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墓穴?

    这哪里是墓穴了?不就是一个房间,而且还是曾经有谁住过的房间,和墓穴的区别大了去了。

    君慕倾站在原地静静等待那人的回答,现在的高手都有个习惯,喜欢让人等,不过房间里面没有一个人,声音是从什么地方传出来的?

    赤红的眸子再次看了一下房间里面的情况,也没有发现什么,刚才的声音就像是在耳边,又像是在天边,摸不透在什么地方。

    “人之身,兽之体。”

    脑海中再次回响起那个声音,君慕倾猛地抬头,对了,这个墓穴主人的声音,和她脑海中经常想起的声音很像,那个在说“人之身,兽之体”的声音。

    “你是谁?和血狼王有什么关系?”君慕倾走到房间中央,那句话一定是他说的,他就是说那句话的人!

    “血狼王?小姑娘,你知道血狼王?”声音再次响起,语气中也露出点点惊讶。

    “认识。”红眸不停扫视周围,感应着声音在什么地方。

    无迹可寻!

    这个声音到底是用什么方法留下来的,怎么会没有半点气息,就像是不存在的人,这个人明明就在她面前说话,怎么会是不存在的人?

    “你是神识!”君慕倾猛地惊醒,她已经见过神识那么多次,居然都没想到,这不是那个人本身在说话,而是他分出来的一抹元神,把它留在这里。

    神识也就是一抹元神,把元神分出一缕出来留在这。

    “小姑娘真聪明,和我家小月儿一样聪明。”说道“小月儿”,那声音中有着不可忽视的慈爱和宠溺。

    小月儿……

    君慕倾挑了挑眉头,她很难想象,娘听到这个称呼,那会怎么抓狂。

    “你是不是曾经说过一句话。”君慕倾沉声问道,她必须要知道,人之身,兽之体是什么意思。

    “小姑娘,我说过的话很多,你得告诉是哪句。”说过那么话,他怎么记得自己曾经说过什么,还是对一个小姑娘,这个小姑娘他还没见过,不过那双眼睛,不像是人类。

    赤红眸中闪过一丝狡黠,君慕倾走到桌前拍了拍上面灰尘,随意坐下,就像是回到自己家里了一样。

    “我突然不想说了。”君慕倾漫不经心地说道,她可不想对着墙壁说话,就算是神识,也有形状,他要是再继续这样,她有的是时间跟他托下去。

    “你个小姑娘,勾起老人家的兴趣又不说了!”他还在想什么时候见过这么漂亮一姑娘,想听她提醒,结果她不说了!

    君慕倾单手撑着下巴,靠在矿石做成的圆桌上,“就是不想说了,反正你也猜到我的身份了,还有什么好说。”

    能走到这里来的人,除了娘就只有娘的孩子,明明知道了她的身份,还故意装出什么都不知道,他还想故技重施,耍人?

    红光闪过,巨大身影出现在头顶,整个房间照映在红光之中,房间顶上,出现一张巨脸,威压之力震慑人心。

    君慕倾额角泛起冷汗,很强大的威压,从头上逼下的威压。

    头颅稍稍抬起,君慕倾往房顶看去,当房间里面巨大的脸映入眼帘,她猛地站起来。

    “血狼王。”君慕倾喃喃叫道,原来是这么回事,所以守在外面的魔兽,是九幽冥龙,龙族心甘情愿守在这里,与其说是兽王的命令,更不如说,是眼前这个巨大身影,也就是……血狼王!

    房顶之上,巨大狼头出现在上面,那一双眼睛闪烁出血红光芒,就和君慕倾啸月她们的一样,唯一不同的,就是君慕倾的眼睛比他们两个的都要红,甚至瞳孔都染上点点红色,成为暗红色。

    狼头同样看着站起来的君慕倾,眼中含着笑容:“小丫头,你应该叫一声外公。”

    君慕倾嘴角一抽,外公……

    “除了那个时候你说过那句话,我是不是还见过你!”君慕倾冷声问道,脑海中闪过一个身影。

    狼头微微一愣,狐狸般的眼睛勾出笑容,红色狼头慢慢拟态人类模样,除了那双眼睛颜色不同,其它什么都一模一样!

    “果然是你!”君慕倾咬紧银牙,司徒烈!

