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把他们都围起来!”远处传来下令的声音。

    “是!”一行人动作整齐,动作灵敏一下子将所有人包围住。

    原本还在周围围观看好戏的人,立刻变得战战兢兢,脸色慌乱地看向将他们团团包围住的人。

    梁家家主带来的护卫,看着来人整齐的步伐,集体全部被吓住,脸色阵阵苍白无力,不敢再挪动步伐半分。

    “你们还在看什么,还不快点把他们两个抓起来!”梁家家主狼狈地从地上爬起来,气喘吁吁地说道,很难想象他从地上爬起来,用了多大的力气。

    梁家护卫众人相视一看,立刻摇摇头,他们可不敢这么做,这些人他们都惹不起。

    “梁家家主好大脾气,敢在我们凤家人面前如此猖狂。”讥讽的声音响起,玲珑有致的身影从人群中走来。

    君慕倾撇了撇嘴,这些人都是凤家人,其实不用想也知道,在这里遇上凤家人再正常不过,凤凰城可是凤家主城,也只有凤家人赶紧这么大张旗鼓。

    “你认识?”君慕倾扭头看向寒傲辰,她还没见过这个姓凤的人,涅槃之巅上面也没见过。

    寒傲辰刚想回答,周围议论的声音滔滔不绝响起。

    “我记得她是凤家凤觅。”

    “凤觅,你说的是凤凰城护卫长凤觅!”

    “我怎么不知道凤觅是个女的,还是个大美人。”

    “当然了,平时要见到这位护卫长是很难的,听说前段日子突破晋升,到了至尊。”

    ……

    议论声音一字不落的落入君慕倾耳中,她看向凤觅,这个人就是凤觅,她是凤家旁系,但是凤家每年都会在旁系中选拔,这个凤觅就是当年名震神族的人物。

    她不是很少出现,难得出来一次还有这么大排场,她想做什么?

    “原来是凤觅护卫长,有失远迎。”梁家家主听到周围的议论,赶紧走到凤觅面前,点头哈腰叫道,一双淫光四射的眼睛恨不得贴到凤觅身上。

    凤觅斜视了一眼梁家家主,冷声一哼,目光看向不远处的君慕倾,脚步随着目光迈动。

    君慕倾站在寒傲辰身边,面对凤觅地注视,红眸直接对上那双沉寂的双眸。

    “和我打一场!”凤觅走到君慕倾面前,毫不掩饰自己这次来的目的。

    君慕倾挑挑眉头,感情是冲着她来的,不过眼前的人是知道自己的身份,还要挑战她,应该是不相信传闻,想让她实力来证明自己。

    不过……

    “你不服我?”君慕倾冷声反问。

    “你赢了我就服。”凤觅面无表情地回答,只要她赢了,自己就承认她是凤家家主。

    呃,君慕倾看着凤觅,一个至尊挑战一个尊帝王,她不觉得说不过去吗?

    “我不怕别人如何说,我只是想知道,你能不能胜任。”凤家交到她的手上,会不会比凤瞿更惨,凤瞿已经让凤家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不能再有半点闪失。

    君慕倾双手环胸,红眸紧紧盯着凤觅,不在意别人怎么说,只想知道自己能不能守护住,她在意的东西。

    只为了在意而在意,凤觅,倒还不错。

    “我很想答应你,不过,现在这样并不是我所想,我也不需要和你证明什么。”凤家该怎么样就怎么样,不是她一个人服不服就能改变的。

    凤觅带来的护卫着急地看着君慕倾,所有人一脸欲言又止的表情。

    惊恐围观的一帮子人呆住了,怎么回事?这个头发眼睛有点奇怪的少女,认识凤凰城护卫长,听起来还挺熟的样子。

    那梁家家主这次不就死定了吗?他得罪的人可是凤家的。

    梁家家主额上溢出冷汗,表情呆滞地看着君慕倾和凤觅,不停用衣袖擦拭着额上滴落下来的冷汗。

    他们认识凤家的人,还是凤家是护卫长,甚至护卫长还想那个女的交锋!

