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君慕倾和寒傲辰站在空中,听着他们的对话,嘴角微微上演,眼中溢出笑容。

    玄金感觉了一下外面的情况,不禁叹了口气,黑暗之神何必呢?招惹这么两个人,不就是找死吗?

    这两个人都不是好招惹的,惹上他们,那绝对没好日子过。

    黑暗域,怎么也不会想到,黑暗之神的一个私心的决定,会带来这么大的一次动荡!

    “轰隆隆!”

    “哗啦……”

    黑色大城与排山倒海之势,迅速倒塌,不管是多少人出手阻止,大城依旧在无情倒塌。

    “不!你不可以这么做,这里是黑暗域,我神是不会饶恕你的!”齐单放声怒吼,他们怎么敢这么做,黑暗域岂容他们放肆。

    “你说的是黑暗之神?记得等他回来时候告诉他一声,本尊在无边黑暗之界等他。”霸气轻蔑地声音响起,带着强势之威,王者气势显露无疑,那抬手投足见的优雅,与生俱来的王者气势,让人颤抖不已。

    本尊!无边黑暗之界!

    齐单双眼睁大,惊悚扭头看去,那个男人,无边黑暗之界尊主!那站在他身边的红发红眸女人,君慕倾,她就是君慕倾,超越了凤夙的天才。

    神族最近流传着,君慕倾若想要天才榜第一位,无人是她的对手,即便就是排在天才榜第二的圣麒麟,也无法和她争第一的位置。

    她就是君慕倾,五元素天才,无边黑暗之界尊王妃!

    “不然……”轻如鸿毛地冰冷声音响起,语气中却带着无法忽视的狂妄,“你以为本姑娘为什么来找茬?”

    齐单一脸颤意,他当然知道他们为什么到黑暗域来,他们出现在这里,黑暗之神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说不定黑暗之神都已经被这两个人杀了。

    黑暗之神都敢杀,还有什么是无边黑暗之界尊主和尊王妃不敢做的!

    “放心,你会留在最有一缕神识,等着黑暗之神回来。”嗜血之声传入耳膜,就像是死神在耳边低沉的呼唤。

    齐单顿时感觉到手脚冰凉,杀意从四面八方涌入身体,一颗心冰冷寒颤,没有半点温度。

    黑暗之神没有死,他逃走了,所有无边黑暗之界尊主和尊王妃来了,一定是!

    “黑暗之神吗?他死了更好!”齐单突然露出冷笑,惊慌的表情转换成镇定,甚至脸上换上了一阵欢愉,仿佛他早就期盼黑暗之神早点死。

    君慕倾嘴角微微上扬,黑暗之神死了,他以为他还能活着?

    “我说过,你留下的将是最后一缕神识。”人魂都将毁灭,留下最后一缕神识告诉黑暗之神,这件事情,她不会就这么算了。

    什么!

    最后一缕神识!

    齐单一阵冷笑,别开玩笑了,她以为自己是谁,小小尊帝王,能对他如何!

    “小四,杀!”血眸之中闪烁出杀意,他会知道自己可不可以做到。

    “呼呼!”小四点点头,虽然它还很想玩,但是主人已经说了,它就不用留情,杀了这个人类!

    两道身影伫立在黑色大城之上,尽管有这严密的防守,高手如云的大城,在高级魔兽的围攻之下,在寒傲辰的王者威压之下,他们也只有挨打的份!

    “你卑鄙!”齐单怒吼道,高手威压,魔兽威压,她带来的居然全部都是高级魔兽,卑鄙,太卑鄙了!

    “谢谢夸奖,我不介意更卑鄙一点。”君慕倾不在意地耸耸肩,这样就卑鄙了,比起黑暗之神,她这点事情根本就不算什么。

    还有,她什么时候说过不卑鄙了?她就是卑鄙,如何?

    齐单差点从空中掉下去,谁会像君慕倾这样,大胆承认自己卑鄙的,她,她她!

    一路逃走狂奔的齐单,还要抵挡着小四攻击,一时间,他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气地发紫的脸色,逐渐转换成阴沉,齐单大手一挥,脸上闪过一丝阴霾,他们敢来黑暗域送死,那就成全他们!

