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火红的斗技阵在脚下转动,君慕倾迈出步伐,血红火焰环绕脚下,如同一层红色云雾熊熊燃烧。

    君慕倾往地狱炎火飞来的方向走去,小银和暗影跟在君慕倾身边,对于六人脸上的诧异仿佛没有看到。

    “君慕倾!”云梓冷见君慕倾往地狱炎火的方向走去,立刻飞身走到她身边,“你疯了,这是地狱炎火!”瞬间就能将她融化的地狱炎火!

    “我都说我是这样走过来的,当然是要这么走过去。”君慕倾停下脚步扭头看向云梓冷,她又不会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

    云梓冷阴沉着脸,大手紧握住君慕倾的手臂,“不行!”

    尽管她是凤家的人,是凤家家主,她死了凤家就会大乱云中魂海就此得利,可他就是不能眼睁睁看着她走入火海,她面前的毕竟是地狱炎火,即便她是火元素也不能奈何地狱岩火。

    “云少主,你这么拉住我,我们要怎么过去,再说……”

    “大哥小心!”

    急慌的声音响起,灼热的温度迎面扑来,地狱炎火如同巨蟒在空中翻滚,凶猛的往君慕倾和云梓冷这边疯狂扑来。

    “走!”云梓冷拉着君慕倾想要后退,只是不管他如何拉扯,站在身边的人就是一动也不动,甚至还笑脸看着飞来的地狱炎火。

    来不及防守的五人张开嘴巴,一颗心都提到嗓子眼了,眼睛眨都不敢眨注视着君慕倾站着的方向。

    怎么还不离开!

    血红的火焰在斗技阵中飞出,云梓冷感觉脚下一阵灼烫,立刻低头看去,血红火焰从脚下熊熊燃烧,火红的斗技阵和君慕倾的身体连成一体。

    这是!

    “血焰火!”冰冷的声音响起,震进所有人心中。

    血红火颜强势霸气,如同海浪一般从斗技阵中狂啸而出,迎面扑来的地狱炎火眼看着就要飞到君慕倾和云梓冷面前,脚下火焰如同喷泉一飞冲天,形成一条火焰长龙。

    地狱炎火感觉到的强势霸道之力,猛地停下脚步,转身就往回走,那速度比刚刚飞来的时候还要快,很明显是落荒而逃。

    走了!

    怎么会突然走了!

    云梓冷六人呆木的站在原地,愣愣看着飞旋离开的地狱炎火,眼中充斥着惊悚,心里满满的都是震撼。

    有没有搞错!

    有没有看错!

    他们看到的是不是真的!地狱炎火走了!正确的是说,落荒而逃了!

    这会不会太牛叉了!他们和地狱炎火打了半天,地狱炎火半步都没退反而是步步紧逼,结果眼前的人一出手,这还没怎么动,就是把火元素凝聚出来,地狱炎火居然看到撒腿跑了!

    这算什么!地狱炎火攻击也看人啊!

    你打不过也不用跑啊!这都还没开始打它就逃了!

    暗影尽管已经见过君慕倾冰封地狱炎火,却还是被惊到了。

    王妃果然厉害!

    “这……”云梓冷缓缓松开紧握的大掌,不敢置信地看向君慕倾,怎么会这样,地狱炎火看到她就这么……跑了!?

    “走吧。”君慕倾漠然收回眸子,迈步往前面走去。

    小银笑呵呵地跟着君慕倾走去,除了暗影其他六个人半天都不能回神,目瞪口呆地站在原地,只感觉阵阵凌乱。

    “你们不跟上来,我也不知道等会地狱炎火会不会回来。”君慕倾冷声说道没有停下步伐,地狱炎火在血焰火面前也只能俯首陈臣,不奇怪。

    还在凌乱的六人立刻回神,大步跟上去,这究竟是怎么做到的,她脚下只是火元素一转,凝聚成一条火龙,怎么地狱炎火就望而却步,甚至落荒而逃!

    九人从坑洼地面走过,一路上再也没有看到地狱炎火,它们仿佛是知道了王者火焰的到来,不敢在走出来半步。

    没有了地狱炎火,君慕倾也乐得自在,直接往前面走去。

    走过一大段路程周围终于有了一点点变化,大地依旧是坑洼不平,但是逐渐的却多了笔直的树干。

    这些树由晶石长成,拥有着树木外形,本质却是晶石,都是透明的晶石,如同菱角玻璃,折射着周围微弱的光点,光点洒落,周围真是极美!