    看到眼前的一幕,梁家家主恨不得抽自己两耳瓜子,他刚刚究竟做了什么事情。

    凤觅抿着嘴,目光坚定地看着君慕倾,她只想要一个信服的理由,连这个新任家主都不给她吗?

    “不过,我一向喜欢挑战高手,凤觅护卫长,能不能让我挑战你?”君慕倾冷声问道,这些都是接手凤家必要的,像这样的挑战,她可不想走到一个地方,就被人挑战一次。

    “你有条件?”凤觅皱眉反问。

    “这样的挑战我不想见到第二次,也不希望凤家人任何一个人见到我便是挑战!”君慕倾漫不经心地说道,这样的事情,她凤觅应该很容易办到。

    凤觅看了一眼君慕倾,眼皮垂下,仿佛像是在思索着君慕倾的条件。

    “我答应。”凤觅猛地抬头,只要她答应和自己对战,这个条件当然可以答应,身为凤家家主,总不能走到一个地方,就被人挑战,这些人还是凤家的人。

    寒傲辰溺宠轻笑,松开搂在君慕倾腰间的大掌,迈步走到一旁。

    小倾倾会答应这样对战,只是想要用这一战就封住凤家所有人的嘴,要封住这么一个大家族所有人的嘴,单单只是凤家主家可不行。

    超乎的天赋尽管让人羡慕,但是这个世上最主要的还是实力,这一战是必须的,即便不是在凤凰城,也会在别的地方,唯有这样才能震慑住凤家的人,要用一战震住凤家人,凤觅的确是最好的人选。

    所有人匆忙退开,高手对战,他们怎么敢在周围围观。

    梁家家主眯起双眼看了看周围,打算趁乱逃走,他刚有这种打算,耳边就传来冰冷薄凉的声音。

    “这个梁家家主,你们要帮我把他留住。”君慕倾稍稍侧身,看向想要逃走的梁家家主,他想就这么走了,事情没那么简单,送上门的东西,哪里有不要的道理。

    “是!”凤家护卫立刻应道,这可是家主的命令,他们哪里敢不从。

    五元素斗技阵飞逝,君慕倾面前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凝聚出斗技,无数冰锥扑向凤觅。

    蓝色冰锥透着浓郁的寒意,君慕倾和凤觅距离又近,凝聚好的斗技眨眼之间已经到了凤觅面前。

    “风盾!”凤觅不慌不忙凝聚出斗技,看着铺天盖地而来的斗技,身体往后倾斜,用风元素带动身体,脚步在飞速后退。

    君慕倾眼中闪过一丝笑意,五元素斗技阵再次闪过,斗技阵飞逝的速度快到只有寒傲辰和凤觅才能看清楚。

    “漫天冰雪!”

    寒光四射,冷冽气息从四面八方而来,空中呈现出一片冰蓝,冰锥疯狂坠落。

    “我并不是只守不攻!”凤觅沉声说道,这样的攻击的确犀利,但是要对付现在的她,也没那么容易。

    “狂风啸!”

    风元素斗技如同牛毛,无孔不入钻过缝隙,往君慕倾这边疯狂席卷,透射渗人的寒意,这些寒意是凤觅利用风元素把君慕倾凝聚的水元素斗技寒风吹拂过来。

    “土盾!”君慕倾面前立刻出现一面土墙,红眸看了看周围,再看看凤觅。

    “护卫长,你想在没有任何威压之下赢我?”就算是至尊级别,她是不是自信过头了,自己好歹也是五元素,她居然不利用至尊威压。

    凤觅没有回答,咬咬牙,脚下斗技阵展开,强大的斗技阵凝聚而出。

    “风舞地动!”

    飓风吹动大地,呼啸出阵阵巨动,君慕倾看了看脚下地面,立刻腾空跃起,五元素斗技阵展开,两道身影顺金消失在众人面前。

    看着消失的两个人,寒傲辰镇定自若地站在原地,眼中不留痕迹地流出一抹笑意。

    五元素领域,就不知道是什么样子的,里面必定是十分的精彩。

    “领域!”

