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慕倾刚听到声音,正要抬头,便落入那个熟悉的怀抱,嘴角不禁微微上扬。

    “你怎么来了?”君慕倾笑着问道,他这个时候应该在空中宫殿,怎么突然赶过来。

    寒傲辰低头注视着怀中的人儿,皱了皱眉头:“我觉得我来的很及时。”

    呃……

    君慕倾囧了,她又没答应,什么叫来的及时,明明知道她问的是什么。

    “你是谁?”圣麒麟警惕地看着突然出现的黑衣锦袍男子,这个男人身上的气势很强,神族什么时候出现这样的男人?

    寒傲辰抬头看向圣麒麟,语气中带着几分杀气,“与你无关,在我不想动手之前,离开这里!”

    “怎么没关系,你手里面抱的,那可是我未来的王妃。”圣麒麟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不怕死的继续说道。

    凤凰铁骑纷纷捂脸,圣麒麟这不是找揍,当着他们未来姑爷的面,说他们家主是他未来的王妃,刚才那杀气那么明显,他怎么就没听出来。

    暗影悄然出现在寒傲辰和君慕倾身边,面瘫的脸上微微一抽,跟尊主抢王妃,不得不说圣麒麟勇气可嘉。

    “我没答应过。”君慕倾赶紧说道,狠狠瞪了一眼圣麒麟,他怎么老喜欢没事找事,金凤凰他不带走现在也不用到这个地方,他还在说这些有的没的。

    她是没什么,寒傲辰不会相信他的话,不过相信和生气,那是两码事,寒傲辰不相信,可他会生气。

    “黑暗吞噬!”冰冷的四个字响起,黑暗之力强势涌动,这比神族任何一个人的黑暗之力,都要强大,只怕黑暗之神对比不上。

    黑暗!

    圣麒麟眼中闪烁出淡淡笑痕,圣洁光明的力量在手上流动,“光明之力!”

    两道力量快如闪电,刚看到它们飞出去,眼前就传来强大的浩荡,余力铺天盖地而来。

    君慕倾脸色大变,二话不说立刻抱住寒傲辰,死命往他怀里窜。

    “倾倾,想念为夫不用在外人面前如此。”低沉的笑声喃喃响起,绝世的脸上,勾画着淡淡笑意,墨色的眸子染上点点色彩。

    君慕倾抬起头狠狠看了一眼寒傲辰,手里面的动作没有停下来,他还好意思说,这么大的余力,他不躲不闪,自己要是站在外面,还不变成刺猬,肯定是要到他怀里躲躲!

    某人太无耻,她明明是揍过来躲余力,怎么从他嘴巴里面说出来,就变得这么暧昧!

    “黑暗之力也不过如此!”圣麒麟狂笑的声音响起,手握神器,以神器之力,挡住狂奔而来的余力。

    寒傲辰不躲不闪,单手抱着君慕倾将她用怀里,黑色的披风下隐约只能看到红色衣角,君慕倾几乎是整个人都被寒傲辰包裹在披风之下。

    余力横竖而过,却在靠近寒傲辰的瞬间,飞向他的余力,消失的无影无踪。

    “黑暗飓风!”

    “黑暗之刃!”

    “灭世暗沉!”

    “黑暗……”

    “算你狠!我今天不和你打!未来王妃,记得等我来接你。”金色身影匆匆离开,没有谁看到这么多黑暗之力凝聚而成的斗技,能这么平静,对方还是高手中的高手,打了半天都不知道人家实力。

    这男人也太恐怖了,斗技阵都还没出来,就凝聚出这么多斗技!

    寒傲辰淡淡一笑,修长的手指深处,在空中敲了敲,空气中闪过淡淡痕迹,不仔细绝对看不出来。

    “那是什么?”君慕倾把头伸出来,她刚才看到了。

    “一点点教训。”寒傲辰微笑着说道,紧搂着刚才拼命往自己怀里窜的少女,眼中露出宠溺。

    君慕倾看到寒傲辰的笑容,暗暗捏了把冷汗,寒傲辰的“一点点”就和血魇的“区区”差不多,这一点点应该是很大一点点。

    凤凰麒麟擦了擦眼睛,圣麒麟这么快就走了,走的时候还说他们家主是他未来王妃!

