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家家主!

    这个人说那个人就是凤家家主,那个少女,君慕倾,五元素天才是凤家人,还是凤家新任家主!

    挡在君慕倾面前的人,睁大双眼,嘴巴都能塞下一个大西瓜。

    方圆十里的人听到这个消息,惊的下巴都脱臼了,半天过去都不知道回神。

    “凤家……凤家家主!”刚才嚣张傲慢的人,都快找不到自己的声音,久久无法回神,只能面带惧意的看着面前的两个风华绝代,举世无双的人。

    这,君慕倾怎么会是凤家家主,她姓君,不姓凤,怎么就成为凤家家主了?

    “你,你说谎!”男子指着白袍男人,语无伦次地说道。

    说谎?

    “丫头,你看我像是说谎的人吗?”酒千醉大步走来,白衣在风中摇曳,此时的他不再是醉醺醺,反而容光俊朗,风流倜傥的绝世美男子。

    君慕倾看向酒千醉,忍住捂脸的冲动,“有点像。”

    酒鬼怎么到一趟大央城,变成现在这个样子?这是怎么样的想不开,才有这么冲动的时候。

    相思单手摩擦着下巴,若有所思地走到酒千醉面前,“我说,老酒鬼,你最近是不是有什么想不开的事情,居然‘洗心改面’了?”

    还真不能小看凤家的人,个个都这么风姿迷人,一等一的美男子。

    酒千醉瞪了一眼相思,什么叫想不开,这叫尊重大央城,尊重帝神知不知道,而且,在这么多人面前公布他们家小丫头的身份,怎么能穿不体面。

    不过傲辰这小子居然和丫头一起过来,也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现在才来。

    “相思,你说他就是那个‘倒霉’的酒鬼?”闪电不敢置信地走过去,这换了一身衣服,都快认不出来了,这居然会是那个酒鬼!这个世界怎么了?酒鬼也能这么好看。

    “怎么说话的。”酒千醉不满地看了一眼闪电,他什么叫倒霉,那叫幸运,要不是他赖上丫头,都不知道她就是二哥的女儿。

    所以,这是幸运,小孩子乱说话。

    “凤,凤三爷!”只见那人猛地后退一步,脸上露出惊恐地表情。

    凤魂!

    酒千醉挑挑眉头,算这小子还有点见识,还知道他就是凤魂,“既然这样,他们是不是可以跟我进去?”

    把小丫头挡在门口,他们是不是吃了雄心豹子胆,光明之神怎么想的,让人当在这里,当年的事情她就还没有释怀。

    “不!”那人匆忙开口,尽管害怕,吞了吞口水,还是继续说道:“凤三爷,我相信你是凤家家主,也不会相信君慕倾是。”

    想用这点来让君慕倾进城,这绝对没可能,光明之神吩咐过,君慕倾不能带魔兽进去大央城。

    赤红眸子闪烁出冰冷嗜血光芒,君慕倾迈步走去,每一步,都散发出与身俱来的气势。

    “让光明之神出来见我!”光明之神,她以为这样就不能让自己进大央城?

    听到君慕倾的话,城门口的人不禁倒吸了口气,她在说什么,让光明之神来见她。

    疯了,光明之神那么的尊贵,怎么会见她。

    凤魂还说她是凤家家主,这简直就是开玩笑,姓君的人怎么可能是凤家家主,凤家人再怎么样也不会让一个外姓,还是一个女娃娃做凤家家主。

    看着君慕倾,城下的人又不禁摇头,好好干嘛去招惹光明之神,求死的方法有千百种,干嘛选择这一条。

    “我神岂是你想见就见之人,君慕倾,我神曾经是帝神的最重视的部下,她说的话,一定就是帝神说的。”那人目光坚定说道,女神岂是她君慕倾想见就能见的。

    君慕倾双手环胸,冷眼注视着面前的人,“光明之神不敢出来见我直说。”

    不敢!