    “好美!”

    云朵往晶石树那边飞奔而去,刚才的震撼此时一扫而光,眼中只有这些晶石树干。

    “朵儿!”站在一旁的木立刻拉住云朵。

    君慕倾停下步伐,注视着面前整齐一排的晶石树,这一路过去只有一排整齐笔直的晶石树,晶石形成树形,里面的元素和精华全部被吸走。

    “君慕倾,你觉不觉得这些晶石树有古怪?”云梓冷沉声问道,看不到尽头。

    “地心怎么可能不怪。”君慕倾蹲下身体,从地上捡起几块石头,分别往不同的方向扔去。

    这里仅次于神之墓,有怪事才正常,要没有怪事可能还不正常了。

    扔出去的小石头在空中旋转几圈,最后消失在众人眼前,仿佛石沉大海没有半点回音和动静。

    “怎么会!”雨脸上惊呼道,他们面前什么对没有,可为什么石头扔过去,就这么消失不见了,好像从来都没有东西扔过去。

    暗影迈出一步,注视着面前的晶石树沉声说道,“王妃,这里是地心的陨落领域,陨落领域之中,不管是谁都不能幸免,只要落入陨落领域就会像这几块石头一样。”

    “陨落领域?”君慕倾缓缓站起身体,目光注视着面前一排晶石树,“是不是这些晶石树造成的领域?”

    “王告诉过属下,陨落领域是由力量开启,些许的力量就会开启领域,现在想必领域已经开启了。”王妃刚才扔了几颗石头过去,就已经开启了陨落领域。

    君慕倾双手环胸,翻了翻白眼,“暗影,你怎么不早说。”

    等陨落领域开启了才说这里是陨落领域,他们现在是站在陨落领域的外面,可总要都走到里面去,不然就不能通过。

    “属下刚才并不确定。”暗影额角滑下一滴冷汗,他也不知道他们这么幸运到了陨落领域。

    所有目光呆呆地注视着君慕倾,他们刚才有没有听错,这个人叫眼前的人,王妃!

    云朵扯了扯云梓冷的衣袖,难以置信地指着君慕倾,“大哥,你刚才叫她……君慕倾。”最后三个字云朵仿佛用了最大的力气才能说出来。

    她是君慕倾,那这一路上跟着凤家队伍的天才驯兽师就是当初在云中魂海遇到的君慕倾!

    雨,木,电,霜四人呆滞,眼前的天才驯兽师是君慕倾,女的!

    君慕倾摸了摸鼻子,她是君慕倾用得着这么惊讶吗?

    “有没有什么办法。”君慕倾看向暗影,他知道这里是陨落领域总该知道怎么离开这里,站在这里过不去也只能看着地心之蕊落到别人手上。

    “属下不知道,不过王说过,再危险的地方总会有出路。”暗影一五一十把寒傲辰说过的话,全部都老实交代。

    君慕倾双手叉腰,大步走到暗影面前,“他还说过什么,全都说出来!”

    只怕寒傲辰也没有料到,他们是来找地心之蕊的,最后却陷入了地底地心,这才没有多说地心的事情。

    “呃……王妃,只有王才翻阅过古籍,闲来无事的时候告诉属下们。”陨落领域的事情他知道的也不算多,比起另外一个人他知道的真不算多。

    君慕倾:“……”

    云梓冷皱了皱眉头走到君慕倾身边,冷漠无情地说道:“与其听他的,不如好好想想要怎么找到那唯一的一条通道。”王,王妃,那个男人。

    “小银,你能不能感觉到什么?”君慕倾看向一旁在不停探寻的小银,不去理会云梓冷,她当然知道要找到那唯一的一条通道。

    “主人,我不是土元素,无法感觉地底地心的事情,什么都没有。”要是土元素应该可以感觉到,不过它们一族全部都是光元素,没有其它元素独角兽。

    君慕倾脸色慢慢沉下,转身看向面前的晶石树,这些树美的太不真实,美丽之中危险同样存在。

    打破这里!

    红色刀刃从手上飞过,君慕倾用红色的长鞭绑住红刃,“试试看!”

    空中划过一道红色弧度,红色刀刃往晶石树的方向飞去,红色刀刃在空中飞过,还没靠近晶石树,消失在了众人眼前。

    不行!

