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迎面而来强大气波,君慕倾立刻后退,身上的幻神器承受不住强大力量,出现了几道龟裂。

    男子双手翻滚,在空中旋转一个飞身,转身面向君慕倾,“狂……怎么会这样!”他猛地收住招式,诧异地看着面前站着的人。

    火红的身影若隐若现,眸子和眼睛只是一闪而过的红光,但是君慕倾此时不再是男子装扮,幻神器出现裂痕,尽管她身份没有暴露,女儿身是隐瞒不住了。

    女……女的!

    凤正和几个人站在地上,眼睛眨都不敢眨一下,就怕自己看错了。

    周围打扫的下人,在强大的威压下,身体不停颤抖只能扶着身边的东西勉强站立。

    和君慕倾对战的男人眼中露出诧异,脚下斗技阵消失不见,紫色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君慕倾。

    “你是君慕倾!”男子惊呼道。

    君慕倾猛地看向远处,他怎么知道自己,即便是来过一次遗忘蛮荒,她也没见过眼前的人,他到底是谁!

    “你是谁!”君慕倾冷声问道,眼中闪烁出寒光,他知道她是什么人,没有红发红眸就知道。

    男人收起手上招式,怔了怔,轻咳一声,“我只是眼睛稍微有点变化,你真的认不出来?”他们之前还见过,不只是见过一次,不是在遗忘蛮荒是在神族。

    眼睛有点变化,君慕倾注视着面前的人,惊讶在眼中一闪而过,“东方中玉。”

    声音,眼睛有都了变化,就连身体也有些许变化,不过看来这才是他真正的样子,东方中玉的外表也只是他用幻神器所变化,也就是这样,一下子没认出来他就是东方中玉。

    “正确的应该是说,凤中玉。”他也是遗忘蛮荒的人,自然姓凤,东方只是他去神族为了和凤家的人区分的假名字。

    火红的身影瞬间从空中闪过,君慕倾走到东方中玉……凤中玉面前,冰冷的声音响起。

    “离开这里的方法!”他能去神族,一定知道怎么样离开这里!

    “君姑娘,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不如我们下去再说。”凤中玉微笑着说道,前几天遗忘蛮荒会出现变化,应该是她掉进了遗忘蛮荒。

    可她怎么能够进入遗忘蛮荒,这个地方已经很久没有人进来,就说“少年”在什么地方见到过,其实就是君慕倾用幻神器改变自己的外表。

    君慕倾抿着嘴,看了一眼凤中玉,这才转身往地面走去,直接走进客厅里面。

    “下去!”凤中玉走到地上,直接下达命令,不能让这些人知道君慕倾是从神族来的,他们要知道事情,很难想象后面会发生什么事情。

    站在院中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木讷应道:“是。”

    众人离开院中,知道走出去才回过神来,都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走出去的。

    凤中玉刚走进客厅,就看到君慕倾靠在大椅上,双眼冰冷注视着他。

    “遗忘蛮荒不能离开这里,你为什么可以去神族。”君慕倾主动问道,他能够直接去神族,这就代表能有离开这里的办法。

    “君姑娘,在下能去神族,都是首领的帮助,只不过首领帮助我去神族,已经耗费不少心力无法再送人离开。”凤中玉沉声说道,她又是怎么来的。

    “你们的首领是什么人?”几乎所有人开口闭口就是首领,还能送人去神族,她还真是想见见这个首领,见识一下他到底有多强大。

    这个首领这么神秘,从送人去神族就能知道,实力也很强,她到底是到了个什么地方!?

    “这个不能透露。”凤中玉摇摇头,他们首领的事情,不方便让神族的人知道。

    君慕倾撇撇嘴,缓缓站起来,“既然你不能告诉我你们首领的事情,那能不能说说你们东边缝隙的事情。”

    东方中玉是遗忘蛮荒的人,还以为是个高手榜上的什么人,出现在那个地方寻找紫灵果。

    “那个地方不是在下负责。”凤中玉继续摇头,他们分别负责自己的事情,东边缝隙也不是很清楚。

    黑线悄声从额上滑下,君慕倾挑了挑眉头,“那去东边有没有办法。”

    “按照规定,本来你不可以去那边,不过我可以带你去,毕竟我们算是朋友一场。”他那天本来想抓到北宫煌去凤家看看,结果时间来不及,还没找到北宫煌就被界层之力拉了回来。

    “谢谢。”君慕倾点点头,缝隙在不在都要去看看,有办法总比没有办法好。

    “君姑娘你先在这里等我们一下,很快就能回东边了。”凤中玉说完转身往外面走去。

    君慕倾单手撑着下巴,靠在大椅上面,“血魇,要多强大的力量才能送人离开这个地方?”

