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慕倾扭头看向走来的人,神情波澜不惊,冷声说道:“你是那个至尊。”也就是这个佣兵队的领队。

    “神族传言君慕倾天赋超越了凤夙,现在一看果然也不假。”男子迈步走来,如刀削的轮廓若隐若现,最后出现在众人面前。

    “哦。”君慕倾不在意地应了一声,没有因为这一句夸赞就沾沾自喜。

    男人目光紧锁着君慕倾,眼中露出命令的笑容,这么冷静的年轻人已经不常见了。

    “爹。”冷若大步走过去,迎向走来的男子,“君姑娘本来就天赋超群,你刚才不是也看到了。”

    他突然这个时候出现,也应该看到了刚才的一幕,找到了他们居然不出来。

    “原来另外一道气息是你。”君慕倾撇撇嘴,她还以为这附近还有魔兽,没想到是他在一旁偷看,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来的,等她察觉到气息的时候,他只怕都来了一段时间。

    不愧是佣兵队的领队,隐藏气息的本领对于这个世界上来说,已经很少见到,她当时也没有立刻发现。

    “君姑娘,你能发现我们领队!”二十几个佣兵中走出人惊讶问道。

    “太厉害了,很少人能做到。”另外一个人再次惊呼。

    君慕倾没有回答,她发现的太晚,这个人不但强,而且这种隐藏气息的方法,在很多时候,都能轻易的取人性命,他要是敌人,自己说不定已经死了。

    “君姑娘,这是我父亲冷泽。”冷若笑着介绍道,父亲是最优秀的佣兵,她一定也要做到像父亲这样。

    君慕倾点点头,也算是打了招呼,对方已经知道她的名字,她不打算在说什么。

    “爹,他是寒傲辰,呃,应该是无边黑暗之界尊主。”其实她也不确定,不过已经**不离十了,在这里会见到无边黑暗之界尊主,的确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

    冷泽了然地看着寒傲辰,那表情好像早就知道了寒傲辰的身份。

    寒傲辰坦然站在君慕倾身边,面对众人的注视,像是没有看到一般,他眼中唯一能够看到的,只有身边的人儿。

    那凌驾于众人之上的气势,让站在周围的人感到畏惧,他明明就在眼前,可他们总觉得眼前的人需要仰望才能看到。

    “介绍完了,不如说说你们打算就到什么地方寻找佣兵令?”君慕倾冷声说道,她怎么总觉得在什么地方听说过佣兵令。

    “姑娘打算去什么地方,我们反正没有明确的目标,说不定可以一起走。”冷泽爽朗回答,并不在意去什么地方,到兽之界也只是例行的找一遍,至于到什么地方找,他们并没有确定。

    “我们要去兽之界中心。”君慕倾没有隐瞒,他们连佣兵令这样的秘密都告诉他们,她还有什么不能说的,佣兵傲慢也自由惯了,他们主动说出令牌的秘密,也就是他们完全信任她和辰。

    兽之界中心!

    所有人纷纷睁大双眼,看向君慕倾,眼中露出不可思议的目光。

    “君姑娘,兽之界中心那不是兽王居住的地方。”冷若急忙说道,她去兽之界中央中心做什么,难道是为了见兽王?

    “是。”君慕倾应道,谁都知道那是兽王住的地方。

    “可是……”

    “勇士们,我们这次一起去看看兽王怎么样!”强劲有力的话语响起,带着激励人心的热血!

    冷泽单手握成拳头举向空中,脸上露出豪迈地笑容,一点都不在意他们接下来要闯的地方是哪里。

    “好!”

    “好!好!好!”

    众人举手齐呼,当然好了,跟着领队,还有君姑娘,单单她的天赋让他们叹为观止,再加上她刚才一个人就能打败银牙蝙蝠,她的神器,这些无一不让他们敬佩。

    这些绝对不是任何一个人能到的,她做的这三件事情,任何一件,尽管不是全部都难如登天,却也不是轻易能够完成。

    这样的人,他们如何能不崇敬!

