去。

    “丫头,看到大叔别走这么快啊!”雷霆箭步走来,瞬间出现在君慕倾身边,一张脸凑到君慕倾面前,露出戏谑笑容。

    “雷霆王!”凤逸轩鄙夷地看着雷霆,他们很熟吗?让倾儿叫大叔。

    “凤家小子,你也在这里。”雷霆看向凤逸轩,粗声笑着说道,和凤家的人走在一起,这丫头,真的是凤家家主?

    凤逸轩咧嘴一笑,往旁边迈开步伐,“我们家主在这里,我当然要跟在她身边。”

    雷霆嘴巴逐渐变成型,表情极其夸张地看着君慕倾,“丫头,你真的是凤家家主,不是假扮的!”

    凤家家主,小丫头!她不是姓君!

    “暗龙雷霆王,你可以当我不是。”君慕倾扭头看了一眼雷霆,冷声说道,假扮的凤家家主,好像周围都是别人在假扮她。

    假扮她?

    殷红唇瓣勾起嗜血笑容,双眸之中露出寒意,狡黠之光在眼底划过。

    “我不能这么以为。”雷霆摇摇头,她要真的是凤家家主,就算他以为不是,那也不行,她真的是,这个是不可改变的事实。

    凤逸轩看了看雷霆身边,疑惑问道:“雷霆王,这次来怎么又是你,我记得你们未来兽王不是很乐意戏弄几大势力吗?”圣麒麟怎么会错过这次的机会。

    雷霆额角滑下一滴冷汗,目光看向君慕倾,他能说,圣麒麟被兽王一脚踹进了兽域,还是兽域最危险的地方,不到三个月,没有出来的可能吗?

    君慕倾嘴角勾着笑容,圣麒麟,他也要来的成才行。

    “没事没事,总不能什么事情都派他来,我们也要活动活动筋骨。”雷霆嘿嘿笑道,汗珠不停滑下。

    凤逸轩看着突然出现的魔兽,眯起双眼狐疑看过来,“真的吗?”怎么听着有那么一点不可信。

    魔兽会没有活动筋骨的时候吗?还是圣麒麟……

    雷霆轻咳一声,立刻把话题转移,“这个,小倾,你要是凤家家主,是凤家什么人?”凤家也没有谁姓君,她怎么就成为凤家家主。

    凤逸轩凑到雷霆面前,鄙夷着说道:“不要转移话题。”

    圣麒麟不在,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看它的表情就知道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个问题比较严肃,建议你不要多问。”雷霆正色道,外界的人要是知道兽王因为君慕倾一句话,直接把少王踹进兽域,少王回来一定会杀人。

    “可是……”

    “逸轩,既然雷霆王说别问,就别问了,反正至少最近三个月,都不用看到那个家伙。”君慕倾冷声说道,能清静一段时间。

    凤逸轩心里泛出疑惑,倾儿怎么知道未来三个月都不用见到圣麒麟?

    雷霆没有出声,目光扭到一旁,它可是什么都没说。

    “圣麒麟?”小碧圆碌碌的大眼睛露出疑惑,它怎么听着有点耳熟,好像在什么地方听说过。

    吱吱不满的吧唧了一下嘴巴,斜视了一眼小碧,“不就是兽之界那头魔兽,听火镰说,是一个很讨厌的家伙。”未来兽王,兽族要是有这样的兽王,还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

    “圣灵兽,这样说未来兽王,不太好。”雷霆沉声说道,它也是兽族,理当遵从兽王。

    “没有什么好不好,就算它会成为兽王,我也只听主人的话。”吱吱抖了抖身体,蓬松地毛发被微风吹起。

    其他人的话,它才不听,包括兽王什么的,它也不听,只听主人的话就好了。

    雷霆怔了怔笑容慢慢爬上脸颊,说的也是,君慕倾的魔兽,应该跟她一样狂,认定了她,那这一生就只会听从她的命令,其它不管是人类还是魔兽,它们都不会再理会。

    真不知道这丫头有什么魅力,在没有契约的情况下,能让这么多魔兽对她心悦臣服,甘愿听命。

    “云霄之顶的人好像下来了。”雷霆抬头看天,突然牛马不相及地说出一句话。

    君慕倾停下脚步,风的声音在告诉她,有大批的人往这边而来,他们踏出铿锵的步伐,整齐有致,万步如一。

    “是下来了。”君慕倾抬头看了看天空,他们都下来了,就证明各大势力的人都已经到齐。

    “把所有装扮成红发红眸之人,赶出大央城!”呵斥的声音从天而降。

    凤逸轩猛地抬头看向天空,这是谁啊,装变成红发红眸的人,这是冲着倾儿来的,还是在帮倾儿解决这么麻烦?

