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这群魔兽,就是当初遇到凶兽,同时也是穿过屏障的时候,遇到的那些凶兽,变异翼龙!

    君慕倾猛地扭头看向左手边的方向,她也感觉到了,是魔兽!很多魔兽!

    “主人,主人!”小银摇晃着君慕倾,紧张地看着周围,好浓郁的气息,好多魔兽过来了。

    “我知道了。”血魇点点头,她来神族,不就是为了父母的事情,现在有疑惑也自然要解开。

    留在这里一段时间也没什么,总要把想知道的事情打听清楚。

    她是想知道,很想知道消失在神族的人,是不是在这里,这里和天才老爹有没有关系,还有那个便宜爷爷。

    君慕倾从地上站起来,嘴角微微上扬,“不错。”

    “小倾,你还想待在这里,知道这里为什么每个人都姓凤,是不是和那个首领有关,又或许,那个首领是不是你要找的人。”血魇缓缓说道,她想要留在这里把事情弄清楚。

    “不用了。”君慕倾鄙夷地应道,它就想着吧,她都不让血魇出手,当然不能让玄金出手。

    “真的!”它很乐意!

    血魇瞪了一眼玄金,“你来。”反正它也能撕开。

    “就是嘛,血魇王怎么能偷懒。”玄金趁热打铁,乘机煽火立马说道。

    “嘿嘿,我知道辰会保护我,不过你刚睡醒就想再睡,不行!”君慕倾笑着摇头。

    “只是沉睡一阵子罢了,你在我沉睡的日子,都有人保护。”她家男人会把她保护的很好,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血魇一阵语塞,沉默地站在空间里面,他不会退级是没错,却也有一定伤害。

    界层哪是随随便便能撕开的,天地法则才是真的变态,谁知道到时候会砸下什么东西。

    君慕倾瞪了血魇一眼,沉声说道:“血魇,你不会退级,也没说过不会受伤害,只有确定这里没有缝隙离开,我们才撕开界层。”

    “再不行,撕开界层离开。”血魇不在意地说道,撕开界层他们也能离开。

    “好。”小银站起来笑着点头,能问道人就太好了,总比什么不做的好。

    上次的事情毕竟他们闹的不愉快,流武伤了小四,最后他自己也被伤到,这次居然帮她说话。

    “想其它办法,再遇到刚才那两个人也可以问问。”君慕倾笑着说道,她都没想到那两个人会出手帮她。

    “那我们现在要怎么离开这里,缝隙也找不到。”小银看了看周围,这个就是个陌生的地方,什么东西都找不到,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哪里有那么容易,它只是有预兆而已,不是晋升,在这里不适合找个地方安静升级,还是到了神族再说。”她现在的实力,初级的至尊还能勉强对付,不过再厉害一点的就不行了。

    “主人,你这是要升级了吗?”第四颗五角星在闪动光芒,应该就是升级的前兆。

    距离主人上次来,已经很长一段时间,那个时候就听说快修好了,现在相比也已经修好了。

    小银坐在君慕倾身边,点头应道,“应该是。”

    “说不定早就被修补好了。”君慕倾盘腿坐在地上,转动着脚下斗技阵,第四颗五角星闪烁着光芒。

    “主人,我找了一大圈,没看到那个缝隙。”小银摇头说道,它已经找了很多地方,就是没有找到那几个缝隙,也不知道这个缝隙是不是真的在。

    只是这些君慕倾都还不知道,她离开就直接去找小银了,没有听到这个消息。

    暴喝的声音惊天动地,百里之外都能听到,城中听到这个消息的人变得不安起来。

    “屏障出现……”流武流方猛地睁大双眼,惊悚地看着流云,“屏障有裂痕!”

    “你们两个还敢说,知不知道为什么屏障出现了裂痕!”流云怒吼道,他们两个还敢笑,屏障出现裂痕是多么重要的事情,首领现在都还没恢复,屏障又出现了问题。

    “你怎么在这里,不是去跟首领说这几天的事情了吗?”流方也笑着说道,首领尽管闭关,但是他们对于外界事情,还是会挑一些重要的告诉首领。

    “嘿嘿,流云。”

    流武流方心里咯吱一响,怎么流云会在这里,他们刚才都没有感觉到。

    “你们两个家伙,到底做了什么!”怒吼的声音响起,娇小的人儿从远处迅速走来,脸上露出怒火。

    流武流方相视一看,眼中都带着笑容,不用说都已经知道对方在想什么。

    “当然。”他还要让她当干闺女!

