烛炎之城凤家火光来的诡异,第二天一大早,凤家附近的大街小巷几乎所有人都在讨论凤家,对于凤家出的事情表示疑惑,主家的人才刚到就有这么大动静。

    云中魂海,兽之界,光明顶,黑暗域,天星岭,北境曲家的人纷纷齐聚凤家,对于昨晚发生的事情充满了疑惑。

    地心之蕊这还没有出土,凤家就出了这么诡异的事情,说不定这诡异和地心之蕊有关,赤红的光芒照耀凤家上空,那是什么征兆?

    君慕倾坐在主位上,其它几方势力的人想一大早就找借口,说是到了涅槃之巅他们来得及去主家,在这里“问候”凤家也聊表心意,上百个人就这么赖在凤家不走了。

    暗红的眸子看着坐在面前的几个人,君慕倾不禁轻啧,这几大势力耍赖的本事,还真是叹为观止,迄今为止谁能无赖过他们,这些人人敬重的势力,就是一群无赖。

    “凤三少比起当年当真有翻天覆地的变化。”圣尊微笑着说道,语气中隐约间带着几分傲气。

    炼器师和炼药师不管在什么地方,都有着超然的地位,没有谁不想成为这两者之间的一种,却又不是人人都能够成为,能成为炼器师和炼药师都太难。

    光明顶的圣尊,就是一位出色的炼器师,在神族的地位可想而知。

    君慕倾坐靠在椅背上听着他们的对话,翻天覆地的变化,会不会太夸张了一点,谁都能看出来酒鬼变化大,他们想知道昨晚发生了什么事情,直接问不就得了,何必要拐弯抹角东拉西扯。

    “圣尊倒是和以前没什么两样。”酒千醉客套地说道,又发挥出他那“良好”的遗传,谁能看出来这个方方正正整整洁洁的人,会是靠哪睡哪里嗜酒如命的酒鬼?

    “圣尊尊上,你不在光明顶上面炼制神器,到这里来做什么,你又不是土元素,就算得到了这地心之蕊也无用武之地。”兽之界这边的人不屑道,轻蔑地扫视了一眼客厅各人。

    兽之界到烛炎之城来的,并不是圣麒麟,他们派了另外一头魔兽。

    圣尊好脾气地维持着微笑,看向兽之界坐着的方向:“地心之蕊不仅仅是极品的土元素,而且也是炼制神器的极品材料,本尊怎会错过,各位心里不也清楚地心之蕊,就能炼制出王者神器,在至尊之上的等级。”

    客厅里面一阵寂静,所有人被圣尊问的哑口无言,因为圣尊说的没错,地心之蕊不仅仅是极品的土元素,哪来炼器也是绝佳材料,所以才会有这么多人想要得到地心之蕊。

    不管是谁得到地心之蕊,都可以得到自己想要的,在梧桐树下没有和凤家人争执,也是因为地心之蕊比起金凤凰,珍贵不止是百倍。

    倒是现在,凤家又多了一头凤凰,还是金凤凰!

    君慕倾挑挑眉头,她还没有听说过地心之蕊还能炼制神器,那不是强大的极品元素之力,和炼制王者神器有什么关系。

    此时君慕倾不禁有些无语,原来很多人都知道至尊之上是王者的事情,想必寒傲辰也知道一点,只是不明白那天才会那么问凤家先祖,这次凤家先祖倒是做了一件过得去的事情,他要是没告诉自己至尊上面的等级,她现在一定更迷茫。

    “尊上还不是王者炼器师,想要炼制出王者神器只怕还不够。”酒千醉不咸不淡地说道,炼制神器,出一位强者和炼制一件神器相比较,只怕光明顶两者都无法割舍。

    君慕倾缓缓睁开双眼,看向酒千醉,他也知道地心之蕊能炼制神器这件事情?

    圣尊微笑的表情又那么一刻僵住,却又开口:“事在人为。”

    客厅所有人冷声一哼,事在人为,谁知道你们光明顶想做什么,炼制王者神器谁会相信他们的话。

    光明顶又不是没有土元素召唤师和斗技师,一旦得到极品土元素,光明女神会舍得拿出来给他炼制那不知道成不成功的神器!