    黑压一片的生物从远处飞来,君慕倾和寒傲辰眉头轻挑,看着飞来的东西,脸上露出讥讽笑意。

    黑暗精灵,黑暗域是不是真的没人了,黑暗之神带去的是黑暗精灵,黑暗域大城守卫的也是黑暗精灵,不过比起黑暗之神带去的,差远了。

    “十翼?十二翼?最厉害的也只是十四翼。”君慕倾扭头看向寒傲辰,数量不少,飞来的差不多有几百只。

    黑色身影从天而落,精致小巧的儿童站在君慕倾和寒傲辰面前,全身漆黑。

    “大胆!”冥双手叉腰,怒指着面前飞来的黑暗精灵,它们知不知道眼前的人是谁,那是它们的王,岂是它们可以放肆的对象。

    黑暗精灵猛地停下脚步,惊悚地看着站在寒傲辰和君慕倾面前的黑暗精灵,脸上一阵畏惧。

    “黑暗精灵王!”黑暗精灵立马朝着冥俯身,极其惶恐地说道。

    “啊呸,大爷才不是什么王,这才是我们的王,懂不懂懂不懂!这是王妃,你们胆子肥了是不是!”冥一手叉腰,一手指着黑暗精灵,不满吼道。

    王!王妃?

    黑暗精灵抬头看向寒傲辰和君慕倾,脸上露出一阵疑惑,他们又不是精灵,怎么会是它们的王和王妃?

    “小精灵,你是什么时候来的?”君慕倾微笑着问道,语气中带着浓郁的危险气息。

    冥身体一僵,漆黑的脸色慢慢转变,白皙精致的小男孩走到君慕倾面前。

    “王妃,我送它来了。”黑暗精灵立刻说道,身上绿光闪烁。

    “哇!人类,我终于找到你了。”生命精灵一出现,直接扑到君慕倾身上大哭起来,哭的那叫一个伤心。

    君慕倾伸手把生命精灵从怀里拔出来,额上不禁滑下黑线,“你们怎么遇到的?”

    不就是一段时间不见,生命精灵至于哭的这么伤心吗?

    “当时听到烛炎之城的事情,我就去了,然后就在半路遇到它,它说你不见了。”冥简单地说道,生命精灵就是这个样子,绿娃娃,比它还小。

    生命精灵立马点点头,事情就是这样的,它还以为这个人类死了,那个时候真的感觉不到她半点生命气息,它都快吓死了,幸好后面又有了,追着她的生命气息,才找到它的。

    寒傲辰眉头紧皱,抓过生命精灵,直接甩给冥,“看好它!”

    “明白!”冥赶紧一把抱住生命精灵,王脸色有点可怕,还是乖乖听该命令比较好。

    “才不要,我不要理这个黑漆漆的家伙。”生命精灵身上绿色光点散开,绿光飞入君慕倾身体里面。

    生命精灵满足地躺在君慕倾身体里面,舒适地说道:“人类,我以后都不离开你了。”

    它突然觉得,这个人类才是最好的,以后就赖在她身体里面,直到回到生命之树。

    “待着没问题,条件我要另加。”君慕倾挑挑眉头,不能让它白住。

    “能不能不要这样,还是在我想你的时候。”生命精灵表情僵住,它突然后悔了怎么办,能反悔吗?可是,这个人类不会让它反悔的。

    “想没必要,记住条件。”君慕倾淡淡回答。

    生命精灵:“……”

    它真的后悔了怎么办!

    冥身后的黑暗精灵看到这一幕,惊的下巴都掉了,这,怎么会!

    生命精灵主动进入人类身体,这不相当于是给人类在增加生命力!

    “可恶!”齐单低声说道,黑暗精灵被突然出现的小孩子给制服了,这个小孩子还是黑暗精灵王。

    无边黑暗之界尊主究竟是什么人,黑暗精灵王称他为王?

    两双眸子看向黑色大城,君慕倾漠然收回眸子,冷声说说道:“够了。”

    “嘣蹦蹦!”

    一声巨响冲天,也不知道魔兽们是故意这样,还是故意这样。

    众魔兽赶紧往回飞,快速走到君慕倾面前,拟态人形,不满地看了看对方。

    没分出胜负!