    前段时间还以为她不是蛮荒的人,现在在这里遇到她,看来已经**不离十。

    “还会再见到的。”流方笑着说道,她只要是遗忘蛮荒的人,他们就总会见到。

    红色身影走远,没有一个人追上去,眼睁睁看着她消失在平原之上。

    凤辞咬牙切齿的看着君慕倾离开,他不会就这么算了,这个丫头他不会放过,现在她是离开,等找到机会,那便是她的死期,看到时候还有谁能护住她。

    流方流武笑眯眯站在原地,他们会追到这个丫头的,不用这么着急追上去,反正能追到就行了。

    凤天元想要跟上去,却被凤力抓的紧紧的,就是不让他离开半步。

    “既然你们没什么事情,那我就先走了。”君慕倾不在意地挥挥手,她已经看到小银从远处走来,红靴迈步,迅速往小银走来的方向走去。

    去见首领,那绝对是死路一条,这件事情不能让首领知道。

    “流方大人,首领的安全岂能有半点损失,我凤辞没了儿子是小,首领出了什么事情,那就严重了!”凤辞脸红脖子粗地吼道。

    君慕倾点点头,这种事情果然还是要看实力,没有实力就什么都不行。

    “看他本事的实力。”血魇不在意地说道。

    遗忘蛮荒的首领在闭关,想见也看不到,只怕眼前的两个人都很长时间没有看到他们那个首领了。

    君慕倾挑了挑眉头,问着空间里面的血魇,“血魇,这么撕破界层,要多长时间才能恢复。”

    “不去见首领,事情就不会真相,中玉都已经回来了,想必首领也差不多可以出来,他最恨的就是这些事情,还是去看看,不能冤枉了你凤辞。”流方眯起眼睛,看着凤辞激动的样子,他几乎可以肯定,事情就像是凤天元说的那样。

    凤力看着凤辞嘴角不禁抽搐,他还真敢说,说主持公道的人是他,现在说不去打扰首领的人也是他,果然这么多人,凤辞最畏惧的只有首领一个人。

    君慕倾翻了翻白眼,她还想见见那个首领,不过眼前的人这么激动,想必是见不到了。

    “首领在闭关,怎可去找他!”凤辞大义凌然地说道。

    凤辞身体僵住,怎么可以去见首领,首领对这些事情一定知道的很清楚,要是去见首领,事情不就全部曝光了。

    见首领!

    “凤辞,这件事情不如我们找首领弄清楚,你也知道首领一定会查出真相。”流方接着说道,首领现在还在闭关,他们都好几年没有见到了,眼前的人想要见到,怕是可能。

    “凤辞,你儿子先出手,总不能怪罪别人,实力不如人,交锋生死本来就很难说。”流武苦口婆心地说道,他这辈子都没说过这么绕口的话。

    “大人!”凤辞怎么也没想到,自己是来叫委屈的,可最后结果,这两个大人不但没有帮他说话,反而帮这个人。

    凤天元愣了,他刚才说了那么一通,比不上凤君简单的五个字,看他们两个的表情,好像被吓的不轻,他说话有那么吓人吗?

    这个丫头是什么厉害的人物,连流武流方都帮着她说话,太牛叉!

    凤力冷在当场,他没有听错吧,没有听错吧,这两个大人,居然帮这个丫头说话。

    “就是啊,人家一个姑娘你们喊打喊杀干嘛。”流方也赶紧应和,他没有忘记,前段时间发生的事情,流武身上的伤才刚好不久。

    “凤辞,你也老大不小了,把自己的儿子教成什么样子了?”流武立刻转身看着凤辞,他这么说,明显就是不会追究君慕倾了,打算护短到底。

    流方差点从空中掉下去,想到自己不能在这么多人失态,这才稳住脚步,站稳身体。

    没错!

    “基本上没错。”君慕倾不在意地耸耸肩,人已经杀了,他们能怎么样?