    他是这么说了,就不知道后果会是什么,他们很乐意见到。

    “你还没说你怎么来这里了。”君慕倾疑惑地问道,不是让他好好休息。

    “是不是它做了什么。”寒傲辰看了一眼君慕倾的脖子,宫殿的魔兽突然消失,就连涙城子之黑暗麒麟都不见了。

    君慕倾愣了一下,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脖子,“血魇他们成长速度不够。”

    “嗯,那这下面你还要去?”寒傲辰皱了皱眉头,刚才的话他也听到了一点点,这里面还有巨型泰坦龙马,她这么下去会很危险。

    “一定要去,凤家现在的新一辈,过惯了舒适的日子。”舒适的日子要有,也要他们自己有这个资本,在人家手里面拿过来的成就,那还是别人的,和他们有什么关系。

    神族说凤家衰败,那是新一辈衰败,过了太久的好日子,就不知道天有多高!

    “我在这里等你。”寒傲辰叹了口气,他知道她一定会去。

    “好,找到金凤凰和泰坦龙马,我们一起去烛炎之城。”君慕倾抱着寒傲辰腰身,笑眯眯地说道。

    “去吧。”寒傲辰放开手,把身上的披风给君慕倾披上,修长的手指似有似无地轻抚过精致的轮廓。

    君慕倾点了点头,立刻转身往山谷中走去,脚步往圣麒麟刚才指着的地方走去。

    “对了,刚才应该问问辰,血狼族的血狼有没有我现在这种情况。”君慕倾慢慢停下脚步,转身往空中看去,树叶密布,她已经看不到空中站着的人。

    君慕倾无奈摇摇头,继续往前面走去,现在都看不到了,那就等出去以后再问。

    黑色的身影矫健从山谷穿过,路上偶尔出现打斗的痕迹,君慕倾走的更快,他们才刚刚走进来,距离不会太远。

    “吼!”一声兽吼,君慕倾立刻停下脚步,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

    “导师,这该怎么办!”

    “好大!”

    “是领主级别!”

    ……

    听到这惊呼的声音,君慕倾脸色慢慢下沉,黑色的眸中闪过冰冷。

    酒千醉保护着凤家的召唤师,萧寂和金翅猎鹰双双应对面前巨大的猎豹。

    黑色的身影飞速闪过,红刃翻转,腾空划过一道寒光,刀刃从纤细的手上飞出,没入那头苦苦纠缠的魔兽身体。

    “咔嚓!”

    破碎的声音响起,黑色的身影稳稳站在凤家一行人面前,面无表情抽出插进魔兽身体的刀刃,丹元破碎。

    “砰!”

    魔兽轰然倒地,眼中带着惊悚的目光,直到死那一刻,它都不知道动手的人是谁,只看到一抹黑色身影闪过。

    凤家派来的召唤师,惊喜抬头看向来人,他们不用死了!

    “丫头!”酒千醉赶紧走过去,她没事吧!

    萧寂召回金翅猎鹰,走到君慕倾身边,周围的空气比平时还要冷冽几分。

    君慕倾拨开酒千醉和萧寂,冷峻地走到凤家的光元素召唤师面前,“你们就只有这点能耐!只能在别人的保护下过日子!要是这样,不如趁早滚出凤家!”

    这么多的召唤师,等级都不低,他们除了没有契约兽,其它的事情还是能做,这么多人对付一头领主级别的魔兽,绰绰有余,哪里用得着酒鬼和萧寂出手保护他们。

    凤家的召唤师,刚想着怎么和眼前的人道谢,毕竟他救过他们,还没想要说什么,耳边传来冰冷的声音。

    二三十个人脸上的表情被涨得通红,怒视着君慕倾,他救了他们没错,可凭什么这么说他们。

    刚才也是,要不是他阻止,凤凰铁骑在这里,他们就能安全。

    “公子,你何必管我们凤家的事情!”年轻一辈还有点不敢说话,和酒千醉他们同辈的召唤师,何时被人这么骂过。

    酒千醉刚想说,这个人就是家主,只可惜,他们已经把话说出来了。

    何必管凤家的事情,你知道你们眼前站着的是谁吗?这可是家主,现在你们这么神气让她别管,等会你们就知道要怎么哭了。

    不管凤家的事情!

    君慕倾冷冷一笑,当她想管凤家的事情,她只是想在老爹和娘回来的时候,看到一个和以前,甚至是超越以前的凤家!