    君慕倾眉头挑起,目光冰冷看向空中,双眸之中没有一丝情绪。

    大央城,好大的魄力,能做常人不能做的事情。

    “丫头,你是不是认识云霄之顶的人?”不然怎么会有人这么帮她,云霄之顶的人下来第一件事情,就是清除这些东西。

    “不认识。”君慕倾收回目光,“现在没有什么好看的,回去。”

    “好……”

    “凤家主不等看完这件事情处理完再会凤殿吗?”几道身影从天而降,双手环胸,仿佛高高在上的天神。

    精致的脸上一片冰冷,没有丝毫温度的声音响起,“我相信帝神的人能把事情处理的很好,这样也能省去我不少麻烦。”她还在想,要用什么办法把这些人身上的装扮除去,他们就来了。

    “凤家家主何必客气,不过在下还是很好奇您的身份。”站在空中的人波澜不惊地说道,语气中也没有任何疑惑。

    “你的疑问,很多人都想知道,不过凤家没有没必要告诉你们这件事情,和是凤家的事情。”凤逸轩吊儿郎当道,这关他们云霄之顶什么事情,凤家的人都不说什么,那就跟他们无关。

    “也是,既然凤家家主要回去,在下告辞。”空中几道身影迈步走开,几乎是一瞬间,就消失在了几人面前。

    好快!

    君慕倾注视着几人离开的地方,她刚才就看到几道残影,云霄之顶的高手。

    “这种感觉真讨厌。”小碧不满看着天空,上面的威压直逼而下,真的是讨厌死这种感觉了。

    “这几个人我也不喜欢。”吱吱摇摇头,帝神的人对主人这么好做什么。

    纤细手指摩擦着下巴,君慕倾往凤殿方向走去:“雷霆,你应该活了很长时间,怎么样,有没有见过这几个人?”

    他们要是帝神身边的人,一定是他贴身跟着的人,即便很多年没有下来大央城,那活了很长时间的人,应该也见过他们几个。

    “刚才那个没见过,不过帝神身边的人有很多,说不定见过忘记了,也可能还没来得及见。”雷霆并不是很在意,那都是很久以前的事情,该忘记的也忘记的差不多了。

    “应该是这样。”君慕倾继续往前面走去,帝神身边的人那么长时间没有出现过,谁会知道他们是不是。

    雷霆猛地惊醒,惊讶地问道:“丫头,你不会是怀疑他们不是帝神的人吧?”

    君慕倾头也不回地摊开双手,冰冷声音随即响起:“只是问问而已,你想多了。”

    “雷霆王要不要去凤殿坐坐,反正三叔和当年的钟离公子也在。”凤逸轩笑眯眯走到雷霆面前,他还是想知道那件事情,他们说的那件事情。

    “去可以,不过我是不会告诉你少王的半点事情。”又不是找虐,好端端的告诉几个人类兽族的事情。

    也许君慕倾对兽族的事情一清二楚,不代表他们几个也知道,所以,这些事情,人类知不知道都是一样的,对他们又么有什么妨碍。

    “小气。”凤逸轩瞪了一眼雷霆,眼中却有不可见底的深邃。

    两人三兽回到凤殿门口,映入眼帘的就是一男一女,忐忑站在门口往凤殿里面看,即便凤殿大门紧闭,他们依旧不死心。

    “我不记得,凤家有这两位客人。”君慕倾指了指面前的两个,他们是在大央城外面问路的那两个人。

    凤逸轩挠挠头,他也没听说过,“我去问问。”

    不等凤逸轩他们走过去,站在门口的两个人已经发现了他们,两人赶紧走过去。

    “真的是你,你真的是凤家家主吗?”少年兴奋地看着君慕倾,一定是这样的,不然她怎么会出现在凤家住的凤殿。

    “你们是什么人?”说话的是凤逸轩,怎么每个人都喜欢问这么奇怪的问题。

    凤家家主的事情,早就告诉过外界,他们还有什么可质疑的。

    “我们……”

    “我是钟离茉,这是我弟弟钟离鸿,我们是来找人的。”站在少年身边的女子打断他的话,自顾自地介绍起来。

    钟离?