    “小丫头,他们说的是真的!”流武吞了吞口水,就怕自己被呛到。

    “以大欺小,这四个字,不是被你诠释了吗?”君慕倾冷笑着说道,贼喊抓贼,说她以大欺小,在年龄上面,她好像比不过凤翰,也不知道是谁以大欺小。

    这些事情,是假的吧!

    听着事情真相的两个人,额上黑线不停划落,在空中凌乱不已。

    凤辞立马站起来,指着君慕倾说道:“她拥有极品元素,还是双元素,打伤我儿子就是以大欺小。”

    “三级?”流武欲哭无泪地看向君慕倾,三级!还是尊滴王。

    流武流方傻眼了,他们以为她才一级尊帝王,结果蹦跶出个三级,这可是要吓死的人的啊喂!

    三级尊帝王!?

    这个臭小子!

    凤力想拉都拉不住,等他拉住,凤天元的话已经说完了。

    “大人,还有就是,凤辞仗势欺人,明明是至尊级别,虽然只是二级至尊,他居然对三级尊帝王出手。”凤天元继续说道,就怕自己说的不真实,还特地加上了愤怒的表情。

    “大人……”

    “噢?”流武看向凤辞,他们胆子真的是越来越大了,这样的事情也敢做。

    “两位大人,我可以作证,是凤翰对她先下杀手。”凤天元立刻站出来说道,他可不能让未来娘子受委屈,现在这种事情,只怕也没谁敢娶她了,他凤天元可不一样。

    “你……”

    流武不禁捂脸,她怎么就把凤辞的儿子给杀了,杀谁不好,凤辞那是出名的蛮不讲理,仗势凌人,这几年首领送凤中玉去神族,每天闭关,凤辞知道首领闭关,更加放肆,他们都阻止不了。

    还真是她杀的!

    “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人是我杀的。”君慕倾大方承认,这种事情没有什么不敢承认的,人的确是她杀的,每个人都看了,想逃也逃不掉。

    流方流武猛地看向君慕倾,她杀了人家的儿子,这个人还是凤辞!

    什么!

    “正是,大人,这个人杀了我儿子,你们要为我主持公道!”凤辞指着君慕倾,怒火冲冲说道,心疼地看着躺在地上的凤翰,他的儿子就这么死了,让他如何能咽下这口气。

    “凤辞?”流方疑惑地叫道,他怎么变这个样子了,还受了重伤,遗忘蛮荒还有几个人能把他打成重伤?

    君慕倾嘴角一抽,翻脸比翻书还快,果然是见识到了。

    “两位大人,要为属下做主!”凤辞看到流武流方,赶紧回神,在空中直接跪下,一把鼻涕一把泪。

    老天,她到底是什么人,难不成是首领的什么人!?

    流武,流方,首领座下的两大高手,也是首领的得力助手,可是和他们说话,她就像是遇到了老朋友一样。

    他们认识,她认识这两个个人,这说明什么,他们是真的认识!

    站在空中的几个人石化了,呆木的看着眼前的一幕,半点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神。

    “原来是幻神器。”流武也看君慕倾腰间,他还以为这丫头是真的红发红眸,要知道拥有红眸红发的人,真的难见到一个。

    这个大叔非得要用这种对待小孩子的语气跟她说话,好歹她也二十几岁了,早就不是小孩子了。

    只是……小朋友,她看上去很小吗?

    君慕倾没有回答,他们喜欢怎么想就怎么想,和她无关。

    “你用看幻神器改变自己容貌?”幻神器上面出现几条裂痕,她也就恢复了自己原本的样子,就说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红发红眸的人。

    流方迈步走到流武面前,若有所思地打量着君慕倾,眼睛碰触到腰间玉佩,脸上露出一抹笑容。

    这丫头是什么人,晋升的速度也太恐怖了,这还让人怎么活。

    “大叔怎么会记错,来来来小朋友告诉大叔是怎么回事。”流武走到君慕倾身边,脸色微变,这才几天不见,她居然从大尊王巅峰,直接蹦跶到了尊帝王!

    君慕倾不冷不热地看着流武,缓缓说道:“大叔,你记错了。”

    “丫头,你不是红发红眸吗?”流武愣愣问道,怎么这次见面,她的眼镜和头发变成黑色的了?

