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今天有点卡文,删删写写就不够一万了,某甜决定把该补上的补上,不然欠的越来越多了…(╯□╰)

    ------题外话------

    凤家所有人都会知道今天的事情,新任家主的事情!

    在无人知晓之下,烛炎之城的凤家,有着翻天覆地的变化,这件事情引起的震动,绝对不只是烛炎之城而已。

    这场火焰,在所有人心中,变成了一个巨大的谜团,没有人知道是怎么回事!

    有些人甚至想来凤家救火,可靠近凤家,又没有看到火焰燃烧,只看到一片光亮。

    他们不禁好奇,凤家究竟出什么事情,怎么会燃烧起这么大的火焰。

    赤红的火焰燃烧起烛炎之城天际,黑夜都染成了红色,这一幕几乎烛炎之城所有人都看到了。

    早该知道他们身份特殊,就连凤魂都要听他们的决定,当时他们怎么没有看出来,只是把他们当成普通的凤家的人,没有他们会是凤家家主!

    从第一眼看到他们,就应该明白,这两个人并不是简单的人物,他们两个身上的气势,有着强势的压制,那是与生俱来的气势。

    恐惧!五人在火焰之中,无尽的恐惧笼罩着他们,这个时候他们才知道,自己招惹上的人,有多么可怕。

    君慕倾漠然收回目光,冷声说道:“现在只是让你们知道敢不敢。”

    在君慕倾面前想杀寒傲辰,不是找死吗?在寒傲辰面前想动君慕倾,那绝对是不想活了!

    相思悄然出现在君慕倾身后,看着被火焰燃起的五人,眼中露出讥讽,心在知道叫家主饶命了,就不知道刚才他们五个去了什么地方。

    五人疯狂呐喊,火焰将他们寸寸吞噬,融化着他们的身体。

    “家主饶命!饶命啊!”

    “好热!”

    “啊!”

    赤红的火焰在院中燃烧而起,赤红火光照耀上空,映红了天际。

    “不敢?”君慕倾一阵轻笑,手指在手臂上轻点,黑夜之中划过血红的火光,黑暗之力将五人束缚着,他们无法逃脱!

    他们四个好像忘记了,也不知道是谁半夜闯进院中,要杀他们眼前这个凤家家主。

    其余四个人不禁暗暗庆幸,刚才幸好他们什么都没说,不然一定死的很惨。

    这个是家主,凤家家主!

    五个人傻愣在当场,凤高扬顿时觉得心里拔凉拔凉,阵阵寒风呼啸,他刚才说了什么,他们做了什么。

    眼前的人就是,他们凤家的新任家主!这次地心之蕊,凤家家主亲自到了!

    在发现地心之蕊前几天,凤家密诏,新任凤家家主乃红发红眸,却没有告诉他们是谁,长什么样子,外界的人甚至都还不知道,新任家主拥有红发红眸。

    五人傻眼了,彻底呆住了,谁是凤家家主,凤家家主不是……五人猛地惊醒,目光狰狞地看着君慕倾,仿佛是看到了世界上最恐怖的事情。

    凤家家主!