    “小倾儿,没想到你这么快就找到我的神识,我还以为要过几十年,看来你的天赋当真比小月儿好。”这么快就到尊帝王,还到了神族,只怕在临君大陆的九重,都被她解决了,不愧是“人之身,兽之体”。

    “楠凝学院,神举学院也是你的神识!”君慕倾脸色已经黑了半边,他好好的留那么多神识在这个世上做什么,又不是闲着没事做,他早就知道自己的身份,在神举学院的时候,还不告诉她。

    这老头究竟在想什么,神识分散太多,不就是跟死没什么区别吗?

    “哈哈,被你看出来了,不过神识之间是没有联系的,尽管有一点点感觉,我也能感应到一点点,不知道那一抹神识已经见过你。”头顶巨脸没有张合,话语却能传出来。

    “苍穹大陆临君大陆那么多事情都是你做的?”那个时候司徒烈留在那个移动空间没有出来,就是神识溃散,所以后面才一直没有见到他。

    “小倾儿,你是我的外孙女,当然要有最好的教育,你是我血狼族的公主,当然不能比任何一个人差。”司徒烈强势地说道,仿佛这是最平常不过的事情。

    君慕倾翻了翻白眼,转而坐回凳子上面,继续问道:“楠凝学院当初的请柬,是你给我二哥的?”

    她一直还在奇怪,当初二哥怎么会突然有请柬,毕竟那个时候他们一家人在芙水镇并不受重,现在看到他不用说也明白了。

    “这两个学院为你建造,你当然有去的必要。”王者之势尽显,那狐狸眼中露出笑容,却是那般强悍。

    没有谁会知道,苍穹大陆,临君大陆,两个块大陆最好的学院,是为了同一个人而建造,只为了君慕倾能够得到最好的学习。

    君慕倾看了一眼头顶,听着司徒烈的话,她知道,这才是真正的司徒烈,上一任血狼王。

    上一任……

    “不过你的学院好像也没有什么用处,我两个地方加起来,都没呆多长时间。”原来这两个学院是这么来的,所以这老头才会建好学院,就不见人了。

    一抹神识能留在这个世上多长时间,终究要回到本体之中,这样才算完整。

    “倾儿,当年送你到君家,也是迫不得已,我答应过你娘要亲自抚养你,却不知道自己的晋升来的那么快。”司徒烈叹了口气,还以为能把带大。

    “鸿蒙?”原来这老头这么强了,鸿蒙级别的一缕神识,难怪那些佣兵说像王者又不像王者!

    “哎呀,小倾儿别羡慕。”狐狸眼中溢出笑容。

    君慕倾刚刚黑的半边脸,现在全黑了,她什么时候说羡慕了?

    “你留神识在这里等我娘做什么?”她又不在神族了,留下神识娘也找不到。

    “那也是我女儿。”司徒烈斜视了一眼君慕倾,凉凉说道。

    “对对对,女儿。”君慕倾不在意地点点头,不想再继续废话下去,“老头,赶紧说‘人之身,兽之体’,当年你趁着我是小孩的时候,做了什么事。”

    司徒烈满意一笑,那是相当自豪,女儿外孙女一个比一个自豪,唯一不美的就是有个臭小子把它女儿拐走,还是个人类,不过看在给他生了个更自豪的外孙女,那就不计较了。

    “你见过你娘了?”司徒烈直接装傻,明显是不想在那个话题上多说。

    “见过,老头,你转移话题。”君慕倾不咸不淡地说道。

    “你见过你爹了?”司徒烈再次问题。

    “没有见到,你最好赶紧回答。”红眸之中闪过一丝冷冽,他还要废话到什么时候?

    “哈哈,没见到那小子,很好很好,乖,告诉外公,为什么没见到?”过程一定相当精彩。

    红眸中闪过一丝红光,君慕倾慢慢站起来,双手负在身后,冷声说道:“我要知道‘人之身,兽之体’的意思!”

    狐狸眼中的笑容,有那么一瞬间的呆滞,随即消散消失,快到就连君慕倾都没有抓住。

    “这个,现在真的不能说,你还太弱。”现在知道这些,对她没什么好处,在计算之中,她至少要到至尊晋升王者的时候,才能听到当年在她耳边说过的这句话,没想到她尊君王晋升尊帝王就知道了。

    当年的计算,好像都被这个丫头打破,应该没有一样在计算之中。

    “弱?”君慕倾挑挑眉头,这个和弱强有什么关系,她现在就算弱,也该知道自己到底为什么会变成魔兽外表吧?

    “你才尊帝王。”司徒烈丝毫不客气地说道。

    君慕倾看了一眼头顶,继续问道:“那你总得告诉我,我为什么突然会变幻兽身,十岁那年一次,到神族前一次。”

    那他把神识留在这里做什么,就跟摆设差不多。

    “什么!”司徒烈惊讶地看着君慕倾,这怎么会,她是人类!怎么可能!