    四目相视,两人眼中都闪过惊讶,君慕倾立刻挣开流武的大掌。

    “我靠,那个小女娃娃怎么那么眼熟,好像是当年看到的小丫头。”流武匆匆走过,不等君慕倾回神,一把拉过他。

    “还能是什么情况,不就是一场巨大对战。”另外一个男子调侃着说道,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对战,居然会有这么强大的余力。

    “这是什么情况!”粗犷醇厚声音穿爱,带着点点惊讶震撼。

    两道身影从天而落,犹如神明临世。

    余力消失,脚下却又出现一阵更强大的晃动,大地仿佛都在摇摇欲坠。

    “轰隆隆!”

    凤力稍稍皱了皱眉头,表情恢复正常,君慕倾面前竖立着一面巨大盾牌,挡下了所有攻击。

    “噗!”凤辞吐出一口鲜血。

    强大余力震荡可怕,几人匆匆闪身躲过,然而站在周围围观的人,无一能幸免,所有人在这股余力之下,被震落到地上。

    “轰!”大地一阵晃动,周围一阵地洞山摇,几乎是在同一时间,三股力量撞到一起,撞击出强大恐怖的力量,就连大地都阵阵晃动。

    君慕倾才刚迈出一步,就感觉到身后的强大波动,立刻腾空跃起,火元素之力熊熊燃烧。

    空中出现一丝波动,只见强悍有力的力量飞过,凤辞身后立刻出现一面黑色盾牌,将武士之力挡在外面。

    “啊?哦,这就帮!”凤力拉着凤天元追上凤辞,气波在身上翻滚。

    “老爹,帮忙,帮忙!”凤天元急忙回神叫道。

    怒意,愤恨,伤痛,一起涌上心头,凤辞双眼充斥着血丝,飞快追上君慕倾。

    君慕倾漫不经心地看了一眼周围,转身离开,她也没有必要再在这里待下去,不过这个凤辞要是想要动手,她随时等着他。

    冰层解封,躺在地上的人已经全身冰冷僵硬,整个人就如同冰人一般,鲜血停止流动,同样的,脉搏也不再跳动。

    “你……”凤辞指着君慕倾,他以为她能躲过去,她杀了翰儿,绝不绕过。

    精神力控制着灵魂之水,冰层之上出现片片龟裂,寒意萧瑟。

    “你儿子的命是命,本姑娘的命就不是命了?他挑衅在前,凤辞,就算你把首领请出来,凤翰我也决不饶过!”铿锵有力的声音响起,黑色的眸中闪过暗红。

    “我要杀了你,杀了你!”凤辞临近崩溃,理智正在一寸寸断裂。

    “翰儿!翰儿!”凤辞走到光亮的冰层上面,着急地看着冰层之中的人。

    凤辞想要去救凤翰,已经来不及了。

    冰层快速凝聚,方圆百米,笼罩在一片冰天雪地之中,坚硬寒冰将一切冰封。

    灵魂之水!

    “现在才察觉,好像已经晚了,灵魂之水一旦落下,就会立刻冰封!”冰冷声音肆意,嚣张狂妄显露无疑。

    “不好!”凤辞双眼睁大,看着地上昏迷的凤翰,立马飞身而去,她的目标一直都是翰儿!

    狂潮洒落,落在周围每一个角落,几乎每个地方都落下了灵魂之水。

    拥有极品元素,和实力在自己之上的高手交锋,最造成压力的就是高手威压,现在没有这些威压,她对抗着眼前的人也轻松很多,至少不用那么吃力。

    “水之狂潮!”君慕倾看向地上躺着的凤翰,她想做什么,他们很快就知道,不知道为什么,血魇这次没有出手,她也感觉不到丝毫的威压之力。

    凤辞立刻停止想下去,怎么可能每滴都是灵魂之水。

    每一滴都是!

    平常人得到灵魂之水,最多是水元素力量加大,可她凝聚出来,好像每一滴都是灵魂之水。

    这怎么会!