    你们光明顶就胡说八道吧,神族谁还不知道你们心里的真面目,有什么好装的。

    “光明顶还真是难得,说出这么励志的话,圣尊你想炼制神器,好歹也要等你们得到地心之蕊再说。”黑暗使者轻哼说道,炼制王者神器,就算他们光明顶想炼制出来,也要问他们黑暗域同不同意。

    寒傲辰笑坐在一旁,光明顶和黑暗域之间的纷争,他曾经也做过一段时间黑暗神殿殿主,比在座的谁都清楚。

    “炼制王者神器,听起来不错。”薄凉的声音响起,君慕倾靠在大椅上惬意地说道,她现在还没有尝试过炼制出至尊级别的神器。

    成为凤家家主,把她来神族的很多计划都打乱了,前段时间她也想着要试着炼制至尊神器,可惜手上的炼器材料都不合适。

    听到冰凉的声音,所有人的目光纷纷看向君慕倾,这个和凤魂并排而坐的少年。

    他们心里都知道眼前人的身份,高级的驯兽师,凤家这次能到的金凤凰,也要多亏这少年,不是这个少年凤家也没有那么容易能得到金凤凰。

    “怎么,驯兽师也想炼制神器?”曲杰讥讽地说道,想到涅槃之巅山脉的事情,他就气不打一处来。

    其它几大势力在涅槃之巅山脉,都有这不小的收获,北境曲家什么都没有得到不说,还遇上了前所未有的兽潮,这都要怪天星岭那女人,说什么把魔草粉放在了凤家的队伍上,到头来魔草粉洒落的地方,却是他们身上。

    “说不定可以。”君慕倾认真地点点头,她是可以炼制神器,不过这样的事情就算是说出来,他们也不会相信。

    毕竟成为了驯兽师已经很不容易,还能同时成为炼器师,在这些人的认知里面,好像是不太可能。

    听到君慕倾的回答,所有人讪讪一笑,没有在意她的话。

    “年轻人,别太自负,你不可能成为炼器师。”圣尊讥笑着说道,她现在已经是驯兽师了,怎么可能还能成为炼器师。

    “尽管你是凤家的召唤师,我们在这里还是不得不提醒你,千万别自毁前程,天才是很容易陨落的。”秦洛茜冷笑着说道,他在开什么玩笑,驯兽师还想炼制神器!

    君慕倾嘴角勾起一个弧度,无辜地耸耸肩,她都说自己是炼器师了,就是没有人相信。

    “几位尊上,我说不定就是可以。”君慕倾笑着说道,没有人相信就算了,她也没有想过让他们相信,驯兽师,她可不是驯兽师,她的魔兽也不是驯服,而是直接臣服。

    客厅里面的人目光注视着君慕倾,突然仰天大笑,在他们眼里,这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他们这么觉得,不代表酒千醉也这么觉得,听到炼器师三个字,酒千醉彻底傻眼了,这丫头还是炼器师!

    “他说他是炼器师。”

    “这完全不可能,没有驯兽师用了强大的精神力,还能去炼制神器,除非他是不想活了。”

    “赤君公子,不得不说,你还真是个狂妄的少年。”圣尊眼中露出一抹不满,他说他能够炼制神器,把炼器师当成什么了,“赤君公子既然不是炼器师,那是不是能把那块石头卖给我,我出十万墨矿。”

    石头!十万墨矿!

    所有人立刻收起笑容,这个少年身上有一块什么石头,能让光明顶出价十万墨矿!

    君慕倾直视上圣尊的目光,冷清地声音响起,“那块石头我已经扔了,只是看着好看而已,硬邦邦的也没有什么用处。”

    “你给扔了!”圣尊猛地站起来,身体不停抖动,差点喷血。

    一想到君慕倾把那块精钢石给扔了,圣尊恨不得上去掐死他,你说你个败家子,老子当初五万墨矿你想都不想,就说不卖,还以为你小子也是炼器师,认出了那是精钢石才没有卖给自己,结果你就这么给扔了!

    那可是上好精钢石,尽管只是看了一眼,他还是一眼就能认出来,那就是上好的精钢石,他居然扔了。

    君慕倾无辜地点点头,冷淡说道:“我见那块石头没用,就给扔了,尊上这么激动做什么?”

