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人一齐抬头看向空中,当他们看到映入眼帘的两道身影之时,眼中露出笑容。

    终于回来了!

    “你没死!”怒吼声音响起,凤瞿怒瞪向君慕倾,她怎么会没死,所有人都看到她就那么消失,怎么可能会没死!

    君慕倾和寒傲辰从小四手掌上走下来,看着凤瞿变成银白是的发丝,嘴角勾起讥讽的笑容。

    “我还真没那么容易死,你怕是要失望了。”君慕倾不咸不淡回答,走到凤瞿面前。

    纳兰琉脸上的悲壮的神情瞬间消失,整个人扑向君慕倾,一把把她抱在怀里。

    “小慕慕,你没事真是太好了。”吓死她老人家了,还真担心她和她那个老爹一样,带着月儿离开从此就再也看不到身影,也不知道去了哪。

    君慕倾额角滑下一滴冷汗,嘴角不停抽搐,“祖母大人,我没事你也不至于这么热情。”

    这都还有事情没有处理,她这么抱着自己,还要怎么动手处理事情。

    凤逸轩看了看凤瞿,大步走过去,“你们去了哪里,怎么找了那么多地方都没找到你们。”凤家派了很多人出去找,就像当年找二叔一样。

    “这些等会再说,先处理大伯的事情不是吗?”君慕倾冷冷看向凤瞿,他还真是什么时候都不死心,想着成为凤家家主。

    只可惜,她虽然不想坐这个凤家家主的位置,但是现在这个位置好歹也属于她,她的东西,怎么能让人窥探。

    “哼!小丫头,你是我的对手!”她不过只是尊君王,现在九大长老死了一个,还有谁是他的对手,他们想对付他,想都别想。

    “凤瞿,本尊动动手指,你都无力反抗。”薄凉低沉的声音响起,寒傲辰目光紧盯着凤瞿,不会他的对手,就不知道他哪里来的这么大自信。

    凤瞿猛地看向寒傲辰,三千雪丝凌乱飘动,忘记了还有一个人,无边黑暗之界尊主。

    “辰,咱们不如告诉告诉我大伯,为父亲母亲的事情,不然他总以为他们死了。”赤红眸子闪过意一丝寒光。

    寒傲辰宠溺一笑,单手搂着君慕倾,宠溺地说道:“这样当然好。”

    简单的一句话,当在场所有人愣在原地,震惊地看着君慕倾,眼中带着难以置信的表情。

    她说什么,说说父母的事情,难道她!

    “慕慕!”纳兰琉双手紧握住君慕倾,刚才说的是不是真的,她知道夙儿和月儿在什么地方,知道他们两个没有死。

    “奶奶,爹娘都不是弱者,怎么会轻易出事,你不就是坚信这点吗?”凤家祖母这么长时间在凤家等待,不就是清楚知道,她的儿子儿媳妇都不会有事情。

    “没有。”纳兰琉轻咳一声,眼睛看到另外一个方向。

    凤瞿疯狂摇头,脚步不停后退,嘴里喃喃自语道:“不,不会的,不会的。”

    君慕倾无奈摇摇头,看着纳兰琉不自然的表情,嘴角上扬,明明就是担心和期盼,干嘛不承认。

    “爹娘不但没事,而且他们现在很好,只是目前不能回来,不过他们一定会能再回神族。”君慕倾目光坚定地说道,一定能再回神族!

    “为什么不能回来,他知不知道的家里人多担心他们!”纳兰琉急忙说道,有什么不能的,还有什么地方可以挡住他们两个。

    站在一旁的所有人纷纷翻了翻白眼,刚才是谁说不担心的,现在这个表情说明了什么。

    呃……

    纳兰琉表情僵住,情绪慢慢平复下来,不在意地说道:“别误会,我只是担心我家男人,要知道,他们两个走了还带走我男人!”

    对!就是这样!