    “你们有没有看清楚是谁的领域?”

    “没有,速度太快了。”

    众人纷纷摇头,那么快到是速度,看清楚交锋已经不容易了,更何况还想看清那一闪而过的领域。

    所有人着急等待着,他们想知道最后结果是什么,尊帝王和至尊交锋,那个姑娘是尊帝王,居然敢挑战至尊的凤觅护卫长。

    梁家家主此时就算是想逃走,也无能为力,凤觅带来的护卫将他团团包围,他想走也走不了。

    五元素领域之中,凤觅站在其中,看着变化的领域,镇定地神情出现惊讶和错愕。

    家主,是五元素!

    “怎样?是不是可以承认你输了?”君慕倾迈步走出来,这是她的五元素领域,平常人想要离开这里,只怕没那么简单,当然也包括眼前的人,她想离开也没那么简单。

    凤觅看了看周围,破天荒的露出一个笑容,“这下我可以放心了,家主!”

    这一声家主,便是信服!

    “你要是用威压不一定会输。”君慕倾耸耸肩,至尊级别的威压还是挺厉害的,这次交锋她不会让血魇出手,所以这威压,自己不一定能够抗衡。

    “不,我会输,家主的五元素极品比普通的极品元素更厉害。”她能够感觉到,这五种元素凝聚出的力量,家主还没有真正出手。

    “是吗?”君慕倾看了看自己的五元素领域,血焰火,水之精元,风之音,极品光明之力,地心之蕊,她都已经完全融合。

    “家主,我输了!”凤觅单膝跪下,她心服口服。

    君慕倾皱了皱眉头,看着面前的人,无奈一笑,“随便你。”

    五元素领域散去,映入眼帘的一幕围观的人纷纷倒吸一口凉气,眼中露出惊讶和错愕。

    这怎么会!

    凤觅护卫长居然跪下了,还跪在这个少女的面前,那模样心悦臣服。

    围住他们的护卫,看到凤觅跪下了,所有人赶紧下跪,不敢有丝毫迟疑。

    “见过家主!”上百护卫跪在大街中央,他们的眼中,只有傲立在人群中央的红色身影,他们凤家的新任家主!

    家主!

    凤家家主!

    众人纷纷捂住嘴巴,就怕自己尖叫出来,这个红发红眸的少女,就是凤家新任家主。

    他们怎么没有想到这方面,除了凤家家主,还能有谁让凤觅出现,眼前的这个人明明就那么符合凤家新任家主。

    少女,年轻,实力不凡!天赋超群!

    天!他们不是做梦吧,眼前的人真的是凤家家主,怎么感觉这么不真实,就像是在做梦一样,不过就算是梦,那也绝对是个吓死人的梦。

    他们面前的居然是凤家家主,凤家家主,多么高贵的身份,凤家家主居然当真是个年轻的姑娘,不得不说凤家人的想法和别人也不同,让个这么年轻的来当。

    但从她打败了凤觅,可想她的实力有强,年纪虽然不大,却是高手!

    君慕倾额角滑下一滴汗珠,其实她是想低调的离开凤凰城,不过现在看来,是没什么希望了。

    “起来吧。”君慕倾随意说道,身份既然已经暴露,也没有什么再隐藏的。

    凤觅首先站起来,其他的护卫才敢起身,幸喜地看着面前的君慕倾,敬重,仰慕的目光在他们眼中闪烁。

    他们新任家主连护卫长都打败了,一定很厉害,一定是这样!

    “家主,我一定遵守我的承诺。”凤觅稍稍俯身,现在凤家就不会再有人怀疑新任家主。

    君慕倾目光冰冷地看了一眼凤觅,殷红唇瓣轻启,“谢谢。”

    说完,火红身影转身往梁家家主面前走去,眼中渗透出冰冷寒光。

    梁家家主心里咯吱一响,额角不停滑下冷汗,他是一定不知道眼前的人就是凤家家主,要是知道,就算给他十个胆子,他也不敢冒犯凤家家主。

    凤家家主啊!就连凤觅都要跪的人,梁家家主都不知道当时自己是哪里来的勇气,不但对凤家家主出手,而且还很不客气。

    老天爷,他是绝对的错了,真的错了,再也不敢了!