    “我不管?那你倒是看看自己,和凤魂年纪差不多,他是天才榜上前十名,那你又算什么!”君慕倾冷声问道,他们觉得自己算什么,凤家的人,褪去了凤家这个光环,他们还有什么。

    “管你们凤家的事情,我大可以不管,不过你们应该先和你们先祖说清楚,我不管凤家的原因!”幽黑的眸子里面闪过暗红,凤家的人要是这样,以后的事情,她都不用管了。

    再这么继续下去,她也管不了凤家,更别说还能把他们带回以前风华绝代的日子。

    酒千醉嘴角微微一抽,这丫头怎么把他摆出来了,他就是碰巧遇到凤凰铁骑,这件事情他也是后面才知道的,她连这点也记得!

    这些召唤师尽管不服,也无力反驳,他们如何比得上凤魂,天才榜他们也想去。

    刚才说话的人,一张脸被涨得通红,稍稍低头,他怎么可能比得上凤魂,凤魂是家主的儿子,他拥有着绝佳的天赋,如何能比得上他。

    君慕倾脸色一沉,大步走向那人,“你叫什么?”

    “呃,凤靖。”凤靖抬头不自觉地说道,

    “斗技师也好,召唤师也好,天赋固然重要,努力也一样,你们在凤凰铁骑的保护下,永远都不可能超于凤魂,在以前的时候,我的天赋也不好,甚至被人叫成白痴,还一点都凝聚不了元素。”君慕倾语气缓和的说道,这些人也不能操之过急,得一步步来。

    白痴!还不能凝聚元素!

    凤家召唤师纷纷抬头,可是他刚刚一招就杀了一头领主级别的魔兽,这还叫天赋不好!

    酒千醉和萧寂同样诧异,她说自己的天赋不好!

    “公子,你这是骗人的吧,我们天赋平平才是真的,您的天赋一定也很厉害,不然怎么能杀那头魔兽。”柔弱的声音响起,是召唤师当中一个少女问的。

    凤家天赋好的人,都被选走,在各大长老之下悉心教导,他们里面都还有几个天赋好的召唤师,这次最有希望契约到金凤凰的就是他们。

    “公子,你就骗他们,这就是天赋好和天赋差的区别。”几个神气满满的人傲视着君慕倾,这是哪里来的少年,年纪都没他们大,还对他们说教了,他徒手杀了一头魔兽是厉害,凤家的事情,哪里用得着他管。

    君慕倾扭头看去,在这些召唤师的最前面,站了五六个人,在他们之中,他们六个最为神气。

    “要不要比比看,我在他们之中选六个人和你们六个比一场。”凤家还真是乱,同一个家族都能有这么多歧视,幸好当初大哥没有接管君家,不然现在还不知道多头疼。

    六人从人群中走出来,神气地说道:“比就比,他们的实力都在我们之下,能打赢我们!”

    酒千醉已经捂住脸不忍直视,他们还要闹到什么时候,凤家表面上平静了,对新任家主也没了怨言和议论,可是却还是存在根本的问题。

    小倾丫头只怕到凤家的第一天,就感觉到了,当时她不着急整顿凤家,现在是要慢慢开始整顿了吗?

    他突然有点好奇,凤家在她的手里,会变成什么样子。

    “就这么打没意思,来份奖励如何?”君慕倾淡漠说道,反正刚才驯化的魔兽,她也没地方送,里面也有光元素魔兽。

    奖励!

    所有人睁大双眼,还有奖励吗?

    “无所谓。”六人不在意地耸耸肩,他能有什么奖励。

    君慕倾轻哼一声,还真是神气,凤家的新一辈佼佼者的眼睛,都长在头顶上了!

    “你们哪六个人想出来试试,我不勉强,自愿走出来六个人。”君慕倾看向余下的二十几个召唤师,冷声问道。

    二十几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有几分迟疑,他们真的能打过眼前的人。

    “我来。”凤靖迈步走出来,他和那六个人实力差不多,总能有一分胜算,长他们一辈,他不能输给后辈!

    “我可以吗?”柔弱的声音响起,是刚才说话的少女。

    “可以。”君慕倾点点头。

    有了两个人,其他人的胆子也就大起来,他们一直都看这几个人不顺眼,打就打,怕他们不成!