    “君慕倾,你说你是凤家家主,有本事拿出大央城给凤家家主的令牌,我才相信你是凤家家主。”哼,她君慕倾怎么会有凤家家主的令牌。

    “我……”

    “慢着!”凤魂走到那人面前,脸上露出微笑。

    “凤三爷害怕了?担心您的谎言戳破?”那人继续高傲,不止是刚才出现的人是光明之神的人,自己也是,女神说过不能让君慕倾进去,她就不能进去。

    城下的人干脆停下步伐,打算等这件事情有了结果,再继续自己的事情。

    白默笙和郝干站在魔兽身边,看到面前当着的人,不禁捂脸。

    他们真的很想说,眼前的人真的是凤家家主,不过看上去君慕倾自己有什么打算,他们还是看着就好。

    “让本姑娘拿出令牌?你,有资格吗?”君慕倾冷笑着站在原地,他光明女神派来的人,有资格看凤家的令牌吗?

    资格!他……

    那人愣在当场,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不是云霄之顶的人,就算君慕倾拿出令牌,他也不知道是不是凤家那块。

    “资格?君姑娘说自己是凤家家主,证据都没有,又何必说资格?”黑色身影走过,消失已久的黑暗之神再出出现在君慕倾面前,眼中带着高傲,仿佛前几天的事情,从来都没有发生过。

    黑暗之神?

    寒傲辰注视着走来的人,脸上没有惊讶,也没有波动,这件事情像是预料之中的一样。

    君慕倾笑了,笑的极其冰冷,这下子就连黑暗之神都来凑热闹了。

    “原来是黑暗之神,不过在你到这里之前,不知道黑暗之神有没有派人回去打听过黑暗域现在的情况?”他人是在这里,就不知道黑暗域的大城现在是什么样子了。

    站在城下的人,带着戏谑,带着讥讽,带着惊讶,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君慕倾。

    光明之神黑暗之神她都得罪了,以后在神族的日子,怕也不好过了。

    黑暗域!

    黑暗之神眯起眼睛,她做了什么事情?

    君慕倾站在原地,对于黑暗之神的注视,她依旧维持着冰冷笑容,大方的让他探究,只是那一双平静赤红的双眼,他又能探究出什么?

    空中一下子陷入寂静,酒千醉狐疑地看着君慕倾,难道她不在的日子里面,去黑暗域端了黑暗之神的老巢?这不可能啊,那个地方防守那么严谨,就算她带着魔兽去,也不能一下子就端了。

    白默笙和郝干相视一看,眼中闪烁出明亮光芒,所以他们就那个时候才会在黑暗域的城镇看到君慕倾,感情他们刚刚从大城走出来,她在黑暗域做了什么?

    “黑暗神,黑暗神,黑暗域派来了使者。”一道身影匆忙走过,着急叫唤道。

    黑暗之神脸色微变,怒看向君慕倾,“你做了什么?”

    君慕倾耸耸肩,漫不经心地说道:“你的属下来了,不如让他好好添油加醋。”反正他们在说出事实真相的时候,都会在真相之上加点东西,而且,她也没有任何义务对黑暗之神说。

    “君慕倾,你最好给我记住!”说完,黑暗之神挥袖离开,眼中露出凝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黑暗之神,该记住的人是你,当然还有光明之神。”君慕倾漠然说道,她什么时候都记住还没有算的帐,就不知道他们还记不记得。

    黑暗之神顿了顿,继续往前面走去,他现在必须要知道,黑暗域发生了什么事情,君慕倾在那里做了什么。

    所有人目瞪口呆地看着黑暗之神离开的背影,还不忘眨眨眼睛,就怕自己看错了。

    黑暗之神走了!什么都没有做就走了,还走的很惊慌。

    这是怎么了?黑暗域出了什么事情?

    酒千醉很想冲到君慕倾面前,把她抓到面前好好问问发生了什么事情,当他看到下面站满人的城门,愣是忍了下来。

    他是真的很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太好奇了!

    “怎么,黑暗之神都走了,你还不请光明之神,有句话叫好狗不挡道知不知道,光明之神知道有你这么一条够的存在吗?”火镰惬意站在空中,毒舌说道。

    魔兽们难得一次非常给面子的,在听到火镰的话以后,都露出了笑容。

    “我还是要看凤家令牌!”那人态度强硬地说道,这是他接下的任务,要看到凤家令牌。

    云顶之巅的人不在这里,不会有人来管,他必须要看到令牌。

    红眸之中闪过冰冷,一道红色弧度从空中划过,冰冷寒意散发出来,带着浓郁的杀气。

    刀刃刺破衣袍的声音响起,紧接着便是没入血肉,经骨!