    “呵呵……胆子还挺大的,在凤家家主面前,还敢这么猖狂。”讥笑的声音从屋顶响起。

    酒千醉直接捂脸,你以为自己是谁,你知道眼前的人是谁吗?人家有什么不敢的,堂堂凤家家主对你一个凤家旁系家主有什么不敢的。

    “你敢!”凤高扬脸红脖子粗地吼道,主家的人怎么了,既然已经打算隐瞒地心之蕊的事情,就不怕主家人。

    君慕倾撇了撇嘴,瞪了一眼寒傲辰,他又知道了。

    “倾倾是想试试自己的火焰。”寒傲辰毫不客气地指出来,她用了血焰火那么长时间,一点点熟悉血焰火,用这五个人试试现在的血焰火,也还不错。

    每一股势力都会有一个领袖,凤家主家在涅槃之巅那就是领袖,可惜凤家下面的人,一心想的事情,不是更好的壮大凤家,而是杀了主家的人,取而代之。

    对战外人的时候,也没见他们这么努力过,对待自己家的人,居然这么狠毒,旁系,主家,不都是姓凤。

    “辰,用火焰寸寸侵蚀,会不会好点?”冰冷的声音响起,君慕倾讥讽看着面前的五个人。

    酒千醉怒了,就没见过这么不知好歹的人,凤家都是一家人,就算他们是旁系,主家从来也不亏待,居然养了这么几个混蛋。

    某五个被黑暗之力缠住的人,丝毫没有一点警觉,还在大方言词。

    “放肆?凤三爷,你就算是天才榜上的高手,不过也是尊帝王级别,真正打起来我们五个就能杀了你。”凤高扬冷笑这说道,就算是凤爵的儿子,他们也照杀不误。

    “放肆!”酒千醉从暗处走出来,大声呵斥道,这五个人想的事情是半夜来杀他们!

    他算什么东西,敢在他们面前说这样的大话!

    凤高扬眼中露出杀意,“年轻人,凭什么对我们五个这么说话,要知道这里是凤家旁系,不是你们凤家主家,还轮不到你们放肆!”

    “你们说,我是把你们变成养料,还是烧成灰烬?”君慕倾微笑着问道,笑容很美,美得让人窒息,却透着无尽的危险。

    五人惊慌地看着周围,他们身边明明什么都没有,却无法动弹。

    “这是什么东西。”

    “怎么回事!”

    寒傲辰眼中闪过一丝亮光,黑暗之力在空中涌动,五人还没有迈出步伐,黑暗之力将他们紧紧束缚不得动弹。

    这几个人是什么时候看出了他们的目的,早早就在等着他们,等着他们自投罗网!

    “杀了他们!”凤高扬下令道。

    五人赶紧从房间里面走出来,绝世的两人出现在他们面前,不同的是,男子身边站着的人不是红衣少年,而是红衣少女,红发红眸!

    什么!

    “就不知道这三更半夜你们五个到我们的院落,来做什么。”冰冷的声音响起,两道身影划破黑夜。

    地心之蕊就要出土,不能让他们再多活一天!

    五个人分别走进三个房间里面,眼中闪烁着冷笑,今晚他们就要死!

    要等的人还是等到了,这个五个人还真是不让人“失望”。

    黑夜之下,两道身影站在空中,看着走进他们院中的几个人,眼中透着冰霜。

    夜,悄然降临,有些人总喜欢在晚上做点什么事情,几道身影从凤家宅院中走过,迈着猫步小心翼翼,不敢的发出半点声音。

    酒千醉脚步停下,看着君慕倾和寒傲辰远去的背影,不禁打了个冷颤,现在他突然有点担心刚才那五个人,死的别太惨才好。

    “自寻死路,何必阻止。”寒傲辰简洁说道,就不知道后果,这些人能不能承受。

    “不是我想做什么,是给机会他们做什么,人家想做我们怎么能阻止。”君慕倾耸耸肩漫不经心地说道,不但不会阻止,她还想好好看看他们几个能做出什么事情来。

    “丫头,你想做什么?”刚才的话他都不相信,丫头怎么会相信他们说的。

    直到离开了客厅,酒千醉再也不淡定了,急忙拉过君慕倾过来问道。

    三人迈步走出客厅,往外面走去,酒千醉疑惑了,刚才那话他都不相信,丫头信什么信?