    君慕倾握了握手上长鞭,伸手一拔,尊王级别的神器只剩下一半,另外一半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

    “融化了吗?”云梓冷惊讶地说道,她手上一定是神器,神器都能融化,更别说是其它的东西。

    “不知道,走进去看看。”君慕倾收起长鞭,蹙了蹙眉头。

    血魇站在空间里面,沉声说道:“小倾,不到生死之际,我不会出手。”它的契约者还需要更加强大,比现在还要强大,现在帮她走过这里,后面的路她就不能克服。

    君慕倾轻轻一笑调侃道:“血魇,你要是帮我我跟你翻脸。”

    这么一点点麻烦就让血魇出手,这可不行,要自己走过这里,一定要自己!

    “神之墓你都走过去了,这里也可以。”血魇难得露出笑容,妖娆夺目的笑容展露,周围顿时黯然失色。

    “嗯。”君慕倾点头应道,当然可以!

    “现在也只有走进去看看,不进去就永远不知道里面有什么。”云梓冷走到君慕倾身边,两人迈步走进陨落领域,没过一会便消失在里面。

    “主人,等等我!”小银拉住君慕倾的手,大步的跟进去,不管什么时候它都要跟主人在一起。

    暗影默不作声跟了进去,站在原地的五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脸上露出一抹笑容,他们少主都进去了,他们更应该进去。

    “走!”

    五人一点头,迈步走进陨落领域之中。

    “哗……”

    刚踏入陨落领域里面,耳边传来细小的声音,仿佛是什么东西被撕裂了。

    “咔嚓……”

    穿透的声音响起,如同利刃在穿透一切,气息变得冰寒起来,隐约间带着几分杀气。

    君慕倾猛地停下步伐,这股杀气很熟悉,好像是在什么地方见过。

    “主人?”小银疑惑地看着君慕倾,发生了什么事情。

    “有杀气,你们要小心。”君慕倾冷声说道,目光看向周围,这杀气还很熟悉,像是经常感觉到的杀气,她第一次来地心怎么会有这种感觉。

    杀气?

    所有人立刻看向周围,眼中露出警惕的目光,这个地方怎么会有杀气?

    “哗啦!”

    一道红光飞速从面前穿透,笔直往君慕倾这边飞来,熟悉的红色刀刃之上,透着陌生的气息。

    “躲开!”云梓冷一声呐喊,迅速退开脚步。

    云朵他们五个也跟着退开,君慕倾目光一寒跃起身体,急速飞来的红刃见君慕倾躲开攻击,从空中飞过一个超大弧度,转而往空中的她飞去。

    “火盾!”火红斗技阵旋转开,火盾凝聚而出,不到几乎呼吸又消失在了君慕倾面前。

    怎么回事!

    寒意逼近,君慕倾立刻闪身躲开,红刃转而又往她这边飞来,丝毫没有给她喘息的机会,不放过一点一滴的空隙。

    精致的脸上一片寒意,君慕倾握起拳头,眼中冰冷寒魄,肉眼可见的气波凝聚而成,强劲有力拳头飞出,往红刃飞来的方向砸,只是没过几步,攻击又消失在了空中。

    君慕倾立刻停下身影看向飞来红刃,腾空跃起,飞身走到红刃身后。

    “你是我武器,不该听这陨落领域的命令!”纤细的手指伸出紧握住红刃,红刃寒光四射,飞射出冰冷寒冽的光芒。

    云梓冷脸色一僵,脚下召唤阵立刻转开,耳边传来冰冷的呵斥。

    “云少主你最好别动,这个陨落空间的是利用自己本身的力量,进行加倍的还击,你力量越大,还击的力度就越大。”君慕倾紧握住手中刀刃,想操控她的东西,也要看它有没有这个本事,她的东西就是她的东西,谁也操控不了!

    “原来如此!”云梓冷不禁捏了把冷汗,不管那个人多强大,要战胜自己就已经很困难,更何况是把自己的力量再次进行加强,那是更加不吭的事情。

    陨落领域,不管是谁都能开启,不管多大的力量都能开启,就是这么回事!