    看着司徒烈惊讶的模样,君慕倾缓缓起身,“看来你也不知道,既然这样,我先走了。”这老头都不知道,那还有谁知道。

    不过这样,至少能解开一些疑惑,知道司徒烈的身份。

    “走那么快干嘛,外面的五个人和那头麒麟,我都送出去了,你在这里多待两天也没事。”司徒烈笑的非常奸诈,这样才不会被人打扰,就说谁能走到这里,原来是外孙女。

    君慕倾满头黑线转身看向司徒烈,鸿蒙究竟是个什么高度,一抹神识都能这么牛叉,直接就送人离开。

    “我留在这里也没什么跟你说的。”她还有事情要做,“人之身,兽之界”她打算顺其自然,不过在神族,还有点事情要做。

    “告诉我你为什么没看到你爹。”他比较想知道这个。

    君慕倾瞪了一眼司徒烈,嘴角勾起弧度,笑眯眯地问道:“那你先告诉我,你真正名字。”司徒烈,一听就是假的。

    “烈战,现在可以告诉我了?”狐狸眼睛闪烁出光芒,那个小子做了什么事情,不然按照小倾儿的性格,怎么会不见他。

    君慕倾笑眯眯的看了一眼司徒烈,转身往外面走去:“你继续呆着吧,不用送。”

    “小倾儿!”大脸赶紧追出去,这话都还没有说完,他们祖孙两还没好好叙旧,得好好聚聚。

    君慕倾头也不会地往前面走去,冰冷声音响起:“老头,你现在生活自在,我就没你这么自在,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没时间和你叙旧。”

    “可你至少把你娘,我女儿在哪里告诉我吧?”他在神族找了这么多年,小月儿在什么地方他都不知道。

    君慕倾脚下步伐顿了顿,扭头看了一眼司徒烈,不,正确的说是上一任血狼王,烈战。

    “在遗忘蛮荒,应该是两大裂口之一。”要是眼前的人已经是鸿蒙,应该就能不受天地法则的约束,到遗忘蛮荒去。

    两大裂口?

    烈战停下身体,站在原地,那是什么地方,他怎么知道那个裂口在什么地方,这个世界上裂口那么多。

    看着烈战思索的模样,君慕倾摇摇头,迈步继续往外面走去。

    什么叫两大裂口?

    烈战歪头想着,他实在是想不出来,直接问道:“小……人呢?”

    面前空荡荡的走廊,让烈战愣在原地,她什么时候走的,自己怎么一点都没有发现?

    “算了,虽然没有等到女儿,但是等到外孙女也不错,这就是老子外孙女,哈哈……”红光闪过,神识消失,笑声却久久不能散去,笑声的骄傲自豪丝毫没有隐藏。

    君慕倾刚走到墓穴门口,就听到身后传来的大笑声音,嘴角不禁微微上扬。

    红色身影走出墓穴,寒傲辰赶紧走过去,急忙问道:“出什么事情了,我们怎么突然被送出来了?”

    要是没有弄错,是那个墓穴的主人送他们出来的,还是在他们丝毫没有察觉的情况下。

    “不知道。”君慕倾淡淡说道,眼中浮现出笑容。

    寒傲辰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也不再询问,他这想知道倾倾在里面遇到了什么,会让她这么开心。

    “早知道就是这么一个简单的墓穴,我就不来了。”圣麒麟不屑地说道,转身迈步离开,“啊,对了。”

    圣麒麟突然停下脚步,笑眯眯地说道:“我不小心告诉兽王,你们到兽之界的事情。”能报仇的感觉真不错,这下看君慕倾该怎么办。

    兽王!

    君慕倾看着圣麒麟离开的方向,眼中闪过一丝冰冷笑意,他会后悔告诉圣麒麟告诉兽王这件事情。

    “君姑娘,兽王知道你们在这里,一定会对你们不利。”冷泽急忙说道,他们是无边黑暗之界的尊主和王妃,被兽王知道他们在这里,一定会被魔兽带走。

    “这件事情先不说,就算是兽王,它也不敢如何。”君慕倾不在意地说道,兽王怎么了,它敢来,自己就敢见。

    就算是兽王,它也不敢如何!

    三人愣在当场,这会不会太霸气了一点,对方好歹是兽王。

    不过他们怎么觉得这是理所当然,一定是糊涂了!