    圣尊果然知道那块石头是精钢石,精钢石时间难求,十万墨矿,就算是一千万墨矿,她都不会卖出去,而且她说过她也是炼器师,按着精钢石自然是有用,你们不相信而已。

    “扔哪了!”圣尊差点尖叫,情绪那叫一个激烈高昂。

    众人坐在原地,看着圣尊激动的模样,一愣一愣的,就连光明顶的人都被吓到了。

    究竟是什么事情,是什么样的石头,能让圣尊这么激动,这个少年扔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不成?

    “不记得了,你也知道涅槃之巅山脉那么大,我从凤凰城方向穿过山脉,又在山脉里面历练了将近一个月,也不知道随手一扔,扔哪去了。”圣尊对精钢石还不死心,不过已经被她“扔”了,扔进空间里面了。

    圣尊伸手捂住胸口,当时他就应该不顾旁人如何议论,把精钢石夺过来,有精钢石在他就能炼制出世界上最坚硬的神器!

    就行扔了什么?

    所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阵迷茫,到现在他们都不知道究竟扔了什么东西,能让圣尊这么激动。

    “尊上,那块石头是什么,很重要吗?”君慕倾“虚心”求教,嘿嘿笑着说道。

    酒千醉狐疑的看着君慕倾,她真的扔了?不过他挺好奇那是什么东西,能让圣尊有这么大反应,只怕他现在已经气得半死。

    能气到光明顶的人,还真是痛快,要是能气死光明女神,那就更痛快了。

    圣尊阴沉地下头看着地上,放在椅子上双手紧握,明显怒火已经到爆发的边缘。

    白色的弧度从的客厅中闪过,君慕倾脸色微变,修长的手指握住她手臂,黑衣锦袍的男子眨眼之间站到了君慕倾面前,挡住圣尊的步伐。

    君慕倾理所当然地站在寒傲辰身边,看着圣尊黑到不能再黑的脸色,不禁翻了翻白眼。

    那块石头是她的,就算她扔了也和他没有半点关系,圣尊有什么好心疼的,反正这块石头又不会卖给他。

    “圣尊尊下,攻击一个后辈,不觉得自己很难看吗?”酒千醉缓缓站起来,心里暗暗惊讶,这才多长时间没有见到圣尊,实力又变强了不少,想必是已经突破了至尊级别,所有他才能说那样的大话。

    圣尊突破了至尊,岂不是光明顶又多了一个至尊!

    云梓冷僵硬将稍稍抬起的身体坐下去,在那么一瞬间,他也想救君慕倾,要不是速度比不上那个黑衣男子和圣尊,此时挡在君慕倾面前的人就是自己。

    众人鄙夷地看着圣尊,这样的确是很难看,不管是什么样的东西,也不该攻击一个后辈,况且他还是光明顶圣尊,这样不就是在丢光明顶的脸么。

    “圣尊尊上会这么激动,也不是没有道理,一块上好的精钢石被人用一千墨矿买走不说,最后还被扔了,谁知道真相都会和圣尊尊上一样。”黑暗使者笑着说道,与其说他是在帮圣尊说话,倒不如是在嘲讽。

    上好的精钢石!扔了!

    所有人绝对的听到了亮点,所有人目光狰狞地看向君慕倾,他把精钢石扔了!

    这是哪里来的败家子,运气也忒好了点,一千墨矿就把上好的精钢石买到手,你买了也就买了,也别扔啊!

    就说圣尊怎么会用十万墨矿买一块石头,他确定自己这不是忽悠人,十万墨矿就想买到精钢石,一千万都不多,圣尊这王八蛋要占这种便宜。

    “精钢石!”君慕倾看向黑暗域,这件事情他们怎么知道的,当时在那个休息的地方,黑暗域的人也在?

    他居然不知道那是精钢石!