    “杀!杀了他们,杀了毁坏黑暗域的两个人!”城中穿出呐喊的声音,身穿黑色衣袍的人从城中走过,身后跟着一大群人跟着魔兽追出来。

    黑眸冰冷,唯吾独尊之声震动天地,“与无边黑暗之界作对者,杀无赦!”

    跟着冲出来所有人猛地停下脚步,颤抖地看着空中站立的男子和她身边站着的人,他在说什么,无边黑暗之界!

    “无边黑暗之界!”

    “黑暗之神这次出去做了什么?”

    “供奉长老呢?他们怎么都不见了?不是他们让我们对抗兽潮的吗?”

    “我们被人利用了,供奉长老一定知道是无边黑暗之界尊主,让我们当替死鬼。”

    “无边黑暗之界尊主罢了,有什么可畏惧的!”

    ……

    怒吼之声涌起,听到他们胆怯的话语,还有一部分人愤怒不已。

    不过是无边黑暗之界尊主来了,又不是无边黑暗之界大军攻来,有什么好怕的,他们以前又不是没有对抗过无边黑暗之界,他们黑暗域也是大势力之一,干嘛要害怕无边黑暗之界。

    “不错,无边黑暗之界尊主也不过就一个人,他身边跟着的只是一个尊帝王,你们在害怕什么?”齐单急忙说道,这些人要是乱了阵脚,不就全完了。

    他就不信,黑暗域的精灵,无边黑暗之界尊主还能调动,就算他能让精灵畏惧,想要调动他们的精灵,那就是痴心妄想。

    你们在害怕什么?

    害怕!他们怎么会害怕!

    惊慌地众人不禁挺直了后背,目光坚定看着寒傲辰,他们才没有害怕,也没有害怕无边黑暗之界尊主,尊主又如何,他只是一个人。

    “杀无赦!”寒傲辰不愿再多说,机会,一次就够了。

    “听到没有,还不动手!”冥赶紧说道,这些精灵怎么都不长脑子,总让它这么操心,王都命令了,他们还不知道动手。

    “是!”黑暗精灵蜂拥而至,黑暗之神不在,它们只是无主的精灵,黑暗精灵王的命令它们必须要听。

    被小四追杀的齐单吓的下巴都脱臼了,看着黑暗精灵真的听从了寒傲辰的话,他恨不得抽自己两耳瓜子,什么不去想,偏偏去想这个,真是想什么来什么。

    “赶紧解决掉他们。”君慕倾不耐烦地说道,直接对魔兽下令。

    “是!”众魔兽迅速飞身而去,这些人类就不用他们变回本体,就这样也能够解决。

    看着魔兽动作迅速,身体敏捷,实力强了不少,君慕倾嘴角微微上扬。

    “真是快,潇他们几个,都已经是尊君王,去了一次兽域进步神速。”其它的魔兽尽管没有到尊君王级别,也进步飞速。

    小碧滑动着小巧身体,爬到君慕倾肩上,“君慕倾,小爷也强了不少。”不能之夸它们几个。

    “是强了,不过还没有成年。”君慕倾淡笑着说道,没成年的还是没有成年。

    小碧一阵无语,要成年哪里是那么容易的事情,而且它成年还不知道要遭受多少道天雷,那真的是太恐怖了!

    对面明明是一场剧烈混战,但是站在远处的两个人,依旧是有说有笑,并没有把这一切放在眼里。

    齐单身上伤痕累累,在生死边缘徘徊,每次要死的时候,小四总能及时收手,偏偏就不让他死,好露出狰狞的笑容。

    每次小四一笑,齐单都会被吓的半死,之后便是奋力的反驳。

    黑暗域的人面对黑暗精灵摆出的大阵,差点哭了,这些都是黑暗之神教的大阵,结果这些大阵不是对付敌人,最后反倒是用到他们自己人身上。

    天下还有比这更悲惨的事情吗?

    此时要是有人围观,惊颤不已,但是在这千里绵连的山峦,能看到的不会有几个人。

    “搞定!”

    “可以了!”