    “大家站在原地不要对任何东西进行攻击,要记得不管是看到什么都是虚幻的,只有我们自己打出去消失的力量才是真实。”云梓冷急忙说道,着急地看着君慕倾,刚才的盾牌,还有那一拳。

    “是!”云朵五个人立刻应道,后背阵阵冰冷,这是个什么样的地方,也太诡异了,谁能战胜自己,更何况是更加强大的自己。

    君慕倾眼中溢出笑容,不愧是云中魂海少主,还真是一点就通。

    红刃光芒四射,在君慕倾手中不停翻滚,想要睁开那一只困住它的小手。

    “那你该怎么办!”她刚才故意进行攻击,是为了证实,可这样等会她也会承受到加倍的攻击。

    君慕倾目光一寒,紧紧握住手上红刃,“你是我的武器,我的伙伴!”

    红色的鲜血从指缝间溢出来,空中闪过强劲的气波,暗影飞身站在空中挡在君慕倾面前。

    “砰!”

    一倍的力量,会加重百倍,这一拳结实的落在暗影身上!

    暗影狠狠摔落在地上,口吐鲜血,不能让王妃有事!

    霜走到暗影身边将他扶起,着急地问道:“你没事吧?”尊帝王高手一拳都被打的吐血,那力量该有多重可想而知。

    “王妃那一拳不是很重。”暗影面无表情地说道,不过王妃一成的力量,王妃要是用了十成之力,现在他已经没命了。

    君慕倾扭头看向暗影,冷声说道:“它伤不到我!”

    果然是这样,一拳的力量加倍还击,刚才她用了一成不到的力量,还击回来的却是这么大。

    陨落领域,就不知道谁要陨落!

    “还有!”云梓冷眼睛眯起,空中又一道气波飞来,目标正是君慕倾。

    云梓冷立刻走到气波飞来的方向,君慕倾目光冷冽地看了一眼向此云梓冷,一道青光从她手上挥出,挡在云梓冷面前。

    “轰!”

    两股力量相撞,青光转眼消失飞来的拳力也随着消失在众人面前。

    云中魂海几个人站在一旁,他们此时才知道有多无力,这些攻击只会攻击凝聚出它们的主人,他们现在站在一旁,不能动手,不能阻止,只能站在一旁干着急。

    这就是陨落领域的恐怖,等到进入领域的人发现这点,他们已经打出了无数攻击,而等待着他们的,就是这些攻击的回击。

    君慕倾一开始就发现不对劲,这才凝聚斗技和武士之力试探,却也证实了这点。

    “暗影。”君慕倾闪身走到暗影面前,没有流血的那只手上紧握着一枚黑色丹药,“消失前,吃了它。”

    暗影急忙接过,想都没来得及细想是什么丹药,就这么吞了下去。

    暖意划过全身各处,暗影顿时觉得身上痛楚在一点点消失,疼痛感也在减弱。

    灵丹!

    王妃怎么会有这么厉害的灵丹,好厉害!

    “你的手怎么样?”云梓冷走到君慕倾身边,指了指她手上不再晃动的红刃,她就这么抓住了,鲜血直流也不顾。

    君慕倾把红刃放进空间里面,看了看手上狰狞的伤口,不在意地说道:“没事。”

    “轰!”

    一声巨响,火红的盾牌超速飞来,君慕倾立刻往前面看去,身上散发着浓郁的杀气。

    “本姑娘的力量,你们也动!”鲜红的血液在手中滴落,强大的气势以君慕倾为中心,往四周强悍震开。

    飞来火盾瞬间消失的无隐无踪,王者之威尽显!

    “小倾,血。”血魇急忙说道。

    君慕倾怔怔的看着自己的手,怎么会这样,这里要是地心形成的,她的力量应该不至于会影响到陨落领域,远古血脉影响到只能是魔兽,陨落领域是天地形成的地方,不应该会被影响。

    “以吾之血,破!”尽管疑惑,君慕倾还是没有迟疑,鲜血在空中飞溅,他们面前的景象开始发生变化。

    云梓冷几人脸色大变,身影消失在晶石树面前,火红的身影也随之消失。

    君慕倾双眼睁大,看着面前景象在一点点变化,脑中仿佛有什么东西在炸开。

    “人之……”

    人之?

    君慕倾想要听的更清楚,眼前的东西突然发生翻天覆地变化,就连刚才消失在她面前的几个人也出现了。

    小银一把抱住君慕倾,“主人!”

    “大家都没事了吧。”看了看周围,晶石树已经消失,君慕倾这才松了口气,没事了就好。

    “谢谢君姑娘!”雨,木,电,霜四人抱拳恭敬说道,救命之恩!