    “怎么了?梁家家主这么热吗?”君慕倾语气薄凉问道,声音中没有一丝温度,冷冽如冰。

    热!他一点也不觉得热,还很冷!

    那种寒意渗透心里,他觉得自己整个身体都暖和不起来,实在是太冷了。

    “家……家主,家主饶命!”梁家家主啪的一声跪在地上,梁家的护卫早已经跪下去,兢兢战战等待着处置。

    “家主?整个人……”凤觅看着脚下跪着的人,这个梁家家主还真是不知所谓,找他们家主的麻烦。

    梁家家主猛地趴在地上,使劲磕头,“我错了,小的错了,小的有眼不识家主。”此时此刻,汗水寖湿衣服的梁家家主,真想直接昏死过去。

    “从梁家家主的儿子,到梁家家主,这两笔账,凤觅,你要好好算,要知道,梁家可是凤凰城有名的富家。”君慕倾笑着说道,特意把“富家”两个字加重语气。

    凤觅立刻反应过来,赶紧应道,“属下明白!”

    “明白了就好,事情办完了你直接去找祖母就行了。”说完,君慕倾往寒傲辰那边走去。

    “走吧。”寒傲辰宠溺地说道。

    “嗯。”两人并肩离开。

    直到他们离开以后,许多人也还是不能回神,他们维持着姿势,僵在原地。

    红黑两道声音很快走出了凤凰城,走在树林的两人脸上都带着笑容。

    一道身影从天而落,跪在两人面前,手上抱着已经换过一把的巨剑,“王,王妃。”

    暗影沉声叫道,王和王妃没事就好,这些天就是大新他们有事,现在往和王妃都回来了,这就是天大的好消息。

    “事情办的怎么样?”寒傲辰冷声问道。

    “叛徒已经处理,至于黑暗域,光明顶两位使者已死,至于其它的都是按照王的吩咐行事。”暗影低头说道,他们都已经在着手行动。

    天星岭现在已经不足畏惧,没有那两个叛徒,已经没有什么好担心的地方。

    其它势力都是按照王的吩咐行事,该做的他们都已经做好,没有做完的也已经在进行。

    “不用了,这些事情我们来就好了。”君慕倾淡笑着说道,现在就是光明顶和黑暗域,兽之界她不担心,现在也是时候和黑暗之神和光明之神算算总账。

    “是。”暗影立刻应道,他还没有忘记王当初说过,王妃的命令就是他的命令。

    “你回空中宫殿就好,至于从无边黑暗之界的人,直接住在宫殿。”他们也该见见无边黑暗之界未来的王妃,把他们手上的事情处理完,就回一趟空中宫殿。

    “属下明白。”暗影立刻闪身离开。

    赤红的眸子闪过笑意,君慕倾看向寒傲辰,“辰,黑暗之神和光明之神,好日子也该到头了。”

    黑暗域,光明顶,他们之间可是还有帐没算完的。

    “他们没有过好日子。”寒傲辰笑着说道,所谓的好日子,他们从来没有拥有过。

    “兽之界会知道,那六个字的意思吗?”君慕倾疑惑问道,在最后晋升的时候,脑中突然炸开的东西,只是一个声音,它在重复着六个字。

    “人之身,兽之体。”

    “应该会知道,不过就算兽之界不知道,我们也能知道。”寒傲辰露出微笑,这六个字到底是什么意思,他也并不是很明白。

    “和兽有关,那还是去兽之界看看,兽族应该是没有什么,我刚刚从兽族回来不久。”君慕倾思索着说道,在兽族她只是变回血狼身体,却没有这六个字。

    “好,不过在这去之前,还有一点事情要解决。”如星辰般的眸子看向周围,寒傲辰眼中闪烁出杀气。

    君慕倾嘴角勾起一个弧度,这么浓郁的黑暗之力,他们还想躲到什么时候。

    “黑暗之力!”嗜血地声音响起,寒傲辰身上惊现黑暗之力,黑暗之力在周围蔓延开来,如飞针一般,往树林间四面八方涌去。

    “啊!”