    “你们令牌的长什么样子?”寒傲辰冷声问道,兽王它敢来这里,见见也没什么。

    说道令牌,三人猛地惊醒,他们走进去只那么长时间,好像一直都没有问令牌的事情,都不知道令牌有没有在里面。

    “我想那里面,应该没有你们要的东西,我都找过了。”那老头要是有佣兵王令牌,一定会说。

    “没有。”陆仑叹了口气,他们究竟要什么时候,才能找到令牌。

    “尊主请看,这就是我们要找的令牌形状。”冷泽从纳戒里面拿出一张薄纸,纸上画着一面令牌,正面反面侧面都有,就连多大都记录的非常详细。

    君慕倾若有所思地看着令牌形状,她是越来越觉得这个令牌在什么地方见过,好像是很多年前见过。

    “这个令牌,倾倾,当年尹弑杀不是给了你一块令牌?”寒傲辰眼中闪烁光芒,看起来还挺像的,当年倾倾把佣兵工会的令牌给了尹弑杀,尹弑杀就给了她另外一块。

    “令牌?”三人异口同声道,那是什么样令牌?

    红眸之中一道闪烁出光芒,君慕倾这才想起来当年水刃带回来的令牌,她记得是叫什么佣兵王令,当时没有太在意,所以就忘记了。

    她记得放在……

    君慕倾往空间里面探入神识,终于在某个角落,找到了当年佣兵团给她的令牌,还有就是那块佣兵王令。

    空中红光飞逝,浮现出一块铁令,在长时间灵气的笼罩下,显得更加光泽有度。

    三人赶紧接过令牌,仔细比对着令牌上面和图纸上面的纹路,三双眼睛眨都不干眨,脸上的表情越来越震撼,直到最后呆滞石化。

    薄纸在三人手指间滑落,惊奇的眸子看向君慕倾,这块令牌,真的是佣兵王令!

    佣兵王令!

    君慕倾囧囧地看着三人石化的表情,要不要这么巧,当年她以为这令牌是苍穹大陆各大佣兵之间联系的某块令牌。

    “佣兵令,佣兵王!”冷泽急忙说道,目光灼热地看着君慕倾,脸上露出幸喜。

    “我……”

    “参见佣兵王!”三人急忙跪下,成为佣兵的第一条法则,那就是永远记住,持有佣兵王令的人,不管是谁都是他们的佣兵王,做不到第一条,就不能成为佣兵。

    他们身为佣兵,就要遵从这条规定,奉持有佣兵令的人为佣兵之王!

    君慕倾无语地站在原地,佣兵令,佣兵王。

    “我就说倾倾能成为佣兵王。”寒傲辰轻笑着说道,各大佣兵四处寻找的东西,几年前就在倾倾手上,他们要是知道这个真相,会不会吐血。

    几百佣兵见他们三个跪下,顾不得这里还有魔兽守护,急忙走过来。

    “爹?”冷若疑惑叫道,他们三个怎么对君慕倾跪下?

    “还不过来参见佣兵王!”冷泽沉声说道,双手捧起佣兵令,恭敬举在君慕倾面前。

    佣兵王!

    几百佣兵都吓了一大跳,他们的佣兵王,就是眼前的人!

    那块令牌只是他们三个看过,这真的没错吗?

    “冷泽,就你们三个说她是佣兵王,我们就一定要相信吗?谁知道这块佣兵令牌是不是真的。”

    “我们不能就这么相信你。”这也太匪夷所思了,他们要找的佣兵令,就在一个小丫头手上,而且还是冷泽队伍里面的。

    “我们也要验证佣兵王令的真假。”

    ……

    吵杂的声音在几百人中响起,众人不敢相信,冷泽手上那块令牌,就是他们要找寻的佣兵令,代表了身份的佣兵令。

    君慕倾拿回冷泽手上令牌,不在意说道:“不相信就算了。”

    佣兵王,凤家的事情她都想尽快解决,然后把事情交回到他们手上,现在又来一块佣兵王令,这可不是开玩笑的。

    “你不能直接拿走,我们需要验证一下。”佣兵们继续说道,要是她是佣兵王,他们还要遵从规则。

    赤红眸子闪过一丝冰冷,君慕倾冷声说道:“东西是我的,我想拿走就那走,你们不信那又何必要验证。”

    王者气势涌现,那丝丝与生俱来的压迫,将眼前的人紧紧笼罩其中,无法动弹。

    几百佣兵听到摄人心魄的声音,愣在当场,一下子不知道该如何反应。

    “我相信!”冷若单膝跪下,双手抱拳,“见过佣兵王!”