    主家的人知道他们死了也没关系,他们只会知道,这三个人是因为地心之蕊死的。

    凤高扬见君慕倾相信,脸上也露出笑容,相信了就好,这样就能慢慢的让他们死在烛炎之城,神不知鬼不觉,谁也不会发现。

    寒傲辰冷淡的看了一眼他们五个,眼中闪过一丝寒意,他们五个最好别做什么,否则代价他们承受不起。

    “是。”五人这才从地上站起来,其中两位女子走出去给君慕倾他们安排地方。

    “好,很好,既然你们说了实话,那现在就安排我们去休息,明天去看看烛炎山崖。”实话,他们是死都不承认这件事情了,很好,就看看他们想要做什么。

    酒千醉眉头跳动,这是实话,谁听了都知道这不是实话。

    “凤三爷这就是实话。”五人诚恳地说道,脸上还带着惧意。

    五人愣住了,他不就是一个年轻后辈,凭什么对他们这么说话,凤魂又怎么了,凤魂带来的人又如何,杀了他们三个,他们会告诉凤家主家,他们是在争夺地心之蕊的时候死的。

    机会不是没有给过他们,他们五个人就此说出了实话,这件是说不定就这么算了,现在,没有这个必要。

    “我要听实话!”冰冷的五个字响起,君慕倾慢慢起身。

    他们心里在想什么,就真的以为没有人能知道,那点小心思他们以为有几个人看不出来。

    君慕倾冷眼看着地上跪着的人,不确定才没有告诉主家,其它所有人都已经确定了,偏偏凤家的人没有确定。

    主家的人又如何,杀了也就杀了,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他们三个敢走进这里,那就让他们有来无回!

    实在是不行,那杀了他们三个主家来人!

    得到地心之蕊他们说不定就能取代主家,这样大好的机会,怎么能让主家夺去。

    五人眼底露出毒光,身在主家罢了,谁得到了那便是谁的,主家的人不知道,那也是他们的额事情,是他们无法探知这件事情的真相,只能说主家的人没有本事!

    他们这些旁系要是在涅槃之巅,也能成为直系一脉,为什么要告诉主家!

    “事情是这样的,在一个多月前,烛炎之城的烛炎崖上,出现褐色强光,派人下去查探才知道是地心之蕊,不过三爷,当时我们不确定,才没有立刻派人通知主家。”这东西是他们发现的,凭什么白白让主家夺走。

    凤家的人!

    “他们两个也是凤家的人。”酒千醉冷声说道,让你们说的时候不说,等你们想说就没有机会了,隐瞒这么重大的事情,他们还不想着戴罪立功。

    “我们说是可以,只是你们……”

    他们是什么人?

    黑衣男子优雅神秘,红衣少年冷冽绝世,他们身上的气势,比凤魂给他们的还要来的强烈。

    眼前的两个男人,他们无法忽视,不管是谁都给他们从未有过的压迫感,仿佛他们就是巅峰之顶的王者。

    五人看了一眼君慕倾,突然沉默了下来,强势压迫笼罩着他们,五人心里阵阵颤抖。

    所以事情还是说清楚比较好,不然出点什么事情,谁也不知道。

    “你们五个最好把事情说清楚,不然我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君慕倾继续说道,他们现在已经是死人了,就看是什么时候死而已,就算她放过他们几个,凤家那九个人也不会放过。

    跪在地上的五人猛地抬头,诧异地看着坐下的君慕倾,这个少年是什么人,为什么他们凤家凤三爷在决定事情的时候,要问这个少年。

    酒千醉摸了摸鼻子,走到君慕倾对面坐下来,也就是说她开心了,就能放过他们,可这句话听着怎么这么不真实。

    “说说地心之蕊的事情,说不定新任家主知道这件事情高兴了,能放过你们也不一定。”君慕倾靠在椅背上,不急不缓地道,眼中带着点点笑痕。

    “饶命?”酒千醉皱了皱眉头,走到君慕倾面前,“要饶吗?”

    “三爷饶命!”还以为能再瞒一阵子,看来无论怎么样都瞒不过主家的眼睛,就算他们上报主家,主家还是能知道这件事情。

    君慕倾和寒傲辰坐在一旁,眼前的三男两女是旁系的主事的人,他们会这么恐慌,看来是知道他们来这里的目的了,这样也好,省得麻烦再说一次。

    五人唰得一下,全部跪在酒千醉面前,兢兢战战地趴在地上。

    “啪!”酒千醉一掌狠狠拍在桌上,伸出手指着为首的男子,“你是凤高扬吧,好大的胆子,地心之蕊这么重要的事情,你敢不上报主家!”