    那人的血液在飞速流失,红色的刀刃插在他的元神之处,疯狂吸收着元神之力,和他的鲜血。

    “不,不!”那人此时眼中一片惊悚,直到现在他真正明白,前面两任光明使者是怎么死的,君慕倾是真的不畏惧光明女神。

    “嗜!”君慕倾冷声叫道。

    红色刀刃自动拔出,飞回到君慕倾手上,只见她手上红光闪过,右手手背上出现一个小巧的红色月牙。

    “不,我不想死,不想死!”他感觉到眼皮越来越重,身体也越来越重。

    黑色身影骤然从恐慌总坠落,没有任何预兆,狠狠砸落在大央城城门之外。

    我滴个天!

    看着君慕倾,城下站着的人吞了吞口水,眼睛都不敢眨一下地往脚下看去,还热腾腾的尸体,就躺在他们面前,这个人,还是光明之神的人。

    她真的敢,敢对光明之神的人出手,直接杀了!

    无边黑暗之界尊主这么做了,君慕倾也这么做了,好像就是理所当然似的。

    “想死吗?我们可以成全你们。”火萤嗜血的舔了舔嘴唇,步伐迈出揉了揉拳头,骨节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跟来的人脸色一点血色也没有,惊颤地站在原地,双腿打颤。

    “不,不!我们这就走!”一行人赶紧退去,不敢再多加停留半分。

    见他们走了,最先挡住君慕倾进城的人,也赶紧离开。

    他们都是听命令,不关他们的事情!

    “倾倾,早知道全杀了,就没有这么多麻烦了。”寒傲辰微笑走到君慕倾身边,柔和的语气谁也不会想到是刚才那蚀骨之声。

    “慢慢来才有意思。”赤红眸子闪烁出一丝嗜血目光,沉睡在身体里面许久的嗜血因子,又开始蠢蠢欲动。

    “我们赶紧进去,好多话想问!”酒千醉说着就拉君慕倾往城里面跑去,他特意来接丫头的,结果凤家家主身份都摆出来了,居然没有人相信。

    这些人是没带眼睛,还是没带眼睛?

    他们凤家的消息都出来了,他们新任家主是小丫头,二十岁多点,不就是没有告诉他们名字,有这么不可信吗?

    寒傲辰看着走远的两道身影,眼中露出宠溺,“涙城,子之,让他们直接来大央城。”

    “是!”涙城和子之立刻应道,脚步迈出,稍稍侧身,他们已经走出十丈以外。

    黑色身影优雅从空中走过,明明带着几分匆忙的脚步,依然是那么优雅华丽,犹如君临天下一般。

    众魔兽嘿嘿一笑,果然他们还是太善良了,下次不能在这么善良,直接出手就好。

    站在城下的人看到魔兽最后还是进城了,不禁撇了撇嘴,最后还不是一样没能阻止,再说了,就不知道光明之神是怎么想的,兽之界的魔兽不也是空中走过去的,人家姑娘的怎么就不行。

    “那最后君慕倾到底是不是凤家家主?”

    “就是啊,凤家三爷不会是想拉拢君慕倾才这么说的,毕竟他们新任家主和君慕倾年纪差不多。”

    “凤家的事情谁知道,这么长时间过去了,凤家家主都没有露面,还不知道有没有这个家主。”

    “散了散了,还要进城呢,要见凤家家主,都到大央城了,这次她一定会来。”

    “对啊,赶紧的!”

    ……

    城门又开始变得热闹喧哗,想到很快就能见到新任凤家家主,所有人都变得兴奋起来。

    站在大央城角落的两道身影,其中一个痴迷地看着空中。

    “原来他是无边黑暗之界尊主。”她就说怎么会有人有如此风姿,尊主。

    “大姐,你就别看了,尊主都有王妃了,再说了,到大央城我们是为了找小叔,不是让痴迷无边黑暗之界尊主的。”少年不满地说道,她到底在看什么地方,都说是来找小叔叔的。

    那两个人都他都不敢看,应该很多人都有这种心思,不敢去亵渎他们,偏偏大姐看的入了迷,她要是喜欢上尊主了,那一定会很麻烦,大姐的性格,还有那两位的行事手段。

    “尊王妃吗?她不是还没有成为尊王妃。”女子脸色一沉,妒忌轻哼一声,迈步走进城里面。

    完了!