    君慕倾惊讶的模样,已经让众人在心里纷纷吐血,那她买下来做什么。

    “我本来是用来玩的,玩腻了就扔了。”君慕倾不在意地说道,他们又这么惊讶做什么。

    玩……

    众人只觉得再这么听下去,就要集体阵亡了,不是交锋战死,而是被眼前的人气死。

    酒千醉黑线在额上不停抽啊抽,精钢石她买来是玩的,玩腻了还扔了,她玩腻了不要可以给他,好好的宝贝怎么就扔了。

    寒傲辰拉着君慕倾继续坐下,与生俱来的王者气势不论何时都极其强势,黑亮的眸子冷视了一眼在场众人,这一眼犹如王者睥睨天下。

    还在捶胸吐血众人,目光不自觉的移到寒傲辰身上,明明只是一眼,却让他们心生颤意。

    “小子,你当真把精钢石扔了!”傲慢的声音响起在空中,凤家屋顶上威压之力汹涌而来。

    所有人脸色大变,猛地抬头往天花板看去,是谁!

    “扔了就是扔了。”君慕倾面不改色的回答,眉头稍稍皱起,这么强大的逼迫!

    寒傲辰稍稍紧握君慕倾的手掌,脸色也露出了一抹凝重,走到君慕倾身边,将她护在怀里,仿佛随时准备出手。

    辰?

    君慕倾疑惑地看向寒傲辰,到了神族她还是第一次看到寒傲辰这么认真,他知道是谁来了?

    “要是你想起来扔到了哪里,还请告知,这块玉牌赠与你,等你想起来扔到哪里,可以随时开启玉牌,我自会赶到。”话落,泰山压顶的气势也跟着消失,一切仿佛没有发生过一般。

    众人稍稍松了口气,额上已经布满了冷汗,衣服更是里外都湿了好几层。

    客厅里面出现一块晶莹透明的玉牌,若不是闪烁着元素之力,就这么飘荡在空中,一定看不出来这会是一块玉牌。

    君慕倾正要去拿玉牌,寒傲辰已经先一步拿走了空中玉牌紧紧握在手上,目光有些冰冷。

    看到寒傲辰怪异的举动,君慕倾信任的露出微笑,她相信辰,这块玉牌一定有什么古怪,活着说是和其它什么有关,辰才会拿过玉牌。

    这些他会告诉自己,只是现在还不是时候!

    曲杰脸色苍白的坐在原地,喃喃说道:“难道是他们,是他们!”这么强大的力量,除了他们再也想不出第二股势力。

    “他们?你指的是谁?”云梓冷沉声问道,目光看向寒傲辰,这个人突然出现还对精钢石有兴趣,应该也是一个炼器师,只有炼器师才会对精钢石有兴趣。

    “无边黑暗之界。”秦洛茜喃喃说道,脸色已经变成雪色,苍白无力地坐在原地。

    整个神族只有无边黑暗之界才能有这么强大的力量,每个人都是高高在上,每个人都像是君临天下的王者,而那个人则是王者中的王者!

    无边黑暗之界!

    曲家的人脸色越发苍白,秦洛茜更是如此,比起他们两股势力,光明顶,黑暗域,云中魂海,兽之界,只是皱了皱眉头。

    “你们两家,现在好歹和我们并驾齐驱,这样畏惧无边黑暗之界是不是太丢人了!”黑暗使者呵斥道,无边黑暗之界也只是一股大势力,和他们一样生活在神族,他们几大势力难道还比不上无边黑暗之界。

    光明顶,兽之界,云中魂海都是高傲的态度,比起天星岭和北境曲家的人,两者之间的差异明显的体现出来。

    “无边黑暗之界又如何,当年我们五大势力联手,也能和他们匹敌,后来居上就是后来居上。”兽之界魔兽不满地说道,他们这样畏惧无边黑暗之界,岂不是长他人志气!

    不管他们怎么说,曲家的人和天星岭的人,还是恐慌,这是与生俱来的恐慌。

    当年和无边黑暗之界对战的时候,还没有曲家和天星岭,他们知道无边黑暗之界,却还没有和无边黑暗之界交战。

    “不是无边黑暗之界。”酒千醉缓缓站起来,看了一眼寒傲辰,无边黑暗之界的尊主都在这里,还有傲辰小子刚才的怪异表现,要是无边黑暗之界,他不会有那种情绪。

    所有目光刷刷看向酒千醉,他怎么能确定不是无边黑暗之界!

    “本尊就在这里。”霸气震撼声音响起,寒傲辰迈出步伐,强悍气势直逼众人,优雅如行云流水,简单一个动作都能在他身上映出华光。

    黑色的身影从天而降,暗影面无表情地出现在寒傲辰身边,双手抱臂,手里依旧抱着拿把巨大的宝剑。

    尊主!