    “是。”所有人站起来,缓缓退下去,客厅之中,最后留下的只有君慕倾他们三个,还有凤家旁系的五人。

    “让他们都起来吧,该做什么就去做什么。”酒千醉挥了挥手,反正这次来也不是找他们,他们就跪在这里也没用,现在他只想听听他们的理由,听听他们为什么不上报凤家主家这里的事情。

    凤家所有人单膝跪在地上,迎接着凤家主家来人,这边是嫡系和旁系的区别。

    君慕倾看着寒傲辰认真的模样,噗嗤一笑,拉着他往追上酒千醉。

    寒傲辰点点头,认真地说道“我也这么希望。”这是真的!

    “我算是知道了,希望我老爹没有遗传祖母。”君慕倾深深捏了一把冷汗,一个凤家祖母已经够了。

    “倾倾走吧。”寒傲辰轻咳一声,果然是遗传。

    君慕倾和寒傲辰那叫一个汗颜,还想说什么,酒千醉已经自己先走下去了。

    “是。”酒千醉恭敬抱拳,装模作样地恭敬说道。

    君慕倾瞪了一眼酒千醉,看了看前面,人家都已经走了,他们还站在这里算什么,还不赶紧下去。

    酒千醉冲着君慕倾眨了眨眼睛,丫头说的没错,他们进城还要收什么过路费,他们就是凤家的人,这些人还想要什么过路费!

    “是!”凤家的人赶紧站起来,转身往刚才走来的方向的走去。

    君慕倾和寒傲辰挑了挑眉头,他们突然有点明白,为什么凤家祖母在外界传闻和女神一般,酒鬼能这样那都是遗传!

    “我可不想丢人,还不带路。”酒千醉挥了挥衣袖,有模有样地说道,和平时那个醉醺醺的人有着天壤之别。

    赶来的一行人连忙跪下,头冒冷汗,惊颤地看着站在面前的凤魂。

    凤魂!

    “凤魂!”酒千醉冷声说道。

    “请问几位是……”为首的人恭敬问道,心里暗暗叫不妙,但是一想到他们的计划,还是镇定了下来。

    看到君慕倾他们三个,有些茫然,凤家什么时候多了这几个人?

    君慕倾站在空中俯身看去,城中某处宅院匆匆走来一行人,马不停蹄地飞身走到三人面前。

    “是。”光明使者恭敬应道。

    “与你无关!”圣尊冷声说道,他送上门来最好,那颗石头就是他最想要的精钢石,说什么也不能然就一个少年拿走。

    “圣尊,有什么不对吗?”站在男人身边光明使者恭敬问道,那个少年是一个驯兽师,涅槃之巅的事情他也都知道,难道还有什么不对。

    “是他。”那个少年!

    光明顶的人出现在院子中,眯起眼睛看着空中的火红人儿。

    而在城的另外一处地方,北境曲家,兽之界,云中魂海,黑暗域的人都看到了,三道身影。

    “也许是想多了。”秦洛茜点点头,收回目光。

    无边黑暗之界,她从不走出那里一步,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想多了而已,那个人不会出现在这里。

    “我们都从来没有见过那个人,知道他穿黑色锦袍,也是所有人这么传说,洛茜,你最近为什么总是响起那个人。”无边黑暗之界那个拥有至高无上权力的男人,那个他们连名字都不知道的男人。

    “哥,你觉不觉得那个驯兽师身边男人,有点像那个人?”秦洛茜注视着空中站着的寒傲辰,心里涌出不安,那个人也总是一袭黑袍,却始终站在巅峰置顶,无法看清楚他的身影和模样。