    众人无语至极,解释就掩饰,他们这都还没说什么,那么着急解释做啥。

    “不,他们怎么会还活着。”凤瞿不停摇头,脚步慢慢后退,这一定是假的,那两个人怎么可能还活着,这一定是假的,一定是骗他的。

    君慕倾耸耸肩,不在意地说道:“你信不信我都告诉你了,不过……”红眸之中闪过一丝狡黠。

    “你这么自卑,总觉得自己比不上我父亲,现在知道他没事,是不是会更加崩溃?”为了这么一点小事就白了头发,心脏的承受力还真是小,难怪他在家族之中,看重的也是天赋好的人。

    “你……”凤瞿伸出手颤抖的指着君慕倾,连她都这么说!

    “如何?现在我回来了,凤家家主的位置你无论如何也夺不走。”现在凤瞿全身气脉逆行,这么下去,一定会炸体,他死了没什么,不要拉着别人一起。

    凤瞿脸色一阵青一阵紫,她在说什么,一个晚辈,凭什么这么说他,她有什么资格这么说。

    众人不动声色站在一旁听着,不发表任何言论,他们相信,君慕倾说的每一个字,都是有目的的,现在说这些话,也一定是了什么,他们听着就好,既然她插手了,那凤瞿应该就不会有什么事情。

    寒傲辰溺宠地看了一眼君慕倾,薄凉好听嗓音响起,“凤夙的天赋你比不上,倾倾的天赋你也比不上,凤瞿,就连凤家在你手里,都变成现在这样。”

    要不是为了倾倾,真不想说这些话,不过倾倾不让他死,他就死不了。

    凤瞿踉跄后退一步,猛地摇头,不是这样的,他们说的都是假的,不是这样,不是!

    “倾倾,还差一点。”寒傲辰侧脸看着君慕倾,凤瞿现在太过危险,不能刺激过头,也不能不刺激,更不可能去碰他。

    他的身体随时都会炸开,在炸开之前,一定要有事情刺激他,让他无法思考,倾倾刚才的话,就是让他思绪错乱,无法正常思考。

    君慕倾轻嗯了一声,的确还差点,他的情绪已经开始瓦解。

    “凤瞿,你有什么资格成为我的儿子,老娘两个儿子都比你出色,就算你不服气,也不得不这么觉得!”纳兰琉表情阴沉地说道,心里不禁叹了口气。

    小慕慕是想用这些话刺激凤瞿,这样他就不会自爆,一个至尊在涅槃之巅自爆,只怕他们都逃不过去。

    “不……”凤瞿捂着头,嘶声呐喊。

    比不上凤夙,比不上凤魂,就连凤夙的女儿他都比不上,所有人都比不上。

    他真的比不上,不管他如何努力,都比不上。

    “啊!”凤瞿仰天大喊,双膝跪在地上,他怎么会比不上,怎么会!

    看着凤瞿的模样,八大长老不禁摇摇头,何必要把自己逼的这么紧,他就看到了别人,他凤瞿本身的天赋也不差,至尊级别,也不是轻易就能够达到。

    酒千醉叹了口长气,坐在石阶上,干嘛和别人去比,自己做好自己的不就行了。

    “噗!”一口鲜血从凤瞿嘴中吐出,整个人身体僵住,连抽动的身体都僵在原地,在没有任何力气的支持下,整个人就这么倒下去。

    凤逸轩立刻跑到凤瞿身边,“爹!”

    “他应该是被刺激过头,心里承受不住所以吐出的血,不会炸体就是。”君慕倾淡淡说道,就知道会凤家没有什么好事,凤骑还把凤瞿放了出来,这不是找死。

    “小倾,你不会杀我爹?”凤逸轩抬头冷静问道,到了此时此刻,他依旧冷静,不曾露出半点慌乱表情。

    “杀?他没那个资格。”杀了凤瞿,她是很想杀来着,要是能让她不管凤家的事情,她才不会有半点犹豫,不过现在凤瞿已经没有任何影响,杀了也没用。

    没那个资格!

    北宫煌低头摸了摸鼻子,果然,这才是小倾儿会说的话,真是怀念啊!

    “家主……”八大长老走到君慕倾面前,凤家九大长老只剩下八大,这该怎么办?

    君慕倾翻了翻白眼,看向八大长老,“你们八个没事就不要来找我,凤骑死了,九大长老不是还有八个,你们要是想凑齐九大,你们刚才不是叫了凤玄长老,你们都叫了,不如让他成为九大长老之一。”

    这些都说不上是事情,他们至于什么事情都来问她吗?她很忙的,自己男人都还没顾上呢!