    魔兽们纷纷收手,接下来就没有什么事情了,不用他们黑暗精灵自己就能解决。

    “小四!”君慕倾冷声叫道。

    “呼呼!”小四呼呼大叫,紧接着惨烈的一声冲破云霄,齐单整个身体立刻四分五裂,一剩下一缕元神残留在空中。

    君慕倾和寒傲辰漠然转身离开,事情办完了,他们也是时候该离开。

    众魔兽赶紧追上去,冥站在身后,看着后面对决,一张脸拧巴在一起,它还要善后,不能跟王和王妃一起走。

    黑暗域将迎来翻天覆地的变化,至于黑暗之神回不回来,都会知道今天发生的事情。

    直到离开黑色大城,他们一行才在附近的城镇停下脚步。

    “主人,我们今天在这里休息吗?”吱吱坐在君慕倾肩上,手里还是抱着魔核在啃,像是永远也吃不饱的样子。

    “嗯,明天回凤家。”君慕倾淡漠说道。

    “凤家,主人,你找到爹娘了?”火镰凑到君慕倾面前,脸上的笑容怎么看都是找揍。

    “你说呢?”君慕倾挑眉反问。

    冰冷目光射来,还想再说什么的火镰猛地扭头看去,那一双幽黑的眸子,带着深沉的寒意。

    火镰吞了吞口水,慢慢后退,他什么都没问,什么都不知道。

    “主人,潇姑娘已经去安排。”水刃温和说道,不论何时脸上都带着沐浴春风的笑容。

    “知道了。”君慕倾点头应道,现在突然发现,有他们在身边,有个时候也能方便不少。

    “主人,这是神族的黑暗域领地的一个小镇,出入比较多的是佣兵和历险者,附近都是山脉,所以这些人比较多。”雪姬把打听来的事情一一告诉君慕倾。

    “佣兵,冒险者。”君慕倾喃喃道。

    “休息一晚,黑暗之神的人不会这么早跟过来。”他们没有那么大的胆量。

    “嗯,也顺便听听神族最近有没有发生什么事情。”他们从凤家到兽之界,再到无边黑暗之界,说久不久,也有一个多月了,神族的事情,他们都还不知道。

    十几道身影往城里里面走去,当走到城镇的百米之外,迎面拂来强大气息,他们赶紧停下脚步。

    “轰!”轰炸的声音响起。

    城里面一阵尘土飞扬,呼救的声音紧接着响起,还没有走进城里的人,纷纷退出来,不敢再靠近半步。

    “千代澈,你必须要接受我的挑战!”

    千代澈?

    就你慕倾看了看远处,千代澈也在这里,这点真的没想到,在涅槃之巅山脉遇到以后,很久都没看到他了。

    “你还是省省心,没有必要伤你。”带着几分清冷声音散开。

    果然是他。

    “是他,他的声音我记得。”好几次都差点死在千代澈的剑下,她怎么可能不记得。

    “不用送,我先走了。”千代澈从城里面走出来,刚走出几步,就看到地上站着红如血火的君慕倾。

    是她?

    千代澈从空中走下去,直接走到君慕倾面前,才刚靠近君慕倾,脸色微微一变。

    她身边跟着的都是魔兽!?

    “无边黑暗之界尊主?”千代澈看向寒傲辰,这个男人,不管在什么地方,那股强势霸气,都无法让人忽视。

    君慕倾嘴角不禁抽搐,现在还真是看到她就知道她身边的人,是无边黑暗之界尊主。

    “千代澈?”寒傲辰淡淡叫道,没想到还有千代澈不愿意出手的人。

    “你怎么会在这里?”君慕倾疑惑反问,他不是在找炼制神器的原材料,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千代澈指了指身后,蔑视着说道:“后面有个笨蛋,想让我收他为徒。”他怎么可能会收徒,谁也没可能。

    笨蛋?

    君慕倾扭头看向城里面飞身而出的人,墨竹加身,淡黄色的衣袍上绣着黑色墨竹。

    “白默笙?”他这是病急乱投医?白默笙是斗技师,怎么会想着让千代澈做师父,还追出来挑衅。

    “不就是他,他想着从你手里抢回天才排名,就想着也许学会斗技招式,会有胜算,哈哈,丫头,我先走了,告诉他,这个徒弟我不收。”说着,千代澈迈步离开,正迈出步伐,手臂就被人拉住。