    少年看着自己大姐的背影,心里凉了半截,不好的预感随之涌出。

    君慕倾直接被酒千醉拉到了凤殿,这是他们凤家人到大央城住的地方,帝神特地安排给他们的。

    “酒鬼,走就走,你拉着我做什么,我又不会跑了。”君慕倾看了看头上牌匾,大央城里面居然专门有座大殿留给他们凤家人住。

    “不是不会跑,我心急。”酒千醉笑着说道,他已经迫不及待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很急!

    君慕倾走在酒千醉身后,不再说话,能发生什么事情,黑暗域的事情下过几天他们就全知道了。

    “酒鬼,这里是凤殿,难道还有云殿?光明殿?黑暗殿?兽殿?”太奢侈了,凤殿全部是以火凤凰颜色的矿石砌成,这些矿石没有一丝杂质,都是上等矿石,只可惜,不能用来炼器,不然她一定全部搬走。

    “是啊。”酒千醉拉着君慕倾坐下来,笑眯眯的点头,这些当然都有,“帝神准备的嘛,当然都有,傲辰他们也有,就叫尊主殿。”

    还真有!帝神怎么想的?

    “不过天星岭和北境曲家就没那么好了,帝神当年在大央城,准备的,只有我们几大势力的,他们两家只能住在后面准备的大殿。”谁让当时神族还没有他们,他们也只能住那里了。

    “那佣兵住在什么地方,你让人带把她送去。”君慕倾指了指身边还没有回神的冷若,从刚才冷若就呆到现在,一直都没有回神。

    “佣兵?这姑娘是佣兵?”酒千醉惊奇看向冷若,就这小身板,居然是佣兵。

    冷若呆呆点头,脑中一片空白,她都不知道自己要如何反应。

    “那好办,滚出来一个人!”酒千醉点点头,大声叫道。

    “在!”黑影从外面闪进来,抱拳郑重地应道。

    “带她去佣兵住的地方,不是听说来了几个佣兵,送过去吧。”酒千醉挥挥手,在大央城就是方便,都怪帝神太奢侈,他现在都有点不想离开大央城了。

    “是。”来人迟疑应道,看了一眼呆滞的冷若,没有一点情绪。

    “姑……”

    “我会去见冷泽,你先过去吧。”君慕倾淡漠说道,没想到这里还真方便,叫一声就有人出来办事,比凤家还要方便。

    “明白了。”冷若点头应道,跟着来人走出凤殿。

    魔兽们看的一愣一愣的,抬头看了看外面,他们什么都没有感觉到,这个人是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

    佣兵!

    “君慕倾,你什么时候跟佣兵扯上关系了?”相思走到君慕倾面前,狐疑地问道,她怎么有种预感,强烈的预感。

    “主人本就认识佣兵。”霸嚣冷静开口,在苍穹大陆的佣兵,主人不都认识。

    “但是这是神族的佣兵。”相思指了指外面,神族的佣兵君慕倾总不会也认识吧?

    “这个问题就此打住!”酒千醉及时开口,他们在这么继续问下去,自己还要问什么,好久都没见到丫头了。

    君慕倾看向酒千醉,靠在大椅上面,“三叔,你想问什么。”还能问什么。

    酒千醉嘿嘿一笑,凑到君慕倾面前,刚想说话,戏谑的声音响起在耳边。

    “倾儿,还能为了什么,不就是黑暗域的事情,所有人都看到黑暗使者来了,然后黑暗之神匆忙回到黑暗殿。”凤逸轩靠在门口,他也想去凑热闹。

    只可惜,凤殿在南城,黑暗殿在西城,要去还有一大段路,等他走过去,黑暗之神都该吃晚饭了。

    “这个过几天你们就知道了。”寒傲辰从殿外走进来,不冷不热开口道。

    现在就算不说,黑暗域的人总有人会知道,消息就会传出来,谣言的可怕力度,最后还不知道会被传成什么样子。

    “你是烧了黑暗之神的地盘,还是端了他的地盘?”酒千醉不死心地问道,虽然这两件事情都比较难,但是在这两个人身上,一切皆有可能。

    君慕倾无语地看着酒千醉,他这么兴奋做什么,不用想也知道,黑色大城不是那么容易就能烧的,也没那么容易端。

    “两样都没有。”君慕倾平静摇摇头。

    没有?