    “你想做什么!”凤辞猛地惊醒,她转攻为守,一定有什么目的,现在他的斗技全部被水元素包围,要冲破这些冰冷刺骨的灵魂之水并不容易。

    海浪波涛,汹涌澎湃,却又冷冽刺骨。

    海浪迎向擎天巨兽,黑色的擎天巨兽周围波涛着海浪,海浪将凝聚斗技包围在里面。

    想想都是不可能的事情,人类无法承受血焰火的温度,更何况,赤焰兽是魔兽王者,怎么会把自己的火焰交到一个人类手上。

    火元素极品他却认不出来,正确的是说,他不敢我往那个方向想想,是真的不敢往那个方向想,血红的火焰,那只有血焰火,但是一个人类身上,怎么会有魔兽赤焰兽的本命火焰。

    “灵魂之水!”凤力喃喃自语,那的确就是灵魂之水。

    海浪拍打,蓝色水元素拍打起巨浪,水浪掀起百丈之高,透着冰冷刺骨的寒意。

    君慕倾腾空跃起,殷红唇瓣勾起冰冷笑容,“海浪之潮!”

    巨大魔兽凝聚而出,犹如高楼大厦一般,人家站在它面前,连一个脚趾头都比不上。

    “巨兽擎天!”

    “不过你也只有死路一条!”凤辞继续说道,斗技阵飞速闪过,快到让人无法看清楚他究竟是什么级别,唯一能够看清楚他脚下斗技阵的,在场的人也只有君慕倾和凤力可以做到。

    “有几分本事。”凤辞目光汹涌着怒火,何止是有几分本事,她的本事可大了。

    凤力拉着凤天元迅速后退,心里暗暗惊讶,这个姑娘尽管是尊帝王级别,凝聚出斗技的力量,却不容小视,除了首领,他还从来没见过这么霸道的力量。

    强大余力掀起巨涛风波,千层气波高浪让人咋舌惊悚,周围房屋在强大力量轰炸之下,粉碎飞扬。

    站在周围围观的人,有些承受不住强大力量,直接从空中坠落下去,身体在地上不停抽搐。

    “砰!”斗技撞击在一起,震天动地,震耳欲聋声音刺入耳膜。

    “剑齿巨虎!”火红斗技阵闪烁,脚下形成一片巨大火海,红光闪烁的老虎凶猛无比,锋利的獠牙显露在外,透着丝丝寒光。

    狰狞的龙身布满了元素之力,强大精神力冲破空气,见空中空气一分为二,强大力量炫目翻滚。

    “恒古之龙!”龙吟破空,巨大身影从斗技阵中飞身而去。

    所有人紧张地看着对持的两人,他们都想看看双元素极品之力的威力。

    现在君慕倾拥有五种极品元素,在某些方面,她斗技阵的威力,也能和至尊级别实力的人匹敌,眼前对手即便是至尊级别,要打赢君慕倾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你可以试试。”君慕倾淡漠说道,两种元素打不过,她就用三种元素,三种打不过,她就用四种,后面还有五种,就不知道他要如何招架。

    “极品元素又怎样,老夫不信对付不了你一个黄毛小子!”凤辞不屑地说道,他现在终于知道翰儿为什么要杀她,拥有双元素极品的人,实在是太恐怖。

    站在周围的人惊呼,只有极品双元素才能如此凝聚斗技阵,这下子胜负难分,至尊斗技师和拥有极品元素的斗技师,这场对战有了悬念。

    极品!元素极品!

    极品元素之力凝聚出的斗技,本身力量就不弱,难怪凤翰两三下就被人打趴下了。

    凤力震惊地看着君慕倾脚下,一个小丫头不但是双元素斗技师,这两种元素都是极品!

    极品元素!

    君慕倾脚下斗技阵转动,土元素和火元素两种在脚下交替,闪烁出耀眼光芒。

    “我靠,凤辞你老脸都被你丢光了。”凤力不满大声说道,这么多人面前,对一个后辈出手,实力还在他之下,太丢人了。

    “你找死那我就不客气了!”

    “好好好!”凤辞把凤翰放到一旁,强大气势涌动,威压之力在周围沸腾,至尊斗技阵在脚下展开。

    君慕倾迈出步伐,目光冷冽看向凤辞,“想杀我的人,本姑娘从不放过!”

    “不管事情是怎么样,伤了我凤辞的儿子,就要付出代价!”凤辞语气强硬地说道,让他看着儿子流血什么都不做,这件事情他做不到。

    凤力眨了眨眼睛,眼睛都快贴到君慕倾身上了,这怎么会!