    “不知道,要是找不到那个缝隙,我们可以试试撕破界层,然后离开这里。”血魇不在意地说道,仿佛是在说一件并不怎么重要的事情。

    君慕倾一阵汗颜,撕破界层,那得多强大的力量才能把界层撕破,要在界层撕破一道缝隙离开也不容易。

    “现在也只能用这个办法,不过撕破界层,你会怎么样?”那个什么首领应该也是撕破界层,送凤中玉去神族,究竟是什么事情,能让那个首领大费周章送人去神族。

    至尊级别,凤中玉的实力应该不只是这样,从撕破界层去神族他应该也出了力,所以退级了!

    至尊之上就是王者!他难道是从王者退级?

    “不用怀疑,那个人的确是退级了,现在还很虚弱更是没有用上全部实力,不然你也不能和他纠缠这么长时间。”血魇毫不客气的打击,狠狠打击。

    君慕倾坐在客厅里面阵阵凌乱,打击,赤果果的打击!

    玄金瞪了一眼血魇,微笑着说道:“小倾,别听这家伙胡说,它刚才在你用出武士斗技的时候,吓了一大跳。”

    刚才就是被惊讶到了,有什么不好承认的。

    “我会变得更强。”君慕倾目光坚定地说道,现在的实力还不够,这个世界的高手还有很多。

    血魇眼中溢出笑容更,就知道会这样,它的契约者一直都很要强。

    “那撕破界层,你会不会怎样?”君慕倾继续问道,这个问题血魇还没有回答。

    “你刚才也听说了,他们首领无法再送人离开,也就是他元气大伤,可能逃不过退级。”血魇冷声说道,撕破界层不能撕破天地法则,打乱秩序,天地法则就会降临惩罚。

    “那你……”

    “那区区天地法则还不能让我退级,先找到那个缝隙再说。”血魇不打算再继续说下去。

    “好。”君慕倾应道,血魇没有说不会退级,也没有说有什么影响,要离开这里看来还是要先找到那个缝隙。

    凤正猥琐的身影出现在客厅里面,面带微笑着说道:“姑娘,这个……大人请您过去。”

    看到君慕倾,凤正就恨不得抽自己两耳光,狠狠在心里唾弃自己。

    你个混蛋,人家姑娘说有办法你不听,还在大人面前胡说八道,现在是得罪到不该得罪的人了。

    谁会想到男子打扮的人,是个姑娘,还是个天赋不凡的姑娘!