    “让我传话可以,报酬。”君慕倾伸出手,笑眯眯地说道,从千代澈手上拿出来的东西,那一定是宝贝。

    千代澈额上滑下黑线,这丫头,很么时候都不忘坑人家一笔。

    “算了算了,这块石头给你,就当是上次的见面礼。”说则千代澈把一块紫色的石头塞到君慕倾手里,自己闪身离开。

    君慕倾把玩着紫石,嘴角浮现出笑意,矿石在她手上闪烁出光芒。

    魔兽们站在君慕倾身后,对于君慕倾的行为,他们都已经完全冷静,早已经见惯不惯。

    “紫菱石,是地底地心融合出的一种矿石,不容易见到。”寒傲辰看了一眼君慕倾手上的石头,笑着说道,“是一个不错的原料。”

    特备是这样的原料落在倾倾手上,就能炼制出绝好的神器,倾倾现在已经能炼制至尊器,这块矿石在下次炼制神器,就能派上用场。

    “他当然要拿好的。”君慕倾理所当然说道,必须要拿好的才行。

    白默笙从城里走出来,看着远去的千代澈,苦着脸走到君慕倾面前,不禁叹了口气。

    “君慕倾,看来我是别想赢你了。”五元素,五元素!

    这也太变态了一点,这么变态的天赋,他真的有点惭愧,真的比不上。

    “不一定。”他现在不是在追着千代澈拜师,不过斗技师和武士之间的力量,还真有那么一点差别。

    “不过你们怎么还在这里?我听说大央城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要各方势力首领都去。”她不是凤家家主,出现在这里就有点奇怪了,别说她不知道这件事情。

    大央城!

    君慕倾和寒傲辰看向白默笙,他们都没有听说过发生什么事情。

    “大央城你们听说过那个几个房间没有,听说是帝神曾经留下的房间,在里面修炼一个月,相当于是外面一年。”白默笙笑着说道,大央城不允许大势力私自前往,这次难得有机会,当然大部分人都去了。

    君慕倾眨了眨眼睛,她是听说过这几个房间,一共是三个,她还想着什么时候去一趟大央城。

    “你不会真的不知道吧?大央城是各方势力唯一能和平共处的地方,这次去的人有很多,也有很多不知名的缝隙的人也来了,反正我是要去的,去抢那三个房间的名额。”白默笙笑呵呵地说道,能进去一个月也好,这样就能早点晋升。

    “帝神不是说很久没出现在大央城,大央城也一直对几大势力控制进入,这次怎么会?”君慕倾疑惑问道,大央城是神族大城,一座城就有宽长都有着上千里,而且除了帝神宫,大央城就是当年帝神唯一住过的地方。

    神族一共有两个顶端,一个是涅槃之巅,另外一个叫云霄之顶,那是帝神住地方,帝神不在神族,云霄之顶沉寂很长时间都没有人走出一步。

    “有好戏看了。”寒傲辰笑着说道,他的确是有这种感觉。

    “帝神当然是没有回来,不过这次开放,有实力的人和势力都会去,比如说你们凤家,还有无边黑暗之界,会有走进那里的令牌,至于为什么会发令牌,我也不清楚。”白默笙摇摇头,他知道的也很少。

    不过……这些身为凤家家主,还有无边黑暗之界尊主,不是知道的更多才对吗?

    “有令牌的还有谁?”君慕倾挑挑眉头,听起来是有很重要的事情发生。

    “你们几大势力肯定是有的,还有两大工会,然后就各处的小势力,家族什么的,不过很奇怪,听说还有一块令牌到了佣兵手上,说是可以让佣兵之王去。”白默笙嘿嘿一笑,凑到君慕倾和寒傲辰面前继续说道。

    “你们也知道,佣兵之王,到现在他们都没找到,以前每次给佣兵们发佣兵之王的邀请,最后都没有一个人去,今年肯定也这样。”佣兵之王,也不知道谁可以成为那些人的王。

    君慕倾轻咳一声,面无表情说道:“是吗?”

    “是一定会是这样,不过……”

    “白默笙,你追个人要这么长时间吗?”粗吼的声音响起,郝干从城里飞身而来。

    当郝干看到君慕倾和寒傲辰,猛地后退好几步,脸上露出惊讶诧异的目光。

    “你们怎么在这!”这里是黑暗域!

    “你不也在这里。”君慕倾耸耸肩,不在意地说道,她在这里,没有什么可奇怪的。

    寒傲辰没有说什么,站在君慕倾身边,看了一眼来人。

    “不不不,凤家主,你别误会,我以为你去大央城了。”这件事情这么沸沸扬扬,他们怎么还在这里?