    凤辞也呆住了,他哪里会想到,自己一手调教出来的儿子,会做出这么愚蠢的事情,八个人围攻人家一个,还是在大庭广众之下。

    就没见过凤翰这样的,自己动手也就算了,还叫上自己的手下。

    “爹!”凤天元甩开凤力的手掌,走到君慕倾身边,“我一定要帮君儿,要不是我带她来醉天斋,就不会有现在的事情,这件事情还是凤翰有错在先,人家姑娘怎么他了,他就让八个手下围攻人家一个,还喊打喊杀的。”

    “不就是最好,我们走吧。”凤力赶紧说道,这不是他们能够插手的,不插手最好,先离开这再说。

    一袭红衣,这是哪里来的?难怪他这个作孽儿子会帮忙,就为了人家一身红衣。

    凤力扭头看向君慕倾,眼皮一阵跳动,好强势的丫头,那身上强大的气势,竟然能和他不相上下,还有那么一点在他之上。

    “我没有让你们帮忙。”君慕倾淡漠说道,凤翰她没打算放过,没有谁会放过一个要杀自己的人,还是为了一堆莫名其妙的理由。

    凤翰是凤辞的心头肉,儿子被人打成这样,他不算这笔账,那绝对不可能。

    “小子,这件事情老子我也帮不了。”这个人差点杀了凤辞唯一的儿子,哪里能这么容易救下。

    “爹!”凤天元赶紧拉住凤力,爹要是不出手,那凤君就死定了,他又不是不知道凤辞的性格,这个人得理不饶人,凤君落在他手上,也只有死路一条了。

    凤力看了看君慕倾,神情有几分迟疑,拉着凤天元打算离开,这毕竟是一个不认识的小丫头,为了这个被凤辞告到首领哪里去,对他们谁都不好。

    凤辞冷冷一哼,瞪了一眼凤力,“我不跟你多说,把你身后的小丫头交出来。”

    君慕倾挑挑眉头,这就是凤天元和凤翰两个人的父亲,难怪说是死对头,现在看来真是这么回事。

    “爹!”凤天元开心地走到男人身边,不禁大笑,现在他还有啥好怕的,凤翰老爹来了怎样,他老爹也来了,真正打起来,还不知道谁赢谁输。

    “凤力!”凤辞咬牙切齿地看着来人。

    “凤辞,你老小子怎么说话的,老子儿子你敢动,老子抄你全家!”蛮横地怒吼下落下,另外一个高大身影站在凤天元和君慕倾面前,怒视着的地面站着的两个人。

    君慕倾眼中含着笑意,扭头看了凤天元一眼,这个凤天元尽管红色控比较严重,而且还是个纨绔子弟,倒也毒舌,三两句就骂人家是王八蛋。

    “凤天元,你也找死!”中年男人一声怒吼,凤天元话里夹枪带棒,绕弯子骂他们!

    他娘的凤翰,凤天元怒了,吊儿郎当指着地上的凤翰,“凤翰,明明是你他娘的先动手,还让你的八个护卫动手杀人家姑娘,现在你好意思躲到你老子裤裆把头缩进去!”

    “爹,你要为儿子主持公道。”凤翰全身无力地说道,说话也极其虚弱,和刚才那个威风凛凛喊着杀人的凤翰少爷,简直有着天壤之别。

    高大男人扶起满身是血凤翰,怒瞪向君慕倾,要是那眼神能杀人,君慕倾都不知道被这眼神杀死了多少次。

    “你说什么!”一声怒吼响起。

    “儿子打不过让老爹来。”君慕倾若有所思地说道,眼中溢出冰冷笑容,出了名的残暴,就不知道有多残暴。

    “君儿,咱们赶紧离开这里,这个老东西是凤翰老爹,他出了名的残暴。”凤天元凑到君慕倾身边说道,凤翰是他唯一的儿子,凤君还是赶紧离开这里比较好。

    凤天元心里咯吱一响,悄声走到君慕倾身边,忍住拔腿跑的冲动,戳了戳面前的人。

    红刃飞回君慕倾手中,高大身影出现在凤翰面前,心疼的扶起地上躺着的凤翰,眼中燃烧着熊熊怒意。

    强劲有力声音传来,一道力量在刀刃没入凤翰身体之前,把它弹开。

    “混账!是谁敢伤我儿子!”怒吼声音响起,还在捶胸吐血的众人猛地惊醒。

    就这么被她杀了,凤翰的父亲怎么可能放过她。

    她到底知不知道在做什么,这个人可是凤翰,凤翰!