    “我们也信!”冷泽,方刚,陆仑带来的三队佣兵跟着说道,上百人单膝跪下,整齐划一声音破空:“参见佣兵王!”

    他们的领队亲自对照过令牌,还有什么不需要相信的,他们相信君姑娘手上拿着的,就是佣兵令牌,她也就是他们的佣兵之王。

    君慕倾寒傲辰相视一看,有些无奈,他们现在有必要离开这里。

    “冷泽方刚陆仑这三家向来不合,这次他们会一致这么认为,那就一定是真的!”佣兵之中传出声音,高大男人带着自己的一队佣兵走出来。

    “参见佣兵之王!”

    身体还僵在原地的十几道身影,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额上冒出冷汗,赶紧跪下。

    “参见佣兵之王!”

    声音一波接着一波,以墓穴为中心,往四周散开,震动兽之界!

    十几个佣兵队,几百个佣兵,纷纷跪下,一份新任,一份臣服,一份自信!

    参见之声久久不能散去,在兽之界中不停回荡,仿佛是要震动神族每一个角落,让所有人都摘掉,眼前的人就是他们的佣兵之王。

    君慕倾站在原地,眉头不禁抽动,佣兵之王……

    “先起来的吧,我有事情要对你们三个说。”过了许久,君慕倾才沉声下令,让他们几百个人跪在这里,绝对会引起骚动,先起来再说。

    “是!”一声会应,直冲云霄,震天动地。

    佣兵们幸喜地看着君慕倾,他们的佣兵之王,是魔兽都要尊称陛下的人,一定是相当厉害!

    君慕倾和寒傲辰往一旁走去,冷泽方刚陆仑赶紧跟上去,不敢有丝毫懈怠。

    看着跟来的三人,君慕倾冷声说道:“佣兵之王,不瞒你们,我是凤家的人,你们让我做佣兵之王,不就是间接听凤家命令。”

    她哪里有那么多时间打理佣兵的事情,还有凤家的事情,以后她还要回临君大陆,就还有个万兽城,貌似苍穹大陆还有个慕容城。

    “凤家的人,这个不会有影响,君姑娘总不会是凤家家主,就算听令,也听不了多少。”方刚挥挥手,既然令牌在她手上,那她就是佣兵之王,是佣兵就要听从佣兵之王的命令。

    她不是姓君,怎么会是凤家的人?

    君慕倾目光紧紧看着眼前三个人,他们真相了,就有那么不凑巧,她的确是凤家家主。

    “你们答对了。”君慕倾摊开双手,平静说道。

    三人当场愣住,目光呆呆地看着君慕倾,吞了吞口水,答对了什么?

    他们刚才什么都没有说,怎么就答对了?

    “她就是凤家家主。”寒傲辰冷声说道,他们没有想到,还猜的刚刚好,所以他们答对了。

    就是凤家家主,就是凤家家主……

    这一句话如同魔咒,一阵阵敲进几人心中,就是凤家家主!

    “这怎么可能!”三人异口同声道,就算是看到佣兵令都没有此时这么震撼过。

    “怎么没可能?”君慕倾无奈反问,她有那么不像凤家家主吗?

    “你不姓凤。”

    “凤家也没你这号人物。”

    “你不是无边黑暗之界王妃吗?”

    “可我偏偏就是。”君慕倾皱了皱眉头,事情的确是这样,不过她的确还是凤家家主。

    是,真的是!

    三人站在原地不停凌乱,这怎么会,眼前的人,居然真的是凤家家主,那个新任的凤家家主。

    人家没有必要骗他们,还说凤家这么严肃的事情,还有无边黑暗之界尊者,他也没有必要骗他们。

    也就是说,眼前的人真是凤家家主!

    开玩笑的吧!

    三人捂住胸口,这家主比想象中还年轻,当初他们听说这件事情,还以为是假的。

    “现在知道原因了吧?”君慕倾满意点点头,他们相信了就好,其实不管信不信,她都是凤家家主,这是不争的事实。

    三人木讷点头,即便是见多识广的三个人,听到这个消息,都不是一般震撼。

    “很好,既然是这样,那我们先走了。”君慕倾指了指兽之界出口,想知道的事情已经知道了,就不用去找兽王了。

    “不行!”三人同时说道。

    “你们不是明白了。”君慕倾不耐烦地说道,佣兵不会想一个凤家家主来当他们佣兵之王。

    “持有佣兵王令,就是我们的佣兵之王,不管你是不是凤家家主,我们只知道,你是我们的佣兵之王,这就足够了!”冷泽沉声而又严肃地说道,他们只需要知道这点,其它的不用知道!