    云朵怔了怔,走到君慕倾面前,“君姑娘,谢谢。”没有她在,他们走不出陨落领域。

    君慕倾拍了拍挂在身上小银,顿时满头黑线,小银虽然成年了,还是小孩子心性,她身边的“孩子”怎么就那么多。

    “不用,我不是帮你们。”君慕倾淡淡回绝,她的确不是帮他们。

    “继续走吧,不然等会不知道又要遇到什么了。”云梓冷看了一眼君慕倾,对待外人她都这么冷淡吗?

    “也是,走吧。”现在不能再逗留了,地心之蕊都不知道还在地心的什么地方,必须要现在找到地心之蕊。

    “嗯。”几人点点头,立马跟上去,圣洁的身影一闪而过,匆匆从面前冲来。

    “云梓冷,赤君!”惊讶的声音响起,白色身影后面接二连三走出好几个人,他们一个比一个狼狈。

    “光明顶?”他们怎么这么狼狈。

    “不知道光明顶遇到了什么。”君慕倾淡笑着说道,手上的伤口已经在慢慢愈合。

    光明使者圣洁一笑,双臂张开,“天地恩赐。”

    雨,木,电,霜差点没喷出来,天地恩赐,恩赐他个头!遇到了攻击就遇到攻击,又没有谁会嘲笑他们,至于要把遇到的攻击说成是“天地恩赐”。

    光明顶的人太恶心了,居然在这里遇到他们,冤家路窄。

    云朵一阵寒颤,早就听说光明顶的人虚伪,现在一看还真是这么回事,太虚伪了。

    “天地恩赐,光明使者看来过的挺愉快,天地把你们光明顶的人都带走了。”冷冷讥讽响起,黑暗之力一闪而过,黑暗使者从另外一个方向走来。

    他们也是一个比一个狼狈,跟进来的人同样所剩无几,也不知道是遇到了什么。

    “赤君!”怒吼的声音响起,强大的魔兽气息扑面而来。

    君慕倾不慌不忙移开脚步,躲过那道身影的攻击,淡然地站在一旁,目光有些冰寒。

    “银牙巨鲨,好久不见。”君慕倾微打招呼,兽之界也是这样,他们到底是遇到了什么,怎么会有这么大的破坏力。

    银牙巨鲨差点内伤,这小子还敢和他打招呼,是谁一拳把它牙齿都打断了,就没见过这样的人类,打断它的牙齿,它最引以为傲的牙齿!

    黑眸之中带着熊熊怒火,银牙巨鲨愤怒的看着君慕倾,恨不得立刻把她撕碎。

    “久违了。”银铃般的声音响起,十几道身影匆匆走来,气喘吁吁地看着齐聚一起的众人。

    天星岭!

    所有人扭头看去,秦洛茜带着人也和他们是一样的情况,疲惫不已。

    这都是怎么了?

    云中魂海几个人相视一看,眼中带着疑惑,大家同样是一起来的,怎么他们都这么狼狈。

    “你们几个怎么一点事情都没有?”秦洛茜看向云梓冷,就看到他们损失惨重,云中魂海和赤君,半点事情都没有,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这一路上他们就没有遇到什么。

    君慕倾摊开双手,耸耸肩,“就不知道岭主夫人想要我们出点什么事情。”

    “凤家难道就让你一个人来了。”黑暗使者不屑地问道,这么长时间都没有看到凤家的人,就看到这个天才驯兽师在这里进进出出。

    君慕倾立刻的挥了挥手,笑着说道:“黑暗使者,这个你就错了。”凤家派来的,这个当然不是。

    “轰轰轰……”

    脚下阵阵晃动,天星岭,光明顶,黑暗域,兽之界的人立刻看了看身后,脸色顿时变得惨白。

    “既然你们什么都没有遇到,那就找些好东西陪你们玩玩。”秦洛茜冷笑着说道,看了看身后震动,眼中闪露出毒光。

    君慕倾警惕地感觉着周围震动,魔兽,很多魔兽,他们每个人身后几乎都跟着一群魔兽!

    “主人……”小银急忙叫道,很多魔兽!

    “走!”君慕倾沉声说道,刚想转身离开,只见天星岭,光明顶,黑暗域三股势力的人纷纷往另外的方向走去,将他们挡在身后。

    “轰轰轰!”