    凤逸轩从门外走进来,这怎么会,那风黑暗之神走那么着急做什么,不是她又做了什么?

    “小倾儿才没有你们这么粗鲁。”北宫煌大步走进来,不过黑暗之神到底怎么了?

    君慕倾看到他们三个好奇的模样,耸耸肩,“其实我也没做什么,就是和黑暗域高手榜上的齐单谈谈人生和理想,顺便参观了一下黑暗之神住的地方。”

    就这样?

    三双狐疑的眼神看过来,这可信度怎么那么低,和他们谈谈人生和理想,就能让黑暗使者直接来找黑暗之神?

    “呃,齐单的理想是小四和他谈的,参观是他们在参观。”君慕倾不在意地说道,他们这么紧张做什么,又不是什么大事。

    人生……

    理想……

    参观……

    她是怎么谈的人生理想?怎么样参观的黑色大城?

    “其实也没什么。”桑无际脸上咧开笑容。

    “是没什么,我就是变回本体,在上面躺了几圈。”闪电应和道,那应该不算什么。

    “我们在比赛。”

    “不过最后第一名是谁?”

    “这个问题很严肃,主人当时就说停了,我们也没计算。”

    “下次继续……”

    三人各自站在原地凌乱,沧桑凉风从身后拂过,带着点点寒意。

    人生,理想,参观!原来是这么回事!

    黑色大城现在一定很惨!

    三人一致在心里说道,他们现在几乎都不用想,也能想象出,那座大城现在变成什么样子了。

    白默笙和郝干纷纷抹了一把冷汗,这就是所谓的人生和理想,他们算是长见识了。

    都是魔兽出手,难怪黑暗之神会那么着急赶回来,黑暗使者追到大央城。

    “黑暗域的防守没对你怎么样?”过了不知道多久,酒千醉才找会自己的声音,狐疑地看着君慕倾,这会不会太容易了一点,好歹是黑暗域主城。

    “他们没机会。”魔兽们再次开口。

    “就是,主人教过我们了,打了就跑,还留下来做什么。”

    “他们就算来了,我们也走了。”

    魔兽们就一脸理所当然地说道,主人都是这么教的,他们当然要学会。

    三人再次一阵汗颜,这都是怎么教魔兽的,打了就跑,这跑的还真快,黑暗域的人都没找到,就说她怎么会没遇到黑暗域防守大队,还有那一群变态。

    “三叔,话是不是问完了?”君慕倾笑眯眯看着酒千醉,黑暗域事情他都明白清楚了,应该没有什么再问的了吧?

    在黑暗域的时候,她当然不会让黑暗域的人反击,黑暗域是屹立在神族上万年的势力,打了不跑等着他们来抓,那是不可能的。

    君慕倾清楚知道黑暗域的没那么容易烧了,不然现在神族已经没有黑暗域的存在。

    “没有了。”酒千醉摇摇头,还能问什么,该问的都已经问了,最后知道答案的结果,就是他们差点晕过去,吓晕的。

    直接带着魔兽去黑暗域谈人生理想,这真不是一般人会做的事情,也就是他们家小丫头敢这么做。

    “那该我问了,帝神不在家,找我们到大央城来做什么?”大央城都没人主持,他们来了也没有多大用处。

    “不知道,说不定就是很多年一次的比试,反正具体的也没人多说。”酒千醉挥了挥手,这种比试时间没有固定,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举办了。

    但是不管为了什么,到大央城来,那绝对就是一种享受。

    “噢?”君慕倾看向寒傲辰,她还以为是有人发现那两大裂口的事情。

    “也许是。”寒傲辰柔声说道,那两个裂口。

    “是什么?”北宫煌急忙问道,他们两个难道也发现了什么?