    “不错!”方刚陆仑点点头,他们也这么认为。

    君慕倾无奈站在原地,他们怎么说不听,她做不做佣兵之王,这对他们佣兵都没有什么影响。

    “我做可以,不过佣兵的事情我不会处理。”君慕倾淡淡说道。

    “我们三个可以帮忙。”

    “我也不会经常出现。”

    “可以。”

    君慕倾再次无语,那他们要佣兵之王做什么,就算成了佣兵之王,不也是摆设。

    “我们会完全听命佣兵王,也会期待佣兵王带领我们在神族有一席之地,不被人轻视,只求如此!”和几大势力相争,他们不屑如此,还是习惯做危险的任务,和自由自在的在树林之中穿梭。

    君慕倾扭头看向寒傲辰,映入眼帘的是充满笑意的眸子,他也觉得自己应该接下这个佣兵之王?

    “既然如此,那先说好,我会让你们不再被人轻视,但是,我要的,是绝对的臣服和信任!”她要的只有这么多。

    “是!”三人脸上露出笑容,他们现在没有什么不放心的,相反,是非常放心。

    九幽冥龙看着眼前的一幕,有些无奈,他们的血魇王,干嘛做人类世界什么佣兵之王,回到兽族,它的便是王者,比起佣兵王好不知道多少倍。

    “九幽冥龙。”君慕倾眼角余光看到九幽冥龙眼中露出的不屑,沉声叫道。

    “是。”九幽冥龙立刻应道。

    “好好守着这个地方,即便是兽王,也不能进去,三王也不可以!”君慕倾沉声下令,那一缕神识还在等娘,只是娘什么时候会回来,她也不知道。

    “属下谨遵王令!”这才是他们的血狼王,即便是三王兽王,也不能靠近!

    君慕倾点点头,再看向下冷泽,“让他们都散了吧,离开兽之界。”在大量魔兽没有出现之前离开这里。

    “遵命。”三人转身离开,走向佣兵,也不知道是在嘀咕什么。

    看着君慕倾命令着魔兽,佣兵们眼中闪烁出光芒,在他们眼中,君慕倾已然成为高手。

    九幽冥龙,高贵龙族,却听他们佣兵之王的命令,还有什么好不满足的,当然已经满足,也非常敬佩。

    试问哪个人能做到如此!

    “这些佣兵说不定会用得上。”寒傲辰笑着说道,只要完全的信服,这些人以后一定会发展成一股神族不小的势力。

    “我也这么觉得,每个人都想得到几分地位,佣兵也不例外,他们比神族任何一个人都渴望。”现在可能佣兵还不会信服她这个佣兵王,一旦佣兵在神族有了一定地位,他们就会信服,深深信服。

    她不排斥做这个佣兵王,要的只是心服诚服!

    “现在我们还是赶紧离开这里,不然兽王该到了。”寒傲辰看了看周围,兽王知道他们的事情,就会派魔兽来,还是守护兽之界四方的四头魔兽。

    “辰,兽之界四方魔兽,不会是和镇守四方的上古神兽,差不多吧?”那上古四大神兽,知道这件事情,会是什么表情?

    “不知道,不过应该是高级纯血统魔兽,龙族凤族会是其中之一,接下来的就要看怎么选择。”寒傲辰笑着说道,他也不是很清楚兽族的事情。

    君慕倾挥了挥手,看了周围一眼,“算了,反正等下子就离开了。”

    “王,我们已经让他们离开,顺便通知到各个佣兵,佣兵王已经找到。”方刚笑着说道,他们佣兵以后再也不会像是一盘散沙,会有人给他们主持。

    “既然这样,你们也走吧。”他们也该走了。

    “是……”

    “慢着!”呵斥地声音从远处炸开,一行三十几个佣兵大步匆匆走来。

    “冷泽,你居然让一个小丫头做我们佣兵王,就算她手上有佣兵令,你完全可以抢过来!”苍提急忙走来说道,不屑地看着君慕倾,一个丫头,凭什么做他们的佣兵之王。

    抢?