    “砰砰!”

    树林间响起各种响起,几道身影从草丛里面刚站起来,就被黑暗之力吞噬,最后消失。

    “饶命,饶命!”草丛里面滚出几道身影,他们惊恐大叫。

    “是光明之神让我们这么做的。”跪在地上的人不等君慕倾他们询问,赶紧说道,这两个人好厉害好恐怖,他们不是对手。

    君慕倾和寒傲辰相视一看,心里已经有几分了然,这个时候都还在说谎,也不知道这个几人是怎么想的。

    就算他们是光元素,谁规定光元素就一定是光明之神的人,嫁祸这种事情很容易。

    “光明之神。”君慕倾冷声嘀咕,眼中溢出杀气。

    “就是光明之神,是她让我们来杀你们,不过是找机会,没有让我们面对面杀。”现在才知道错的有多离谱,这两个人他们哪里是对手。

    别说啥他们,只怕他们还没有靠近,就被眼前的两个人给杀了,而且还没有还手的余地。

    “回去告诉黑暗之神,别说光明之神我们不会放过,他最好也别忘了之前的帐。”君慕倾皮笑肉不笑地说道,是人都看出他们是黑暗之神的人。

    光明顶那群人那么忠心光明女神,他们以为光明顶的人会这么轻易就吐出光明之神?

    几人猛地僵住身体,诧异抬头,她看出来了,怎么会看出来,他们都光元素。

    “你们最好把话传到,否则身上的黑暗之力就不会散去。”两道身影走远,留下他们只为了一个传话的人。

    跪在地上的几个人猛地站起来,撒腿就跑,只怕他们从来都没有这么快的速度。

    两人往兽之界的方向走去,君慕倾和寒傲辰的速度都是极快,他们迫切想要知道那六个字的意思。

    神族中间,是一座巨大的森林,也正是因为这样,魔兽占领这里也没有任何人反对,巨大森林他们不敢轻易探进去,只有魔兽才敢住在这里。

    放弃了中间森林,他们想的便是四方之位,开始争夺四方之位。

    “这里就是兽之界边境?”君慕倾扭头看着一旁的寒傲辰,刚才他们在空中就看了,很大一片森林,几乎看不到尽头,看到这片森林她就会想到魔域森林。

    “是,我们站着的应该是南边森林,至于兽之界中心的位置,也就是兽王住的地方,则是森林深处最危险之地。”寒傲辰细心解释道,神族这些事情他大致了解。

    君慕倾翻了翻白眼,拉住寒傲辰的手臂,“中心?”

    从这里到中心,还不知道有多远距离。

    “兽之界分布很均匀,兽王住在中心,兽之界还有四大兽领,他们分别是以青龙白虎朱雀玄武选择出来的魔兽,分别镇守四方,再来就是兽将,这些兽将分布兽族深处边缘,是深处最后的防线,数量多少就不知道了,在深处外围的魔兽,基本上都是我们平常见到的。”外围走起来容易,里面就有点难度了。

    君慕倾嘴角不停抽搐,按照青龙白虎朱雀玄武选择,她真怀疑兽王会不会也选一头爱洗澡的镇守西方。

    “那圣麒麟和兽王住在中心?”他是未来兽王,按理是住在中心位置。

    “不知道。”寒傲辰皱了皱眉头摇头,这件事情他就不是清楚了。

    “这些分布都是为了对战而布下的吧?”君慕倾看了看森林周围,两人不知不觉已经走了很长久一段路。

    “每股势力都有为对战设下的分布,这什么时候都会随时准备。”不只是兽之界,每个地方都有,只是有些他们还没有察觉。

    君慕倾不禁轻啧,凤家的她就不知道,等哪天去问问九大长老好了,他们九个老头应该会很清楚了解。

    “攻!”