    六人站在君慕倾面前,人是选出来了,却没有一点气势,还没比试,在气势上面,他们就已经输了。

    “叫你们六个出来,是让你们赢的,不是让你们垂头丧气,你们都已经是领主,领王级别,他们几个不过也刚刚才迈入领帝,是人就有弱点,你们自己都不相信自己,金凤凰在凤凰族,是高高在上的存在,你们以为自己如何能契约!运气吗?不是每个人都有运气!”君慕倾双手负在身后,冷声呵斥道。

    他们差了一点点,就这么垂头丧气,胜负实力重要,可他们要是尽力,其它因素也能赢过他们六个。

    六人呆呆地看着面前的少年,不知道为什么,他说的话,每一个字都能激起他们的斗志,心里的自卑被这几句话,一下子全部扫空。

    明明很瘦小的少年,他们竟然莫名的觉得高大,仿佛仰望才能看到他。

    “公子,我们听你的!”凤靖在他们六个里面年纪最大,他一说话,其他五个人也纷纷点头。

    “其实很简单,他们六个只是天赋好了一点,实力和你们差不多。”君慕倾走到六人面前,用细小的声音说道,神识笼罩,杜绝旁人偷听。

    “弱点,在对战之中,找到他们的弱点。”神识的笼罩,也只是一瞬间,君慕倾说完话,神识立刻消散。

    弱点?

    六人眨了眨眼睛,真的有用吗?他们找到了弱点就能赢!?

    “可以开始了吗?这位公子!”站在一旁的六人不耐烦地问道,要打就打,说那么多做什么。

    君慕倾转身走去,眼中闪过一丝笑容:“随时可以,输了你们六个可不要不认账。”

    “哼!他们想赢,几个人之中,一个领帝级别罢了!”他们六个领帝,还打不过一个领帝,其余五个领王领主,根本就不用放在眼里。

    “打了才知道。”君慕倾走到酒千醉身边停下脚步,转身看着已经站好的十二个人。

    凤家其余的召唤师纷纷后退,把地方让出来给他们,眼神中带着期盼。

    十二人没有任何预兆,在山谷中进行着一场胜负的对决,两边实力悬殊,实力较弱的六个人,刚开始还有几分慌乱,最后他们响起君慕倾的话,也就冷静了下来,沉着应对。

    “你能不能解释,为什么凤家会出现现在这种情况。”君慕倾淡淡问道,这么在意天赋怎么行,实力的眼界,只是在于天赋,那绝对不能成为强者。

    强者也不可能永远是强者,弱者也不会永远是弱者,这些都是通过努力得来。

    所谓的强者为尊,不是说天赋为尊,强,不代表天赋!

    “这些都是凤瞿干的,他坐上家主的位置以后,凤家的一些事情,就有着翻天覆地的变化,就连新一辈之中,他把天赋好的后辈,交给长老亲自教导,天赋不好的就让他们自己摸索,这么多年来,凤家新一辈,就有了这个习惯。”这种情况只在新一辈里面最明显,还不都是凤瞿干的好事!

    “又是他。”君慕倾翻了翻白眼,酒鬼离开凤家,也是受不了凤瞿的做法才走的。

    凤家在他手里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现在想想也不奇怪,自己家的人都有着这样的区分。

    萧寂走到君慕倾身边,指了指不远处:“赤君,刚才有一头大尊王级别的魔兽经过,是夜魂蝙蝠,这种魔兽一直是群出没。”

    “暂时不会有事。”君慕倾淡淡说道,现在是没有什么事情,等会就不知道了。

    血魇站在空间里面听着外面的动静,有些无奈,在它沉睡的日子,小倾居然遇到了凤家的人,还被凤家先祖认同,成为凤家家主。

    本以为她到神族,就没那么多事情,只要解决光明之神和黑暗之神就行了,现在看来事情没有那么容易。

    她做什么事情,就要做到最好,就是凤家也一样。

    玄金走到血魇是身边,轻轻一笑:“怎么,你也觉得无奈?”凤家的问题很容易就能解决,不用多少日子,倒是她父母的事情,到现在还不知道去了哪里。

    “她已经决定。”她决定过来就好,凤家就凤家,反正也没有什么大不了。

    玄金翻了翻白眼,就当它什么都没说,继续睡觉去。

    空间里面又再次安静下来,而在外面的十二人的比试,在半个时辰下来,凤靖他们这边,依旧迎刃有余。

    站在一旁观看的召唤师,惊奇地看着他们六个,实力悬殊的情况下,他们六个可以应对!

    酒千醉也有几分惊奇,这是怎么做到的,刚才她用神识阻隔的,是什么话,怎么会有这么大作用,这么长时间对战下来,他们六个,没有半点落败的迹象。

    “赤君!”萧寂呆呆叫道,这也太匪夷所思了,怎么做到的!

