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凤峡脸色一阵绯红,公刚才这么说只是权宜之计,哪里是他们什么远亲,凤前大人怎么还就相信了,明明就知道不是。

    君慕倾看了看凤若儿,再看看凤前,殷红唇瓣轻启,冰冷声音缓缓响起,“我叫凤君。”

    凤峡狐疑的看向君慕倾,凤君?他不是说自己叫赤君吗?

    看到凤峡脸上的疑惑,君慕倾嘴角微微上扬,“赤君凤君本就是一人。”

    凤峡恍然大悟地点点头,早就知道这个少年身份不简单,他又何必在意这些,只要知道他是在草原上认识的少年就行了。

    活了这么多年,这些事情都不知道的话,那就是失败了。

    “我叫凤前,是这个镇上混吃混喝的人。”凤前微笑着说道,凤君,这么厉害的少年他还是第一次听说,刚才他凝聚出斗技阵,几乎什么都没有看清楚,斗技已经凝聚出来。

    “那凤正是西原镇什么人,还有那个领的命令,没年要十个孩。”这样的要求就像是这是个孩是活祭,被送去东边就再也不能回来。

    凤前怪异地看着君慕倾,他到底是不是这里的人,这么重要的事情,他居然都不知道。

    凤峡见凤前露出奇异的目光,赶紧走到他面前笑着说道:“是这样的,凤君刚刚才从深山里面出来,以前的时候他为了提升实力,一直在山中历练,这些事情他知道的不是很清楚。”

    “难怪你会这么厉害,原来是这么回事。”刚刚历练回来的人,自己怎么比的上。

    君慕倾没有回答,静静站在一旁,她总不能说自己是从神族来的,还不知道这个地方的人知不知道神族的存在。

    “西原镇是属于最西边的镇了,所以选人的事情也是最晚的,说不定这里还不会有人被选到,去东边是领的命令,至于为什么会被选走,没有人知道。”凤前沉声说道,这么多年被选去东边的人都没有回来过,也不知道他们是死是活。

    “东边有什么,你们也不知道?”凤正刚才的目的她很清楚,就是为了紫色丹药,绕绕弯弯说了一堆有的没的。

    凤前收回目光看向君慕倾,无奈地摇摇头,“这个我们怎么会知道,东西阻隔。”

    “你们也不知道从平原上穿过的魔兽是怎么回事?”东西阻隔,一边实力非凡,一边有些人连斗技都不会修炼,这差别也大了!

    “统领派来的人说,是一个月屏障会裂开一个缝隙。”凤前摸了摸头,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些事情本来不应该说的现在也说出来了,还告诉一个刚刚认识的人。

    裂缝!

    君慕倾心头一跳,眼睛溢出笑容,她要找的就这个裂缝,穿过裂缝她就能将去兽族,然后回到神族。

    “所以,你们领派来的人,过来接人也通过这道缝隙了?”手指摩擦着下巴,君慕倾若有所思地笑看着面前,领,遗忘蛮荒的领她还真是想见见。

    “应该是吧。”凤前点点头,他也没有见过缝隙,就不知道是不是这样,不过相传是这样。

    君慕倾伸出手,圆润丹药躺在手掌心,“你现在应该是尊者级别,这个给你,说不定能直接突破尊者晋升大乘者。”

    凤前睁大双眼张了张嘴巴,诧异地看着君慕倾,他就这么把紫丹给了自己,不是要说给凤峡的他们的吗?

    “凤前大人,你就拿着,这东西交到我们手上也没有什么用处。”凤峡微笑着说道,他们都不是斗技师,拿着紫色丹药也派不上用场,最后还浪费了。

    “这是另外一颗,一颗丹药我不会同时送给两个人。”君慕倾伸出手,刚才要给凤峡的丹药静静躺在另外一只手上。

    两!两颗!

    凤前差点晕厥,他难道是炼器师,不对啊,刚才用的元素是风元素,不应该会是炼器师。

    老天,不是炼器师他身上怎么会有这么多丹药,紫色丹药眼睛都不眨一下就送人了!

    “多谢。”凤前语无伦次地说道,激动地看着手上的丹药,有了这颗丹药,他就能晋升大乘者了。

    君慕倾淡淡一笑,收回目光,不管在什么地方,每个人想要都是变强。

    “这颗丹药你们拿着,既然知道我想知道的事情,我也离开这里了。”君慕倾面无表情地看着东方,东边,那个高手云集的地方,只怕连神族高手都比不过。

    “大哥哥!”凤若儿走到君慕倾面前,紧紧抓住君慕倾的衣角。

    “你可以修炼斗技,他是个很好的老师。”君慕倾揉了揉凤若儿头颅,指着凤前说道,他们都是同一种元素。

    凤峡和凤若儿双双看向凤前,老师?