    “爹,你偏心,我都说过好多次去兽之界中心找找看,你都没有同意。”冷若笑着说道,她就知道父亲一定会同意,他是最厉害的勇士!

    君慕倾挑挑眉头,嘴角含笑看着冷泽,冷若会这么豪爽原来有个这么豪爽的父亲。

    佣兵说一不二,这股豪迈的气势,就是都各方势力做不到的。

    “这次不就是去了。”冷泽哈哈大笑着说道,其实他很早就想去兽之界中心看看了,这次来也打算要去。

    “是是是。”冷若点头笑着应道。

    佣兵们脸上露出微笑,对这一幕已经见惯不惯,领队和冷若经常这么说话,要是哪天不这样了,他们才会觉得奇怪。

    寒傲辰和君慕倾站在一旁,四目相视,眼中流露出只有对方才懂的神情。

    “出发!”一声暴喝,佣兵们昂首阔步往前面走去。

    冷泽没有任何命令,冷若在队伍行走的时候,就开始分布任务,丝毫没有浪费半点时间。

    佣兵们出行任务,最重要的就是分布任务,这关系到一个团队的生死,要绝对的安排合理,不能有半分失误。

    君慕倾走在一旁听着冷若熟练指挥,再想到前面两次都是她在指挥对战,也就明白这样的事情绝对不是第一次。

    “倾倾,这里是兽之界最外部边缘,你看看能记住多少。”寒傲辰在一旁提醒着,记住这里才不会迷失,在魔兽和大型的原始森林中行走。

    “好。”君慕倾应道,目光看向周围,仔细记住每个地方,眼睛能看到的地方,她都仔细记在脑海中。

    寒傲辰淡淡轻笑,这里他都已经清楚,倾倾却还还不知道兽之界的架构,但是他一个人记住不行,倾倾也要记住,这是必要的。

    一行人从兽之界林中穿梭,每走一步都经过深思熟虑,看似不经意,其实早就已经有了万分思考。

    冷泽不动声色走到一旁,平常他都是这样看着冷若指挥他们这一队的佣兵,看有没有什么不要提点的地方,但是今天他的眼睛,并不是放在冷若身上,而是那不停记忆着周围分布的君慕倾。

    明亮的双眼看着君慕倾,眼中难得的溢出笑痕,的确是努力的女娃娃。

    她除了天赋超凡,还能不骄不躁,这换成任何一个人成为五元素天才,进步神速,那是绝对的骄傲,傲慢,她不同,那双赤红的眸子,永远保持着一分清明。

    是怎样的一个人,才能做到现在这样,这得经历过多少事情,才能拥有现在。

    “好浓郁的元素气息!”前进的佣兵突然停下脚步,满足地吸收着周围散发着元素。

    冷若走在最前面,警惕地看着周围,尽管如此,感觉到浓郁的元素,她还是不自觉地往身体里面吸。

    火红眸子闪过一道光芒,君慕倾收回双眼,伸出手指着一个地方,“那个地方应该有元素矿石。”是比较浓郁的元素。

    “过去看看。”冷若极力让自己冷静,她的情绪一旦受到影响,指挥就会混乱,这样大家都可能会没命。

    “是。”站在冷若身边的两个人立刻往君慕倾指着的方向走去。

    众人站在原地,兴奋地等待着,不管是不是元素矿石,他们都已经很满足了,能吸收到这么浓郁的元素,也算是他们的收获。

    一双双眼睛期盼地看着不远处,君慕倾平静把手收回去,这些元素矿石,现在对她没有什么用处,就算把前面所有元素矿石全部吸收完,也不能晋升。

    寒傲辰站在原地,平静说道,“一堆碎石罢了。”

    碎石?

    众人扭头看向寒傲辰,他们两位一个说是矿石,一个说是碎石,那谁的对?

    君慕倾嘴角一抽,平静迎向众人看过来的目光,他们要是看过空中宫殿,也一定会认为那只是一堆碎石。

    空中宫殿上面,不管什么样的矿石,一抓一大块,每一块都有两百公斤以上,那样的石头寒傲辰曾经都说,乱石罢了。

    “是元素矿石,好多,好大一块!”兴奋地声音响起,远处的两个人手舞足蹈,是好多好大块的矿石,绝对比他们看过的还要大块。

    所有人眼前一亮,赶紧往元素矿石的方向走去,是矿石,不是碎石!