    “好戏还在后面。”君慕倾淡笑着说道,找到了弱点,在厉害的高手也可以打败,天赋高并不是一切,实力才是一切!

    所有人睁大双眼,不敢眨眼睛,就担心错过半点,输赢就有了结果。

    凤靖他们六个在这个半个时辰下来,在气势上面也有了几分涨势,脸上也露出了自信的笑容,下手更为干脆,反倒是另外一边,这么长时间都没有打赢,开始变得焦躁,信心也开始动摇。

    情况在慢慢扭转,现在在这种情况下,输赢已经变成了未知数,想要知道谁赢谁输,打了才能知道。

    “砰!砰砰!”三道身影飞出,三人落败!

    众人脸色大变,诧异地看着对战的十二人,三人落败,凤靖只有一个,其它两个是天赋比较好那一队的人。

    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这就是大扭转!五个对四个,胜算也大了一点!

    “这是怎么做到的!”

    “好厉害,他们之间实力明明有着差距,还是把对方两个人打败了。”

    “早知道这样,我们就应该上,大家都是人,还怕打不过!”

    “公子说的没错,我们干嘛要害怕他们几个。”

    “在我们面前,他们六个还是后辈,有什么可怕的!”

    ……

    周围变得沸腾起来,所有人一下子都忘记,他们周围有多危险,心神都放在这十二人对战上面去了,对于周围的事情,一点都顾不上。

    自信!他们都恢复了自信!

    酒千醉看着君慕倾,这丫头会不会太神了,一场对战,让这么多人恢复了自信!

    “轰隆隆!”

    又几道身影飞出,四人落败,两边各两人。

    “我们联手!”凤靖沉声说道,不能输,不能输给他们!

    “是!”剩下的两人齐声应道,他们也深深明白,这一战,他们不能输!

    这不仅仅为了他们,还有众人的期盼,他们六个没有什么可怕,只是天赋高了一点而已,没有什么可怕。

    “攻!”

    “防守!”

    凤靖以自己这么多的经验,在自己攻击的同时,还在身边的两个人要怎么应对。

    天赋较高的这边,气势上顿时就被他们几个压下去,变得节节败退。

    “砰砰!”空中划过两个弧度。

    凤靖他们三个人二话不说,立马走到君慕倾面前,“公子,谢谢!”记着他的话,他们拼命找弱点,在找他们薄弱的地方,在运用自己的实力。

    天赋又如何,他们也有着实力!

    “不用谢谢我,这都是你们自己得来的。”君慕倾淡淡一笑,有了自信就好,这才是成功的第一步。

    六个人从地上站起来,不甘心地走到君慕倾面前:“这是为什么?”为什么他们会输,他做了什么!?

    “强者为尊,不是天赋为尊,神族天才榜和高手榜,最重要的还是高手榜,上高手榜的,也不全部都是天才。”君慕倾冷声说道,仗着天赋又如何,没有实力也是白搭。

    高手榜!

    酒千醉笑呵呵地说道,“丫头,你打算给什么奖励?”他现在比较期待奖励。

    君慕倾静静站在原地,六头魔兽迈步走来,目光温和的看着君慕倾。

    “有魔兽!”凤家的人立刻防御。

    “这个就是我给你们的奖励,你们要是想要金凤凰,也可以不要。”君慕倾指了指面前的六头光元素魔兽,淡淡说道,要和不要,他们自己决定就好。

    这是奖励!

    众人不禁咋舌,他怎么能有六头光元素魔兽,难道是驯兽师!

    “丫头……”她把刚刚驯化的魔兽,给了他们。

    “真的可以吗?”凤靖惊喜地问道,他们的奖励,是一头魔兽,是魔兽!

    “可以。”酒千醉应道,丫头都给了,他们收下就行了,这丫头也太大方了,魔兽也就这么送人。

    六人赶紧走到心仪的魔兽面前,脸上带着喜悦,是魔兽!

    “诚心和它们契约,用心告诉它们,记住,我的魔兽,没有主仆契约,只要本命!”给他们的是伙伴,不是奴仆!

    六人赶紧点点头,他们当然会契约本命,这是他们未来的伙伴。

    周围的人羡慕的看着他们几个,魔兽,他们也想拥有魔兽,金凤凰他们尽管都想要,但只有一头金凤凰,他们有三十个人,怎么可能每个人都拥有金凤凰。

    “这条路,你们自己走下去,我若是满意,这样的奖励,在金凤凰契约以后,你们也会有。”那些魔兽本来她就打算给凤家的召唤师。

    还会有!