    眉头轻挑,君慕倾脸上露出笑容,想当强盗?就不知道他能不能抢走。

    寒傲辰不禁轻笑,当强盗应该没有人比的过倾倾,用抢的方法,就不知道最后被抢的人会是谁。

    “苍提,你在说什么,她是我们的佣兵之王,你应该敬重!”冷泽呵斥道,他们应该敬重佣兵之王,听她的命令行事。

    “你们让她做佣兵王,我可不会让她做,佣兵令交出来!饶你不死!”他今天就是来抢的,都是因为他们,害他的元素矿石变成粉末,这个仇一定要抱。

    红靴迈出,殷红唇瓣勾起笑容,君慕倾走向苍提,冰冷的声音透着丝丝危险,“你想要佣兵王令?”

    苍提只感觉寒意直达心底,心里有种说不出的畏惧,但是想到佣兵令,他还是吞了吞口水,继续开口。

    “不错!”

    “我不会给你。”君慕倾收回目光,继续往前面走去。

    陆仑讥讽地看了一眼苍提,他以为自己是谁,他要君姑娘就要给吗?苍提还真把自己当回事。

    被君慕倾直接拒绝,苍提气的脸的绿了,他全身颤抖的转身看向君慕倾。

    “我让你把令牌交出来,你们没资格!”他才是唯一有资格做佣兵之王的人,谁也没有比他更有资格!

    冷泽三人翻了翻白眼,他们没资格,他苍提就更没资格了,他吧自己当成什么了,什么事情就他最有资格。

    苍提见君慕倾依旧没停下步伐,脚下斗技阵转开,元素之力在手上沸腾。

    殷红唇瓣勾起冰寒冷笑,眼中涌动着杀意,元素之力在君慕倾身体之中不停转动。

    寒傲辰冷看着苍提,这种做法,是最愚蠢的!

    “人类,你放肆!”强大的呵斥声从天而落,一道暗紫色的闪电落下。

    苍提刚刚转动起斗技阵,天上立刻落下闪电,直接没入他身体之中,苍提整个身体不禁全身抽搐,两眼泛白,脚下斗技阵缓缓消失。

    “砰!”

    身影倒下,苍提直接倒在地上,双眼看着空中,呆滞不敢置信的目光。

    “雷霆使者,你这是什么意思?”君慕倾停顿下步伐,抬头往空中看去,它就这么把人打死了。

    紫黑色身影落下来,雷霆一身紫黑色战甲,惊讶走到君慕倾身边。

    “丫头,你怎么这么快就认出我了?”不过就是说了一句话的事情,她就知道是自己。

    “兽王让你来的?”君慕倾不答反问道,没想到当日出现在云中魂海的兽之界使者,就是兽之界先震守四方的魔兽之一,还是龙族。

    也不知道他身上当时带了什么,居然没有察觉眼前的是暗龙雷霆王!

    “我们四个是兽王特地邀请你去兽之界中心做客。”雷霆笑着说道,它叫暗龙雷霆王才对。

    三到身影从天而落,隐约间透着强悍气势,压制着周围。

    就知道是他们四个!

    “我不去。”君慕倾直接拒绝,兽王有什么好见的,她看着血魇玄金就好,不用去见那个什么兽王。

    “姑娘,还是别难为我们,兽王说是想请姑娘去确认一件事情。”一身金色铠甲的女人开口说道,眼中隐约还带着几分高傲。

    “我们王已经说过,她不去!”冷泽沉声说道,王说不去,那就不去!

    “姑娘,你应该还记得各位身处兽族,也包括刚才的几百佣兵。”另外一头魔兽继续说道,依旧是那么高傲的神情。

    赤红眸子眼底闪过冷意,君慕倾眉头轻挑,“威胁我?”

    “不敢。”

    雷霆站在一旁捂脸,他们三个想象的太简单了,眼前的人哪里是他们想象那么简单,这些全完了。

    它到现在还没忘记云中魂海的事情,就算是魔兽,她也有啊,还是九头蛇帝和圣灵兽,其它各样魔兽也有,它们在君慕倾面前高傲个啥,这不是没事找事。

    “嘿嘿,丫头,他们绝对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想请你去看看,绝对不会对你手下怎么样。”雷霆赶紧说道,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丫头此时的表情,他会有种深深不妙的预感,好像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一样。

    君慕倾嘴角上扬,目光看向其它三兽,“雷霆使者,我怎么会这么做,既然兽王想要见我,那就去见见如何?”

    “真的!”雷霆眼前一亮,她真的要去见兽王!

    “自然。”君慕倾笑着点点头,那笑容非常完美,完美到了极致。

    “请。”雷霆赶紧说道,她去就再好不过,就怕她不去,那事情就麻烦了。

    玄金在空间里面看到这一幕,不禁叹息,这些笨蛋,好好的干嘛威胁君慕倾,这不是没事找事,活生生的找死吗?