    “走吧。”君慕倾拍了拍皱起的衣服,迈步往外面走去,这个时候凤正不敢耍什么诡计。

    凤正泪流满面的跟着君慕倾,要早知道眼前的人不但是女子,还认识凤中玉大人,他就应该好好巴结。

    两人穿过楼台水榭,君慕倾看着凤正悔恨的表情,嘴角抽搐了一下。

    是他自己自作孽,怪不得别人。

    走过一个又一个院落,终于在一个僻静的院子里面停下了脚步,僻静院子里面站着十几头魔兽,魔兽身边还站着几个小孩子。

    “我们可以去东边了。”凤中玉从魔兽身后走出来,看着君慕倾说道,十个孩子已经找齐,他们也应该离开这里赶回去。

    “骑着魔兽回去?”君慕倾挑挑眉头,这些魔兽不是凶兽,不过都是翼龙,这里的翼龙真多。

    “只有骑着它们才能过去。”凤中玉沉声解释道,神族的人一般都以为只有契约的魔兽才能会温顺。

    君慕倾不在意地耸耸肩,她是没有什么,这些魔兽还吓不住她。

    “回去!”凤中玉见君慕倾答应,大手一挥,所有人一齐跳上魔兽后背,稳稳落在上面。

    君慕倾也选了其中一头,不急不缓地走上去坐下,手掌抚上翼龙背上,眉头皱了皱。

    “走!”凤中玉沉声下令。

    “恭送大人。”凤正双手抱拳附身说道,擦了擦额上冷汗,终于把他们都送走了,当真是吓死他了,最后他还是送走了女儿。

    哼!走了也罢,留在家里也没有没有什么用处。

    十几头翼龙从空中飞过,君慕倾闭上眼睛,手掌放在翼龙后背上,才只是灵兽级别不会说话。

    不过他们能用魔兽当坐骑,比起神族还要厉害,至少神族就还没有人没有任何契约下,让翼龙当自己的坐骑。

    “凤中玉,东西实力怎么有那么大差异。”君慕倾扭头看向身边同骑一头翼龙的凤中玉,魔兽数量太少,两个人骑一头才够数,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对于斗技师,武士,召唤师,首领并不强求,不过东边不行,你等会要去东边,告诉你也无妨,东边有着大量变异凶兽,实力不够的人去那里,只有死路一条。”也就是这样,他们必须要有足够的实力,才能保护好遗忘蛮荒。

    “你干嘛带我去东边?带一个陌生人去东边,按规矩是不行的。”他们才见过两次,算不上是朋友。

    让西边的人过着平常人的生活,不强求他们修炼,想不明白他们这个首领在想什么。

    凤中玉怔了怔,突然仰天大笑起来,“君姑娘就是聪明,带你去东边,就是的想着东边能不能留下你这位天才。”

    像她这样天才,遗忘蛮荒没有,神族更没有,她能来到这里也算是天意,能留下最好,不能留下,他们也不会强求。

    “神族还有人在等我,这么个奇怪的地方,我还是早点离开的好。”君慕倾直言不讳,这没有什么好隐瞒的。

    “君姑娘倒是直接,不像神族的人磨磨唧唧一大堆。”凤中玉爽朗大笑道,他们遗忘蛮荒才不会像神族的那些人,自相残杀,明里什么事情都没有,暗中是一大堆的阴谋,斗的你死我活。

    比起神族,他们遗忘蛮荒才是净土,以后他再也不离开这里了,也没有能力再离开这里。

    “你都这么直接,我怎么能绕弯子。”君慕倾嘴角稍稍勾起弧度,看了看身上的幻神器,裂开了缝隙没有让她的红发红眸显露,就维持现在这个样子好了。

    “不过在下还想请教姑娘一件事情。”凤中玉认真地看着君慕倾,这件事情对他来说很重要。

    “直接说就可以了。”君慕倾不在意地说道,这么三次相遇,她对凤中玉也有点了解,这个人不讨厌。

    王者退级,也不知道是什么重要的事情,能让他放弃等级都要去神族,他们首领也是。

    跟在他们身后的人,震惊地看着凤中玉,他们领队不是一直都不喜欢女人靠近的吗?怎么现在还跟女人共骑一头魔兽!

    “姑娘之前的眼睛和头发……”都是红发红眸,现在却是黑色。

    “不就是幻神器。”君慕倾笑着说道,他紫色的眼睛都能变成黑色,她红色的眼睛头发也可以。

    凤中玉呆滞了几个呼吸,自嘲地说道:“原来是这样。”

    “不然呢?”君慕倾反问道。

    “没事没事,看来首领说的没错,是我想多了。”凤中玉笑着说道,这个世上怎么会有红发红眸的人,他跟首领说的时候,首领说不可能他还不相信,现在看来是他想多了。

    君慕倾囧囧的看着凤中玉,他想多了什么?不会是认为她是用幻神器改变出来的红发红眸吧!

    “领队,前面就是屏障。”走在一旁的护卫沉声说道,狐疑地看了一眼君慕倾,领队很少会离开首领身边,她也没见他离开过城几次,什么时候认识这位姑娘的?