    灼热的目光紧盯,凤前扭头看向空中,心里不禁嘀咕,这个少年怎么会知道他来这里的目的。

    凤若儿天赋的确不错,他也有这个心思,就不知道她愿不愿意拜师。

    “我真的可以做你的生吗?”凤若儿抬起头看着凤前,老师,她也想修炼,只为了好好保护爷爷,不让他们被任何人欺负。

    “你愿意?”凤前扭头看向凤若儿,他实力在西边也算可以,名声也还行,收个生当然也要天赋过的去的,就是怕她不愿意。

    凤若儿连忙跪在地上,认真地抬头注视着面前的老人,坚定地说道:“老师!”

    “好好好,快点站起来。”凤前连忙扶起凤若儿,真是个招人疼的小女娃。

    君慕倾站在一旁双手环胸,眼中溢出笑容,那四个老头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临君大陆那个现在一定也在斗嘴。

    凤峡沧桑的眼中露出点点欣慰,眼角晶莹液体在阳光下闪烁光芒。

    “我先走了。”君慕倾放下双臂,认真地说道。

    “谢谢。”凤前发自内心地感激,这个少年抬手投足都带动着不同寻常的气势,必定不是普通人。

    君慕倾挥了挥手,步伐迈出,往外面走去,现在就等着东年的人过来这边,跟着他们去东边就行了。

    东西是死的,人总是活的,想要离开这里也不是难事。

    遗忘蛮荒还有挺多秘密,不过这些也和她她没有什么关系,现在想是离开这里。

    “凤君!”

    耳边传来呼叫的声音,君慕倾停下步伐往身后看去。

    “凤君,你要是想知道东边的人什么时候到西原镇,可以去问问凤正,他是这个镇的镇长。”凤前站在门口大声说道,手里紧握着凤若儿。

    镇长?君慕倾挑挑眉头,镇长的确知道不少事情,“我知道了。”

    平原上枯草吹过微风,火红身影从镇中穿过,几乎是每走到一个地方,就会吸引不少人的目光。

    君慕倾即便是用幻神器,也是世间少有的美男,还有那少有的气质,更是一种无形的吸引,让周围的各种女人痴迷。

    华丽富贵的门庭前,红色身影走过,眼神冷漠地看了看头上...

    牌匾,红色软靴迈出。

    “喂,你是什么人不知道这是镇长家吗?”守在门口的下人厉声呵斥道,这里可是镇长的家,是他能够随随便便就进去的吗?

    红色身影走过,强大气势震慑,走过来的两个下人还没靠近,就被强大力量震开。

    波澜不惊地眸看向宅内,君慕倾大步走进去,她当然知道这里是镇长家,就是知道这才来的,不然她来这里做什么。

    刚走进宅内,宅门立刻关闭,上个下人团团把君慕倾为主,手里拿着各种各样的武器。

    君慕倾翻了翻白眼,她就是来问的,这么人围着她做什么。

    “不知道谁这么大胆,敢闯我家!”凤正怒火冲冲地说道,刚才他才被一个黄毛小打伤,现在就有人找上门来,今天是撞到什么了,运气怎么就这么差。

    “凤正大人记性真是不怎么样,不如我让你记起来刚才发生过什么事情。”君慕倾迈出步伐,站在面前的上个人形同虚设。

    熟悉的声音钻入耳中,凤正脸色大变,诧异地看向上人围住的身影。

    “是你,你还敢走进我家,天堂有你不走,今天你到了我家,还想活着离开,妄想!”凤正脸红脖粗地指着君慕倾说道,狂妄,真是狂妄!

    你小今天还想离开这里,简直就是做梦!到了他家,想要离开没有那么容易!

    “飓风!”绿光在君慕倾脚下闪过,风元素刮起巨大暴风。

    空旷的院里面,飓风席卷而至,君慕倾面无表情站在原地,不管是多大飓风都丝毫影响不到她,反倒是她身边都站着的人,被大风吹的东倒西歪。

    凤正趴在地上,双手抱头,他发现这个少年的实力,是他都不能抵抗的,好歹他也是尊者级别,怎么一个少年实力还会在他之上。

    “救命!”

    “好大的飓风,别刮了。”

    “我就要被吹走了,公我们错了。”

    ……

    站在飓风之中的人大声喊道,他们哪里能承受这么大的飓风,没两下就被这些大风吹走了。

    “让我放过你们也不是不可以,凤正大人,就不知道你要不要合作了。”君慕倾冷笑着说道,眉头紧皱地看着周围,都是一样,他们的实力和东边的人都没法比较。

    凤正双手抱头欲哭无泪地看着君慕倾,他现在还有的选择吗?