    君慕倾挑挑眉头,冷声问道:“大央城,是什么时候发出的消息?”

    前几天他们还在兽之界,没有听兽王提起这件事情,兽王就算不知道她是凤家家主,也知道寒傲辰就是无边黑暗之界尊主,再怎么样也会提几句。

    寒傲辰眉头微皱,这件事情也没有人来告诉他,他甚至是一点都不知道。

    “昨天发生的。”感情他们都还不知道啊!

    魔兽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他们都是刚到神族,刚来这里就被送去兽域了,不知道大央城是什么地方。

    “大央城那是帝神没有住上云霄之顶的时候,住过的地方,里面有三件房间,修炼一个月就是外面的一年,大央城在帝神消失的时候,就已经逐渐几大势力进行控制进入。”相思不屑地说道,人类就喜欢弄这些东西。

    “听着不错。”

    “不过主人应该会去。”

    “去看看,说不定有好吃的。”

    “对啊对啊,还有美人!”

    鄙夷的目光看去,她们两个怎么出了吃就是看?

    郝干和白默笙仰头往君慕倾身后看去,这么多,是人?

    “你们两个现在不去吗?”君慕倾冷声问道,他们还在这里,这次谁都可以去,那他们两个应该也能进去,怎么还会在这里。

    “这是准备去,遇到了千代澈。”白默笙叹了口气,最后还是追不过高手。

    “不同路,你们先走吧。”君慕倾淡淡说道,他们现在还是想休息一晚上再说。

    “我们在大央城等你,凤家也一定会派人去的。”白默笙微笑着说道,在君慕倾面前,他是再也不敢说自己是天才了。

    当初他都不知道脑袋被门夹了还是怎么,在一个五元素斗技师面前,说自己是天才。

    想到这里,白默笙就有点悔不当初,痛恨自己的白痴行为。

    “知道了。”凤家当然会派人去,说不定还在到处找她,让她一起去,这次找的应该不只是凤家,还有佣兵。

    郝干笑着点点头,拉着白默笙转身就走,说那么多,他吓的腿都软了。

    谁知道凤家家主身边站着的男人,就是无边黑暗之界尊主,难怪他每次只要靠近那个男人,就会从心底发颤,这不是没有原因的。

    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君慕倾若有所思地摩擦着下巴,“那也就是说,云霄之顶的人也会来。”

    “不知道神族又发生了什么事情,当年这么大动荡,还是帝神消失的时候。”寒傲辰语气薄凉地说道,神族发生什么事情,和他并没有什么关系。

    “寒公子,不如我们去看看?”相思笑眯眯走到君慕倾面前,其实她问的是君慕倾。

    “不急,凤家的人很快就会找来了。”君慕倾冷淡回答,来的人不只是凤家,还有佣兵。

    两边都有人,还是两块令牌?

    “倾倾这次任务艰巨。”寒傲辰笑着说道,凤家,佣兵,当然还有他无边黑暗之界。

    君慕倾不禁翻了翻白眼,她也不想这样,不过也没办法。

    “主人。”霸嚣从远处走来,平静如水。

    “走吧,明天再去大央城。”君慕倾指了指不远处,现在也只能这样,他们刚刚和黑暗域的人动手,要好好休息一下。

    “嗯。”一行身影往城里走去,走到他们住的地方,天已经逐渐暗沉下来。

    君慕倾坐在房间里面,随意靠在大椅上面,“血魇,你见过帝神没有?”帝神,当年怎么突然就消失了?

    “算是见过,不过不认识。”血魇轻描淡写地回答,对帝神这个人类,只能说见过。

    “玄金呢?”帝神?究竟要什么样的高手,才能在神族这个地方称之为帝神?

    “在传承记忆当中,帝神也算是神族的领导者,不过他一向任由神族发展,不理会神族分割,在以前的时候,黑暗之神和光明之神,还有涅槃之巅凤家,云中魂海,这几股势力并驾齐驱,无人能敌,帝神消失,凤家没落,就崛起了后面两家。”玄金不在意地说道,他知道的也就这么多。

    “玄金,你说了这么多,也就前面几句有用。”君慕倾狠狠鄙视了一眼玄金。

    “帝神这个人,听说很讨厌。”温柔声音响起在耳边,君慕倾立刻感觉身体被人拉起,等再坐下的时候,人已经坐在寒傲辰大腿上了。

    君慕倾嘴角抽搐地看着面前走来的人,有些无语,“讨厌?”