    不会有谁想到,就这么一个温文儒雅的君子,他还能以同样的模样,变成嗜血的修罗。

    “听说最后是凤家得到了金凤凰,多亏了那个驯兽师。”秦海脸上带着淡淡微笑,犹如一个温文儒雅的君子。

    “哼,凤魂还来还真快。”娇柔轻哼的声音响起,秦洛茜站在窗前注视着空中的那抹声音,目光停留在空中那道黑色身影上面。

    烛炎之城中,所有人纷纷抬头看去,空中站着的三道身影,他们看不清楚是这三人的模样,能这么称呼凤家的人,那必定是凤家主家的人到了烛炎之城,让旁系前去迎接。

    现在主家的人真的已经知道,还反极其震怒的来到了烛炎之城,这下事情就非常麻烦了。

    他们一直担心这件事情会传到涅槃之巅主家,想尽量拖延就拖延,这件事情就算是过去了,他们也有派人去告诉涅槃之巅主家,主家的人也不能说什么,这些都已经计划好,唯一让他们担心的就是主家的人知道这件事情。

    会这么称呼旁系的,让旁系出来迎接,那绝对就是主家的人来了,这点不会有错。

    烛炎之城的某处宅院,听到这个声音,家里面所有人差点吓到趴在地上,涅槃之巅终于来人了!

    简单的六个字在烛炎之城中,不停扩散,凝聚着极其浓郁的威压。

    凤家旁系何在!

    凤家旁系何在!

    “凤家旁系何在,看到本少爷来了,还不出来迎接!”酒千醉狂妄嚣张一声怒吼,这句“本少爷”他都忘记自己有多少年没有说过,现在说了还真的有点怀念。

    三人迈步往烛炎之城走去,烛炎之城的上空突然出现三个身影,三人俯瞰着偌大的烛炎之城,惊天动地的声音在城中响起。

    君慕倾翻了翻白眼,只觉得一阵无语,他是真的忘记了。

    “哈哈,走走走,怎么把这么重要的事情忘了,这样可不行。”酒千醉笑着说道,他都差点忘记了自己还是凤魂,是凤家家主凤爵的儿子。

    “凤三爷,走吧。”寒傲辰有些忍俊不禁,他是不是对忘记自己叫凤魂了。

    酒千醉愣了愣,阵阵寒风萧瑟,他好像是有点忘记了,他是凤家凤魂要进去烛炎之城,不就是挥挥手的事情,那些人还感觉问他要过路费,除非是不想活了。

    呃……

    “我说酒鬼,你喝酒是不是喝傻了,你好歹头上也盯着一个凤三爷的名头!”君慕倾翻了翻白眼,他好歹也是凤家人,所有人公认的凤家人,凤爵的三儿子,凤家的嫡系一脉!

    酒千醉指了指远处的烛炎之城,再看了看他们几个,“我们就这么过去?”

    瞒着事情不告诉主家,他们不就是想要得到地心之蕊,凌驾于主家之上,不然他们也不会这么肆无忌惮。

    “走吧,这么大的事情,涅槃之巅也该有人来了,否则烛炎之城的凤家就要凌驾于主家之上。”君慕倾目光冰冷地说道,她记得涅槃之巅的凤家只是一个旁系再旁系的凤姓家族。

    寒傲辰无奈摇头,听到酒就什么都不管了。

    君慕倾囧了,这是什么凤家凤三爷,明明就是一个酒鬼,说什么白袍少年,就他这样跟白没什么关系,全身醉醺醺的。

    酒千醉眼前一亮,顿时来劲了,“丫头,你要做什么,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做的,尽管说,千万别客气!”为了酒,咱拼了!

    换酒!