    “你要问什么?”凤正急忙问道,能不能把风停下来再问,这么大的风他也不能思考。

    还以为是拍到了软柿,结果却是一块大铁板,今天这是怎么了,运气怎么这么差!

    “东边的人这次会不会到西原镇来挑人。”语气说是询问,君慕倾语气更像是命令,在命令他们必须回答。

    “会,今年我们这边也会派出去一个人,我们这个镇是在西边,又处于平原才叫西原镇,但是这次有命令下来,我们这边也要挑选一个天赋高的人。”这个天赋高的人应该就是他女儿了。

    现在还有什么办法,他们规定五男五女,男孩已经选好,现在就差一个女孩了。

    “我有问这个镇为什么叫是西原镇吗?”君慕倾冷漠反问,这些不用他说她当然也知道。

    呃……凤正一阵沉默,好像是没有。

    “什么时候会来,你打算让谁去。”君慕倾继续说道,飓风呼啸。

    “他们还差一个女孩,选中的人是我女儿,至于什么时候来,就要看我何时上报。”凤正垂下头,他女儿的天赋是西原镇最高的,本来是一件很引以为豪的事情,却变成了现在这个样。

    “你知不知道这些人要送去做什么?”每年就要十个,还要天赋最高的,这是想要做什么?

    “不知道。”要是知道他就不用这么忐忑了。

    风元素飞速闪过,君慕倾迈步走向大厅的方向,“说不定我有办法帮你,起来吧。”

    凤正猛地抬头,周围飓风停止,所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差点跪地朝着君慕倾跪拜。

    “有办法?”凤正连忙往客厅走去,他能有什么办法,就算天赋好,他也不是女娃娃,大人们未必会带她去东边。

    “小……”冰冷目光射来,凤正连忙收住声音,小心翼翼问道:“你有什么办法。”

    “你去通知他们,就说西原镇的人已经选好了,让他们过来就行了。”君慕倾坐在大椅上冷淡说道,这样不就可以快点到东边了,麻烦事情还能省下不少。

    凤正愣在原地,跟他们说人已经选好了,选谁?他还没有想过送自己女儿去,谁知道那边有什么,要死死别人就好了,干嘛拉他女儿。

    “还不去!”犀利目光看向凤正。

    “立刻就去!”凤正连忙往外面走去,脸上露出一抹阴霾。

    倒要看看这小能嚣张到什么时候,到时候把责任全部推给他就行了,大人怪罪,死的人也应该是他!

    君慕倾坐在原地,镇长府里面的人兢兢战战做着事情,就怕惊扰到客厅里面人儿。

    看着他们小心翼翼的模样,君慕倾无奈地摇摇头,她又不会吃人,他们这么紧张做什么。

    某人完全忘记,刚走到这里给人的震撼,那的确是相当的震撼。

    在客厅里面等久了,君慕倾最后干脆闭目养神,空间里面没有小四,她身体里面也没有生命精灵,他们都在对战的时候出去了,现在应该还在神族。

    “小倾,你这才刚刚聚齐五种元素,就掉到这个地方。”玄金在空间里面笑看着头顶,遗忘蛮荒,又到这里,上次是东边,这次是西边,明明就是一个地方,实力相差还那么大。

    君慕倾嘴角一抽,不急不缓说道:“龙神上尊,我也不想到这里来,不过好像这不是按照我的意愿选择的。”谁想到这里来,怪事情一大堆,每个人都姓凤。

    “这的人好像都没有什么血缘关系,却都冠上了凤姓。”血魇不在意地说道,人类世界的事情它不想多加理会。

    “我也挺好奇的。”凤姓,从凤峡哪里得知,凤姓好像是领给他们的,领给他们冠上凤姓,难得那个领也姓凤,要是姓凤的话会不会是凤家人,会不会是……

    “有人来了。”血魇目光犀利地看向一个方向,霸道气势飞扬。

    君慕倾猛地睁开双眼,强大气势扑面而来,一道青光挡在她面前。

    “锵”的一声,几道身影从天而落,走到君慕倾面前,下巴微微上扬,高傲地看着坐在主位上的红衣少年。

    “你要见我们!”呵斥的声音中带着不耐烦,他们来一趟不容易,要是没有什么事情把他们找过来,后果是他承担不起的。

    君慕倾优雅起身,皮笑肉不笑地看着面前的几个人,“东边的人好大架。”

    东边就是东边,派来的人都是尊君王级别,比起西边的人,那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