    冷若也赶紧追上去,此时她可以放心的吸收元素,不用再有任何担心。

    “两位不去看看?”冷泽冷静问道,尽管没看过矿石有多大,那一定是他们少见到的,不愧是无边黑暗之界尊主。

    “看看。”君慕倾点点头,当然要看看,她还想看看寒傲辰眼中的碎石,究竟有多大,什么样的才叫碎石。

    三道身影大步走过去,各色元素矿石映入眼帘,最小的一块有巴掌那么大,可就这大的元素矿石,在寒傲辰眼里面,也只是一堆碎石。

    君慕倾不禁汗颜,这就是他所谓的碎石,尽管小了一点,也不是碎石,临君大陆能见到这么大块,那绝对能够卖到高价钱。

    看着面前的一对元素矿石,佣兵们自觉地开始清点数量,这才能准确的分这堆矿石。

    “这个地方不像是矿脉所在的地方,矿石应该是的魔兽遗落在这里。”冷若看了看附近,回到冷泽面前说着自己的发现。

    这就是她最多的发现了,没有看到矿脉还能看都这么一堆矿石,一定是被谁遗忘在这里。

    火红双眼看向远处,随意扫视了一眼周围,君慕倾冷声开口。

    “说不定不是遗落,是拿不走。”他们今天运气也算是不错,能捡到这么一堆矿石,这样的矿石拿去叫卖,自己吸收,都能得到莫大受益。

    冷若疑惑的看了看君慕倾,她发现自己父亲的眼睛也看向君慕倾看着的地方,不禁顺着那个方向看过去。

    当看清楚不远处散落的骨骸,她双眼不禁睁大,“是人!”

    这些矿石是他没有带走的,他不是忘记了,而是根本就无法带走,看他身体破碎的样子,应该是被魔兽撕碎的。

    “也就是说,这附近有更大的元素矿石?”冷若看了看周围,她刚才走了一圈,就没有看到那堆骨骸,说不定她还看漏了什么。

    君慕倾没有回答,和周围都没有更浓郁的元素气息,怎么会还有更加大的元素矿石,这些矿石还不知道是从哪里拿出来,被追来的魔兽杀了,看到矿石已经碎了,这才没有拿走。

    “领队,已经清点好了,里面有三十五块光元素,五十二块火元素,六十块水元素,四十三块风元素,五十五块土元素,最少的是暗元素,只有九块。”佣兵中走出一个人把点清的数量一一告诉冷泽。

    “还挺多。”君慕倾点点头,是已经算多的,这样一堆矿石,放到任何一个地方都能引起不小骚动。

    “把东西分成两份,一份给君姑娘,你们把剩下的一份分了。”冷泽没有任何思索,直接说道,这堆矿石多亏了君慕倾,不然他们就错过了。

    “是。”佣兵们脸上划过一阵幸喜。

    君慕倾淡淡收回眸子,看向冷泽,“其实这东西是你们找到的,不用的分给我。”她就是随手指了一个地方,他们认真找也是可能找到元素矿石。

    “不是你,我们也不能这么快发现,给你是应该的。”冷泽坚持道,有一半应该是她的。

    听到冷泽这么说,君慕倾也不再推辞,这些元素矿石,总会有用,火镰他们回来说不定就能用上,他们用不上还有凤家。

    矿石很快分成两份,佣兵们自觉的宝其中一份那到君慕倾面前,交到她手上。

    君慕倾接过矿石随手把矿石扔进空间里面,这些矿石元素气息开始四散,不放在空间里面,不能封住矿石中流出的元素。

    寒傲辰站在一旁,嘴角含着笑容,这些矿石到小倾倾手上,说不定力量还会加大。

    “继续走,前面应该就到了内部边缘,通过布置的防线,就可以见兽王了!”冷泽高声呼唤,仿佛见到兽王才是他们这一路的目的。

    “好!”众佣兵立刻呼和,眼中露出渴望。

    兽王他们也想见到,神族这么多年,一直都是由兽将,兽领出去,兽王从不踏出兽之界半步,还没有谁见过兽王。

    空间里面玄金听到呼喊的声音,不禁摇头,“很不明白这些人类为什么听到见兽王会这么开心,不就是见兽王,那家伙不出兽之界,是它不喜欢人类,没想到这些人类还主动送上门找打。”