    “是很讨厌,至于怎么讨厌,我不知道。”无边黑暗之界和神族没什么来往,和帝神更没交际。

    “你现在不是应该在隔壁房间休息?”君慕倾扭头看向寒傲辰,要不是熟悉了他的感觉,她早就下了杀手。

    不过这么晚敢在她房间里面走的人,也只有他一个了。

    “睡不着。”寒傲辰无辜地看着君慕倾,想着倾倾怎么会得着。

    君慕倾顿时感觉脸上一阵燥热,跟某些人呆在一起时间长了,有些话她想不邪恶都不行。

    “算了,你们两个聊。”玄金满头黑线听着两个人的话,它会当做什么都没听到,同时也没看到。

    “早该这样。”寒傲辰看了一眼空间。

    被嫌弃了!

    玄金躺在大椅上,缓缓闭上眼睛,什么时候让君慕倾搬座房子进来就好了。

    “走吧,你最近不能太累了。”君慕倾站起身,在回来之后他虽然好好睡了几天,感觉元气也恢复不少,还是要好好休息。

    寒傲辰嘴角上扬,站起身拉着君慕倾直接躺在床上,“为夫累了。”

    君慕倾看着趴在自己身上的人,他不知道自己身体有多热吗?刚才还说睡不着。

    “辰?”

    “倾倾,为夫虽然饿了,但是也不能什么一个地方就把你吃了。”寒傲辰把头埋在君慕倾脖子处,低沉着说道。

    君慕倾立刻觉得自己问多了,就不该叫这一声,真的不该叫。

    夜晚悄然划过,一双明亮的双眼,在君慕倾熟睡以后,一直没有合上,眸子就这么紧盯着熟睡的人儿。

    天边露出第一道阳光,床上的男子宠溺地看了一眼床上的人,迈步走出房间。

    现在还不是时候,等到了那天,他一定会好好讨回来。

    元素之力没有任何预兆,流进君慕倾身体里面,五种元素从四面八方涌进,君慕倾身下出现五元素斗技阵,五色斗技阵的色彩斑斓,纹路煞是好看。

    血红双眸猛地睁开,感觉到元素涌进,君慕倾低头看了看身体,无声一笑。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自觉了?”她都没说,生命精灵就主动给她吸收元素,这绝对是第一次。

    “我突然发现,你才是最好的,所以就要对你很好。”这样它才能很好,这个人类越强,它就越安全,就算在她身体里面,它还是能走遍神族。

    在这个人类身体里面,它从来没有感觉到这么舒服过,所以说,它选的人类,是很好的。

    “今天有点晚了。”君慕倾看了看窗外,都已经天亮了,“明天再说。”

    “好吧。”生命精灵停止吸收元素,嘟了嘟嘴巴不满说道:“要不是那个男人,我一定早点。”

    他刚离开自己就开始准备,刚吸收元素,她就醒来了。

    君慕倾脸上浮现出笑容,等把这些事情办完,她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做。

    “叩叩。”

    “什么事?”门外响起的声音拉回君慕倾的思绪。

    “主人,外面有几个佣兵找你。”霸嚣在门外说道。

    佣兵?

    君慕倾站起身,速度还挺快的,就是一晚上的时间,就知道她在这里,还找来了。

    “来的是谁?”君慕倾打开房门,佣兵里面她见过的人没几个,来的也应该是认识的。

    “叫冷若的姑娘。”那个姑娘看起来和别的人类隐约有点不同,是气势上面。

    “她?”君慕倾迈步走出去,他们前段时间不是在兽之界,兽之界和黑暗域相差几万里,冷若怎么这么快就到了?

    霸嚣跟在君慕倾身后,迈步走到隔壁房间,那个叫冷若的姑娘,就在里面。

    君慕倾走进房间,冷若立刻站起来,“王。”

    “你怎么这么快就来了?”君慕倾疑惑问道,这么远,她怎么做到的?

    ------题外话------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