    八大长老相视一看,纷纷抱拳,“谨遵家主之令!”

    凤玄激动地走到君慕倾面前,立马说道:“谢谢家主!”

    “谢就不用了,最近我不想任何人打扰我,凤家的事情让……祖母决定就好了。”说完,君慕倾拉着寒傲辰闪身离开,总算能安静几天,这九大长老也太罗嗦了。

    “是。”九大长老立刻应道。

    纳兰琉愣在原地,看着君慕倾离开的背影,大声叫道:“什么交给我,我现在不管凤家事!”

    北宫煌和酒千醉相视一看,一切都在不言中,两个人无声撒腿就跑,眨眼之间消失在大殿门口,不知道去了何方。

    凤逸轩吞了吞口水,紧抓着地上躺着凤瞿,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在没有任何精神力帮助一下,抱着凤瞿往另外一个方向离开。

    纳兰琉刚收回目光想叫人,刚刚还站在面前的几个人,不知什么时候全部离开,连影子都没看到。

    “那在家主出关之前,就麻烦老夫人了。”九人面带微笑走到纳兰琉面前。

    纳兰琉差点喷血,手指颤抖指着九大长老,那些不孝子孙,就把她一个人“扔下”,自己逃走了,那不是最近这段时间,都好和九大长老面对面。

    见纳兰琉不说话,九双眼睛直直的盯着她,“老夫人?”

    纳兰琉眉头不停跳动,老夫人!

    “把‘老’字给我去掉!”她哪里老了!

    “这可不行。”

    “规定不可以破坏。”

    “先祖遗训,老夫人还是谨遵毕竟好。”

    ……

    纳兰琉凌乱的站在原地,看着面前滔滔不绝的九大长老,犀利的双眼眯起,是不是她太久没出手,这些老东西都忘记她纳兰琉的厉害了!

    老夫人!好,很好,他们的梁子结下了!

    君慕倾和寒傲辰回到自己院中,看了看身后传来的暴喝声音,嘴角不自觉露出笑容。

    “倾倾,看来你的决定是正确的。”凤家祖母一点都不比当年差。

    “当然了,让祖母来管九大长老就他们受的。”那九个老头太迂腐,太固执,眼不见才能心不烦。

    “倾倾这些天可是要陪为夫?”寒傲辰嘴角上扬,双眼直视着君慕倾。

    “呼呼!”走在一旁的小四不满了,什么叫陪他!

    君慕倾微微愣了一下,看着小四走过来的模样,不禁大笑起来,“小四乖,这几天你就去空间,让龙神和金凤凰陪你玩。”

    听到“玩”这个字,小四眼中双双闪光,它很久没玩了。

    看到小四脸上兴奋的模样,君慕倾以精神力打开赤血宝玉,红色大门打开,小四迫不及待地走了进去。

    “君慕倾,你陪你家男人能不能不拉我下水!”某头龙神怒了,它堂堂龙神,她让自己陪一头小异兽玩,这不可能!

    “不能。”简单的两个字直接拍回了某龙神的所有怒火。

    玄金郁闷的站在空间里面,看了看周围,转身离开,这几天它还是跟血魇待在一起好了。

    “倾倾,为夫累了。”寒傲辰伸出手抱住君慕倾,双眼炯炯有神,哪里有一点疲惫。

    被搂进的君慕倾不禁翻了翻白眼,挣开寒傲辰,“累了就去休息,不过不是说你比较虚弱,怎么看怎么不像。”哪里虚弱了!

    寒傲辰俯身凑到君慕倾耳边,笑着说道:“倾倾,要不要为夫证明现在虚不虚弱?”

    君慕倾脸上闪过一道红晕,轻轻的低喃在耳边环绕,她还能明显感觉寒傲辰的嘴唇似有似无的摩擦她的耳朵。

    这是在勾引!

    红果果的!

    “嗯?”看着那一闪而过的红晕,寒傲辰心情大好,冷峻多时的俊脸上,绽放出光芒四射的笑容。

    “还是去休息吧。”君慕倾深吸一口气,不能被寒傲辰这家伙勾引!