    凤逸轩看了一眼君慕倾,他们都是钟离家的人,那来找的人就只有一个,钟离北,也就是北宫煌!

    “你自己处理。”说完,君慕倾迈步往凤殿门口走去,紧闭的大门立马打开。

    “等等我。”雷霆赶紧跟上去,这要是没有凤家的人带,要进大殿不容易。

    所有大殿都是经过严密布置,每个都不同,进出的方法也不同,这就是当年帝神为了不让他们势力打起来的办法之一。

    “等……”

    “砰!”两道身影走进去,大门紧紧合并在一起。

    钟离鸿收回目光,走到凤逸轩面前,“周围大哥哥,刚才的真的是你们凤家家主吗?”

    大哥哥……凤逸轩看着身边少年,他有那么大吗?

    “凤家家主岂能有假,你们要找的人我没兴趣,只能说,有缘才能见到。”说完,凤逸轩赶紧走进凤殿,北宫煌的事情还真不好说。

    他现在已经不承认自己是北宫煌了,就跟他那个三叔一样,那就是不想让人知道他的身份,现在钟离家的人找上门来了,他总不能说不知道钟离北,所以,还是设么都不知道的好。

    钟离鸿呆呆看着凤逸轩的背影,喃喃自语:“那个大姐姐真的是凤家家主,真厉害。”

    “凤家家皇族,哼!我就不信她能永远坐在这个位置。”凤家要是完全就没落了,就算是凤家家主,只怕也没有什么。

    钟离鸿幽幽收回目光,看向自己的姐姐,“大姐,我们是来找小叔叔的,我怎么感觉你大小姐脾气又来了?”看到了什么,就非得要得到手才肯罢休。

    “小叔叔,还用找吗?当年小叔叔离开钟离家是为了出去历练,听说他和凤家人很熟,但是凤家人知道我们的名字,却什么都没问。”钟离茉不满轻哼,这还要说什么,已经很明显的事情。

    “你是说,小叔叔可能就在这里?”小叔叔既然来了,怎么都不出来见他们,他们是一家人,又不是仇人。

    “谁知道为什么,反正我一定要进去。”那个男人在这里面,她一定要进去,不进去怎么见到他。

    “好啊,我们进去找小叔叔,然后带着他回钟离家。”凤家家主也见到了,他没有什么可求的,带回小叔叔就满意了。

    钟离茉眼中闪过毒光,转身离开,找到钟离北,他敢承认自己是钟离北吗?一个抛弃家族的人。

    “大姐,等等我。”钟离鸿知道自己要找的人坑就在这里面,忍不住大笑起来。

    找到小叔叔,爷爷一定工会夸他的,说不定又让他下次出来。

    离开的两个人没有发现,他们一直被一双眼睛紧紧盯着,一点都不想移开。

    “唉。”北宫煌看着远去的人,不禁叹了口气。

    “放不下就跟他们回去,反正那个家不可能不要你。”酒千醉慵懒躺在屋顶,他一个人在这里唉声叹气,回去不就是他抬脚的事情。

    “没必要。”北宫煌收回目光,他已经决定不回钟离家,在他掉到苍穹大陆的时候,钟离北就已经死了。

    “果然是有秘密,能不能让我听听?”凤逸轩不知道从哪里走出来,等他们发现,人已经出现在他们面前。

    “你怎么在这里!”他不是刚刚才进去!

    “我刚刚进去了,然后又回来了。”这样的事情怎么能错过,他也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北宫煌和酒千醉很有默契的白了一眼凤逸轩,转身离开屋顶,大人的事情,小孩子瞎掺合什么。

    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凤逸轩双手叉腰,“告诉我就那么难吗?”

    不就是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一个两个都不告诉他,这样还怎么满足好奇心,他真的很想知道是什么事情?

    “小孩子就是小孩子。”酒千醉扭头看了一眼凤逸轩,眼中溢出笑容。

    这小子精明着,什么事情要是让他知道了,那就麻烦了,现在他可能还小,有个时候急躁了一点,等磨砺以后,一定是块不可多得的宝玉。

    “小孩子……”凤逸轩满头黑线地看着酒千醉,他比倾儿都大,倾儿都是家主了,他怎么就还只是小孩子。

    两个人笑呵呵地走进议事厅,君慕倾早已经坐在那里等着他们,雷霆也坐在里面,也不知道在说什么。

    “丫头,我还是好奇,那里面究竟是谁?”雷霆无奈地说道,他后面再次去过墓穴,以前还能靠近的地方,那次去的时候,完全都不能靠近了,就算是把身份搬出来,九幽冥龙的也没有任何退步。