    君慕倾去就算了,他们也跟着去,说不定还没见兽王,他们就全部死了。

    “这是一种励志方法,这个人类带动着这些人类。”血魇站在空间里面,随意开口,这样能激起他们心里最深处的热血。

    “你们两个要见到兽王很容易,我们很难的好不好。”君慕倾不满地说道,刚才外围的魔兽可能还在畏惧他们,他们这一路人之中,毕竟还有一个是至尊。

    现在就不同了,在深处都是等级比较高的魔兽,还有就是高级血统的魔兽,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

    “你继续。”玄金轻咳一声,它忘了人类和他们不同。

    君慕倾翻了翻白眼,继续往前面走去,它们两个在空间里面还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见兽王哪里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兽之界的布置不像别的势力,小心翼翼隐藏,这些魔兽反倒是清楚过告诉人家,好像怕人不来闯似的,不过这么多年,也没有人能闯过去就是了。

    “这么多年兽族布防都没有人突破过,他们知道在哪里遇到什么样的魔兽,却不知道这些魔兽等级实力,还有数量。”这些才是最头疼的问题,以前还有人闯兽之界,但是每个进去的人再也没有出来,就没有人敢这么做了。

    “我想也是。”君慕倾应道,刚才他说的时候就很奇怪,布防是有了,不过具体都不知道。

    兽王也不是完全不怕人类,骄傲过了头,这些最重要的事情,它都有隐瞒下来。

    佣兵们走在两人身边,对他们两个的话,基本上也插不上嘴,他们也不敢去插嘴,谁敢得罪无边黑暗之界尊主?

    冷若聚精会神地看着周围,在决定进中心之后,她就像是换了一个人,对待什么事情都变得严肃起来。

    冷泽则沉默走着,听着寒傲辰和君慕倾的对话,看着自己女儿的行动,也不随意开口。

    “这不是冷若吗?你在这,你那个没用的父亲是不是也跟来了。”讥讽嘲弄声音传来,一行三十几个人迈着高傲的步伐,从不远处走来。

    没用的父亲!

    杀意的目光看过去,冷若眼中燃烧起怒火,他们敢侮辱她父亲!

    跟着冷若的佣兵,脸上都带着愤怒,他们双手握成拳头,明明很冲上去揍人,最后却还是忍了下来。

    领队说过,在没有变强之前,最重要的就是忍耐,等实力变强,就不会再有人说什么。

    “冷若!”冷泽沉声呵斥,她怎么还是这么沉不住气,被人讥讽两句就开始生气。

    冷若收住脚步,眼中燃烧起的怒火慢慢收敛。

    “苍提,你身为长辈,这样对晚辈说话,不太好吧。”冷泽好像没有听到对面走来人刚才的讥讽,依旧是平常那种语气。

    一身华服的苍提迈步走来,哈哈大笑起来,“有什么不好,没想到你们也在这里找令牌。”

    君慕倾和寒傲辰站在一旁,看着走来苍提,眼中闪过一抹讥讽。

    这个人是来兽之界游玩,还是干嘛来了?穿着华丽整齐,到这里的人都是一身劲装,就是为了半边对战,眼前的人却是财大气粗。

    “长辈?冷若也从来没有把我当成长辈,我也没有,我还等着她成为我的小妾呢,怎么可以是长辈。”苍提淫笑着说道,狗屁的长辈,冷若这小丫头什么时候把他当成长辈看过。

    “苍提!”冷泽浑身散发着杀气,那双明亮双眼,此时冰冷寒霜。

    “叫什么叫,我又不是没有听到,你们还不把我们刚才的战利品拿过来给冷泽领队看看。”苍提傲慢地说道,冷泽他们一定得不到这样东西,这可是他们费尽辛苦次得到的。

    战利品?