    寒傲辰闷闷一笑,伸出环住君慕倾,头埋在她的颈部,身体一抖一抖,明显就是在偷笑。

    “你还笑。”君慕倾瞪了一眼趴在自己身上的人,他都不知道自己魅力有多大,多亏她定力好,不然老早就扑上去了。

    黑暗之力环绕住两人,还站在院中的两道身影,瞬间出现在房间里面,还极其暧昧的躺在床上。

    君慕倾嘴角抽搐地看着趴在自己身上的男人,他这样她还怎么动。

    “算了。”俊美的脸上带着点点苍白,君慕倾叹了口气,伸手搂住趴在身上的人。

    天才老爹撕开裂缝虚弱到屏障都修复不了,在凤城说话的时候,尽管他不表露,她还是能听出天才老爹声音里面的虚弱疲惫。

    寒傲辰同样的也撕开了裂缝,尽管天地法则知道是它自己的失误,不会降临惩罚,硬是把界层撕开,也是需要很大力量才行,他一定累坏了。

    “倾倾一定要陪着为夫。”低喃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一定陪着。”君慕倾柔声说道,脸上浮现出笑容,搂着腰身的双手稍稍加重了力道。

    床榻上的两人相拥而眠,紧紧将对方搂住,再也没有任何人能将他们分开。

    凤家之中一片喜悦,他们的家主回来了,这个是他们最敬重的家主,现在她回来了,他们怎么能不开心。

    酒千醉躺在屋顶上喝着美酒,日子过的美滋滋的,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他身边还有一个人。

    “北宫煌,你能不能自己去找酒!”这日子还能过下去吗?自己的酒每天都被人抢,这个人还是北宫煌,也就是钟离北,好歹他也是大家族的人,跟他一个酒鬼抢酒喝。

    “为什么要自己去找,你这里就有。”北宫煌无比霸道的回答,一脸的土匪样。

    “最近你都不出去,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你能知道吗?”酒千醉那叫一个苦口婆心,北宫煌怎么就不明白,这酒是他的,他的!

    北宫煌指了指凤家的一个方向,不在意的说道:“九大长老每天都在说外面的事情,不用出去。”

    凤家已经开始活跃,神族的事情只要他们想知道,还有什么不知道的,九大长老几乎每天都要说几个时辰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想知道就去大殿做一阵子,就全知道了。

    酒千醉:“……”

    他怎么就忘记了,凤家已经不是凤瞿在位的那个时候,尽管只有几个月不到的时间,却已经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都不知道丫头手段这么厉害,这么断的时间里面,让所有人对她心服口服。

    “不用惊讶,当初我在临君大陆,比这更震撼的都有,谁能在一年的时间里面,让一个刚刚建立势力,让那个界层无人不误无人不晓,甚至是畏惧。”北宫煌自豪的说道,小倾儿就做到了,真的只是一年的时间。

    酒千醉不禁咋舌,整个人都僵住,过了好一阵才能回过神。

    “不过你不觉得神族最近有点怪吗?”酒千醉回神想神族最近的事情,好像各大势力都安静了,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不奇怪。”北宫煌双眼炯炯有神注视着空中。

    “为什么?”

    “因为傲辰曾经下令,杀无赦!”杀无赦的命令,不是随随便便,这个命令下达,该死的人绝对不会漏掉一个,现在几大势力人人自危,哪里还能弄出什么动静。

    杀无赦!

    酒千醉顿时感觉心脏漏跳了一拍,他怎么把这件事情给忘了,这就是必杀令,就不知道是哪几大势力会在这三个字之中。

    “够了!”呵斥的声音响起,还在思索杀无赦的事情的两个人猛地回神,抬头往远处看去。

    纳兰琉坐在大椅上,满头黑线的听着九大长老的各种消息,这些都无关要紧的事情,干嘛连这点小事都要家主知道。

    “夫人,要是不听这些,怎么了解神族近况。”凤于急忙说道,这些事情不能不听。

    纳兰琉把九大长老狠狠整了一顿之后,他们就再也不敢叫纳兰琉老夫人,而且每次很自觉的就把“老”字忽略。

    “又不是什么大事。”纳兰琉差点跳起来,他们还想说。

    “任何一件无关要紧的事情,都能成为大事。”凤澜恭敬说道,这些事情都必须要知道。

    “天才榜和高手榜的事情,谁进了一名,谁退了一名,和我们有什么关系?”纳兰琉无语地问道,这两个榜进退名额每天都在变化,他们哪里能管那么多。

    “这是必然的需求……”