    震动连连,想要离开的几人刚迈出几步,几道身影从四面八方走来。

    看着铺天盖地狂奔而来的声音,所有人只感觉头皮发麻,整颗心都在阵阵颤抖。

    几百头魔兽!大兽潮!

    天目魔犬!

    “吼!”一声兽吼,银牙巨鲨走到君慕倾面前,威压笼罩!

    天目魔犬脚步有几分迟疑,迈出一步后,又疯狂扑来,尖锐牙齿透着寒意。

    君慕倾咬咬牙,眼中露出几分怒火,光明顶,黑暗域,天星岭!把兽潮全部引过来,让他们当替死鬼!

    “银牙巨鲨,你怎么不离开?”君慕倾脚下转动着斗技阵,笑着问道,它不是应该第一个就走。

    “人类,你的命是我的!”她打断了自己的牙齿,怎么能放过她。

    “火凤凰!”

    “天堂鸟!”

    “冰龙!”

    “霸王狂狮!”

    两个斗技阵在君慕倾脚下旋转开来,海水,火焰,狂风呼啸,几十个斗技飞出,迎向冲击而来天目魔犬。

    小银张开双手,洁白的身体在周围显露,菱角闪烁着光芒,洁白的羽翼旋转着流光。

    云梓冷六个人来不及惊讶,凝聚出各自的斗技,云梓冷也将自己魔兽召唤出来。

    “吼!”

    天目魔犬兴奋地看着面前的人类,还有魔兽,眼前的对手越强,它们就越兴奋,身上的实力在不停暴涨,随着对手的强大而强大。

    “人类,你可小心了,这几百头全部都是凶兽,还有天目犬王在,不必平常的魔兽。”银牙巨鲨说完,本体显露,身影没入天目魔犬之中。

    全部都是凶兽!

    君慕倾眼中闪过一丝惊讶,是凶兽它们才不惧怕比它们实力更强的银牙巨鲨。

    “小倾……”

    “血魇,相信我,实在是坚持不了,我再叫你。”君慕倾冷声说道,脚下立刻旋转开斗技阵,“灭世火星花!”

    空间里面沉默了一会,过了很长一段时间,血魇的声音才缓缓响起,“好。”

    君慕倾嘴角微微上扬,眼中燃烧着熊熊战意,凶兽又如何,她不会在这里倒下!

    空间里面金色身影闪过,玄金出现在血魇身边,看着外面身影不禁叹了口气,“你的契约者真是不赖。”

    她不管何时,都清醒知道,不能过分的依赖!

    “这是自然。”血魇淡笑着回答。

    玄金嘴角一抽,它就不能谦虚一点!?

    赤红光芒从君慕倾眼中闪过,斗技阵再次展开,几百头魔兽将他们团团包围其中。

    “该死!”君慕倾身体周围一缕红光闪过,冲击过来魔兽,立刻被弹开,风元素斗技阵再次展开。

    “飓风啸!”

    “吼!”

    魔兽疯狂攻击,一批退下,紧接着另外一批就会攻击而上,一阵一阵强势。

    银牙巨鲨稍稍抬头,看了一眼和天目魔犬纠缠的君慕倾,眼中浮现出一抹笑容,这个人类,居然是三元素,这天赋都赶得上他们少主了。

    这些凶兽还真是难缠,又犬王操纵,对它们施加威压也没有什么用处。

    这要怎么办?

    云梓冷脸色冰寒地看着眼前魔兽,眼中燃烧起熊熊怒火,光明顶,黑暗域,天星岭!

    几百头天目魔犬密密麻麻,越来越多,几乎遍地都是天目魔犬,它们眼中闪烁着红光,凶狠的露出獠牙,撕咬这被它们围攻的对象。

    “人类,不如你先退。”银牙巨鲨急忙叫道,继续打下去,他们唯一的退路都会被这些天目魔犬侵占。

    君慕倾手持红刃,冷笑着说道:“不巧,我这个人不喜欢欠谁人情,魔兽人情也不想欠。”

    她是可以先离开这里,不过最后死的是它银牙巨鲨,刚才它有机会离开却没有离开,她君慕倾并不是贪生怕死的人,也不会忘恩负义,它特意留下帮忙,让她离开这里,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银牙巨鲨无奈轻笑,这要是换成别的人类,早已经迫不及待的离开,她怎么一点都不听劝。

    红刃被鲜血一次次染红,却也一次次被吸光红刃上的血液,锋利的红刃闪烁着红光。

    “君慕倾,发生了什么事情?”云梓冷急忙问道,她的红刃是不是又像刚才那样了,这样那就更麻烦!