    他们那个时候是怎么进去的,不告诉它进去的方法,总要告诉它里面有什么,内容它没兴趣知道,不过里面的魔兽,它还是很感兴趣的。

    “大叔,我已经说过了,想要知道,自己进去不就好了。”对于雷霆锲而不舍的询问,君慕倾有种想翻白眼的冲动。

    不过那个地方他们现在也进不去了,除了娘和她还有那老头本人,应该就没有人再能进去。

    “我要能进去,就不来问你了,那几条九幽冥龙也不知道吃错什么药了,连我都不怕。”又不能在强者墓穴面前动手,所以完全不能靠近。

    小碧趴在君慕倾肩上,眼睛稍微睁开,露出一阵鄙夷。

    这应该问君慕倾做了什么事情,九幽冥龙那完全只是听命令,真正不让它们进去的人,在它面前。

    “问我有什么用?”君慕倾冷声反问,命令都是她下的,她怎么会带着它去洞穴走一圈。

    “那你告诉我那是个什么性格的家伙。”兽王都说是高手的对象,会是什么魔兽,他真想看看。

    “糟老头一个。”君慕倾但手撑着下巴,就是一个糟老头。

    “啊?”糟老头?

    “什么糟老头?”酒千醉猛地走到君慕倾面前,这段时间她找到了什么?前段时间不见就找到了二哥二嫂,那现在找到的是不是……

    看着酒千醉激动的模样,君慕倾囧了,这个世界糟老头很多的,三叔这么惊讶做什么。

    “三叔,你想多了。”凤家祖父没有在遗忘蛮荒,就是说他当年没有找到遗忘蛮荒,可能是到了另外一个什么地方,一下子会不来。

    酒千醉摸了摸鼻子,他能不激动吗?

    爹要是回来了,那就是一种解脱,他们家那个娘,就不会再对他们下手,整天和她家男人恩爱去了。

    “这是期望过头了。”酒千醉做坐到椅子上,现在凤家也没有什么事情,他也该回来了。

    “三,三叔?”雷霆指着酒千醉,这个人不是凤魂,丫头叫他,三叔……

    “雷霆王,好久不见。”酒千醉随意说道,这是什么表情,丫头叫他三叔这很正常,他被本来就是三叔,有必要这么惊讶吗?

    “没必要见。”雷霆斜视了一眼酒千醉,这就是当年的凤魂,真是不敢相信,这才几年不见,就成这个样子了。

    “真是无情。”酒千醉摇头叹息,调侃着道。

    雷霆嘴角一抽,没有再去理会酒千醉,再和眼前的人讨论下去,它都怀疑自己是“负心汉”了。

    “老师,不打算见他们?”君慕倾漠然问道,那是他的家人,说不想见,不用想也知道是假的,不过就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让他不想回去。

    “不用了,我现在……”

    “凤家主,齐家家主求见。”宫殿之上响起询问的声音,打断北宫煌接下来要说的话。

    齐家?二流势力之一的家族?

    “不见。”酒千醉挥挥手,不耐烦说道,这些人的三天两头往他们这边跑,烦不烦,想要确定丫头是不是凤家家主,又不只是到凤殿这一个办法。

    “不过齐造说想让凤家主给他一个说法。”那人继续说道,把该传的话传给他们知道,至于后面见不见,就不是他们的问题。

    “他要什么说法?”君慕倾冷声问道,她又不认识一个叫齐造的人,需要给他一个什么样的说法?

    屋顶突然没了声音,过了好一会声音才继续响起:“他说是为了他儿子讨说法,问凤家家主为什么拿一块假的矿石给他儿子,还花了一亿墨矿价值的东西。”说到最后,声音的主人明显能听出语气中的惊讶。

    “一亿!”酒千醉噌的一下站起来,走到君慕倾面前,一亿墨矿,他没有听错吧,这个是真的假的!

    一亿,不是一千,也不是一万,还是墨矿!

    君慕倾嘴角微微上扬,目光注视着门外:“原来是他。”

    假的矿石,那块矿石是真正的珀矿,只是出现了一点问题而已。

    “见否?”声音继续响起。

    “让他进来。”讨说法,不知道他想怎么讨这个说法。

    “是。”

    听到最后,酒千醉再也不淡定了,一亿墨矿,那得数多少天,得的多重!

    “丫头,一亿!”墨矿!