    “打住,别把先祖遗训搬出来。”听了头疼,真不知道这些先祖没事操这么多心做什么,管这么多的事情还不累死,她现在都有点明白凤爵干嘛要离家了。

    九大长老恭敬站在一旁,打算等纳兰琉好点的时候,再继续说。

    北宫煌和酒千醉纷纷打了个冷颤,这九个老头还是这么固执,不对,正确的说是八个,凤玄也在受苦。

    凤玄成为九大长老之一以后,每天就再记先祖遗训,每天各种被八大长老各种调教,简直是身心都受到各种折磨。

    “幸好当天跑的快。”北宫煌一阵庆幸。

    “可不是。”酒千醉抹了一把冷汗。

    “不过你们两个后果很严重。”凤逸轩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两人身边坐下,调侃着说道。

    “为什么是我们两个,你当天也跑了。”北宫煌疑问道,就算是后果严重,也是他们三个,不是两个。

    凤逸轩缓缓站起来,双手负在身后,“我是担心父亲,你们是临阵脱逃,不一样。”

    酒千醉和北宫煌僵在原地,难怪这几天这小子这么冷静,原来是这么回事。

    不行,这个时候怎么还能待在凤家!

    “赶紧走!”

    “嗯!”

    “现在才想着要走,有点晚了。”清冷的声音响起,火红身影慢慢走来,身边男子优雅神秘。

    君慕倾和寒傲辰刚走出来,就听说了这几天外面的事情,她下了令,谁也不敢去打扰他们,所以直到出门才知道这几天发生了什么。

    本来现在就没有事情,九大长老干嘛这么着急,完全没必要。

    “丫头!”

    “小倾儿!”

    两人赶紧跳下屋顶,走到君慕倾面前,脸上露出一阵幸喜,她终于出来了,这真的是太好了。

    “去看看九大长老说什么。”想到九大长老,君慕倾一阵无奈,还是让他们回禁地,不然事情没完没了了。

    “好。”两个人立马应道,去看看也好。

    凤逸轩也不急不缓跟在君慕倾身边,五人迈步走进大殿。

    “九大长老,你们是不是可以休息一下。”君慕倾冷声问道,看着站在面前的九大长老。

    “家主……”

    “凤家吗,没有什么事情,你们就不如回禁地。”君慕倾挥了挥手,直接赶人,她可不想听那些有的没的。

    “可是家主……”

    “这是命令!”赤红的眸子看向九人,眼中露出寒光。

    “是。”九人低声应道。

    “回禁地吧。”君慕倾随意说道。

    九人尽管还想再说什么,也只能退出去,好好待在他们的禁地,反正也不是没事可做。

    纳兰琉看着他们九个离开的背影,直接扑到君慕倾身上,“小慕慕,你可算来了。”她再不来,都怀疑自己会直接杀了这九个老头。

    “奶奶,你好好站着。”君慕倾无奈说道,为什么她会觉得这个祖母像小孩子一样?

    “小慕慕,你这几天都给这小子抱着,奶奶要抱回来。”纳兰琉抬头认真地说道,这小两口关着门知道在做什么,一关还是好几天。

    君慕倾囧了,这能一样吗?

    “这个,奶奶,我有事情要对你说。”她抱着还怎么说。

    “抱着也能说。”纳兰琉非常肯定的回答。

    酒千醉和北宫煌淡定的站在原地,半点声音都不敢出,眼前的人非常记仇,很记仇,记仇到连自己儿子都不放过,当初他们两个“逃走”,她一定还记得,现在还是什么都不说,才是最正确的。

    “我要出去一段时间。”君慕倾叹了口气,心里更加肯定,要赶紧走!