    “我不知道,也没时间知道。”刀刃落下,站在君慕倾面前天目魔犬轰然倒地。

    “呜!”

    “吼!”

    尖锐刺耳的吼声响起,四面八方都是呼应,君慕倾脸色一沉,跃起身体,站到空中。

    那个地方!就是退路!

    “暗影小银带着他们离开往刚才他们离开的方向走退!”君慕倾指着不远处的方向,就他们几个人和几百头魔兽对战还想打赢,那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是!”黑白两道身影从空中划过,狠狠坠落在地上,震开一条大道。

    “云梓冷,我还等着你拿地心之蕊给我。”君慕倾冷声呵斥道,他们离开了以后,她自然就有办法脱身,他们在这里反而不方便。

    云梓冷何等聪明,知道君慕倾是特意让他离开,他立刻带着云中魂海的人转身走去。

    不知道是为什么他总感觉,留在这里会扯她后退,明明她才是他们之中实力最弱的,他却有这样的想法。

    几个人默契十足,第一次合作,却有着无法言语的默契!

    银牙巨鲨飞身走到君慕倾面前,粗犷的声音响起:“人类,你有什么办法。”她让人都走了,那就一定有办法。

    纤细手掌翻滚,君慕倾手上红光闪过,血红光芒四射,刺疼了双眼。

    君慕倾手持逆天杖,逆天杖狠狠砸落空中,强大力量从逆天杖中席卷而出,以君慕倾为中心,往四散去,笼罩在天目魔犬头顶。

    银牙巨鲨嘴巴张开,血盆大嘴半天都没有合上,眼中露出惊悚的目光。

    逆天神杖!

    它们兽族的逆天神杖在她手上,她能发挥逆天杖的威力,就是说已经和逆天杖滴血认主!

    兽族的逆天杖认人类为主,她到底是什么人,竟然可以做到这样!

    这个女娃娃身上究竟还有多少你谜团!她到底是谁!

    “吼!”

    脚下密密麻麻的魔兽全身颤抖的站在原地,眼中带着畏惧看着君慕倾手上的逆天杖。

    “我们走。”君慕倾转身离开,逆天杖的力量也坚持不了多长时间,她还不能完全发挥逆天杖的力量,得先离开这里。

    “好。”银牙巨鲨人形拟态,跟着君慕倾迅速闪身。

    “吼!”

    他们两个离开后,逆天杖震慑的力量也随之消失,天目魔犬奔腾汹涌,往君慕倾离开的方向追去。

    如同千军万马一般的震动,凶兽狂奔追逐!

    密密麻麻的天目魔犬就这么跟着君慕倾他们一路前进,不打算放过他们任何一个人。

    三道身影走在最前面,看了看身后,都纷纷露出一抹讥笑。

    “看来我们联手倒也不错。”黑暗使者笑着说道,这样不仅可以铲除云中魂海云梓冷,还能打击凤家,凤家的驯兽师这次也该陨落了!

    少好几个对手,他们得到地心之蕊机会也会大很多!

    “兽之界的魔兽就是愚蠢,竟然想着去救他们,不过这样也好。”秦洛茜开口道,又会少一股和他们争夺地心之蕊的势力。

    “等会拿地心之蕊,咱们各凭本事!”光明使者轻哼道,显然是不乐意和这两个人合作。

    “曲家的人到现在都没看到,我们必须要快点,曲家要是运气少点,就不会有北境曲家的出现。”秦洛茜阴冷地说道,没有北境曲家,他们天星岭的地位比现在还要高!

    “这个不用你说我们也知道,不过我还真想看看那几个人是什么下场,凤家,云中魂海要是知道,他们派来的人死在这里,会有什么表情。”黑暗使者畅快大笑,仿佛做了一件最了不得的事情。

    “还不赶紧走!”光明使者目光一沉,加快前进速度,不能让他们得到!

    “走!”

    几十个人匆匆闪过,听着脚下震动,他们脸上的笑容越来越深,笑得也越发的得意。

    这样就能少好几个对手!

    ------题外话------

    (*^__^*)嘻嘻……继续万更…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