    “这件事情还没有确定,先不告诉你们。”君慕倾单手撑着下巴,这件事情什么都没有确定,目前还不能让太多人摘掉。

    不过这次大央城,凤家就他们几个人来,她以为按照九大长老的性格,至少也要上百个人。

    “那就等合适的时候再说。”凤逸轩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笑着说道,就不知道是什么。

    寒傲辰挑挑眉头,大大方方坐在君慕倾身边,“这几天我就借住几天在凤殿,尊主殿最近没人。”

    鄙夷的目光纷纷看向寒傲辰,说什么借住,就算尊主殿有人,他也会过来“借住”。

    “有意见?”寒傲辰摆了摆衣袖,不在意的问道。

    殿内五个人和魔兽赶紧摇头,他们能有什么意见,反正他都说这是他的王妃,名分都定下了。

    “凤三爷。”大殿外响起声音。

    “发生了什么事情?”酒千醉沉声应道。

    “北境曲家,光明顶,还有几个二流势力想要见见新任凤家家主。”暗处的声音响起,声音仿佛是从四面八传来。

    “不见。”见什么见,光明之神的人刚才已经够糟心了,现在她还派人来见丫头,做梦!

    “可是……光明顶来的是光明女神。”暗处声音有些迟疑,光明女神他们也不见?

    光明女神?

    君慕倾嘴角稍稍勾起弧度,赤红眸子闪烁出笑意,光明女神亲自来了,稀客。

    “让他们进来。”君慕倾靠在椅子上冷声说道。

    “是。”暗处的声音应道,然后悄然消失。

    “这里的暗卫是帝神亲自挑选出来的,在大央城里面这座宫殿里面到处都有。”叫一声他们就会出来,而且不会反驳任何命令。

    “是还不错。”这样的暗卫,需要经过很多的考核,磨练,才能做到现在这样。

    不是每个人都能什么吩咐都听,而且还是这些一等一的高手。

    北宫煌担忧地看了君慕倾一眼,沉声问道:“你想见光明女神?”那个女人这次来,不知道为了什么目的,她亲自出手,就要小心,这里不是临君大陆,她可以肆无忌惮。

    “来神族这么长时间,总要见见,不然哪天我到了光明顶,光明女神还不知道我来做什么。”从苍穹大陆到临君大陆,现在到神族,光明女神可是等了她很久,在她去光明顶之前,总要见见。

    酒千醉疑惑地看着君慕倾,她应该不知道二哥和光明女神之间的恩怨,可是丫头这模样,明明就是有人要倒大霉的前兆。

    光明女神难道还做了什么事情?这个可能绝对存在,光明女神真的会这么做。

    白色圣洁身影从外面走来,玲珑有致的绝佳身姿在白色纱衣下,若影若现,重点部位却又极好的遮住,但是这样,更会让人心痒难耐,想看看那重点遮住的地方,而那洁白如雪的肌肤,弹指可破,倾世容颜足以颠倒众生。

    君慕倾靠在椅子扶手上面,看着光明之神迈步走进来,她脚下没有穿鞋,一团光明之力托着她,闪烁着圣洁光芒。

    跟着光明女神走进来的一行人,眼睛都帖上去了,难耐地看着那绝妙身子在他们眼前晃动。

    “凤家主?”光明女神走到君慕倾面前,脸上依旧是那圣神洁白的笑容,眼中却闪过一丝毒光。

    她的女儿,居然到了神族,苍穹大陆,临君大陆,都解决不掉她,那些人真是没用,当年的一个白痴,他们杀不了,放任她成长为现在的五元素天才!