    “什么!?”纳兰琉赶紧跳开,她还要出去!

    君慕倾双手摊开,耸耸肩不在意地说道:“我要出去很正常。”

    “可是你不是找到你爹娘了,还要去哪?”还这么快时间,她不能多陪这个奶奶几天?

    “奶奶,我现在才尊帝王,你说我能去哪?”君慕倾反问道,神族至尊那么多,王者肯定也有只是没有人知道,还有鸿蒙,她总不能永远待在凤家不出去吧。

    尊帝王!

    轰的一声,站在君慕倾身边的几个人傻眼了,尊帝王,这就是说,她晋升成功了!

    纳兰琉张了张嘴,“痛心疾首”地看着君慕倾,尊帝王,她这才多大,就尊帝王了!

    这天赋,让人羡慕都羡慕不起来。

    北宫煌和酒千醉差点吓晕过去,他们怎么就忘记了,当天她晋升的时候,大家都看到了,尊帝王,是尊帝王级别!

    凤逸轩叹了口气,不愧是二叔的女儿,这真的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太天才了。

    还是五元素!

    “去吧。”纳兰琉认真地看着君慕倾,她总感觉,自己这个孙女,不是这么简单,甚至做凤家家主,总觉得是屈才。

    看着她一出现就真掌控大局,就像凤瞿的事情,明明那么紧张的一件事,她出现了,很轻松的就解决,宛若王者一般。

    “我一定会回来的。”她不用这么紧张。

    “我知道。”就是舍不得。

    “走吧。”寒傲辰握了握君慕倾的手,他调息了几天好多了。

    “好。”君慕倾点点头,迈步和寒傲辰走出大殿。

    看着他们两个离开的背影,纳兰琉嘴角勾起笑容,小慕慕这几天不在,会很无聊的,这还没走她都开始想。

    “娘。”酒千醉走到纳兰琉身边,小心翼翼叫道,“我们能不能也跟着去?”

    “对啊对啊!我们去还能保护他们两个。”北宫煌赶紧应和道,虽然这两个人不用他们保护,但是为了自己的安全,还是跟着去比较好。

    纳兰琉脸上堆起笑容,看向北宫煌和酒千醉,温柔的声音响起,“你们想走?”

    “嗯!”

    “想走……”纳兰琉脸上笑容越来越深,“门都没有,逸轩,把门给我关上,他们两个要是逃走了……”

    “砰!”纳兰琉的话还没说完,大门已经紧紧合在一起。

    酒千醉和北宫煌身体僵在原地,看着纳兰琉脸上的笑容,他们深深觉得不妙!

    君慕倾和寒傲辰刚走出涅槃之巅,耳边就传来尖叫的声音,而且极其悲惨。

    “不知道奶奶又做了什么。”君慕倾看了看身后,听这声音都知道声音的主人现在怎么样了,那绝对是悲惨中的悲惨。

    寒傲辰淡淡一笑,握着君慕倾的手,“总会知道。”

    “也对。”君慕倾笑着说道,他们还有事情要做,得快点去才行。

    两人并肩走下涅槃之巅,凤凰城内一阵沸腾,两个绝世男女走在街上,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我记得就是他们。”

    “我记得也是,不过当初他们身边好像还跟着人。”

    “要不要告诉他们,梁家的人在找他们?”

    “可是……”

    议论的声音响起,凤凰城街上纷纷响起议论的声音,这些人丝毫还不知道,他们的话一字不落的落入两人耳中。

    君慕倾皱了皱眉头,梁家人?听着有点耳熟。

    “我们当时去找地心之蕊,就是遇到了梁家的人。”寒傲辰笑着说道,没想到梁家的人现在还在找他们,自己送上门来。

    “是他们。”君慕倾冷冷一笑,事情都都过去这么长时间了,梁家的人还没有死心,这么找他们,应该是知道杀了梁家子弟的人是他们,所以才会到凤凰城来找。

    “是。”寒傲辰点头应道,眼中溢出寒光。

    “我听说梁家人是凤凰城有名的富家。”君慕倾扭头看向寒傲辰,嘴角是闪过狡黠,所谓富家那就是有钱人。

    “是富家。”寒傲辰笑了。

    “那……”