    “防守,快点防守!”

    “再次进攻!”

    指挥的声音临危不惧,不管是魔兽攻击还是后退,都能分明地指挥对战。

    还在说话的两人,听到这动静,停下脚步。

    “人类,蝼蚁!”魔兽怒吼的声音一波接着一波,从动静听起来,数量并不少。

    “佣兵。”君慕倾看了看进攻的一行人,他们正是在烛炎之城山崖下遇到的那些,指挥对战的是那个叫冷若的的女人。

    “也有佣兵到这里来完成任务。”接下任务就要完成,别的地方找不到魔兽和要找的东西,就要到这兽之界。

    “速度真快,前段日子他们还在烛炎之城下面。”那次他们没有去抢地心之蕊,从分开以后就没有见到过他们。

    两人站在一旁你一句我一句,没有丝毫出手的打算,顶多只是围观。

    “小心!”大喝一声响起。

    魔兽气息迎面扑来,君慕倾和寒傲辰扭头往前面看去,脚步并没有因为魔兽的攻击而挪动。

    此时要是有魔兽跟在君慕倾身边,一定会大叫找死,而且还死定了。

    飞身而来的魔兽,看到面前只有两个人,眼中溢出笑容,只是两个落单的人类,没有什么可怕的,撕碎他们就能离开这里。

    “吼!”一声怒吼,巨大兽影迎面扑来。

    火红色身影闪过,红色刀刃出现在君慕倾手上,刀锋转动,瞬间已经没入了魔兽身体。

    “怎么会……”

    “你换条路就不会有事了。”君慕倾拔出刀刃耸耸肩,它自己送上门来的。

    “噗!”魔兽听到君慕倾的话,愣是吐出了一口鲜血。

    换条路,它都想换条路,可是已经没有机会了!

    “砰”巨大魔兽倒在地上,直到死都不知道其实它觉得最不可怕的两个人,才是最可怕的。

    沾满血的红刃,在拔出是瞬间,鲜血自动吸进红刃之中,刀刃变得更加锋利。

    “砰砰砰!”

    对面同样的也传来几声巨响,指挥的声音消失,对战也已经结束

    美艳的人儿从远处走来,当她看到君慕倾和寒傲辰,惊讶地收住脚步。

    “姑娘,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冷若疑惑地问道,她身边站着的男人还记得,可是这个姑娘是第一次见到,怎么会有种眼熟的感觉。

    君慕倾挑了挑眉头,淡淡一笑:“噢?”

    当时她记得带了幻神器,应该没有几个人能认出来,更何况是见过一次的人。

    “你是姑娘啊!”冷若恍然大悟道,这个语气她还记得,当时烛炎之城下面出现的少年,原来他们是一对。

    君慕倾汗颜地点点头,这么快就认出来了,她还以为认不出来就这么离开,结果还是被认出来了。

    “你们也来兽之界冒险吗?”冷若见君慕倾点头,笑着走过去,到兽之界冒险的人有很多,他们肯定也是来这里冒险的。

    “兽之界也有很多人来冒险?”君慕倾看了看周围反问,刚刚他们一路上走来,也没有看到什么人,她还在奇怪难道兽之界和魔域森林一样,一般人不敢进来。

    “说多也不是很多,不过这么的兽之界,很难遇到一两个人,敢进来也的确没几个。”冷若爽朗地说道,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他们,还真是缘分。

    “这只魔兽是你们的。”君慕倾指了指地上的魔兽。

    冷若顺着君慕倾指着的地方低头看去,当她看到地上的魔兽,不禁吞了吞口水,双眼睁大。

    一刀毙命!谁这么厉害!

    ------题外话------

    (⊙⊙)今天码字晚了,最近工作实在太忙,咱们部门老大请假,我们部门除了某甜老大,只剩下某甜一个“老人”,老大请假,任务也就繁忙了,昂!

    至于补的事情,某甜一直都记得,一直记得!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