    “女神大驾光临,不知道有什么事情。”君慕倾皮笑容不笑地问道,看她能装到什么时候。

    殿内魔兽们坐在大椅上,君慕倾没有让光明之神坐下的意思,魔兽们同样也没有让位给光明之神的意思。

    “只是还没有见过新任家主,所以前来看看,不然本神有些担心,属下在大街上,认不出家主,冒犯了你,就罪过了。”光明之神圣洁光明的声音滑进人的心底,有着说不出的舒畅。

    酒千醉眯起双眼,不禁冷哼一声,双拳握紧。

    就知道她来没有好事,大老远从西边跑过来,就是为了这么几句口头上讥讽,她算什么东西。

    北宫煌脸上一片寒霜冷意,眼底闪过厌恶,光明之神,什么时候都这么让人讨厌。

    “原来……”君慕倾慢慢站起身,走到光明女神面前。

    寒傲辰眼底闪烁出笑容,坐在椅子上,宠溺地看着君慕倾走动的身影。

    “光明之神也知道自己罪过大了,就不知道你要怎么赔偿?”君慕倾微笑着说道,那笑容没有一点杂质,同样的也没有一点温度。

    还在气愤的酒千醉和厌恶的北宫煌,差点笑喷,不愧是君慕倾,光明之神怎么可能占到便宜,她可是不吃亏的主。

    沉迷在光明之神美色下的几个人,这才幽幽回神,看了看自己着的地方,有些惊讶,他们连什么时候走进来的都不知道,在看到光明之神的时候,已然失神。

    “凤家家主,本神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光明之神没有丝毫慌乱,甚至脸上的笑容依旧是那么圣洁。

    “不知道?那就算了。”君慕倾不在意地点头,“既然人已经见到了,那光明之神也可以回去了。”她都看出来,酒鬼和老师不愿意看到光明之神。

    以前他们的恩怨她不知道,不过光明之神和她的恩怨,她一清二楚,总有要算的时候。

    “急什么,本神还有个问题想请教几位,不知道君姑娘会是凤家家主?”就算凤家人知道她是凤夙的女儿,也不会让她做凤家家主,在听说凤家新任家主的时候,就想到这个人有可能是她,却想不明白,她凭什么可以做凤家家主。

    凤家家主之位,是凤夙的,即便是她的女儿,也不能夺走!

    “是了就是了,不为什么。”酒千醉不耐烦地应道,哪里有那么多为什么,他还想问,为什么就她这样,还能成为光明之神。

    “凤三爷,凤夙到底在哪里!”看到酒千醉,光明之神的脸色突然有点变化,眼中是闪过一丝戾气。

    凤夙,他宁愿带着那个女人躲起来,也不愿在神族留下一点风声,如今还让她的女儿回神族,留下赤血玉让她成为凤家家主。

    酒千醉冷哼一声,指着光明之神,不满说道:“告诉你,别说我不知道我二哥在什么地方,就算是知道,也不会告诉你,凤家的事情,关你光明之神什么事。”

    她管的也太宽了,而且会不会太自负了,她真的以为全世界的男人都要围在她身边!

    “原来是来问凤夙的。”火镰恍然大悟地看着光明之神,目的只有一个。

    “不就是光明之神,凤家的事情关她什么事。”

    “我家主人都还没问凤夙在什么地方。”那还是主人的老爹,主人都没问,光明之神管那么多做什么。

    魔兽们厌恶地看着光明之神,此时要是小银在外面,早就对她出手,她哪里还能站在殿内。

    光明之神忍住怒意,维持着自己的完美的笑容,站在君慕倾面前。

    这群魔兽,从一开始就阻挡着她,要不是有他们,君慕倾已经死了不知道多少次了,谁会知道,一开始她找的只是红眸之人,她想找的只是凤夙和啸月,在下属告诉她找到红发红眸的君慕倾之时,她多想亲手杀了君慕倾!

    “凤家可真有教养,魔兽都能代替主人说话。”浓郁的讥讽声响起,姜无相从痴迷中回神,迈出一步不屑地看着君慕倾。

    一个小丫头,何德何能,成为凤家家主!

    “打断我和光明之神的谈话,阁下很有教养?”君慕倾睨视了姜无相一眼,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下。

    魔兽高傲看向姜无相,他们刚刚才在黑暗域谈完人生和理想,现在不介意谈谈教养这个问题。

    再说了这里没有他们任何一个人的位置,不乐意就回去,没人拦着他们。

    “你!”姜无相指着君慕倾,她不过是个黄毛丫头,这么和他说话!

    就算是凤家家主,她也只是晚辈!晚辈而已!

    红眸之中闪过寒光,君慕倾看向姜无相指着她的手指,“你的手指有点碍眼,怎么办?”

    ------题外话------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