    君慕倾是去兽族中心了,你们四个好日子也到头了。

    “王!”冷泽急忙叫道,王虽然被九幽冥龙叫成陛下,但是她也说过她不是魔兽,这要是兽王认出来了,该怎么办!

    “我不会有事,赶紧离开兽之界。”她不会有事,有事情的是别人。

    三人尽管担心,还是低声应道,王的命令,他们只能听从。

    寒傲辰迈步跟上去,四头魔兽也眉头阻止,它们都清楚知道这个男人的身份,就算要阻止,也阻止不了他。

    几道身影消失在树林之中,直到看不见,站在原地的三人才转身离开。

    “君慕倾,我可以保证,兽王找你绝对没恶意。”雷霆拼命解释,想让君慕倾把刚才那一幕擦掉擦掉。

    雷霆的同伴眉头皱了皱,它好歹也是暗龙雷霆王,怎么对一个人类这么客气,它们刚才又没有说错什么,事实如此,这个人类在它们的地方。

    对于其它三头魔兽的皱眉,君慕倾尽收眼底,嘴角勾起冷意的笑容,雷霆看到这抹笑容,顿时感觉心里拔凉拔凉。

    它已经无法挽救,自求多福,希望能没事,不过这种希望还真是渺小。

    “是不是圣麒麟回兽之界说了什么?”君慕倾冷声问道,她不会忘记还有一个圣麒麟。

    “啊?这个我就不知道了,到时候可以问问兽王。”雷霆沉声说道,它们当时就只收到兽王命令,然后就被派出来了。

    这三个家伙是不满,对方是个人类,它们一直都这样,不过要是没见过君慕倾,上次没去云中魂海,它也会这样,现在深深明白绝对不能这样。

    “嗯。”君慕倾面无表情应道。

    寒傲辰走在君慕倾身边,那眼底深处的情绪,只有他才能看见。

    黑眸之中露出宠溺,寒傲辰不留痕迹的笑了,那笑容极其诡异,却每一个人,一头兽发现。

    两人在四头魔兽的带领下,很快穿过树林,走到兽之界中心,兽之界到处都弥漫着浓郁魔兽气息,强大,一层比一层强大。

    兽之界大殿之中,坐在大椅上的男人,目光犀利地看着君慕倾和寒傲辰。

    巍峨庄重的大殿内部,强大气势弥漫,周围的摆设都是极其严密,大殿外满站满了魔兽。

    兽王中心,是一座巨大城堡,大到让人咂舌,那完全是让魔兽自由通行,不管是人类拟态外表,还是自己魔兽身体,在这座城堡之中,都能通行。

    这么庞大的城堡,绝对是神族的最大一座,看着见不到顶的头上,君慕倾幽幽收回目光,看到兽之界宫殿,她才知道自己万兽城多小。

    “你这样,的确是分不出人类还是魔兽。”极具威严地声音响起,兽王睨视着君慕倾,红发红眸,难怪九幽冥龙会认为她就是血狼王。

    要是没有人类的身体,拥有魔兽身体,这一双赤红的眸子,那就是身份的象征。

    还有这份稳重,从进来之后,她不但没有害怕,还丝毫不客气的看它的城堡,波澜不惊的眸子,面无表情的轮廓,兽王发现自己也难猜出她有什么样的心思。

    兽王在打量君慕,君慕倾也没闲下来,毫不畏惧看向兽王,纯金色眸子映入眼帘,君慕倾眼中浮现出一丝笑容。

    “难怪下一任兽王是圣麒麟,你也是麒麟。”兽王都是在麒麟中选择。

    看出来了?

    雷霆看向君慕倾,兽王还是拟态,她就能看出来是什么魔兽?

    兽王神情没有任何变化,依旧是那大家风范,王者霸气,“不错。”这件事情的确如此,这就是历代兽王的选择。

    “刚才的事情,是圣麒麟告诉你的?”君慕倾继续问道,圣麒麟以为不在这里,她就没有办法了?

    “它已经把事情全部都告诉别忘,本王也知道它去了墓穴。”这两个人类也去了,其中一个还是无边黑暗之界尊主。

    君慕倾挑挑眉头,先下手为强,不过,她什么时候说过,是要跟兽王说这件事情,圣麒麟未免想的也太简单了,玩阴的,就不知道谁玩的过谁。

    看着君慕倾的表情,兽王疑惑问道:“难道你想说的不是这件事情?”

    “你觉得呢?”寒傲辰冷声反问,君临天下的强势霸气尽显!

    继续加两千,飘过…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