    原本还坐着的一齐站起来,惊悚地看着寒傲辰,无边黑暗之界尊主!

    秦洛茜脸色苍白,只觉得浑身无力,颤抖地看着眼前的男人。

    她想的没错,眼前的人就是无边黑暗之界那个高高在上的男人,外人称之为尊主的人,但是在无边黑暗之界,他却有另外一个称呼,王主!

    客厅之中交锋一触即发,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在寒傲辰身上,准备随时出击,将无边黑暗之界的尊主斩杀!

    谁能想象,无边黑暗之界的尊主就在他们面前,还在凤家的队伍之中!

    “杀你们易如反掌。”寒傲辰冷声说道,蔑视着想要对他出手的人,他们要是动手,也只是自取其辱。

    所有人愣在当场,目光紧盯着寒傲辰,“尊主,那人当真不是你派来的?”

    “不是。”他却知道这些人是谁。

    “尊主来神族是为了地心之蕊。”光明顶的人继续问道,谁能想到,出现在凤家队伍里面的男人,就是无边黑暗之界的尊主。

    尊主亲临,除了地心之蕊,还能有什么大事,他不可能会帮凤家。

    “地心之蕊能比得上我界黑莲之蕊。”暗影不屑地说道,王是为了王妃而来,不过好像王妃好像是凤家的人。

    所有人脸色一僵,的确是比不上,那他到这里来是为了什么,尊主亲临不可能什么都不为。

    无边黑暗之界尊主亲临,是为了什么!

    “地心之蕊本尊没兴趣,你们七大势力里之间的斗争,也和本尊无关,本尊为何而来,自然也与你们无关!”简单平常的话,隐约间带着威压气势,王者之势在客厅里面紧紧笼罩。

    君慕倾站在一旁,看着寒傲辰的侧脸,嘴角微微上扬,寒傲辰就这么在众人面前承认了自己的身份。

    为何而来,她当然知道……

    “既然如此,那尊主最好记住今天的话,三天后我们便会前往烛炎之城发现地心之蕊的山崖,到时候务必请尊主在场作证。”兽之界魔兽双手抱拳,敬重地说道。

    高手不管走到什么地方,总受人敬重,特别是寒傲辰,他是高手中的高手,王者之中的王者。

    “本尊说过不参与,就不会理会。”他不要地心之蕊不代表他不会拿,地心之蕊对他没用,但是对于倾倾就是一大机遇。

    得到了地心之蕊,说不定她就能突破,直接进入尊帝王!

    “好!兽之界今日就会启程,告辞!”兽之界的魔兽纷纷离开,对于寒傲辰的话没有半点怀疑,高手有着高手的原则,他们不应该怀疑。

    他们不知道,寒傲辰一直很讲原则,但事情一遇到君慕倾,没原则才是原则。

    兽之界今天就走!

    其它几股势力也来不及惊讶,匆匆道别离开,惊吓最重的就是天星岭和北境曲家的人,在某些方面,后来居上的势力,的确比不上一直矗立了上万年的势力。

    在寒傲辰面前,前面几大势力的人好歹还敢说话,还敢提问题,他们这两股势力的人,早已经吓的魂儿不知道去了何方。

    直到他们离开,酒千醉这才回神,今天他已经承受了不少惊吓了!

    “傲辰,你为什么把玉牌收起来,这块玉牌有什么不对?”酒千醉急忙问道,那个人突然出现突然消失,都不知道是谁,太危险了,太危险了!

    “没有。”寒傲辰张开修长的手指,目光落在手掌透明的玉牌上面。

    “是吗?”怎么他觉得好像事情没那么简单。

    “是。”

    “嗨,吓死我老人家了,既然没什么事情,我就先去打酒,休息一天就去地心之蕊出土的对方。”说完,酒千醉笑呵呵地走出客厅,仿佛刚才的事情完全没有发生过,他什么都不知情。

    见酒千醉离开,君慕倾才走到寒傲辰面前,暗影迈步往门口走去,这次的谈话,除了他们,不会有任何人听到。

    “辰,你知道是谁?”神族之中除了几大势力,还有其它的人厉害的人?