    众人脸颊上展露出笑容,这样的奖励还会有,他们都有机会得到魔兽!

    落败的六人丧气地站在一旁,始终想不明白,他们为什么会输。

    “你们六个也别心灰意冷,他们并不比你们差,也没有谁比谁差!”努力下就会得到契机。

    六人抬头看向君慕倾,目光有些呆滞,眼中没有再没有半点刚才的神气。

    他们以前是不是错了?

    凤瞿家主教他们的事情,和他们一直的认知,是不是都错了?

    这个人……好厉害!

    “那,我们也能得到魔兽吗?”其中一人弱弱的问道,金凤凰谁都有机会得到,他们都不一定,契约到魔兽,这是每个召唤师的心愿。

    “可以。”君慕倾轻轻点点头,魔兽嘛,总会有的。

    “太好了!”六人脸上立刻展露出笑容,他们都有机会,每个人都有机会!

    山谷之中,白色光芒照耀,契约之阵形成,六头被驯服的魔兽,都和凤家的六个召唤师形成契约。

    酒千醉不禁轻啧,笑眯眯地走到就你慕倾身边,丫头是越来越神了!

    “丫头,我们可以走了吗?”凤家的事情是解决了,但是金凤凰不是还没有找到,还要去找金凤凰。

    君慕倾微笑着看向酒千醉,缓缓说道:“是可以走了,周围还有几头魔兽,解决了再走。”

    蝙蝠,这里也会有,真是没有想到……

    魔兽!

    凤家召唤师立刻往周围看去,就看到几头夜魂蝙蝠守在周围,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不敢靠近。

    “圣麒麟也不知道从哪里弄来这么多魔兽!”酒千醉咬咬牙,不想让他们得到,大可以自己拿回兽之界,哪里用得找这么多花样。

    “也不错。”君慕倾双手环胸说道,看向凤家脸色大变的召唤师,继续说道:“这几头魔兽里面,也有光元素,谁抓到了,我可以帮他驯化,你们可以契约。”

    可以契约!

    所有人眼中露出渴望,谁不想得契约到魔兽,众人搓了搓手,跃跃欲试地看着前面的魔兽。

    “我们试试!”不管是什么等级,都要试试,胜负打了才知道!

    “嗯!”一帮子人蜂拥而上,面对着魔兽攻击,他们不再畏惧,而是勇往直上,输赢都要打了才知道!

    酒千醉和萧寂惊叹看过去,早知道这么容易,他们也不用那么行辛苦保护。

    这些人实力都有,就是缺少实战,凤家的人都缺少实战,为了减少伤亡,都是到了一定实力,才会让他们独自面度,这样并不为他们好,反倒是害了他们。

    “赤君,这些都是大尊王级别的魔兽,他们最厉害的也只是领帝,能打过吗?”萧寂疑惑地问道,这实力悬殊的太厉害,要打过不是容易的事情。

    “不能。”他们现在这样,怎么能打过。

    “那你……”

    “你和酒鬼不是一直保护,等会你们自己看着办。”说完,君慕倾找了个地方随意坐下。

    酒千醉嘴角不停抽搐,他就知道,这个丫头还记着,忘了告诉她的后果!

    “丫头,咱能不打个商量?”酒千醉笑呵呵地走到君慕倾面前,他们两个都动手了,她怎么好意思一个人在这里坐着。

    君慕倾呵呵一笑,脸上笑容瞬间消失,“不能。”

    “……”这拒绝的会不会太快了一点,不用考虑考虑!

    “赤君,你以前天赋真的不行?”萧寂回想起君慕倾刚才说的话,她才二十岁出头,就已经尊君王,这天赋还不行,什么才叫可以!

    君慕倾挑挑眉头,点点头,“是不行,十岁以前不能凝聚元素。”

    正确的是说,凝聚的元素都不见了,她身体里面当时就有那个小黑点,十岁以前都有,那个时候小黑点很喜欢吃元素,正确的说,它什么都吃,就连闪电都吃。

    在那天晚上,身体好像冲破了什么,也就能够在元素空间凝聚出元素,在发现的时候,她都吓了一跳,本来以为没救了,结果在可以凝聚元素以后,进步的还很快,没几天她就到了二级。

    “十岁以前!”那不就是说,她修炼,那是十岁以后的事情!

    变态!逆天的变态!

    ------题外话------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