    “应该有,我没有具体数过。”直接就给那个人小男孩了,看价值应该有那么多。

    北宫煌表情完全僵住,一亿墨矿,这是去当强盗还是土匪了,怎么一下子就有一亿墨矿出来,还被人找上门来。

    雷霆忍俊不禁,这个丫头做什么事情,还是这么出乎人的意料之外,她是怎么做到用一块假的矿石,坑人家一亿墨矿,这会不会太震撼了一点?

    “你说应该有。”那到底是有还是没有?

    “问问他不就知道了。”君慕倾指了指门外匆忙走进来的人,有没有这个做老爹的最清楚。

    气势汹汹的中年男子大步走进殿内,身后还跟着二十几个随从,同样也是气势汹汹。

    二十几个人走进凤殿,直奔君慕倾这边而来,个个手上对拿着武器。

    君慕倾静静坐着,看着他们走进的身影,赤红眸子是露出一丝笑意,这么多人来找说法,难怪会这么理直气壮。

    “君慕倾,把我儿子的东西交出来!”齐造看到殿内的红发红眸的人,直接走过去,大声吼道,仿佛没有看到殿内还有其他人,还有一头拟态人形的魔兽。

    酒千醉冷眼看去,他以为自己是谁,一进凤殿就大呼小叫。

    “在让我交出东西的时候,能让我知道你儿子是谁吗?”君慕倾耸耸肩,身上散发着冰冷寒意。

    “还能有谁,是谁那一块破石头给我儿子,让他损失了一亿的东西!”一亿,那可以早就一个不小的富贵家族,他把什么都给这个儿子了,结果现在全部被人给拿走了,就为了一块破石头。

    “破石头?齐家家主,就不知道,你儿子在我的手上抢东西,我是该杀了他呢?还是该杀了他?”君慕倾不急不缓问道,一块珀矿,怎么能说是破石头。

    “啪!”酒千醉狠狠拍了一下椅子扶手,“你儿子抢了我们家主的东西?”

    齐造脸色一慌,立马又平静下来,深吸一口气,“凤家主,我现在愿意把石头还给你,你把东西还给我就行了。”这东西他也不买了,他怎么敢和凤家作对。

    君慕倾冷笑说道:“你说错了,这东西不是我的,而你儿子的东西,也不在本姑娘身上,那些东西,本姑娘没拿你一分一毫。”虽然炸掉了不少,但是剩下的东西,也足够那块空的珀矿。

    “你明明就是拿了,还不承认!”那么多好东西,难不成她是扔了,这绝对没可能,那么好的东西,她怎么舍得扔了,给凤家都能用上很长时间。

    “我说没了就是没了,你可以到大街上去问问,也能找找,说不定,还能找到碎屑。”被炸掉的碎屑,应该还剩下一点。

    不说话的两个人,雷霆扭头看着君慕倾,碎屑,那些东西难道都变成碎屑了?

    那是怎么做到的?

    “碎屑!”怎么会变成碎屑!“你说谎!”

    怎么会变成碎屑,一定不可能,一定是被凤家独吞了才会这样,好好的东西,怎么会变成碎屑!

    “说谎!”君慕倾站起身,强大气势倾泻而出,与身俱来的王族气势显露无疑。

    “对,就是你说谎,你……”

    “凤家主并没有说谎,那堆东西,此时的确已经变成了碎屑。”犹如天神临世的身影走进大殿,一脸正气浩荡。

    “你是什么人?”齐造警惕地看着来人,他怎么从来没有见过这个人,他是谁,怎么会在这里?

    “帝神属下,魄。”来人说明自己的身份。

    帝神!

    齐造倒吸口气,惊讶地看着来人,他是帝神的手下,云霄之顶的人!

    “这可是真的?”知道是云霄之顶的人,齐造语气明显弱了很多,也没有刚才那么的强势。

    “从不说谎!”魄表明自己的立场,一派的正气浩然。

    齐造迟疑地看了一眼君慕倾,再看看走进来的几个人,讪讪笑道:“我这再去查清楚,以后再说,以后再说。”说着,齐造就想转身离开。

    帝神的人在这里,他也不好说什么,君慕倾不会永远都这么幸运,他还会再来的,一亿的墨矿,不能有任何损失!

    齐造一心想着自己不放过别人,却没有想过,他在进来那刻,就没有人想放过他。

    “我什么时候说过,你可以离开?”冰冷声音在身后响起,犹如死神的召唤。

    ------题外话------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