    城中要是有这么好看的姑娘,他们不可能会比首领还晚知道。

    凤中玉从翼龙背上站起来,看着不远处透明波动的一层薄膜,神情有些担忧。

    “是不是穿过屏障就能到东边了?”君慕倾跟着站起来,在这个地方就能感觉到屏障的强大,人一旦靠近,没有足够的实力就会被屏障力量反弹。

    “是,不过君姑娘,我只能带你到东边,不能带你去见我们首领,不是你的问题,而是首领呆的地方,不到实力不能去。”凤中玉犹豫开口,尽管她天赋很好,但现在的确是……

    君慕倾嘴角一抽,想说她弱就直说,她知道自己不算强,不过那到底是什么地方,实力不够还去不了!这算是鄙视?

    “我知道了。”君慕倾淡笑着点头,这是红果果的鄙视!

    “小心了,要进入东边,你要抓紧。”凤中玉沉声说道,眼睛炯炯有神地看着前方,穿过这个地方是相当危险的,她还没有首领许可。

    “好。”君慕倾应道,强大的冲压迎面而来,从脸上不停冲击而过。

    一行人飞过屏障,瞬间消失在空中,表面看起来这层屏障只有薄薄的一层纸那么厚,当他们靠近屏障,连人带兽一起消失在其中。

    强大冲击不同拍打身体,如同千斤大拳落在身上,君慕倾闭上双眼紧紧抓住翼龙后背。

    她现在终于知道凤中玉为什么说抓紧了,这么强大冲击力,不抓紧魔兽后背,就会被空间飓风吹走,吹走以后就很难离开这里。

    这到底是谁设下屏障,阻止两边的人也不至于这么复杂,西边的人实力还不强。

    “首领是为了防止魔兽,并不是为人设下屏障。”凤中玉艰难地说道,声音好几次都被飓风吹散。

    君慕倾扭头看了一眼凤中玉,她这还什么都没问,凤中玉就主动解释了,那个首领在他们心里的位置,真的是很重要。

    好痛!

    眉头紧蹙,坚韧的目光看着前面,眼角余光看到身边飞过翼龙,划过一丝惊讶。

    每个小孩都被一个人抱着,甚至是有的还拿绳子把两个人绑在一起,就是为了防止被这里的飓风吹走。

    冰冷的目光漠然收回,在遗忘蛮荒她只是个过客,这里的事情和她也没有什么关系。

    好强的飓风!

    君慕倾暗暗惊讶,得到风之音,她是第一次感觉到这么强大的飓风,好像风之音在它面前一点作用都没有,又感觉这里的不是飓风。

    管它是什么,她都要穿过这里!

    凤中玉牙口紧咬,担忧地看着君慕倾,她真的穿过这里吗?

    “嗷!”

    熟悉声音在耳边响起,君慕倾猛地往前面看去,红色光点在面前闪烁着。

    “君姑娘,这些是被卷进这里面凶兽,你要小心。”凤中玉急忙说道,这些凶兽平常不怎么活跃,这次怎么会这么躁动。

    君慕倾没有回答,她不是第一次见变异凶兽,在看到红色光点和熟悉气息就知道是变异凶兽。

    “防御!”凤中玉咬着牙,抵御着强劲力量沉声说道。

    “是!”跟在他身后的十几个人,脚下同时展开斗技阵,凝聚出各色盾牌挡在面前。

    君慕倾扭头看去,顿时吓了一大跳,目光诧异地看着跟在凤中玉身边的十几个随从,半天都说不出话来。

    有没有搞错!要不要这么打击人!跟在凤中玉身后的人,都是最弱的是至尊巅峰,而且才一个!

    看到他们脚下斗技阵,君慕倾突然有点明白前段日子那三个人的话。

    人家手下都是至尊,不然就是王者,当时她才大尊王,差距那就是天上地下!

    “攻!”凤中玉注视着飞来魔兽,沉声下令。

    “兽影!”所有人异口同声,凝聚出各种兽形。

    强大飓风之下又是强大的威压,君慕倾脸色有些苍白,紧紧抓住翼龙后背。

    几十头变异凶兽齐飞而来,在这里面,它们显得如鱼得水,没有半点不适,尽管在等级方面比不上这十几个人,却还是能将他们重伤。

    “小心!防御!”凤中玉脸色大变,这次的变异凶兽好强!

    “盾!”君慕倾手上闪过青光,上古气息在周围蔓延,强大而又刺眼的青光挡在他们面前,冲过来魔兽纷纷撞上盾牌,无法攻入!