    “在无边黑暗之界的东南两个方向,又这两个裂口,其中一个裂口只知道里面有能与无边黑暗之界匹敌势力存在,而另外一个,却无从得知。”寒傲辰沉声说道,刚才他就有那种感觉,那是从那个裂口空间走出来的人。

    君慕倾眉头一挑,还有这么回事,她都不知道还有这么两道口子。

    “辰,其中一个是不是叫遗忘蛮荒?”君慕倾一个激灵笑着说道,那个地方误打误撞进去过。

    “你去过!”寒傲辰紧张地看着君慕倾。

    “我从兽之界找来神族通道,结果发现兽之界在无月之夜就会出现变异翼龙,全部变异凶兽,误打误撞就找到了一个裂口,刚刚走进去遇到三个人,我都还没看到什么,就走出来了。”君慕倾皱了皱眉头,那三个人是很强大,现在看来他们都已经超越了至尊,应该是王者以上。

    这也难怪那几个人会那么说,当时她还是大尊王,往那一站,那就是小孩和大人的区别。

    “不过,我觉得遗忘蛮荒好像有人在管,就是不知道是什么人,至于你说的拥有和无边黑暗之界匹敌的势力,能和你匹敌,那也能和神族各大势力联手之势匹敌。”君慕倾若有所思地说道,在临君大陆的时候她就知道。

    这个世界还有一种地方,叫空间缝隙,说是缝隙其实也就是原本的世界出现的另外的小型空间,逐放之地不就其中之一,临君大陆也有很多这种空间缝隙,不过离的最近的就是逐放之地了。

    “倾倾,这两个裂口可不是空间缝隙,它们和空间缝隙不太一样。”寒傲辰宠溺一笑,继续说道:“说不定你进去遗忘蛮荒也只是一个空间缝隙,而且我刚才说的,对还没有得到证实。”

    “也对。”君慕倾点头应道,这个世界缝隙就有这么多,谁知道什么时候就掉进那个空间里面去了。

    “我早就已经让人去查探想这两个缝隙。”寒傲辰微笑着说道,就是一直没有结果。

    君慕倾突然一把揪住寒傲辰的衣领,整张脸凑到他面前,两个人的距离只有一个食指的距离。

    “倾倾这么主动,为夫甚是开心。”寒傲辰毫不客气地搂过君慕倾,微笑着说道,两个人都没有为刚才的事情烦恼,毕竟还没有确定的事情,烦恼也没用。

    君慕倾满头黑线的看着寒傲辰,主动,谁主动了!

    “寒傲辰,你是不是早就达到王者,而且也早就知道凤家先祖那句话的意思!”君慕倾怒了,到现在她都还不知道寒傲辰是什么等级,这家伙都不出手,完全无法得知他的等级。

    “倾倾,这个世界,达到王者的人不多,却也不是没有。”寒傲辰搂着君慕倾,宠溺地说道,毕竟王者也不是巅峰,总有人能突破那一层屏障。

    君慕倾双手环住寒傲辰的脖子,把头埋进他的胸前,“嗯。”

    “喂!大木头,你干嘛挡老娘的路!”粗口的声音在门口响起,客厅里面相拥的两人,顿时满头黑线。

    相思又来了!

    “王和王妃在里面你不能进去!”暗影挡住相思的去路,坚定地说道,王和王妃还在谈事情,外人不得入内!

    “王,王妃,我靠!寒傲辰君慕倾你们两口子又在秀恩爱!”相思顿时炸了起来,各大势力刚走她就赶来了,结果又撞上他们两个在秀恩爱,还让人在门口守着。

    太无耻,太无耻!

    光天化日之下竟然还秀恩爱,有他们这样的吗?欺负她家华阙在临君大陆,他们秀不了恩爱是不是!

    “放肆!”暗影沉声呵斥道,“王和王妃岂是你随意称呼!”

    “啊呸!你个木头脸……”相思话还没说完,耳边传来冰凉的声音。

    “我说相思,你大清早的有必要和各大势力一起来看热闹吗?”两道身影并肩走出来,君慕倾无奈地看着相思,其实时间还早,今天天才亮他们就来了,现在也不过早上的时间。

    相思瞪了一眼暗影,立马走到君慕倾面前:“我哪里是来看热闹,明明是担心你,怎么样,他们怎么说?”