    “让开,让开!”远处响起一阵的更大的骚动,一行人大步走来,把面前的所有人推开。

    听到那霸道猖狂的声音,众人赶紧在中间让开一条道,不敢有丝毫停留。

    肥胖的男人迈着大步,身后跟着一群男人,见他护在其中。

    “老爷,就是她,就是他们杀了少爷!”跟在肥胖男人身边的瘦小男子惊恐地说道,指着君慕倾和寒傲辰不停呐喊。

    红发红眸,他记得太清楚了,就是他们杀了少爷,和他无关,他都已经劝了让少爷别在涅槃之巅下面得罪人,他偏偏不听。

    君慕倾寒傲辰两人停下步伐,随意扫视了一眼出现在面前的男人,眼中露出同样的情绪。

    此时要是熟悉他们两个人在这里,一定会逃的远远的,绝对不敢去招惹他们。

    肥胖的男人走到君慕倾面前,脸上露出一阵淫笑,“就是你杀了我儿子?”找了这么长时间,终于找打他们了。

    “你是凤凰城富家的梁家什么人?”冰冷声音响起的反问,君慕倾眼中一片冰寒。

    “老子就是梁家家主,怎样!”肥胖男子拍了拍自己肥硕胸口,他们两个敢杀他儿子,女的就算了,长得有几分姿色,可以留下来,男的……

    梁家家主随意看向寒傲辰,瞳孔不禁睁大,男的也这么好看!

    听到是梁家家主,围观的人纷纷叹息,这两人谁不好得罪,偏偏要去得罪梁家的人,还是梁家家主的儿子。

    这两家父子出了名的强势,还好色,不禁是女的,男的要长的好看一点,他们也不会放过,更何况是面前这么好看的一对璧人,现在只怕也要落到梁家的人手里了。

    “你们带来的人都在这里?”君慕倾不急不缓地继续问道。

    听到君慕倾的话,围观的一帮子人纳闷了,这些人还少吗?都是梁家请来的打手,三四十个,他们才两个!

    “不错,是不是害怕了,害怕的话乖乖跟我回去,不然,我怕伤到你们。”梁家家主猥琐地说道,可不能弄伤了这么美的人儿,这样可不好。

    君慕倾眼中溢出笑容,迈步走向梁家家主,嘴角的弧度越发嗜血。

    “跟你回去?”

    “对啊对啊!”梁家家主已经垂涎三尺,口水都流出来了。

    赤红双眸冰冷如雪,强势之力在君慕倾身上爆发开来,力量以君慕倾为中心,往四周蔓延,站在面前的人,顿时被震出数丈之外。

    围观的一棒子人傻眼了,他们是彻底呆了,她知道还敢打,还在梁家这么多护卫面前,有没有搞错!

    这个女子太大胆,竟然敢这么对待梁家的人!

    君慕倾皮笑肉不笑的站在原地,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刚才飞出去的只是一颗烂白菜。

    “杀了他们,杀了他们!”怒吼的声音在梁家护卫身后响起,梁家家主被君慕倾震出以后,彻底怒了。

    “是!”四十几个护卫同时应道,二话不说冲向君慕倾。

    寒傲辰走到君慕倾身边,伸手环住她的细腰,黑暗之力涌出,带着强大的震慑。

    君慕倾目光冰冷的看着面前的人,手上燃烧起熊熊火焰,血焰火如灵蛇一般飞出君慕倾手掌上,在街上横扫而过。

    “砰砰砰!”

    “啪!”

    “嘣!嘣!嘣!”

    冲来的四十几个护卫,身体狠狠摔出去落在地上。

    “该死的!你们太没用了,还不赶紧起来杀了他们!”梁家家主狼狈的从地上站起来,指着君慕倾和寒傲辰大叫。

    站在一旁捂脸不忍心看的众人,错愕的放下双手,挨打的居然是梁家的人,这怎么会!

    两道身影一闪而过,刚走到梁家家主面前,巨大的脚步声从周围响起,君慕倾和寒傲辰相视一看,立刻警惕地看向周围。

    ------题外话------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