    “放心,这些钱省着给换酒喝也不给他们。”君慕倾笑盈盈地说道,这都还没过去,他着急什么。

    他是不是想多了,还是忘记了什么,要知道他自己的身份就是最好的通行证,凤家的人再怎么大胆,看到凤家凤魂来了,也不敢阻止。

    君慕倾和寒傲辰看向酒千醉,不禁扔给他一个白眼,他们进去干嘛要给过路费。

    “要是再多点,我们等会就不用进去了。”酒千醉喃喃说道,这三万,不是三千,拿去换酒他都不知道能喝多少酒,他们两个怎么就还嫌少了!

    酒千醉站在风中阵阵凌乱,谁能告诉他这两口子为什么会嫌少,他们都没有走进烛炎之城,等他们走进去的时候,不也要交三万墨矿,他们两个为什么还会嫌少?

    “嗯。”君慕倾点点头,是少了点。

    “是不错。”寒傲辰一阵低笑,“不过还少了点。”

    怎么其他人就不知道,利用地心之蕊收取过路费,不管这个注意是谁的,这件事情的确是做的不错,一人一万墨矿就不知道他们收了多少。

    君慕倾手指摩擦着下巴,眼中溢出一丝笑容,“辰,你说这些人是不是做的不错。”

    他们怎么不去抢!这些混账东西,不知道在这烛炎之城怎么作威作福,凤家的脸都给他们丢光了。

    “一人一万墨矿,三个人岂不是三万。”酒千醉差点没跳起来,当初凤家给北宫煌那家伙下通缉令,都才三千墨矿,进入烛炎之城就要一万!

    “进去看看,不就知道他们有什么目的了。”君慕倾扭头看向寒傲辰,她此时依旧一身男装,还保持着赤君的模样。

    “倾倾,我已经派人打探过了,烛炎之城凤家的人的确没有把这件事情上报主家。”薄凉的声音响起隐约间带着丝丝柔情,寒傲辰双手负在身后,无奈地看着身边站着的人。

    金凤凰难求,地心之蕊更是难上难!

    魔兽,几大势力联手会怕区区几十头魔兽,他们自然是不怕,会那么匆忙离开,只是担心和魔兽对战以后,争夺地心之蕊会力不从心。

    “为了保留实力得到地心之蕊,他们当然不能和我们硬碰硬。”君慕倾冷声说道,在那几大势力的人匆匆离开,她就觉得奇怪,那么快放弃金凤凰实在是不像他们会做的事情。

    金凤凰尽管难求,凤凰在神族也不算难见到,可地心之蕊不同,得到地心之蕊只能看运气,比起金凤凰,地心之蕊珍贵不知道多少倍。

    “几大势力最想要的,果然还是地心之蕊。”酒千醉轻哼一声不满说道,就说这些人怎么看走的这么快,只是看到兽潮就匆匆离开,他们最终的目的并不是金凤凰。

    三人站在原地,听着路人的叹息,深邃地目光看向烛炎之城。

    ……

    “走吧,就连天星岭,北境曲家,光明顶,黑暗域,云中魂海,兽之界都给了,我们不可能不给。”

    “除非你不想进去,不想得到地心之蕊。”

    “也不能这么抢钱啊,进去一个人就要一万墨矿,那可是墨矿!”

    “哼,谁不想得到地心之蕊,凤家的人先一步得到消息,当然要提前做好准备,这样还能大赚一笔。”

    “凤家的人怎么这么做,进城还要收过路费,就没有听说过这样的!”

    城门外百米处,三人遥望着远处,古老城门矗立在不远处,高低不平的房屋延至千里,偌大烛炎之城映入眼帘。

    烛炎之城位于涅槃之巅最边境的城镇,这里还没有传送阵,赶路到这里,也要好几天的时间。

    这些在短短时间里面,已经在凤家的人心里发芽,在得知君慕倾的真正身份以后,这三十个人,已经彻底信服了这个家主,打从心底崇敬!

    崇敬,仰慕,信服!

    家主真的很厉害,和凤瞿家主完全不同,甚至是和他们一起出生入死。

    不同于萧寂的惊颤,凤家召唤师们激动地看着远去的身影,刚才的那个人是他们家主,现在的家主!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