    不就是一把火,那些人有必要那么着急吗?就是没事找事,太无聊了!

    “没怎么说,中途出了一点意外,他们这个时候应该已经去找了。”君慕倾不慌不忙地说道,是被寒傲辰吓到了吧,无边黑暗之界平常见到他们一个人都难,现在尊主突然下来了,不害怕那是假的。

    在神族无边黑暗之界的影响,绝对比蓝莲他们说的还要猛烈,天星岭和曲家看到寒傲辰脸色都变成那样了。

    “你怎么一点都不着急?”相思翻了翻白眼,人家都去找了,她怎么就一点都不着急。

    “没什么着急的。”应该说着急也没用。

    暗影迟疑地抬头看了一眼寒傲辰,又缓缓低下头,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暗影,有什么话大可以说出来。”寒傲辰冷声说道,他什么时候也学会吞吞吐吐。

    暗影立马单膝跪下,急忙说道:“王,属下不确定刚才的人是不是,不敢妄加猜测。”样子有很大改变,却还是很像。

    “许你无罪。”

    “谢王主。”暗影缓缓从地上站起来,稍稍俯身,“刚才我看到天星岭岭主夫人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仿佛和当年的事情那两个人有关。”

    天星岭岭主夫人?当年的事情?

    “当年发生什么事情?”君慕倾淡淡问道,无边黑暗之界的事情她还有点想知道是什么,还让暗影有似曾相识的感觉。

    暗影抬头看了一眼寒傲辰,见他没有阻止,立马说道:“王妃,当年在无边黑暗之界出现两个叛徒,至今都没有找到这两个人,刚才天星岭岭主夫人有点像。”

    “查!”背叛者,绝不多留!

    “是!”暗影顷刻间离开了两人视线,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

    相思走到君慕倾面前,狐疑地看着寒傲辰,“我说尊主大人,无边黑暗之界怎么会出现叛徒。”还是天星岭岭主夫人,这也太匪夷所思了。

    “背叛了就是背叛了。”寒傲辰薄凉说道,语气中没有一丝温度。

    “那我们现在去哪?”总不能就待在这个凤家,现在凤家里面的人看到他们,就像是老鼠见到猫。

    昨晚的事情外人不知道,凤家的人却一清二楚,更知道眼前的人就是他们凤家家主,凤高扬想要半夜杀他们现任家主。

    想到这点,凤家旁系的人真相暴揍凤高扬,让他醒醒脑子!

    这可是家主,家主亲临旁系,他都不知道,还要去杀家主和凤家三爷,这不就是找死。

    他们自己找死也就算了,害的他们现在兢兢战战就怕得罪了家主,受到严厉的惩罚。

    “酒鬼。”君慕倾看着屋顶。

    “我在的在的,丫头你放心这里的事情,我已经告诉了我那老娘,很快她就让人来接手这里,不会有什么大问题。”酒千醉嘿嘿笑道,他那老娘他是躲都来不及,不过传信这种事情,不用看到她还是能做的。

    君慕倾笑看着酒千醉,他居然会这么怕祖母,其实祖母还不错。

    “凤魂,其实你应该回去陪凤主母,她三个儿子一个都不在她身边,多无聊。”北宫煌突然出现在酒千醉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这是尽孝道,他该回去。

    “我靠!钟离北,你再说我让凤凰铁骑把带回去信不信!”上次丫头就让凤一带着凤凰铁骑把他带回去,回去的结果,当然是少不了被他老娘狠狠蹂躏一顿,然后踹出门外。

    “这个我还真是不信,凤凰铁骑小倾儿的,小倾儿是我学生。”北宫煌微笑着说道,就你凤魂想叫动凤凰铁骑,下辈子吧,也可以不用下辈子,把凤家接手,他就能号令凤凰铁骑,就怕他不肯这样。

    鄙视!红果果的鄙视!

    “你们如果想念祖母,我可以让凤凰铁骑把你们两个送回去。”冰冷的声音响起。

    酒千醉和北宫煌双双打了个冷颤,扭头看向院中,异口同声道:“不用这么麻烦!”

    他们才不要回去!回去那又是一顿蹂躏啊!

    ------题外话------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