    凤中玉斗技阵才刚刚展开,面前就树立起一面宽大盾牌,在看到盾牌上的图腾之时,眼中露出诧异。

    这个盾牌他见过,青铜盾!上古四大神器之一的青铜盾!

    她手里竟然会有青铜盾,这简直是太不可思议了!

    “嗷!”

    青铜盾上出现阵阵晃动,君慕倾眉头紧皱,从魔兽后背上站起来,怎么,就青铜盾都没有用吗?

    “这些变异凶兽已经懂的利用这里面的特殊流动,青铜盾也阻止不了多久。”凤中玉听到阵阵动静,急忙说道,加快速度才是最关键的。

    “它们在这里生活了很长时间?”君慕倾淡淡问道,她也知道这样不能对变异凶兽有用。

    “嗯,这里就是变异凶兽生活的地方。”所以才有那么多人不能靠近这里,也真是这个原因。

    君慕倾翻了翻白眼,感情这些变异凶兽一直都生活在这里,在周围屏障薄弱的时候它们就能离开,所以西边才会经常有大量魔兽出现,等到薄弱的时间过了,它们又要回到这里。

    “不管了。”君慕倾脚下燃烧气汹汹火焰,火红色身影跳下翼龙后背。

    “君慕倾!”凤中玉想伸手阻止君慕倾,但是人已经跳下了翼龙后背,青铜盾也在他们面前撤离,红色身影不知道去了何方。

    跟在凤中玉身边的十几个人,目瞪口呆地看着君慕倾,头皮阵阵发麻。

    她就这么跳下去了!

    有没有搞错,她就这么跳下去了,这么危险,她就跳下去了!

    “血焰火!”

    “灵魂之水!”

    “飓风!”

    冰冷声音响起,所有人不约而同往下面看去,当火红色身影映入眼帘,众人石化当场。

    十个孩子眼睛都不眨一下看着下面的人,崇敬仰慕显露眼中。

    君慕倾手上握着红色刀刃,冰冷声音紧接着响起:“武技——灭天刃!”

    火红刀刃骤然巨大,变得有两三丈高,巨大刀刃劈落,迎面而来的凶兽快速躲开,不敢有丝毫迟疑。

    凤中玉看到君慕倾没事,这才松了口气,无奈地看着在空间里面不停凝聚斗技的人。

    还真是乱来,他们都不敢轻易跳下翼龙后背面对面和变异凶兽交锋,她居然二话不说就跳下去了,血焰火,灵魂之水,飓风!

    这才是深深的震撼,三元素,极品之火,极品之水,这两种都是极品,那风元素也应该是极品。

    武技双修,三元素极品!

    君慕倾身上究竟有多少谜团,她还有多少不为人知道的事情。

    “我们也来!”凤中玉忍住不适,从翼龙背上站起来,他们都是一路来的,要打不能让君慕倾一个人动手,他们好歹实力在她之上。

    “是!”所有人纷纷站起来,将是个天才小孩护在身后。

    “攻!”

    一声令下,各种斗技齐飞,面对冲来的魔兽丝毫没有半点畏惧,无畏攻击!

    君慕倾兴奋地凝聚出斗技,好强,好厉害!这才刺激!

    斗技,武技,刀刃刺,劈,砍……各种怪异的招式在君慕倾身上施展,攻击而来变异凶兽尽管凶猛,却不及君慕倾手上招式来的凶猛。

    下手有力,变异凶兽几乎东都不敢太过靠近君慕倾,只能远远攻击。

    凤中玉要是知道君慕倾不但不害怕,还异常的兴奋和激动,还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表亲更,那一定会深深吐血。

    要知道,这可是变异凶兽!

    “君姑娘,马上就能离开了!”光亮从对面射来,凤中玉激动地说道,他们就要离开这里了。

    “你们先走吧。”君慕倾笑着说道,她还没打够,还不想离开这里。

    “君姑娘,还是跟我们一起离开,等会会有更多变异凶兽过来。”凤中玉着急说道,嘴角不停抽搐,好彪悍的攻击,招式凌厉,力道恰到好处,不愧是君慕倾。

    君慕倾看了看周围,的确是有强大气息从四面八方而来,是变异凶兽知道打不过他们,找来更多的变异凶兽。

    “走!”君慕倾迈开步伐,要和它们打有的是机会,它们总有出来的时候!