    围观在百米外的人,纷纷捶胸呕血,想一巴掌拍醒眼前的人。

    简单的四个字震撼进凤天元心里,整颗心对在不停颤动,她说那又如何,知道凤翰的身份,还敢对他下杀手。

    那又如何!

    冰冷的目光看向凤天元,带着薄凉冰冷,“那又如何。”

    “凤君,你要是杀了他,他父亲不会放过你的。”凤天元急忙说道,现在刀刃还没有刺进凤翰身体,一切都还来得及。

    凤天元站在一旁屏住呼吸,凤君,真的敢杀凤翰!

    这个人……真的敢杀他!

    凤翰瘫软的倒在地上,他此时一点力气都没有,那八个伤口,在无形之间,夺走了他全部的力量,现在别说对抗,就连躲开,他都无能为力。

    红刃翻转,君慕倾目光一寒,手上迅速展开刀刃,火红刀刃在斗气之下,迅速往地面飞去。

    火红身影从天而落,走到凤翰面前冷声说道:“八个伤口,就是你下令的代价,现在,事情也该结束了。”

    凤翰坠落到地上,地面发出震动的声音,鲜血从伤口处流出来。

    冰冷气息肆意,站在君慕倾身边的凤天元打了个冷颤,他突然发现,自己好像从来没有问过眼前的人,一点都不知道她的实力。

    围观的人纷纷倒吸了一口气,这个姑娘是什么人,居然把凤翰少爷打的毫无招架之力。

    红刃挥落,一声巨吼冲破云霄,凤翰身上不过只是几个呼吸间,又多了几个窟窿,修长身影往地面掉落下去。

    高傲的眸子看着君慕倾,仿佛在无声的说,你不敢杀我。

    “哼!你来历不明,本公子自然要杀,遗忘蛮荒还没有双元素的人,谁知道你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凤翰强硬地说道,心里闪过一丝冷意。

    凤天元的女人,怎么能放过,不能让凤天元他们家得到这么天赋卓越的天才,这天赋甚至是在他和凤天元之上。

    看着那散发着杀意的眸子,凤翰心里大叫不妙,看到这个姑娘的第一眼,他就想着这个女人他必须得到,再看到她拒绝,还有超出想象的实力天赋,他想的是,一定要杀了她。

    她用不着知道眼前的人是谁,先动手的人是他,下令杀她的人也是他,她知道这点就足够了,面对一个要杀自己的人,她干嘛要手下留情。

    君慕倾拔出红刃,冷笑着问道:“我不用管你是谁,只要知道,你是想要杀我的人就足够了。”

    “你可知道本少爷是谁!”凤翰目光狰狞的看着君慕倾,手上鲜血迅速留下,血腥味往四处蔓延。

    “啊!”凤翰痛呼一声,双眼睁大看着君慕倾,她居然敢,她怎么敢对他出手!

    君慕倾不在意地看了一眼凤翰,手上刀锋转过一刀挥落,刺入凤翰肩膀之中。

    凤天元不满地看着凤翰,拿开,他说拿开就要拿开,以为自己是谁。

    “凤天元,你最好让你女人把刀子拿开。”凤翰注视着君慕倾,话确实冲着一旁站着的凤天元说的。

    君慕倾冷视了凤天元一眼,她还嫌慢,毕竟她刚才用的是五元素的斗技阵,等级在他们八个之上,速度还太慢了。

    “君儿,这么快就解决了!”凤天元看了看君慕倾身边,八个对一个,这速度也太惊人了,进入领域里面也不会有这么惊人的速度。

    “杀?凤翰公子,现在你的命在我手上,你说要怎么办?”清冷声音如雪山寒泉,沁人心脾,透着丝丝冰寒的杀意。 凤天元急忙走到君慕倾面前,不可思议地注视着她,仿佛看到了这个世上最难以置信的事情。

    凤天元愣在当场,呆木的看着君慕倾,怎么会有这么快的速度!

    凤翰立刻收手,不敢再轻易动弹,心里止不住的震撼和惊讶,她是怎么到这里的,好快的速度!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