    冷泽这边的佣兵纷纷抬头看去,只看到苍提身后的人手里面捧着几块元素石,最大的一块只有半个巴掌大。

    看到那些元素矿石,二十几个佣兵脸上开始抽搐,眼中溢出浓郁的笑意。

    就这样苍提还敢拿出来给他们显摆,说这是他们好不容易才拿到的战利品,他们这几块加起来,都没有他们和君姑娘他们分过的多。

    苍提他们最大的也只有半个巴掌大,他们最小的都比他的大,他显摆什么?

    君慕倾站在原地,看着那就块“瘦小”的矿石,不禁摇头,这些在寒傲辰眼里,应该都是渣了。

    “怎么样,羡慕吧,你们不用羡慕,我知道你们什么都没有。”苍提得意洋洋地说道,这些就是他的战利品,现在冷泽他们应该都羡慕死了,冷泽什么时候见过这么大块的元素矿石。

    冷若摸了摸鼻子,稍稍低头,“羡慕羡慕,真的是太羡慕了。”

    “羡慕的不得了。”

    ……

    二十个佣兵纷纷应和,用尽全身力气,才忍住没笑。

    这几块矿石他们就要羡慕,那苍提看到他们的矿石,那不得向此看红眼。

    “赶路吧。”君慕倾冷声说道,这样的笑话看够了他们也该继续走,要在天黑之前走进兽之界内部。

    君慕倾看了看身后,眼中闪过一道光亮,她突然发现,兽之界的外层要比别的森林要小很多,别的森林最少要走一两天才能到深处,兽之界比其它森林还要大,却只要一天。

    这么算起来,布置兵力的地方很宽。

    “好。”冷若不气了,看到那几块矿石,她就不气了,就当眼前的人完全是个笑话,一点都不生气。

    苍提得意洋洋想继续听到更多羡慕的声音,耳边却响起冰冷声音打断,他皱了皱眉头,不满看去。

    “怎么,你们也羡慕我的矿石是不是。”苍提指了指身后,他们一定是羡慕,而且是非常羡慕,其实他们也不用太羡慕,这只是小意思。

    君慕倾没有理会苍提,直接迈步离开,寒傲辰走在她身边。

    “碎屑罢了。”见到你冰冷的四个字响起。

    听到寒傲辰的话,君慕倾差点就被呛到,碎屑……

    跟着冷若的佣兵麻木走去,他们已经麻木了,刚才那么大的矿石,尊主说是碎石,现在苍提的被说成是碎屑,也没什么不对。

    可是,碎屑!

    “他娘的,老子这么大矿石,你小子敢说碎屑!”苍提不满吼道,什么叫碎屑!他眼睛瞎了!

    冷若等人立马打了个冷颤,诧异看向苍提,他不想活了吧,眼前的人是无边黑暗之界尊主,苍提这么说,不就是找死吗?

    寒傲辰停下脚步,转身往身后看去,薄凉地声音再次轻启,“我说它是碎屑,就是碎屑。”

    无形的力量飞速闪过,直接飞向几人手上拿着的碎小矿石。

    元素矿石在众人眼皮子底下,顷刻间,变成粉末,手里捧着矿石的人,粉末在他们手上划落,别说碎屑,现在已经直接变成粉末,连元素之力都全部跟着消散。

    二十个佣兵不禁打了个冷颤,惊悚站在原地,不敢挪动半步,刚才他们就觉得一阵强风吹过,然后那几块石头就变成现在这样了。

    幸好这道攻击不是落在他们身上,要是在他们身上,那就全完了,下场只怕和这些矿石差不多。

    苍提带来的人,翻滚着双手,额上不停冒出冷汗。

    碎了!矿石在他们手上碎了!