    终于肯走了!

    凤中玉看着君慕倾离开的步伐,立马下令,“我们也离开这!”

    “是!”

    翼龙快速往前面飞去,凤中玉再次低头一看,火红身影已经消失在了他们面前,魔兽群里面也没有看到踪迹,仿佛君慕倾就凭空消失了一般。

    凤中玉脸色一沉,不会有事情的,她一定是先离开了。

    十几道身影冲破屏障,强大冲击消失,翼龙也纷纷松了口气,终于离开了。

    “有没有看到红衣姑娘?”凤中玉着急寻找周围,君慕倾呢?她有没有出来,还是说她还在屏障里面。

    护卫纷纷摇头,他们从刚才以后就没有再看到红衣姑娘,她好像消失了似的。

    没有?

    凤中玉急忙看去,再抬头看看空中,看到她回去了吗?

    “喂喂!凤中玉你回来了怎么还停在这里,赶紧回去回复王啊!”呵斥的声音响起,娇弱身影从前面走来,脸上带着俏皮的笑容。

    “这个我有分寸。”只不过君慕倾到底有没有离开哪里,他有点不放心。

    “有分寸就赶紧去,首领最近不能太忙。”女子不满地说道,她刚刚见过首领回来,送中玉去了一趟神族,首领果然虚弱了很多,中玉不也退级了。

    “啰嗦。”凤中玉瞪了一眼女子,骑着魔兽往空中飞去。

    十几道身影急忙跟上去,不敢多停留半分,就怕女子的怒火洒在自己身上。

    “啰嗦!凤!中!玉!”暴喝的声音震天动地。

    十几道身影很快消失在女子面前,即便是有再大怒火,女子也只能轻哼一声,转身离开。

    直到他们都离开后,红色身影才不急不缓从空间里面走出来,身边还跟了一个银发少女,纯洁优美。

    “主人,这里就是东边了。”小银看了看周围,转身我那个身后看去,只是一层屏障里面却有那么多东西,变异凶兽也在里面。

    “可以确定这里就是东边。”君慕倾点点头,刚才那个女人就是上次来的时候,那三个人其中的一个。

    现在东边到了,就不知道那道缝隙还在不在,具体在什么地方。

    “主人,前面有人。”小银踮起脚,指着远处说道。

    “我们问问路。”君慕倾指了指前方,东边和西边感觉也没有什么不同,西边的人要是肯修炼,也不会比东边的人差。

    这一道屏障阻挡了不少东西,两边的人都没有办法交流了,不过现在打破这道屏障也没用了,反而会造成大乱,这个蛮荒就这样也挺好。

    一人一兽往前面走去,才刚刚靠近,就听到暴喝的声音。

    “怎么样,挑战老子也要看你们有没有这个本事!”粗俗的声音传来,带着几分嚣张。

    “凤天元好像是你们挑战我们!”不满的声音响起,语气中还带着不屑。

    “凤翰!老子就是挑战你们怎么了,你老爹跟我老爹争,我就跟你争!”凤天元蛮横地说道,他们之间的战争又不是一天两天了,打了他又怎样,只要能把他们一下子拉下来就好。

    “不可理喻!”凤翰挥了挥袖子,转身离开。

    “慢着!”

    ……

    君慕倾站在远处,听着两人的对话,不禁满头黑线,这都还没靠近呢,看来跟这两个人问路,是没什么希望了。

    “主人?”小银指了指不远处,还要问路吗?

    “不用问了。”问了也是白问。

    一人一兽摇摇头,转身往另外一个方向走去,她们只是过客,这的事情和他们无关。

    “你大爷的,凤翰,最好别让你老子我看到你!”凤天元大声骂道,带着身后随从离开。

    真是晦气晦气!出来一趟遇上了凤翰这个王八蛋!