    “我的矿石去哪里了!”苍提脸色大变,惊恐地看着几个人手上落下的粉末。

    “应该……”其中一个人兢兢战战走出来,捧着手里还没有洒落的粉末,“变成粉末了。”

    “啪!”那人话才刚刚说完,苍提一巴掌拍下去,愤怒地指着面前的人,“你他娘的放屁,老子好好的元素石,怎么会碎,是不是你们,是不是你们偷走的!”

    那人一巴掌就被甩到在地,手上的矿石粉末也全部撒到了地上。

    苍提跟来的三十几个人立刻低下头,不敢在多言,在这个时候说话,那绝对是讨打,他们太了解了。

    “我的矿石,矿石!”苍提哭丧着脸,不停找着他的“矿石”,还不想接受他矿石已经变成粉末的事实。

    嚎哭地声音划破树林,苍提都没发现,刚才站在他面前的一行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离开,身影早已经消失不见。

    夜幕落下,黑夜悄然来临。

    一行人坐在树林间,看着四周,不禁叹了口气。

    “都是苍提,要不是他那么一闹,我们都能直接进去里面,在外部不内部交界魔兽是最的。”冷若叹了口气,苍提是没有什么事情,他们今晚必须要加倍小心,才能安然度过。

    火堆前,君慕倾和寒傲辰两个人坐在一起,他们对面坐着的则是冷泽和冷若,两旁佣兵队的佣兵们。

    “你们为什么不还手?”都已经被人家那样说了,不动手真的有点对不起他们说的那些话,不过这些佣兵最后还是没有出手。

    佣兵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都沉默下来,没有谁主动说。

    “这是我说道,在没有完全强大之前,能忍则忍,他们是听了我的话。”强大才是他们的出路,这个世界本来就是这样,强者为尊,不强就什么都不是,也没有谁会把他们放在眼里。

    君慕倾看着冷泽,冷声说道:“你现在已经算是少有的高手。”至尊那就是一个高度,每一个层级和另外一个层级,就是一个巨大鸿沟,要跨这个鸿沟并不容易。

    “却不是最厉害的高手,他们也没有强大。”冷泽沉声回答,他的队伍他从来不觉得他们任何一个人弱,但是,实力的确也是关键。

    这是什么道理?

    君慕倾挑挑眉头,看了看寒傲辰,她可不是这么想的。

    “冷泽领队,忍不是懦弱,但是过分的忍耐就是纵容。”君慕倾不急不缓说道,她要说的就是这么多,也没有其它什么意思,就是这么一路,他们还算谈得来。

    冷泽目光深邃看向君慕倾,脑中不停回响着她刚才说的话,表情慢慢变得的严肃。

    坐在一旁的冷若急了,父亲一向不喜欢有人对他这点不满,君姑娘这么说,也不知道父亲会不会生气。

    佣兵们坐立难安,这种气氛真的是不太好,也不太妙。

    “纵容过头了吗?”冷泽无奈一笑,其实她想说的就是懦弱,忍过头了就是懦弱,难怪苍提会那么说,他就是懦弱了。

    “也不是……”

    “轰!”

    巨大晃荡震动大地,面前火堆瞬间炸开,强大力量从面前飞来。

    寒傲辰拉着君慕倾瞬间消失在原地,佣兵们也立刻分散躲开,避过火焰攻击。

    “人类,退出兽之界,否则,杀!”粗吼话语传来,空气中带着几分跳动,滚滚强势的力量汹涌而来。

    “我们既然到了兽之界,哪里这么退出去的道理,兽王也没有说过,不准人类到兽之界历险!”冷泽镇定回答,丝毫没有畏惧的意思。

    赤红的眸子看向周围,黑夜之中,一双双绿色的眼睛发出渗人的光芒,獠牙在月光下若隐若现,闪烁着寒光。

    “这是深处外面守着的魔兽,暗黑魔狼!”寒傲辰沉声说道,这些暗黑魔狼等级都不低,它们成群结队出现,尽管不算难缠,也不好对付。

    暗夜魔狼?

    殷红唇瓣勾起弧度,赤红眸子闪烁出笑意,“是狼比较好办。”

    ------题外话------

    今天有点感冒,就更这么多吧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