    君慕倾才刚走出两步,突然发现她们走去的方向,刚才那群人往她们这边走来。

    “主人?”小银再次叫道。

    “继续走就是了。”两个路人,他总不能把火气撒到她们身上。

    不过他们要是真的这么做了,她也不会客气,最后会发生什么事情,她更加不敢保证。

    “嗯。”小银点点头,看着人类走来,眼中还是会露出厌恶,从它被人类抓走,除了对君慕倾和寒傲辰不排斥,就连万兽城那几个老头,它都不喜欢。

    凤天元烦心地走过,在这个地方,总是遇到凤翰,又不能去西边,听说西边还不错,他就不明白了,好好的首领干嘛在这里弄个屏障,他们一个人都过不去,对面的人也过不来,这有什么好的。

    火红身影映入眼帘,凤天元猛地停下脚步,一双眼睛直直落在红色身影身上。

    好美!

    “美人!”凤天元放声大呼。

    君慕倾皱了皱眉头,没有停下脚步,直接无视凤天元的惊呼。

    “哈哈,好美的人!女神!女神!”凤天元双手拍掌,雀跃大叫,他身后是随从顺着他目光看去,当火红色身影没入眼帘,所有人愣在当场。

    的确很美!不过最重要的不是人美,这个人怎么穿了一声红衣!

    不顾众人的目光,凤天元撒腿就往君慕倾的方向跑去,一身火红在大地上“咚咚咚”跑过。

    “女神!”凤天元双眼泛光,直直的看着君慕倾。

    君慕倾满头黑线地看着面前的人,他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这么粗壮的大男人,居然穿了一身红色,除了头发,眼睛,眉毛,皮肤,几乎到处都是红色。

    这比花千娆还要人妖啊!

    “女神,你是不是神明派下来的!”凤天元激动地看着君慕倾,差点就对着君慕倾膜拜下去了。

    君慕倾轻咳一声,神明,她不信神,只相信自己。

    “你赶紧让开,别挡我们的路!”小银不屑地说道,这个人类想做什么,他们不过是第一次见面,叫什么女神,主人不是神,她也不信神。

    凤天元皱着一张脸,看向小银,不满地说道:“你干嘛穿的这么丑,还有这头发眼睛,怎么都这么丑!”

    太丑了!

    跟着凤天元的随从赶紧拉过他,欲哭无泪地看着小银,这么一个大美人,也只有他们家少爷看着是丑,明明就是那么好看。

    君慕倾嘴角不停抽搐,这个人是什么眼神,小银可是十足的美人,他居然说丑!

    “你……你敢说我丑!”小银气的都快吐血了,它们独角兽一族力求完美,它们每个都对自己要求严格,它拟态人类外表,更是严格中的严格,这个人类说它丑!

    “啊!姑娘,不好意思,你当然是大美人,我们公子说错了。”随从立刻说道,哈腰道歉,看向凤天元差点没大哭起来。

    少爷,这么没的人你怎么能说成丑呢?

    “本来……”

    随从赶紧捂住凤天元的嘴巴,阻止他再继续说下去。

    “两位姑娘,是这样的,我们少爷有那么一点点喜欢红色,所以看到红色的东西,他就会不由自主的被吸引。”再丑的人只要一身红色,少爷看着都是美女,不过眼前这个到是第一次少爷叫女神。

    红衣姑娘的确很美,比他们见过任何一个女人都美,可是她身边的姑娘也好看。

    君慕倾差点被自己口水呛到,指着凤天元,感情这家伙是个红色控!

    “要不要放过你们,要看这位姑娘会不会放过。”君慕倾指了指身边的小银,小银难得火气这么大,放过他们只怕没有那么容易。

    红色控,这是病,得治!

    小银一双眼睛怒火滔滔地瞪了凤天元,她现在想把眼前的人类大卸八块拿去喂魔兽!

    他敢说自己丑,居然敢这么说!

    “姑娘,我家少爷无心之失,你原谅他这一次,大人有大量!”随从赶紧说道,惹美人生气了。

    “唔唔!”凤天元在不停挣扎,一双眼睛直直的放在君慕倾身上,那种仰慕没有一点杂质,仿佛就是单纯欣赏。

    “主人,我们走吧。”小银咽下怒火,这次就放过他们。

    “嗯。”君慕倾看向小银笑了笑,继续往前面走去。

    “唔唔唔!”凤天元还是在不停挣扎,看着君慕倾他们要离开,更加激动了。

    “唔……”凤天元狠狠踩了随从一脚,指着小银说道:“你本来就丑,不服啊!”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